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4日 星期五

[論述] 為甚麼國安局長和警政署長必須負責?負什麼責?—野草莓運動向警察致意

全國各地的大專師生,從十一月六日中午開始,自動發起靜坐運動。起因,是國賓來台期間,台灣各地傳出警察執法過當,侵害人民基本權利的消息。稍後,十一月六日晚間,我們得知由民進黨主辦的「圍城」現場,發生激烈流血衝突。我們感到沉重、心痛,無論對警員或參與遊行的民眾來說,我們絕對無法同意這種暴力相向的行為。同時,這也對比出由學生自發的「野草莓運動」,所強調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運動路線。七日傍晚,執勤員警包圍了我們,將堅持和平靜坐的學生與教授,一個一個抬上警車。事後許多學生表示,當時,他們看見警察先生、女士充滿無奈,甚至流下了眼淚。七日晚間,我們移師自由廣場展開長期靜坐後,承蒙警察同仁的諸多照顧,使我們的活動能和平進展。儘管如此,我們還是必須譴責一切非法暴力:無論是警察施加於人民、或人民施加於警察,都是我們嚴正拒絕的惡象。

有民眾對我們有這樣的質疑,「警察只是為了維護治安,為什麼還要譴責警察?」而事實上,在「野草莓運動」的每一位參與者心中,都對平時辛勞,任務繁重的基層員警,感到由衷謝意。若不是你們的辛勤付出,我們恐怕難以享有平穩、安和的日常生活。但是,我們還是堅持要出來抗議,堅持要靜坐在自由廣場前,這究竟是為什麼?

因為我們感到困惑。困惑在國賓來訪期間,警察竟然也讓民眾受到了傷害。我們困惑:為何當民眾陳育青拿著家用攝影機拍攝國賓車隊時,卻受到警方無法源依據的盤查,並將陳育青強制帶回警局,限制人身自由,直到議員前來質問才釋放?我們困惑:唱片行在路邊播放非違禁的歌曲,警察為何可以進入店內強制停播,並強行將店家關閉?我們困惑:國賓來訪,人民懷有不同期待、觀感、想法,原是民主社會的常態,但為何警方要沒收國旗或西藏雪獅旗,並且驅趕人民,限制民眾言論與行動的自由?我們困惑:是怎麼樣的維安與警備調動政策,使原本關係良好的警民,要以侵害人權的方式照面,使民眾感到受挫折、怨懟、不安,而使警民陷入緊張關係?我們困惑:在國賓來訪期間,是怎麼樣的政策,導致警民關係的荒腔走板?

「野草莓運動」誠摯地感謝基層警員,為平日的社會治安,承擔了遠超過常人想像的壓力。但在國賓來訪期間,因濫用權力造成的人權侵害,我們也堅持要加以追究,以確立民主社會的根本價值。國賓來訪期間,政府固然必須擬定安全、嚴密的維安措施,以維護國賓安全,但是一個良善又有能力的政府,在執行一切政策前,都應以「不侵害人民基本權利」為根本原則。所以,我們深切理解員警執行勤務的辛勞,而認為維安計畫的最高決策者,也就是警政署長王卓鈞與國安局長蔡朝明,必須為侵害人權的不當政策負起根本責任。其中,警政署長負責警力調度、國安局長負責國賓人身安全。而基層警員人力配置、執法重點、執法尺度,都是由這兩位最高指揮擬定。據此,在外賓來訪期間,相關侵害頻傳,我們不認為這些事件應該視為「偶發」個案,並將責任推卸給基層員警,而主張這是政府於外賓來訪時整套維安計畫的擬定、執行失當,所導致的不良效應。因此「野草莓運動」堅決主張:警政與國安系統的最高領導人,必須為這段時間的執法不當,辭職以示負責,重振民眾對警務系統的信心。

「野草莓運動」認為:我們必須向全國各地的基層員警致意,無論平時維持秩序、或特殊場面的維安,都仰賴全國基層員警的付出。但是我們也堅決主張:必須向警察濫用權力的現象提出強烈抗議,因為任何政策的擬定,都應以不侵犯基本人權為原則。在國賓來訪期間,基層員警執勤造成的人權侵害,不應被視為偶發事件。我們明確地指出:在這段時間內的各種人權侵害事件,是源於維安政策的整體決策錯誤。在一個成熟的民主社會,任何的非法暴力都應該受到譴責,而握有警政大權的公部門,更應該謹慎避免知法犯法、避免箝制人民基本權益。台灣今日的民主果實得來不易,因此我們堅持:警政署長與國安局長必須辭去職務、必須為政策失當表示歉意。

14 則留言:

student 提到...

野火燒"不淨",春風吹民生

野火行動緣起:

陳雲林先生訪台前後,發生多起警民衝突,產生公權力伸張不及,及伸張過度事件.
陳雲林先生離台後,一切看似重上軌道,但政黨暴力的出現,人民暴力的出現,公權力未正確伸張的情況,
令台灣社會再次陷入對立及暴力的陰影之中,人心惶恐.
此時野草苺運動的出現,被認為是社會道德和公正指標!
然而,隨著時間過去,野草苺的訴求漸漸受到社會大眾的質疑,訴求的不合理及不中立性也漸漸被發現!
後來野草苺運動的訴求一度經過修正,但仍然不合理及不中立!
看到這麼多人的反對聲音之後,野草苺卻仍我行我素!
因此,我們決定發起「反對不中立野草莓運動」,並命名為「野火運動」!

野火運動行動目標:

1.我們不煽動族群對立,只反對所有的暴力,我們的訴求:

(1)反對政府及公權力的暴力
(2)反對政黨的暴力
(3)反對人民的暴力
(4)反對言論的暴力
(5)反對任何其它形態的暴力

2.根據上述訴求,野火運動的宗旨在燒遍所有的暴力:

(1)要求政府及警政國安單位應對於無法有效執行公權力及過度行使公權力的行為,提出名單懲處並公開向社會大眾道歉!
(2)要求煽動暴力及煽動遊行之政黨,以及負責人,對你們過度的行為,及造成的暴力與過度付出的社會成本,向社會大眾道歉並負法律責任!
(3)要求陳雲林先生訪台前後,所有施行暴力之民眾,向警方自首,為你們的暴力行為負責,並向社會大眾道歉!
(4)要求媒體,學者,名嘴,野草苺運動發起學生群,為你們不公正的報導,不中立的言論,所造成的社會分裂及對立,向社會大眾道歉並立刻停止相關言論暴力行為!
(5)要求其它形態的暴力行為,應立刻停止,還給這個社會和平的生活.

3.所有的野火行動應以合法為基礎的情況下執行:

(1)不參加野草莓運動的任何靜坐抗議活動,以各種和平合法的方式告訴野草莓運動的不中立性,理性勸導正確民主觀念!
(2)請認識學生家長的人,主動告知學生家長其子女參與野草苺運動的情形,並請家長們主動關心學生們的安全及就學情形!
(3)網路世界無奇不有,但不正確的學運觀念將使國際誤解台灣的民主立場及公正性,故在此呼籲網友們,停止所有網路直播,停止多國翻譯,以免被國際誤會!
(4)請支持有夢想的學生,讓他們完成學業,並支持他們進入政壇,為民主真正注入清流,從根本改變台灣社會的對立和暴力!

4.野火行動不會消失,也不會改名,未來有任何相同或類似情況發生時,野火行動都會再次出現,並再次燒遍所有的不合理,不中立的暴力行為!

”請支持野火運動,燒遍所有不合理,不中立的暴力行為!”

反暴力民主投票網站:
http://www.polldaddy.com/poll.aspx?p=1093289
反對不中立的野草苺連署網:
http://campaign.tw-npo.org/200811823154900/index.php?serial=200811823154900

sh81 提到...

野草莓運動的同學頭腦很清楚,已經理解到真正問題所在是發佈命令的政府官員。

依照這個邏輯,我們要追究,也應該要求政府清楚說明,當時究竟區指揮官收到的命令是什麼,是誰下給他們的,是警政署長嗎?那麼警政署長又收到誰給他的什麼任務與命令?是內政部長嗎?那內政部長又是根據什麼做成這個決策,根據的是什麼?在什麼場域或會議做的維安決策?那個決策的內容是什麼?是否因為命令內容模糊,讓層層命令執行者擴大解釋了命令的內容,終致執法過當。這些真相,應該公布讓社會知道。

唯有這樣追蹤,我們才能真正釐清究竟問題是出在哪裡,最終的侵犯人民自由人權的過當執法行為,是如何一步一步被放大而形成的,也才能找出藏在制度中的慣性與隱藏的邏輯。

要釐清這樣的邏輯與過程,需要行政權以外的國家機關來做客觀調查,這包括了立法院的監督、檢察官的調查、監察院的主動調查等。

要官員道歉、下台是一個結果,但我們不是只要這個結果,重要的是,我們要杜絕後患,我們人民要設法杜絕讓國家再次做出這種行為的制度根源。

這段文字,是希望提醒同學,如果你們的第一和第二個訴求未來要落實,大家應該思考具體的作為,譬如集遊法修改進入立法程序,那麼前面兩個訴求應該如何落實呢?希望大家做好準備。

ホームレス 提到...

To student

請您先參透Civil Disobedience的內涵,再來放您的哪把野火也不遲.但是到處隨意放火時請小心風向,不要燒到自己才是.

chu's 提到...

to student你好

野火的行動目標,我都非常同意
也欣見看到有不同的人發起運動來反對暴力
你們這個行動如果繼續進行,可能還會碰觸到人民或者政府在面臨"暴力印象的操作"的問題等等。

但以你們的行動目標來看,你們似乎需要研討運動的名稱,應為「反對暴力運動」,或是「補正野草莓運動」
因為這些行動目標也是野草莓所希望的
他們的訴求不是支持暴力,所以你們針對他們反對暴力,似乎還蠻奇怪的。

又,如果你們是要「反對不中立野草莓運動」,那似乎行動聲明要整個改掉才符合你們這個運動的命名。

我認同你們的行動目標,但對於你們建議的執行內容,抱持懷疑。

有理想的人不一定只有從政才能在社會上發揮影響力吧。如果企圖改變國家需要改進的體制,都得靠從政才能進行鬆動,似乎也不太妙。

如果你們真心覺得野草莓的訴求不合理,麻煩請針對他們的訴求與說明提出理由,而不是使用標籤式的論斷。

對於支持野莓的我來說,我也需要知道我所支持的是不是仍能保持我的認同。

謝謝

祝 中華民國(or 台灣) 國運昌隆

windseeker 提到...

我覺得
道歉和下台這樣的訴求最好不要使用
這兩個字眼一直在藍綠惡鬥之間轟來轟去
誰下台? 誰負責? 誰道歉? 都無濟於事啊
我認為重點有二
一是,與政府溝通並且希望政府表態
(態度很重要,但不實在,所以,)
二是,修正集會遊行法,這才是目標中的目標

還有 關於中立性的爭議請務必做出澄清
我覺得即使成員中有政黨色彩明確的人
也不代表整個活動就是不中立的
然而我想社會大眾不會想這麼多
你們必須把形象建立好...

除非,你們本來就是一群民進黨青年軍的成員,那我也不好再說甚麼了...

Mr Bean 提到...

野草莓頭頂上是什麼顏色?
... 綠色的葉

你們這些小皇帝們
一:雞蛋裡挑骨頭,無理取鬧不上學
二:不按照慣例申請集會,變相玩弄政治
三:不按照慣例投訴國會,訴求過份有利於反對黨
四:藐视政府體制,擾亂社會安寧,此風不可長

白癡學生終將淪為綠營的陰謀奪權工具, 快覺醒吧!

包青天 留
http://www.wretch.cc/blog/marc052521/21322664

student 提到...

to chu's
野火的行動目標,我都非常同意
re: 謝謝

也欣見看到有不同的人發起運動來反對暴力
你們這個行動如果繼續進行,可能還會碰觸到人民或者政府在面臨"暴力印象的操作"的問題等等。
re:同意


但以你們的行動目標來看,你們似乎需要研討運動的名稱,應為「反對暴力運動」,或是「補正野草莓運動」
因為這些行動目標也是野草莓所希望的
re:可以修正!我接受您的意見

他們的訴求不是支持暴力,所以你們針對他們反對暴力,似乎還蠻奇怪的。
re:此點我有疑問,他們的暴力在於言論,用學者,用新聞,用自身的觀念,去給政府壓力,給公權力壓力,甚至給人民壓力,當然要反對,給壓力的同時,卻沒有反省言論正當性,中立性,當然要反對.

又,如果你們是要「反對不中立野草莓運動」,那似乎行動聲明要整個改掉才符合你們這個運動的命名。
re:是這樣子的嗎,反暴力的主軸是不會改變的,訴求大概也不會變太多,如果想修正歡迎一條條列出來,大家一起討論!

我認同你們的行動目標,但對於你們建議的執行內容,抱持懷疑。
re:同意,每個人都可以懷疑!歡迎修正!

有理想的人不一定只有從政才能在社會上發揮影響力吧。如果企圖改變國家需要改進的體制,都得靠從政才能進行鬆動,似乎也不太妙。
re:在民主法治的社會嗎?是的,請進入政壇,看到美國人改變您應該會更贊同這樣的作法,隨便走上街頭抗議,並不是治本的方法,並不是像你說只能靠從政才能改變,但是也不是不從政就一定不能改變,這不是用二分法就能決定的,只是由從政下手才是民主法治國家正確治本的方法,讓支持野草苺的人送他們入政壇,完成他們的理想!從根本改變台灣社會才有用,靜坐抗議只能治標,對社會沒有任何幫助..
(不過進入政壇前提是要得到大家的認可和共識,以現在的野草苺來說.....應該很難,對於他們來說,要靠從政才能進行鬆動的理念,的確不可行,但僅對於野草苺來說...)

如果你們真心覺得野草莓的訴求不合理,麻煩請針對他們的訴求與說明提出理由,而不是使用標籤式的論斷。
re:理由已經多少人提過了,我也po了不少篇,果然看不到聽不到的人還是看不到聽不到是吧...很簡單,說那麼多,最大的不合理在於"選擇性的自由民主人權,和撰擇性的譴責暴力",這是最大的不中立和不合理性,至於內容,請爬文,這個網站提出了太多這樣的意見和想法,理性的也好不理性的也好,最起碼也看到了一點吧...別在說我們沒有針對他們的訴求與說明提出理由,很累人的...


對於支持野莓的我來說,我也需要知道我所支持的是不是仍能保持我的認同。
re:多思考,多了解,你會發現事情的解決方法不該只有野草苺一種,或是不該那麼選擇性的執行,同一個事件內的狀況就要用相同的尺去量,不能片面反對一部份,卻忽略其它,那些野草苺認為政府會解決的事情~~還有很多不合理不中立的現象,冷靜下來仔細了解並思考就會懂.

謝謝

CaT 提到...

街頭運動是民主發展的一個重要元素,但是就目前我看來到目前為主你們的抗議不具任何意義,反倒是成為新聞中的一個無聊的播報點顗及政治人物的口水話題,我相信裡面的確有所謂"真正的改革理想家"只不過跑來作為單純好玩晃頭晃腦的無知大學生也不少

現實很殘酷,無論你們在坐上幾千天曠幾堂萬課,現今的政客們連甩都不會甩你們一眼,如果走上街頭是這麼容易改變這個國家狀態的話,當初的陳水扁恐怕早就已經下台了

當今的台灣,未來看不見,就像台灣的人民一樣.藍綠之間無限惡鬥,這樣的情況我想10年後都不會有所改變.說實在話從外國看台灣,實屬一個令人可笑的小島,立法院內的打架可以在娛樂節目上撥出,CNN上可以看到我們國家的前總統被收押,日本的話題雜誌居然用我們的立委鬥爭當作笑柄,韓國也在譏笑我們的國家不如他們強,如果你們真有想法與作為何不考慮讓自己內心沉澱,從外在角度好好的看看這個國家,充實自己的內涵以及知識在由內部徹底改變這國家的根本?而不是在自由廣場獲中正紀念堂這塊地方喊喊話坐一坐拿這標語等浪費生命以及浪費時間的事情.所謂大學生是"學以大識,用於大器"之生,不是坐在那邊給政客們利用的工具,若你們真有大學生之尊嚴,請在未來的日子替我們改變這個國家,而我也會很樂意的將我的選票奉獻給你們

在美國LA同為大學生的CaT衷心建議

CaT 提到...

街頭運動是民主發展的一個重要元素,但是就目前我看來到目前為主你們的抗議不具任何意義,反倒是成為新聞中的一個無聊的播報點顗及政治人物的口水話題,我相信裡面的確有所謂"真正的改革理想家"只不過跑來作為單純好玩晃頭晃腦的無知大學生也不少

現實很殘酷,無論你們在坐上幾千天曠幾堂萬課,現今的政客們連甩都不會甩你們一眼,如果走上街頭是這麼容易改變這個國家狀態的話,當初的陳水扁恐怕早就已經下台了

當今的台灣,未來看不見,就像台灣的人民一樣.藍綠之間無限惡鬥,這樣的情況我想10年後都不會有所改變.說實在話從外國看台灣,實屬一個令人可笑的小島,立法院內的打架可以在娛樂節目上撥出,CNN上可以看到我們國家的前總統被收押,日本的話題雜誌居然用我們的立委鬥爭當作笑柄,韓國也在譏笑我們的國家不如他們強,如果你們真有想法與作為何不考慮讓自己內心沉澱,從外在角度好好的看看這個國家,充實自己的內涵以及知識在由內部徹底改變這國家的根本?而不是在自由廣場獲中正紀念堂這塊地方喊喊話坐一坐拿這標語等浪費生命以及浪費時間的事情.所謂大學生是"學以大識,用於大器"之生,不是坐在那邊給政客們利用的工具,若你們真有大學生之尊嚴,請在未來的日子替我們改變這個國家,而我也會很樂意的將我的選票奉獻給你們

在美國LA同為大學生的CaT衷心建議

student 提到...

用您的一票讓自由發聲:

主題:人權可貴!您認為最近所發生的種種政治活動中,誰消費及漠視了最多社會大眾的人權聲音?
(可複選,鎖cookie及鎖ip,一人一票!)
投票網址:
http://www.polldaddy.com/poll.aspx?p=1137534

淡~light 提到...

我覺得拉
學運在民主國家裡面是很強大的力量

韓國的學運比我不知道強幾倍 所以說也草莓浪費時間 我覺得不對

在來 不要什麼都用選票選票好嗎?
台灣政客會綁樁又不是不知道
況且 多數不一定就是對的!

這群大學生,為了自己的理想放棄學業我覺得就很偉大了!
像我也想參加他們的運動,但是我卻怕被記曠課怕不能畢業所以很猶豫

再來,一直說別人不中立的是什麼心態!
他們沒有說都是一方的錯阿,那些暴力的民眾他們也是譴責,問題是我搞不在自己國家拿國旗被沒收 真的太扯了吧!

那個人覺得這點錯了可以說 你說的出來我也佩服拉!

supermath 提到...

我不想說太多
我只想提醒幾點
1.馬英九當選總統代表七百多萬人同意和大陸經濟加強交流 但還是有五百多萬人反對
2.陳雲林來台是談經濟問題不是談政治問題
3.對目前台灣而言經濟重要還是宣示主權重要?
4.馬英九當選到底代不代表臺灣跟大陸之間先談經濟發展 把較有爭議的政治問題擱置?如果是為何另外五百多萬人不遵守民主機制少數服從多數 還要在明明是談經濟的場合還要拿應該被擱置的政治問題出來搗亂呢?那些人是為了個人還是為了台灣?
5.政府在這件事上是在拼經濟 但有心人偏要把全部事件導向成政治事件 然後又要說政府沒拼經濟 政府做的事讓人民擔心 那些人是為了個人還是為了台灣?
6.對警察的行為就要要求政府道歉 首長下台 對暴民只是譴責 對煽動人民行使暴力的民間團體和媒體不聞不問 野草莓真的很中立嗎?

supermath 提到...

上一篇我提的是對整起事件的看法
現在我想提出對人權兩個字的看法
我很想問到底什麼是人權?
人權的定義是什麼?

這整串文章的標題很有意思
"野草莓運動抗議行政濫權、總統院長道歉集遊法違憲、人權變不見"
行政濫權就可以使人權變不見?
集遊法違憲?那一個大法官說的?
釋字第幾號的判定?
其實我本身不知道什麼叫人權
但我實在看過太多人打著人權的幌子
然後無限上綱去合理化自己所有行為
所以我本身看到人權兩個字就沒什麼好感
就像野草莓提到集遊法中某個條文很攏统
然後政府及警察做的某些事情被認為是無限上綱的感覺類似

人權是完全不能侵犯的嗎?
之前每年都會發表各國人權表現的美國911後都會對每個入境的人搜身了
我就不相信這個答案還有人認為是肯定的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沒人當的了國安單位的首長
因為辦不到

回來看看整起事件
野草莓提到警察沒法源依據就搜索 沒收私人物品
然而之前張銘清被王定宇撞倒事件
我本身看影片覺得是王定宇轉身時不小心把張銘清撞倒
但事後王定宇不道歉的理由居然是張銘清是中國的人是敵人所以不必道歉
陳雲林來台前也有民間團體和部分媒體煽動人民和記者對陳雲林丟雞蛋
試問如果不搜索如何防止陳雲林的安全
陳雲林對部分民眾或許真的是敵人
但對政府而言他總是外賓吧
難道不該保證他的安全嗎?
沒收國旗靜止播放音樂或許做的太過
但我們看看布希去其他國家訪問時
當地政府不也是盡量不讓布希看到他不喜歡看到的場景嗎?
更何況我之前提到的現在台灣是經濟重要?還是統獨重要?
經濟是當務之急
統獨卻是一時之間沒有結論的議題
暫時擱置一下會怎樣?
馬政府主軸明顯是重經濟雖然現在成績很多人不滿意
但不能否認他們的確對這方面做了很多
而犧牲一些人民表達意見的權力
可以換得更廣大民眾的利益
我認為有何不可?

supermath 提到...

這一篇是想提出對野草莓運動的看法
我是覺得雖然我對野草莓提出的訴求只認同第一和第三項
但我也覺得在台灣辦這種政治性的運動都要背負一些原罪感到悲哀
例如總是要解釋澄清自己沒有顏色好像有了顏色
不論訴求如何都是不正當的
顏色總在訴求之前
之前紅杉軍 現在的野草莓 盛至陳雲林來台的目的
最後都被顏色弄髒

再來就是代表性的問題
會走上街頭的本來就不會是過半數的人民會去上街頭
然而這代表他們的意見不好嗎?
甚至即使這些意見只是那些上街頭的人的意見
就表示這些意見不重要嗎?
少數人的意見就一定比多數人的意見差嗎?
但每次好像最後都弄到要去比人數

再來就是與在野力量結合
我認為一個運動產生本來就是靠著一股熱情而起
運動是需要維持才會有人重視
最簡單的方式就是和在野政黨結合
這本來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現在卻怕被染上顏色卻不敢去做
紅杉軍提出的反貪腐就算和藍軍結合反貪腐是錯的嗎?
野草莓提出該修集遊法就算和綠營結合 訴求就變成錯的嗎?
運動總是怕被政黨利用
為何不能反過來利用政黨來達到自己的訴求呢?


我想法是運動可以帶動社會對某些議題的討論
民主社會下就是會被有心人士轉移焦點
投入運動者常常也會陷入自己是正義的化身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有些要求我覺得蠻超過的例如要求下台
覺得他們違法就該去告發 覺得違憲就去釋憲
因為野草莓提出這方面的訴求是有其他方式解決的
和紅杉軍的狀況不一樣
紅杉軍的狀況是面對憲法規定總統除內亂外患罪外都有刑事豁免權
但是很悲哀的是隨著陳前總統的任期到了下台
終於要面對司法
要修改這個條文的聲音也不見了
感覺就像是陳前總統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