2008年11月14日 星期五

[動員] 1115全台野草莓串連動員!

經由昨晚廣場表決
決定明天在自由廣場舉行全台野草莓大會師
請所有認同野草莓運動的朋友
以及昨天表決支持留下來的同學
記得你對自己、對運動的許諾
帶你的同學一起來

流程如下:

時間 排程
--------------------------------------------------
0900 ~ 1200 全台野草莓代表串連大靜坐
--------------------------------------------------
1200 ~ 1300 中午便當時間
--------------------------------------------------
1300 ~ 1400 全台NGO集結聲援學生訴求
1400 ~ 1500 老師下海演行動劇
1500 ~ 1530 記者會:串連儀式
1530 ~ 1600 野草莓行動劇、學生為人權自囚行動
1600 ~ 1700 全台野草莓靜坐
1700 ~ 1900 講座 & 運動願景
--------------------------------------------------
1900 ~ 1930 傍晚便當時間
--------------------------------------------------
1930 ~ 2100 人權論壇
2100 ~ 2200 草莓心聲:靜坐學生發表感言

10 則留言:

student 提到...

野火燒"不淨",春風吹民生

野火行動緣起:

陳雲林先生訪台前後,發生多起警民衝突,產生公權力伸張不及,及伸張過度事件.
陳雲林先生離台後,一切看似重上軌道,但政黨暴力的出現,人民暴力的出現,公權力未正確伸張的情況,
令台灣社會再次陷入對立及暴力的陰影之中,人心惶恐.
此時野草苺運動的出現,被認為是社會道德和公正指標!
然而,隨著時間過去,野草苺的訴求漸漸受到社會大眾的質疑,訴求的不合理及不中立性也漸漸被發現!
後來野草苺運動的訴求一度經過修正,但仍然不合理及不中立!
看到這麼多人的反對聲音之後,野草苺卻仍我行我素!
因此,我們決定發起「反對不中立野草莓運動」,並命名為「野火運動」!

野火運動行動目標:

1.我們不煽動族群對立,只反對所有的暴力,我們的訴求:

(1)反對政府及公權力的暴力
(2)反對政黨的暴力
(3)反對人民的暴力
(4)反對言論的暴力
(5)反對任何其它形態的暴力

2.根據上述訴求,野火運動的宗旨在燒遍所有的暴力:

(1)要求政府及警政國安單位應對於無法有效執行公權力及過度行使公權力的行為,提出名單懲處並公開向社會大眾道歉!
(2)要求煽動暴力及煽動遊行之政黨,以及負責人,對你們過度的行為,及造成的暴力與過度付出的社會成本,向社會大眾道歉並負法律責任!
(3)要求陳雲林先生訪台前後,所有施行暴力之民眾,向警方自首,為你們的暴力行為負責,並向社會大眾道歉!
(4)要求媒體,學者,名嘴,野草苺運動發起學生群,為你們不公正的報導,不中立的言論,所造成的社會分裂及對立,向社會大眾道歉並立刻停止相關言論暴力行為!
(5)要求其它形態的暴力行為,應立刻停止,還給這個社會和平的生活.

3.所有的野火行動應以合法為基礎的情況下執行:

(1)不參加野草莓運動的任何靜坐抗議活動,以各種和平合法的方式告訴野草莓運動的不中立性,理性勸導正確民主觀念!
(2)請認識學生家長的人,主動告知學生家長其子女參與野草苺運動的情形,並請家長們主動關心學生們的安全及就學情形!
(3)網路世界無奇不有,但不正確的學運觀念將使國際誤解台灣的民主立場及公正性,故在此呼籲網友們,停止所有網路直播,停止多國翻譯,以免被國際誤會!
(4)請支持有夢想的學生,讓他們完成學業,並支持他們進入政壇,為民主真正注入清流,從根本改變台灣社會的對立和暴力!

4.野火行動不會消失,也不會改名,未來有任何相同或類似情況發生時,野火行動都會再次出現,並再次燒遍所有的不合理,不中立的暴力行為!

”請支持野火運動,燒遍所有不合理,不中立的暴力行為!”

反暴力民主投票網站:
http://www.polldaddy.com/poll.aspx?p=1093289
反對不中立的野草苺連署網:
http://campaign.tw-npo.org/200811823154900/index.php?serial=200811823154900

Paul 提到...

集遊法--美日德英

Liquidity 提到...

插個幾句話,我想請問現在野草莓的訴求至今,還有多大的力量去說服政府、社會的認同?也許某部份傲慢的人會說,為何要說服社會大眾?


問題是,不說服社會大眾就難以受到社會的認同跟支持,當我看到成大聲明稿時,認為比起
野草莓當初的訴求明確且有力!成大學生會聲明兩點:1.請各主要黨團簽署承諾書,針對集會遊行法中許可制、禁制區、行政刑罰、解散命令、公平救濟管道等爭議內容,參考各國執行成效,廣納各界人士意見,進行討論或修改,並排定時間表。但相關的討論卻幾乎被無視,當然,很多人會說這跟野草莓當初的訴求不同,但堅持當初的訴求而無更細緻的論述去尋求社會力量支持有什麼用?為何這篇聲明沒辦法拿來充實野草莓的三點訴求?全台串連的溝通根本就有問題!有沒有人真正去協商過各北中南靜坐場次所提出訴求、聲明,進一步商討給予政府壓力的可能性?現在政府的說詞漸漸的比野草莓訴求更能博取社會大眾認同,野草莓的各位,怎麼辦?現在只會希望說要大家北上會師,會師的意義是什麼?要做些什麼?連溝通協商都沒做好,面對媒體是一件相當危險的事!


我想知道到底現在有沒有更有力的「聲明」可以去彌補這當初就已經不夠力的訴求?一直喊這三點訴求只會讓社會覺得這運動愈來越無力,最終會變成爛草莓而消失,我相信這樣的運動對社會帶來一定的影響力,且也會持續延續下去,但是!目前現狀,還有什麼樣的力量可以去支撐這個運動?連參與其中的我都覺得無力,到底還有誰在關心?要大家關心得更凝聚共識才行!而不是各場走各自的互不相關,在我看來,成大的聲明確實是最能突破現狀的力量!有沒有人去做這樣的討論?還是一樣無視這樣的聲明?自以為是的堅持。謝謝大家!

Liquidity 提到...

忘了補完成大聲明稿第二點:2.請各主要黨團簽署承諾書,承諾集會遊行主辦單位,應負起管制群眾行動責任,配合警方執法,約束暴力行為。兩黨團並應號召其他機關團體、政黨組織、公(工)會等共同承諾。

raining 提到...

明天上來會師一起討論啊 !

目前訴求主要是台北場發起同學的共識,若有
新的意見就應該再提出來大家一起討論...

William 提到...

我想 不管野莓夠不夠醒目 夠不夠影起關注 或許 涉世未深 有些事情也做的不夠完善 也有人說 你們怎麼不去拿拿盾牌 體會警察辛勞 我想為野莓說句話 重點在訴求 這些訴求沒有錯 若沒有錯 那何不支持 不管效益有多大(或許很笨) 大家加油!

巴布 提到...

回 Liquidity,

請先參見底下撰文一,將發現喧擾與威脅乃是集會遊行權的本質,因此,成大的聲明稿第二點是不可以單獨提出的,它只會讓所有的集會遊行變成自強活動。除非群眾在集會遊行、宣揚訴求之後,有很容易落實的公民投票法可用以進行公民投票,才不會淪為自強活動。因此,成大的聲明稿第二點必須和修改鳥籠公民法一併提出才行,否則建議揚棄。

成大的聲明稿第二點: 2.請各主要黨團簽署承諾書,承諾集會遊行主辦單位,應負起管制群眾行動責任,配合警方執法,約束暴力行為。兩黨團並應號召其他機關團體、政黨組織、公(工)會等共同承諾。


撰文一:把街頭還給基層異議者!—重省集會自由與集會遊行法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liaobruce/3/1270629793/20060624091421/

一、屬於基層異議者的集會遊行權—不只是自強活動

在進入集會遊行法的細部探討前,澄清一些基本認識,做為修法與執法的「基礎理解」(background understanding)是非常重要的。

(一)表現自由不是保障主流意見與利益的機制

憲法上的表現自由(言論講學著作出版集會等)跟所有的基本權利一樣,絕不僅是為了保障「主流」、「多數」的利益而設。保障少數、異類、邊緣,乃至變態,本來就是憲法人權條款的關心主軸。

這種原理在表現自由,特別是集會自由,應該更加明顯。本來就符合「主流意見」的聲音,根本無須靠憲法保障也能出頭。唯有異議者,才需要靠憲法來保障其意見免於多數與主流的鎮壓。解釋適用憲法的表現自由規定時,不能持著「假中立」的態度,無視既有社會地位、資源的分佈,而「一視同仁」;相反地,必需念茲在茲「弱勢、異議聲音能被聽見嗎」。這種對權力關係敏感的思考模式,才是正確的途徑。

準此,流行的「觀念自由市場」(free marketplace of ideas)就有偏差之處—憲法上的人權怎能純然服膺市場「優勝劣敗」的競爭邏輯呢?那不是維護現狀,為現行社會結構下的勝利者背書嗎?大法官釋字445號解釋受了這個錯誤邏輯的影響,硬說「時間地點方式」的「內容中立」限制措施,是「立法形成自由」,恐怕就是太過簡化的論述,忽視了不同的表達「方式」,對於不同階層的表意人其實有著天差地遠的影響。

(二)集會遊行是基層、直接民主的培力武器

誰需要上街頭?颳風下雨太陽曬,又擔著「擾亂社會秩序」的惡名,沒有走路工與車馬費,誰閒閒沒事不上班上工去街頭與警方推擠?

如果有別的「有效管道」可以讓我們發聲,幹嘛上街頭?

有能力掌控媒體或設定議題的顯要人物,無須上街頭。

能夠藉由遊說、政治捐獻、商業市場,甚至選票來保障自己權益的政商學界,或是團體,也不須上街頭。

此外,利益穩固,權利未受侵害的人,當然也不用走上街頭。

但是,對於(相對)無權無勢的受害者或邊緣異議者,集會遊行權往往是唯一可以發聲的機會。集會遊行對地位穩固的上層或中間階級,或許是一種plus,是個可有可無的東西;但對「基層異議者」(少數族裔、性少數、樂生病患、貧窮階級、外勞…),卻是不可或缺的機制。限制或剝奪「基層異議者」的集會遊行權,不只是讓他們上不了街頭走走,更形同剝奪其做為平等公民的主權者地位—唯一的有效「參政」管道沒有了。

(三)喧擾與威脅乃是集會遊行權的本質

革命不是請客吃飯,異議者的集會遊行也不是嘉年華式自強活動。既然街頭抗爭是基層異議者的「政治權利(力)」,就要讓示威者有「施力」的機會。如果在選舉罷免創制複決或其他代議政治的場域,我們容許利益交換與相互施壓;那集會遊行權也應該包含憤怒、咒罵,乃至某種程度的恫嚇—否則,「主流」怎麼會願意對「異議者」讓步呢?K黨可以在國會對D黨說「給我A法案否則就擋你B法案」;社會運動者應該也可在街頭對主流大眾或政客說「還我人權尊嚴,否則別想交通順暢」!

如果完全剝奪「喧擾」與「威脅」,那集會遊行權就變成了基層異議者謙卑祈求的儀式而已。

因此,立法者與警方,都不能刻意將集會遊行限縮在「溫文有禮」的範圍。集會遊行的呈現方式,是一個政治問題,原則上應該由政治來解決—我們的政府官員、代議士,乃至資本家往往也很粗野,我們會立法限制嗎?會有警察舉牌遏止嗎?

NINI 提到...

我朋友說今天的全台野餐莓聯誼活動像是園遊會!

從新聞畫面來看,人數真的很少耶!

不是有上千人嗎?人勒?在哪裡?

不要連湊熱鬧圍觀的民眾也算進去唷!

跟你們說...

如果大家覺得你們是對的,就會很多人參加,

可現場只有那一些人,

你們覺得那一些人能代表全國人民的心聲嗎?

替你們默哀...

NINI 提到...

我真想看看...

這群野餐莓難得團結起來一起靜坐能撐幾天,

有種認真靜坐,不要中途離席,

中途離席只會讓人覺得你們只是出來作秀,

雖然全台大部分的人都認為你們是在野餐聯誼作秀了!

康康 提到...

可以提出罷課的具體行動嗎?進而帶動罷工等,足以撼動執政者地位之運動嗎?人民的基本權利被剝奪時,是該覺醒了,工作、學業,是否可晚些再來完成,畢竟,覆巢之下無完卵。 台中縣亞洲大學大四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