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0日 星期一

[聲援文]馬英九應該道歉嗎?我有一些話要說。by 張茂桂

作者:張茂桂
時間:2008/11/9 中午12時


從六日開始靜坐的學生,要求馬英九、劉兆玄等,因為在陳雲林等訪台期間的部分警察執法過當,侵犯人權的部分要求道歉,也連 帶要求警政署長與國安局局長下台,並修改限制公民表達自由過當的「集會遊行法」的部分條文。

真的要馬、劉須要道歉嗎?為什麼要道歉!?有此必要嗎?

學生靜坐和最近民進黨有關的近一個月來的抗爭,從一開始即有「意義與行動」的區隔;學生們的訴求與靜坐抗爭的法理基礎很清楚,手段界線也很明確,即用「和平與不服從」的方式,進行關於「民主與人權」被侵犯與維護的議題磋商與抗爭:不論手段與意義,都凸顯了我們台灣現代社會的基本文明價值與民主意義。民進黨領導的抗爭時間長,立場光譜廣,雖 然常有固定的口號、但英雄好漢來自四方、各吹各的號,從南台灣推擠到後來的「圍城」,加上自發「賭爛」且難以約束的群眾,經常因為少數人不能和暴力抗爭與個人英雄主義劃清,時而被扭曲,甚至導致更大的嫌惡。

反之,警察為國家「獨佔」之武力,一方面可維護人民正當權益,但卻同時是國家得以遂行其統治,用武力排除反對力量的最大後盾。是以,當警察以任何形式執行公務時,包括在街頭穿盔甲、持警棍、刀片蛇龍、變換隊形運動、進行監視等,不論依據任何法理,哲學立場,都只能站在積極的保護人民正當權益,維護更大的社會公益的立場進行,而在此同一時間,「不同意」的人民,仍須受到憲法以降的各種面對國家武力時的人權保障,對於公權力行使的限制,防止可能發生的「武裝濫權」。少數能為政府使用武力「超過」而進行「開脫」的情形,例如,當已經出現緊急或危難狀況之後,或者被敵國攻擊等已經發生的事實。又或者,此屬最有爭議的部分,為「避免」或「預防」緊急狀況發生的採取的緊急必要作為。因為這是國家的「專斷權力」,由國家單方面發佈裁量,特別容易發生濫權、侵犯人權的問題,故而爭議也最大。例如,國家可藉口已經進入緊急特殊的狀態,對於人民公民權力進行緊縮,並進而打擊政敵,肅清潛在的內部的挑戰者。我們過去曾歷經戒嚴四十年,人民對於這個問題的可能危害,不可以不瞭解、戒慎。

今天發生的問題,幾乎都屬於「後者」:當陳雲林一行來訪時,在很多周邊的地方,「國家武力面對群眾個人時,是否有必要採取如此這般"超過"的武力」?國家武力是否濫權?可以被「為預防的緊急的必要」的理由,而加以正當化嗎?我相信很多人對已發生的一些事情都有困惑,甚至感覺憤怒,「台灣民間司改會」的人權律師也認同,並且已經按鈴申告,甚至連劉兆玄、廖了以等政府官員也都不得不說:「有檢討空間」。但是,如果只是執法技術的檢討,那恐怕毫無必要,因為絕非問題所在。如果是警察的人權教育講習,或許還稍有意義。但最重要的是屬於相關責任政治的檢討。到底是誰給警察指令,誰允許、誰根據什麼判斷、決斷、並縱容過當的武裝行動?簡單講,如果我們還是一個民主法治國家,政府對於反對者的侵權行為,對其身體自由、言論自由的侵犯,比任和一般民間的侵權行為,其對於民主法治價值的影響,更須要被嚴格檢視。今天待檢討的問題,則必定是「政治責任」的檢討問題。如果不看見這個問題的嚴重性,其所造成的傷害,將遠遠大於國家形象的傷害,兩岸經貿關係的傷害,而是我們社會中的公平、正義、人權等長久的難以恢復傷害,其政治後遺症之一,很可能就是台灣將在民主化30年後,再度走回「外來統治者與人民」的二元衝突,是真正的「民主倒退櫓」。

很不幸的是,因為受到民進黨圍城流血衝突的一連聳動衝突的影響,今天一些社會大眾與名流人對於學生的訴求不加思索,例如某些「社會「賤嘴」」等,完全不知道議題在哪裡,不敢面對政治責任問題,亂吐唾沫、胡亂瞎評。今天,就算學生受到政黨煽動與利用(並非事實)又怎樣?就算學生受到「野白合運動」人士的影響,「操作野百合」又怎樣?就算學生沒有去譴責民進黨遊行時的暴力群 眾又怎樣?旁參與的老師有政治立場上的偏袒、又怎樣?就算學生曾「無風度」的打斷薛香川的講話,又怎樣?就算學生沒有依照集遊法的規定於七天前提出申請,又怎樣?

這樣說,不表示這些質疑毫無正當性可言, 這些辯論的結果,甚至可能會影響我們對這一個靜坐抗議的正當性的看法。但整體相較於今天的議題:馬英九與劉兆玄所最終負責領導指揮的警察武力,在「保護」陳雲林訪 台期間,為了當一個「好主人」,其不當使用武力對於既有民主價值的傷害,問題的嚴 重程度,須要被正視的程度,又以何者為大呢?我們顯然並不能因為「名流賤嘴」們的 質疑,可以規避此一政治衝突事件中的可能的武力濫權的「政治責任」問題。薛香川在前往「瞭解學生」時曾莫名其 妙地說:「政治是一時的」,這簡直太諷刺、而且說得太好、太棒了。因為今天我們 談的問題,是根本的民主價值維護,憲法統治下的基本人權問題,它絕對超越了一時的 政黨,一時的總統,一時的「江、陳」會,更超越了族群階級問題,只要憲法與國家存在一天,我們大家都必須遵守其意義,這才是我們現代台灣的核心價值。

最後,回到馬英九要不要道歉的問題。上次馬英九道歉,大家印象深刻,他率領吳伯雄等黨部高幹一群人,一再給全國民眾行90度 鞠躬,道歉再道歉,前後七、八次,甚至進而開除惹禍人的黨籍,謙卑的態度得「讓人不得不相信」其真誠。而當時道歉是為了國民黨,後來被譏諷為「四隻小豬」的立委,在選情緊繃時不知輕重跑去謝長廷競選總部去「查問」踢館的事情。那麼比起「四隻小豬」,現在「政治責任」的問題,是否更有道歉的正當性?我們也要提醒,馬總統在520就職時,曾在眾目睽睽之下宣誓要遵守、捍衛中華民國憲法,就職演說時也承諾要做全體台灣人的總 統,現在,如果警察在政府層層的指揮下,以國家利益、緊急預防之藉口,侵犯憲法保障的基本人權,違背了馬英九自己的就職宣誓與一來的政治承諾,他是否要為此道歉?而中華民國的最高行政首長劉兆玄,是否也應該道歉?情報與武警頭目是否要引咎下台?公民課101的答案,難道還不夠清楚嗎?

42 則留言:

WAKE UP 提到...

您們的訴求基本含意,基本上我都支持,但在教育工作現場的我也認為有些瑕疵:
1.當然要馬、劉致歉,但容易讓部分群眾有政黨傾向在裡頭,因為蔡英文也應該為流血事件道歉!
2.這樣的事件就要王蔡下台,是不是太OVER,台灣政治動不動就要官員下台負責,難怪政策難以延續!
3.台灣已經太民主了,在教育環境理孩子、家長都在濫用民主,讓師長們真的不知如何教育孩子了!集遊法修改我個人非常同意,但此刻的台灣民主環境一個「亂」字可以形容,根本不民主沒秩序不理性,只會泛政治化,像紅衫軍及此次遊行傷害了多少人的自由您們想想,又多少人士懷政治意圖、個人利益,難道你們都不知道嗎?!
拜託,教育已經夠亂了,正本清源未做好只一味奢求民主自由,有多少大學生知道做人做事的道理嗎?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懂嗎?
國民黨、民進黨都在亂,媒體跟著亂、現在連教育也在亂嗎?學生也要跟著亂嗎?有太多「好事」等著您們去做!

我是我 提到...

5個月來,馬英九的威權嘴臉一點點的暴露,在張銘清來台,王定宇擦槍走火的嗆聲之後,黨國一體獨裁者的面目終於顯露無遺!

以下這篇文章「台灣人,你乖不乖?」是一個台灣阿嬤真誠的心聲,道出許多人的憤怒與恐懼!

在此,我要鄭告馬英九:台灣人民絕不會讓228重演,也絕不會讓38年戒嚴的白色恐怖回來!我用我的生命發誓!

PS:我是擁有三個孫子的祖母,我每天懷著最溫婉的愛,呵護我所擁有的寶貝。但是,另一方面我的胸口怒火中燒。面對這個荒謬時代、錯亂的社會價值,我有滿腔傷痛與憤怒。忙碌著每天生活必須的點滴之後,夜晚我無法入眠,翻身起來寫文章、發出抗議的聲音。

文/莊芳華 (04-8802037)

每個善良、有人性的人都害怕暴力、唾棄暴力行為。

電視上殘酷與流血的鏡頭,讓我們心驚膽跳、傷心難過。不論民眾還是警察,所有的傷痛都讓我們傷心不捨。畢竟,放下棍棒、警盾、脫下制服之後,這些員警不也是我們的同胞嗎?

半世紀以前的台灣人民,經歷中國國民黨軍所展開的二二八血洗事件之後,對於暴力屠殺的「恐懼心理」,已經怕到深入骨髓了。

台灣人在街頭上追求「民主、人權」運動的歷史,足足超過半個世紀以上。每一場抗爭,都在戒慎戒懼的心態下,努力謹守「和平」防線。我們本來以為,台灣人用「最溫和」的抗爭手段,就贏得了「民主、人權」的豐碩成果,這是一項世界性的驕傲。

哪知道,半世紀以來專門以軍、警、特務勢力「封殺」台灣人民主運動的中國國民黨,在2008年重新取得全面、絕對的權勢之後,立刻露出「黨國獨霸」的猙獰面目,再度動用強大的國家警力,來封殺所有「異議主張」的聲音。

中國人張銘清來到台灣,公然出言恐嚇台灣人,遭憤怒民眾嗆聲、而摔倒的事件發生後,馬政權的司法,以「聚眾滋事」罪名,快速起訴議員王定宇、立刻降調擔任維安指揮的台南市警察局長。

馬政府的動作「既狠又快」,為加速「勒緊」台灣人權,回復黨國獨大的「實力」,對執法員警,祭出「殺雞儆猴」的第一槍。

馬政權這一槍,對於向來「唯國民黨為是」的警察基層,立刻奏效。當中國特使陳雲林來台時,全台灣的警察,立刻被動員武裝起來,成為政權打壓人民的打手,還不惜展現其兇殘手法。

靠台灣人稅金供養的「人民褓母」,瞬間成為馬政權的「御林軍」,棄同胞情、人權愛於不顧,高規格護駕陳雲林,把台灣民眾當作「敵人」看待,以鐵網拒馬、刀片蛇籠、警盾棍棒霸佔公共空間,不准行走、不准發聲;以優勢警力侵擾民宅、商家,所有揮拳、勒頸、棍棒毆打、撕扯、拖拉、踩踏、驅趕的行為,在「上級」授權之下,都成為「合法權力」了。

國民黨,操縱軍、警、特務勢力的本領,向來高明,有其歷史傳承。從1947年二二八事件、1979年美麗島事件、1989年五.二0農運抗爭-------,統治者自導擴大衝突、之後栽贓抗議菁英為暴民,並逕行逮捕、入獄的歷史事件,層出不窮。直到今天在台北街頭,為了給中國特使「做面子」,以強勢警力「圍剿」抗議民眾,激發怒火、逼迫衝突,造成暴力流血,傷者不計其數。(連我的女兒都受傷)

被媒體稱頌為「溫、良、恭、儉、讓」的馬英九,對於缺乏民意支持的「兩岸簽訂協定」事件,虛假、閃躲;對國家主權議題,大玩「稱謂」遊戲,在自己國家接待「外邦使節」,卻還得像個逃犯一樣,東躲西藏、偷偷更改時間計畫,逃避民意,不改其欺騙本質。

但是馬英九面對「反對聲浪」時,卻表現出強人的十足架勢,他兩度拍桌子指控暴民,要求民進黨負全責。

國民黨高層勢力,為了遂其「不符民意」的政治目的,以「國家暴力」硬逼人民「反抗」,造成暴力衝突之後,又發動媒體譴責「暴力份子」,以作為「後續」追殺異議主張者的理由;其陰狠技法,與歷史上的經驗如出一轍。

「殘暴手段」是最嚴厲的警示。「馬政權」採用公然暴力、背後偷襲、司法栽贓等等恐怖手段對付「異議主張」的台灣人,是在試探台灣人的「容忍」極限,今天,台灣人如果讓「恐怖勢力」得逞,往後,就會更乖乖聽話了。

iitsunny 提到...

原來為了對抗自己心目中的惡法,就可以不必守法,原來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原來只要看不慣,就可以要別人下台,這是什麼論述??乾脆大聲說順我者生,逆我者亡好了!!

coo 提到...

抗議的學生,請你來執盾牌
『請問你是不是人?』
親愛的抗議學生,請問你是不是人?
抗議警察執法過當?請問你哪裡過當?
今天的群眾事件,警察是最大的受害者。
親愛的學生,你們為台灣付出過什麼?
你們對我們警察警眷的生活工作有多少了解?
這次
沒有人,可以說沒有台灣人支持警察
總統去探視我們的傷者外
竟然
就剩下....陳雲林先生
他表達了對我們警察的慰問,還有對家眷
我覺得冷,
台灣人,你們在哪裡?
難道你們
連共產國家的人都不如?
親愛的抗議學生,
你們是不是人?

student 提到...

自由時報提出:
修改集會遊行法? 王金平:有提案就討論 【12:45】
〔中央社〕外界關注是否要修改集會遊行法,立法院長王金平今天表示,若認為有必要就可提案,大家共同討論、議決,這件事當然可討論。

王金平上午在立法院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若有人在立法院提案就討論,大家都希望維持秩序與安全,要怎樣修法,就由大家共同討論。

王金平表示,若認為遊行事前申請約一週太久,該怎麼修或是否改採事後報備制,一定也有很多人不能接受,但其他人也可提出意見,大家共同討論。
=========
你們真的有試過用和平的方式提案解決問題了嗎??
你們真的找過藍綠立委或無黨立委提案,而他們不理你們嗎???為了自由就可以扭曲事實,不接受反方意見,修正自己的方向嗎???現在不是老蔣時代,不是李登輝時代,也不是陳水扁時代,現在是馬英九時代,時代在變,觀念卻還停留在以前,沒有向前進步,是受誰的影響可想而知,然而這卻是你所堅信的正義!!對只想向前進而不想向後退的多數台灣人民來說,你們的正當性當然受到嚴峻的考驗!!

sam 提到...

coo 提到...
抗議的學生,請你來執盾牌
『請問你是不是人?』
親愛的抗議學生,請問你是不是人?
抗議警察執法過當?請問你哪裡過當?
今天的群眾事件,警察是最大的受害者。
親愛的學生,你們為台灣付出過什麼?
你們對我們警察警眷的生活工作有多少了解?
這次
沒有人,可以說沒有台灣人支持警察
總統去探視我們的傷者外
竟然
就剩下....陳雲林先生
他表達了對我們警察的慰問,還有對家眷
我覺得冷,
台灣人,你們在哪裡?
難道你們
連共產國家的人都不如?
親愛的抗議學生,
你們是不是人?

2008年11月9日 下午 9:17


說真的在藍綠惡鬥情況下,受傷的還是警察,集遊法所訂定的用意在於保障合法,取締非法,若該法改為報備制國家社會不是會更亂嗎?民進黨執政八年如果集遊法不適用當時未何不修法未何至今才來提,是政治考量還是人權考量,在我個人認為是狹人權以達政治目的,警察執法過當嗎?在我認為如果像各位一樣訴諸和平或許警察跟人民之間不會有衝突,在靜坐的同學們你們想一想,誰挑起衝突的,警察 ? 示威民眾 ? 還是民進黨員 ? 或著是國民黨滲透的人 ?
各位想想吧!
要問國家能為你做什麼?
先問你能為國家作什麼?

Paul 提到...

集遊法始末

沒空管理 提到...

一定要堅持陸生不能來台

一定要堅持陸生不能來台

一定要堅持陸生不能來台

一定要堅持陸生不能來台

Lo 提到...

我們要的是警察,還是沙包?

所謂警察,另外一個涵義就是人民的保母,但警察乃是維持一個社會的法治與公理。警察所保護的是守法的的人民,而不是高喊著民主而行非法之實,在高喊著自由的同時,有沒有想過,影響了多少人的自由呢?
對於你們行動的勇氣,本身表示讚許,但偏向的訴求,就讓人覺得立場可議。試想想,這幾天的社會事件,究竟是警察先動手打人,還是民眾情緒失控才開始控制場面?
維持秩序的是警察,不是傳教士..當違法人室開始動作時,警察只能動用他所學,所擁有的來盡自己的職責。而不是再對方打自己臉或者丟雞蛋的時候告訴他回頭是岸,我們要的是警察,還是沙包?
而今天學生們只抱著單方面的說辭,而表達自己的意見,但..這些訴求就是你們對這件事情的結論嗎? 該負責與道歉的只有這些人士嗎?如果學運立場本身就失去了客觀,該如何引起社會的共鳴?
今天人民是台灣人,警察也是台灣人,台灣人打台灣人本身就是一件很讓人遺憾的事情,試著將心比心,人人都有家庭,因為一時的情緒失控而傷害了多少人?從小的教育大家都知道,無論如何,先動手就是不對..難道不是嗎?

JENNIFER 提到...

對於自稱WAKE UP的STUDENT所言,身為台灣公民我基本上完全不支持,也認為瑕疵重重。
1.學生非常地有自覺,已噓走了來表達支持但有政黨色彩的人,目的就是不希望抗爭的訴求被扭曲,請正視學生的努力。另外,若你覺得訴求有不足之處,你大可以大聲疾呼你自己的主張,相信馬劉國民黨統媒一定會給你最大的支持。
2.公僕對和平表達理念手無寸鐵的頭家施暴,在上位者當然要下台,你好像都看不到這一面,你不要再輪迴1105跟1106人民的憤怒圍陳嗆馬你覺得誰要負責,這可以是你的訴求,但不是學生的訴求,請不要一再模糊焦點。國安警政首長要下台是因為陳匪雲林來台前和來台後公權力對人民權利不合比例的侵犯,對於保護陳匪雲林的人身安全可以理解,但人民只是穿有標語的上衣,或手持標語,或拿著國旗就被警察粗暴對待,這已經超乎公權力可行使的範圍,〈在陳匪雲林來之前,人民怎麼會知道持中華民國的國旗對馬政府來說是對公權力的挑釁呢?),不然要等政策延續到打到你頭上你才知道痛嗎?

紫羽綺 提到...

台灣已經夠亂了,就是因為民主才會這麼亂,只要有什麼反對聲浪,就抗議靜坐遊行,這樣還不民主嗎?那些口口聲聲說愛台灣的人,先是以暴力行為向張銘清先生打招呼,他來台灣只是為學術活動而來,來者是客,你們是野蠻人嗎?真的是丟死台灣人的臉?當初四川地震時,他幫了台灣人多少忙,你們真的是忘恩負義...再來陳雲林先生來台,當然是為了預防類似的情形上演才要派警力保護,要不然看這些野蠻人連警察都敢打了,更何況那些手無寸鐵的客人。現在全世界經濟不景氣,政府為了促使兩岸經濟發展在打拚,而你們這些愛台灣愛民主的人一直在亂,難道要到台灣也破產準備被別的國家接管,你們才甘願嗎?真不知你們書都念到哪裡去了,家長辛苦賺錢是為了讓你們受到更好的教育,台灣的將來也要靠你們,但你們卻浪費時間在爭你們所謂的民主,都沒工作沒錢吃飯了,還要民主做什麼?

people 提到...

幾乎人都是自私的
是警察的就說警察對
是民眾的就說民眾對
是某個政黨就挺某個政黨
沒有去探望警察的台灣人不是人?
那沒有去探望民眾的總統也不是人?
其實大家都是生長在台灣的民眾.一個大家庭,可以有不同的意見,心卻不能被分裂!
有沒有想過,當我們在外面把自己搞得亂七八糟時,高層的人卻是在裡面狂歡作樂. 警察跟民眾,都只不過是魁儡而已...
不需要替政治人物或政黨背書,民眾要想的,是台灣後代的生活和主權!

提到...

決對應該道歉
相信~那~幾天下來
無論是要北上的民眾
經過中山南北路的民眾
這些都不是抗議民眾
也都沒進管制區
卻要被當做現行犯嚴厲盤查

這些守法的公民人權再哪??

造成交通堵塞~
抗議的民眾決對有責任
看在交流道口~各大路口
見人就查的警官们就沒有責任嗎?

以上~是~那~幾天經過時所遭到現場狀況及心聲

提到...

決對應該道歉
相信~那~幾天下來
無論是要北上的民眾
經過中山南北路的民眾
這些都不是抗議民眾
也都沒進管制區
卻要被當做現行犯嚴厲盤查

這些守法的公民人權再哪??

造成交通堵塞~
抗議的民眾決對有責任
看在交流道口~各大路口
見人就查的警官们就沒有責任嗎?

以上~是~那~幾天經過時所遭到現場狀況及心聲

PChen 提到...

台灣未來的新世代總統,將會來自有理想的他們這一輩, 我希望這一群新世代,懷抱有台灣夢亦即自由'民主'良法治理'百姓安居樂業的獨立國'我們尚未達成的任務'將由一代一代的努力終將達成'
以下教育工作現場者的說法偏離理想且太現實了不足取:(引該文
拜託,教育已經夠亂了,正本清源未做好只一味奢求民主自由,有多少大學生知道做人做事的道理嗎?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懂嗎?
國民黨、民進黨都在亂,媒體跟著亂、現在連教育也在亂嗎?學生也要跟著亂嗎?有太多「好事」等著您們去做!)

老實說集會遊行法的執行政府不論國民黨或民進黨應該立即呼應學生的訴求在立法院提案修法.我知道靜坐的有大學生碩士生博士生助理教授不少人有選舉權.
我建議這位教育工作現場者謙卑的到現場觀察學習以免又關愛又自責
(引該文:讓師長們真的不知如何教育孩子了!集遊法修改我個人非常同意)
(引該文:有多少大學生知道做人做事的道理嗎?)
這樣的罵人八股太不合邏輯了!
謝謝學生們!支持你們!加油!保重!

JENNIFER 提到...

張銘清是在推擠中自己沒站穩跌倒的,他跌倒時王定宇是背對著他的,在NHK的新聞鏡頭可以清楚看到,但如果你看的是東X新聞,是被剪輯過的,看不到真相。
中國四川震災中就別提台灣朝野提供中國多少援助了。至於幫助台灣旅客回台,台灣政府也就是你最討厭的民進黨政府難道出的力會比張銘清少嗎?公平一點。
但是這些都與學生的訴求無關,扯這些做啥?想合理化公權力暴力嗎?你還是人嗎?
只求吃飽,什麼都不管,看輕自己的權利,有一天當權者連願不願意讓你吃飽都能左右,到時再後悔都來不及了。

simon 提到...

申請遊行表達意見是民主權利,有人脫序製造暴力,警察難道不該執行公權力嗎?已經造成這麼大的社會成本與國際負面影響,還有人要繼續鬧?完全不認同學生們的訴求,請不要顛倒黑白,請不要製造一個無法無天的社會,多關心當前的民生問題,面對經濟困境,大家一同努力拼經濟,才能讓台灣人民幸福不是嗎?

jane 提到...

自由,是以不傷害他人自由才是真自由!
集會遊行法如果改成報備制
隨隨便便就上街遊行,傷害的是別人的自由
我不支持也不贊成 警察執法是否有過當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面對是一群暴民,過當我都贊成,因為那些是無法用理性溝通的人,無法溝通的人幹麻用理性方式,警察太軟弱只會讓守法的人被欺負

白色 提到...

1.個人基本上尊重各位同學ㄉ意見,但是"惡法亦法"依現行法規,同學們要抗議要靜坐還是要申請,否責跟你們抗議的對像又有何不同?再者人權也要建立在法治上不是嗎?
2.請各位同學小心不要變成政治人物(曾是政治人物)利用來打知名度的工具,那就辱沒了這學運的精神.
3.最重要的是要注意自身的安全與健康.

hsilan 提到...

同學們:您們的盛舉得到相當多的回應,我個人也想表達一些意見僅供參考:我是台灣人,我有幾個問題請教:1.請問您如果是馬總統(對2300萬人民選出的總統要給予尊重這是做人的基本道德)您會怎麼做?2.請問您如果是當時執勤的警察,您當時感覺如何?3.請問您如果是受傷警員的親人,您的感受又如何?4.請問您法.理.情哪個擺在最前面5.請問您國民黨比較重視集會遊行法還是民進黨?如果是民進黨那這8年來為什麼不修法?6.請問您什麼叫做"民主"什麼叫做"自由"又請問您什麼叫做"愛台灣"?7.請問您被傷害的只有人民(示威遊行者)嗎,道路堵塞,商家不能營業,環境破壞,國家形象受損,修法後報備了一切就會安然無事嗎?8.請問您認為民進黨員真的有夠民主素養嗎?民進黨真的愛台灣嗎?9.請問您是不是只要喊"愛台灣"台灣加油"咱們是台灣人"的政客,A了錢犯了罪也沒關係都是政治陰謀?10.最後再請問您是不是民進黨員冒充的,要不然就是被騙了!!

人道 提到...

回應"張茂桂"
當你走在警戒區外被制止;當你拿著國旗在台灣的土地上也被制止,真是悲哀又丟臉的台灣人,只要有大陸人在,不管國內國外都是見不得人一樣,這樣還是一個國家嗎?
當年紅杉軍的時候我也去湊熱鬧,當時的阿扁如果也把警戒區外,拿國旗的,喊反阿扁口號的
這些人驅離我相信當時紅杉軍會有一樣的反彈,這就是馬英九當市長跟當總統一樣都是兩套標準.by蔡長合

TT 提到...

你們的訴求不中立


1.兩黨都道歉

警察扯國旗
部分支持者的暴行
蔡英文 馬英九都需道歉

2.警政署和國安局不需下台 但要道歉

警察之所以會如此警戒
完全是張銘清被推倒事件的效應
而且暴力還被合理化 某人還被當英雄!
台灣形象嚴重受損

但警察執法過當
這點必須道歉 但不需下台
否則以後怎麼建立警察的公權力?
民眾不滿就要下台

3.不能修改成報備制

原因你們應該很清楚
妳們仔細想想看吧
這改下去

抗議民眾不是每個像你們那麼理性自制
除了警力資源會消耗很大
更會發生更多衝突

hsilan 提到...

同學們:您們的盛舉得到相當多的回應,我個人也想表達一些意見僅供參考:我是台灣人,我有幾個問題請教:1.請問您如果是馬總統(對2300萬人民選出的總統要給予尊重這是做人的基本道德)您會怎麼做?2.請問您如果是當時執勤的警察,您當時感覺如何?3.請問您如果是受傷警員的親人,您的感受又如何?4.請問您法.理.情哪個擺在最前面5.請問您國民黨比較重視集會遊行法還是民進黨?如果是民進黨那這8年來為什麼不修法?6.請問您什麼叫做"民主"什麼叫做"自由"又請問您什麼叫做"愛台灣"?7.請問您被傷害的只有人民(示威遊行者)嗎,道路堵塞,商家不能營業,環境破壞,國家形象受損,修法後報備了一切就會安然無事嗎?8.請問您認為民進黨員真的有夠民主素養嗎?民進黨真的愛台灣嗎?9.請問您是不是只要喊"愛台灣"台灣加油"咱們是台灣人"的政客,A了錢犯了罪也沒關係都是政治陰謀?10.最後再請問您是不是民進黨員冒充的,要不然就是被騙了!!

jean 提到...

或許很少人知道集會遊行法的詳細流程和內容
可是 你們有沒有想過--集會遊行法,也是在保護另外一群不同意見的台灣人的生命安全和人權
你們只一昧的想到妳們要自由你們要人權,警察攔了你們車對你們的行動有所限制,但有更多沒有參與遊行暴動沒有表達意見的其他台灣人是反對這樣活動的,也深深受到你們遊行的影響和干擾.納那些人能不能要回他們的自由和人權呢.怎麼可以把少數暴力視為全體意見呢?

1)現在這樣的你們所謂違憲的集會遊行法,都已經造成整個都市的不便和癱瘓,那如果集會遊行法再鬆綁,那些想要過平靜日子的老百姓,那些認真為台灣經濟打拼的民眾,是不是也更會受到那些少數遊行集會的人的影響.那那些人權和自由和安全誰要給他們?

2)如果你們認為應該修改集會遊行法,那麼你們能不能保證修改過後的法律,在民進黨一貫喜歡用暴力方式表達的遊行中,其他的民眾不分國籍不分老少不分男女,都還可以自由的表達自己的意見而不被攻擊或毆打?

3)大家靜心去想因果關西,如果今天沒有張銘清事件,政府就不會在陳雲林來台的時候有這樣的警力出動.或者你們去設想,今天沒有那些警察日日夜夜的維持秩序,那些暴民會真的像你們一樣只是靜坐?只是伸張自己的理念而已?
民進黨一貫使用汽油彈和暴力來表達自己的立場,難道這也算是自由人權嗎?那些暴民看到大陸人就打,沒有是非不分黑白.如果沒有警力的擴張,暴民一定會衝進飯店,那麼結果也是可想而知,民粹主義的結果就是沒有理性毫無秩序,這也是你們要的人權嗎?

4)口口聲聲喊人權喊自由,可是卻毫無法治觀念可言,這樣的行為和思考模式真的太矛盾了.還是你們這群大學生可以保證--警察不管制,就不會有暴民的出現和受傷的場面?蔡英文說暴民不是民進黨的,所以不是我們的責任.既然民進黨這麼不負責任,號召這樣的活動卻不能保證和平的落幕,那麼說到底,應該是誰的責任?大部分的人一定會說是警察的責任,那警察是超人還是通天眼嗎?在這麼多遊行的人之中遠遠就能分辨"喔 這個是暴民,他等下會丟汽油彈"或"喔 這個是黑道,他等等會衝撞我們"
警察能嗎?想也知道不能,既然不能,那在這緊張時刻,為了保護其他民眾的安全,當然要用相對嚴苛的方式去過濾民眾,一視同仁.以保戶可能其他只是想要參加遊行表達理念的人.
本來參加遊行的隊伍就應該要知道會有這樣的管制.衰的是那些一點也不想參加遊行的隊伍的人,卻一樣受到這樣不便的影響.可是這就是民主阿,所以真正不發聲的人才是真真正正得懂民主,因為民主就是要包容不同言論和行動,難不成台灣其他50%的人也要集結起來,抗議示威遊行說"我們的權利和安全被你們這些搞民粹的破壞了,你們要負責"嗎?
5)在靜坐抗議政府過於限縮人民權利警察執法過當的時候,不如先抗議那些暴民用這樣暴力且下流的方式去表達自己的理念.因果關西是,如果沒有暴力份子故意激起暴動的煽動者,警
察就不會干擾到他們想要的自由.如果都能和平理性,那麼警察就是站在那沒有受傷,抗議的人也可以大聲表達立場也沒有人受傷,這樣的結果不好嗎?
想想,就像一個國中,一群同學圍毆某班的外國人,因為老師控制不住場面,為了保護那個外國人,只好對其他同學進行行動的限制,或者處罰那些毆打外國人的同學.然後那些同學就回去跟媽媽告狀,說"老師沒有人權,老師執法過當,老師濫用暴力,老師要道歉"可以這樣嗎?
6)整個活動受傷最多的就是我們的形象和民主,所以我不認為你們可以像過去的社運學運一樣理直氣壯,過去是處在一個不民主不夠有法治的國家,但是今日,除非你們先承認,你們的民主想法和過去一樣還是不夠成熟,否則請不要類推到過去的任何一項社會運動中.
警察只是一個工作,你以為它們跟陳雲林很要好才保護他嗎?還是你以為全部警察都是支持台灣統一?他們收起他們私人的情緒和立場,只為了做正當的執法.你們都沒有想過,警察當中有很多人也是認同你們的,甚至支持你們的.可是這樣的時刻,理性應該勝於感性,而且合法性應該勝過民粹.不要再拿過去的二二八或其他民主運動來做比較了,因為體制在進步民主在進步,可是暴力行動沒有改變,表達方式也沒有改變.所以可笑的是那些暴民們.

David Hu 提到...

你們念書 為什麼 只會考試 再你們做這件事時 怎麼沒有好的計畫?
1. 最基本的 4P 都沒有準備好
Promotion: 在做抗議事件 要有好的 promotion 你們的標語 與事時 都沒有打動人心
同學 汽油彈都丟出來勒 你們的訴求 再怎麼正當 一般人會怎樣覺得 還有阿 你們外面那堆人 你看看 是不是一些反社會人格特質的人站在那裡
另外 有一個怪怪的女人拿著大聲公 對你們喊話 被那些看似 流浪漢的人趕走 請問 這個女人的人權再哪 難道它不能對你們說出她的話嗎?
Price: 你們了解 你們要準備付出的 price 嗎? 社會的 price? 還有這個國家的人民 會遵守不跨過那條線嗎? 這個國家的人民 會尊重他人 而不攻擊 不推擠他人嗎? 我告訴你 不管適任何人 再這個國家土地上都有免於恐懼的自由 不管是台灣人 中國大陸人 還是任何一個公民非公民 任何政黨支持者 都沒有權力 去攻擊 推擠 他人的權力 你能保證 這些是可以做到的嗎?
Product: 你們的產品 產值再哪? 如果集遊法違憲、人權變不見 是你們的產品 我想請問違憲 這兩個字 已經告訴你 這是可以打憲法官司 大法官釋憲 你們那麼多法律係的 包裝一下吧!
Plan: where is your plan? 坐在那裡 就是你們的計畫 好吧 那就是一個計畫 then?

你們有沒有看過 美國一些對待集會遊行的法按 還有它們是怎樣對待暴力衝突的 我的看法 台灣的警察 太軟腳了
當抗議者的動作 以使得他人自由受到限制
加害人也就是示威抗議者 就已經沒有人權了 那是自動放棄 因為它的舉動 以侵害他人的自由及人權 此等人再那時的當下 人權是沒有的

人權是對於再這土地上的每一個人 不管是本國人 還是外國人 它的自由 人權是被保護的 相對的加害人 或是 傷害他人自由 限制他人自由 的人再他犯行的時候是沒有人權 當然當他被逮捕 那它的人權 即時的就恢復了 可以請律師之類的 拜託不要用情感來看代這種事 要理性 人權是雙方的

郁琳 提到...

....我只看到一群不知民間疾苦的天真大學生自以為了解~自以為正義的在騷擾附近的民眾...
自由是以不妨礙他的的自由為自由!
遊行民眾如此囂張的當街丟擲石塊~汽油彈攻擊警察~警察們已是等到最後不得不出手..
在歐美高度自由民主國家發生這種事~警察是可以直接射殺的= =
靠父母生存的小朋友~只會用一種角度看事情~
等你們開始在社會上為了生存而磨練時~眼睛才會張開~

grace 提到...

我不認為馬,劉需要道歉!所提理由太牽強, 台灣已經太民主了,我看到的是一群盲從的打手,我看到的是自以為代表所有的台灣少數人民,我看到的是”只要一天到晚把我愛台灣掛在嘴上才是台灣人的幼稚想法, 我看到的是”只要給綠色執政才是真正愛台灣的偏頗思維模式

student 提到...

民主自由需要大家的共識,需要聽見不同的聲音,以下網頁供所有正反方投票,每人一票,投下你們的意見,標題:"您接受以自由民主之名行言論及行為暴力之實嗎?",投票網址:http://www.polldaddy.com/poll.aspx?p=1093289歡迎大家踴躍投票,發表心聲!!

Wu 提到...

在教育工作現場的"wake up"認為"國民黨、民進黨都在亂,媒體跟著亂、現在連教育也在亂嗎?學生也要跟著亂嗎?有太多「好事」等著您們去做!"
我要提出質疑,難道您希望我們的下一代通通都是待在教室裡排排坐的好學生? 古往今來的社會向來都是從亂中整理出秩序的呀,以您的標準,我也可以說您是出來亂的!因為您胡亂指責人民表達意見的基本人權.
其次.甚麼叫"好事"?我認為學生們現在就正在做好事!他們把政府逃避的問題揪了出來.重點根本不是陳雲林.是我們的政府態度有問題.陳雲林事件從頭到尾.給我一個很深刻的感覺.這是在打狗給北京看.明顯執法過當.過程中每一個流血衝突.都值得好好在法院內說清楚!

小馬 提到...

馬英九當然應該道歉! 從這次陳雲林來台風波衍伸至今,馬英九對此完全不予理會,照常的參加婚宴以及各種活動.而部分人士與媒體也不斷將這次的抗議活動定調為某部分陣營的暴力活動,藉由此轉移焦點.同時,蔡英文也與圓山的暴動撇清關係.種種政治人物的行為都很清楚的告訴我們,對與這件事情,沒有一個人願意負起責任,也沒有人願意去正視事情的問題所在.
對於一些極力想把這次靜坐的大學生定調為"綠"色的人,我想請問她們,再將對方預設立場為綠的人,是否也代表同時暴露了自己的政治立場呢? 如果自己本身沒有特定的立場,怎麼會去判定這些學生就是與自己持相反立場呢?
這次學生的述求很簡單,政府應該對這次的執法不當提出相當令人滿意的回應,包括道歉,相關首長下台,和修改集會遊行法.
在這些述求之中,絲毫不存在任何政治立場.
倘若修改集遊法對民進黨是好的,那之後民進黨執政的話,人民要抗議不是更容易更方便了ㄇ? 因此這些訴求怎麼會有政治立場?
再者,集遊法讓人詬病已久,為何到現在才被重新拿出來討論? 最大的問題在於執政者的作為! 以往即使在這個欠缺完美,有待商榷的集遊法架構中,人民不管是要嗆誰,都可以在某種程度上完成訴求.但是因為這次嗆陳雲林事件,人民的聲音(甚至是國旗),在集遊法許可制度隻下完全被壓抑,除此之外,警察沒收國旗,折斷國旗等等"詭異"行徑,才真正讓人民擔心民主真的要被沒收了.
因此這次的野草莓活動才會提出修改集遊法的訴求,好讓之後不管有任何的聲音都可以自由的發聲,而不會受到某政治立場的干預,不管藍綠都一樣.
因此,這次的靜坐活動是非常理性,而甚至是非常給政府面子的!如果真的要追究,不只是集遊法的問題,還有警察的濫權,違反自由,禁止國旗的出現,種種的問題難道不應該被追究嗎?難道不應該將這些暴行"嚴加法辦"嗎?
圓山那晚的汽油彈和種種暴力行為當然不對!也是要嚴加徹查,但是在徹查所謂的"暴民"之前,難道不該先檢討引發如此激烈情緒的員警作為嗎?
當然,絕大部分的警察都不願意去欺壓人民,更不願意去折斷國旗,沒收國旗,絕大部分的警察在種種抗議活動之中絕對是最辛苦也最受到傷害的.
所以如果真正要追究的話,就要探討究竟是誰要這些警察嚴格將所有國旗都撤下,是誰要警察絕對不能讓任何嗆陳雲林的聲音出現.如果這時候還有人說這是為了保護陳雲林的安全,那就太說不過去了.我們都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這不是保護她的安全而以,這更是保護她的眼睛,讓她不要看到任何礙眼或聽到任何礙眼的台灣相關字眼或旗幟.
因此真正要追究的話,就是要嚴格揪出下達此極盡壓抑人民,隱藏國格主權指令的元兇.並且與予法辦.
但是,我們很清楚看到,這些學生並沒有真正要割主謀者的喉,她們所作的僅僅是針對不恰當的法,提出修改的需求.還有要求當局者的一聲道歉而已.
如果僅僅是這樣理性的訴求,還要被抹綠,還要被說成是年輕人不懂事,被利用,那真是相當令人失望的事情.如果有任何人認為這些學生是被利用的,她們大可以去到現場,跟這些學生坐在一起來響應這次正當理性的訴求,跟學生在一起,這樣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得知這些學生是否有被利用,也可以給予她們打氣,或者也可以"反利用"這些學生,跟她們說,馬劉政府這次做的是對的,警察不准人民拿國旗是對的.
當然,如果這些人真有勇氣去說服學生們這些事情是對的話,那她們最終一定會發現原來這些學生真的是不會被人給利用的!

翔龍綠色科技 提到...

有暴政才有暴民
非暴力
只是既有利益者維護自己權力的說詞
失去對抗不合理惡法的空間
惟有奮力

暴力是錯的
那問中國歷史的
劉邦、趙匡胤、朱元璋、孫中山-------

也問一八九五裡的台灣人
暴力為哪樁-----

訓帆 提到...

為什麼馬英九不能告訴陳雲林我是代表2300萬台灣人的中華民國總統接見陳會長? 為什麼馬英九不能在會場中展示中華民國國旗和中國國旗說明兩個國家的關係? 為什麼馬英九不能告訴全民他會堅決自稱總統,清楚說出中華民國的國號? 如果自認台灣就是一個國家,為什麼馬英九不能堅持兩邊直航就是國際航線?不能堅持台灣人進大陸拿台灣護照!有太多裡外不是人的做法,見不得人的思維,一直是馬英九心中無法豁出的竈門!這就是百分之七十多(民調只剩百分之二十多)的台灣人對馬英九的深深疑慮!也是在野黨對他無法認同的重點!五個月來他表現出來的軟弱無能,逃避塞責,對中國卑躬屈膝,對國人傲慢鄙視!我們能再容忍嗎?能再沉默嗎?動用全國警力想再造一個美麗島事件,沒那麼容易吧!!只可惜還是有人中計了!想到三十多年前的往事,對照今天所做所為,真的這個黨,狗改不了吃屎,只會欺壓台灣人!其實有不少台灣人也算活該!因為他們甘心被統治,被凌虐!! 一個60歲的退休老師

Jack 提到...

時代的價值-兼論自由廣場靜坐的學生們

先說這是怎樣的時代

這是全球金融海嘯,美,歐,日經濟確定衰退,不知何時復甦的時代
這是全球暖化嚴重,而石化能源日益枯竭,能源價格起伏劇烈的時代
這也是歐巴馬當選,大和解的時代

這是經濟大幅倚賴出口,因受歐美經濟衰退影響,台灣經濟低迷的時代
這是能源不自主,台灣郤尚無明確替代能源政策的時代
這是中國崛起,台灣郤排除在東協十國及東北亞聯盟,逐漸邊緣化的時代
這是GDP多年來停滯不前,資金外移嚴重,找不到下個明星產業,台灣失業率高漲的時代
這是島外無大事,島內無小事
台灣人認不清自我的時代!

這也是有人以前瞻視野迎向世界,積極為台灣經濟創新局
同時卻有人還在堅持族群認同,恐懼,守舊,扯後腿的時代,

我想自由廣場前靜坐的學生
靜坐容易
如果能親身感受經濟的壓力,
不再向父母伸手,
自己去領那十年不漲的薪資,
也許能明白時代迫切的問題,
了解時代的價值

台灣已經經歷太多民主的洗禮了,
這應該是一個追求社會秩序,
大家努力於自我實踐,創造自我價值,
顧好自己巴度,
有餘力則發揮大愛造福社會,
全民拼創新,拼價值,拼台灣第一的時代!

不要再動不動要求別人道歉了
你受之於社會,又對社會付出了什麼
你靜坐了十天,就有權力高調言論理直氣壯了?
(王陽明說知行合一,靜坐能格出什麼鳥?)
你對社會了解什麼,你對時代了解多少
你知道誰是為一己之私,誰才真是戮力從公
你知道多少人為解決當前問題忍辱負重!

不要再受人利用搞政治了
(請看看終究是誰利用默默靜坐刻苦淋雨的學生而出名得到政治利益了)
當年我也參與了野百合靜坐
但我絶不是什麼學運世代

Alex Lin 提到...

一片雜音中,請堅持自己認為對的事情。不管你們日後在任何崗位做任何事,失去堅持的人只能看著別人的偉大,同時用各種藉口安慰自己。

大學教你們的不只是知識,更是做人的道理。

Lorenza 提到...

野草莓運動,我真不知道他們所謂的三大訴求是什麼?今天有集會法都能出現流血暴力衝突了,要改成報備法的話,豈不天天街頭流血,善良的老百姓還能活命嗎?過去這一個月來發生的暴力事件,不管張清銘是自己跌倒還是被人推倒,若非有民進黨這群非理性的人的逼迫,台南孔廟前面的道路難道是坑坑窪窪的不好走,才讓人家跌倒嗎?沒有張清銘事件在先,也就不會出現陳雲林來台的高度警戒。

這次發起靜坐的學生們口口聲聲說沒有政治色彩,請問面對陳水扁家族的貪污、洗錢等不法行為,你們可曾出聲譴責?
你們是台灣未來的主人翁卻昧於歷史、無視於國際大環境的變遷,無知無識地嚷嚷「人權不見」,如果人權不見的話,你們也早不見了,還由得你們在這兒自以為是的胡說八道、高喊大多數人民以選票選出來的總統道歉、下台等貽笑大方的訴求嗎?

收起你們的無知吧,回家好好讀書,有機會出國看看,拓展視野吧。

johnny132 提到...

樓上
我覺得重點在於警察不能預設犯罪
嗆聲拿國旗等等動口不動手的動作為什麼不能作?
我只是想表達自己的意見讓對方知道
當有群眾動手甚至丟汽油彈等等的
警察當然要迅速有魄力的逮捕肇事的人

另外
他們的訴求本來就跟扁家無關
難道所有該譴責的事情都要拿出來講以證明自己的中立嗎?
不譴責扁=挺綠?
這社會上有太多需要譴責的事情了
都要一一拿出來說嗎?
那是不是要在接下來的學運罵罵蘇治芬,邱義仁你才會高興?

至於人權...當你只是穿著反馬的T恤在路上一個人走
就被告知違反集遊法
你還覺得你有穿衣服的權利嗎?
只是你沒感受到
不代表權利沒有被縮減!

無知無知
天天用無知來罵人的人
自己又多有見識?

Cheng-Wei 提到...

說說我對三個主張的看法:

第一是要求總統與閣揆道歉。不管是誰執政,我覺得總統與閣揆都不應該隨便道歉。他們做的事關係一國福祉,是對是錯是要出面說清楚,負責任的,而不是用道歉這樣的方式帶過。什麼事該道歉?個人的事!像柯林頓的性醜聞,屬個人操守範圍之內的事,這種事才該道歉。

第二是要求警備主管下台。跟上面類似,我從來不覺得道歉下台這種消極的方式,可以解決問題,該做的就是三個字:「負責任」。你們施行公權力的原則是什麼?在這樣的原則下,有沒有過當之處?站出來說清楚,配合各方媒體的錄影公開澄清事實,有就有沒有就沒有,不要受外界的稻草人論證擺弄。(我很想看一段警察折國旗的錄影,到底有沒有嘛?)

第三是修改集遊法為報備制。這.....不覺得自己聽了都很好笑嗎?我可以向警察局「報備」說後天凌晨兩點開始,我要聚眾約二十人在家樓下巷子裡,舉火把抗議路燈不夠亮,直到天亮嗎?報備後就默許囉......省省吧!看看你自己到底在主張什麼?這樣到底是給予人民自由,還是踐踏人民自由?

基於上面的考量,我想我對野草莓運動的立場已經很清楚了。

表達意見是好事,學會怎樣合理表達意見更是好事,但怎樣思考出合理的意見卻是一輩子都在思索的事。

P.S. 如果不知道「稻草人論證」,請去搜尋一下,這是口水戰很常出現的一種辯證方式,請思考一下自己是不是在那邊束個稻草人然後拿針插。個人認為,整天還滿口提二二八、白色恐怖的那種說法,都是在束稻草人。台灣的民權已經往前走了好幾十年了好嗎?你可以選擇留在過去幻想被強暴,我卻還想在現實裡繼續向前走下去。

sw 提到...

支持樓上Jean的意見,不能同意妳更多了。

我有生活不被打擾的權利與自由 (within my rights and freedom),我不喜歡暴民在街上影響我行使已上權利與自由,因此我們需要警察這個國家機器中的工具 (instrument) 來維安,他們得到我所附予的權力 (authority) 來維護我以上的權利與自由。

其實是很簡單的道理。 public administration 101.

sw 提到...

支持樓上Jean的意見,不能同意妳更多了。

我有生活不被打擾的權利與自由 (within my rights and freedom),我不喜歡暴民在街上影響我行使已上權利與自由,因此我們需要警察這個國家機器中的工具 (instrument) 來維安,他們得到我所附予的權力 (authority) 來維護我以上的權利與自由。

其實是很簡單的道理。 public administration 101.

doctor 提到...

現在媒體的兩面手法
一方面營造政府有意修法
一方面繼續攻訐抹黑學生

對國民黨不要存有任何幻想
我的看法即使現在要修法改報備制 政府一樣有辦法用其他各種規範限制來限制言論空間

嗆聲能用公共場所大聲喧嘩來辦
放台灣歌都能用噪音管制法十幾個警察大喇喇衝進去
你認為有啥不可能的?

PChen 提到...

集會遊行事出必有因,集會遊行是憲法賦與人民的權利,許可制是違憲的.集會遊行必有其訴求.讓人民的聲音,憲法給人民一個管道不必透過代議士就可表達,遊行不代表是聚眾暴力;施政者及有武力的警察不能先入為主;不可以敵視維安過當或甚至暗中施加暴力;引起遊行民眾的憤慨;更要保護遊行群眾的人身安全'民主不可能百分百都是一個同樣聲音'無論那一個政黨當權都要維護憲法給人民的權力.當代議士不能或不願意(因政黨利益)為憲法給人民的權力發聲時人民就可以以集會加遊行來發聲,這不一定對執政者不好,執政者可以借以思考方法補救政府的缺失.

這次野草莓的行動是和平理性的自覺維護憲法發聲展現你們愛國愛人的心你們敦品勵學之外能有愛國愛人的表現台灣以你們為榮!請保重!

Paul 提到...

是不是中壢是不是無政黨色彩..

野草莓發起人李明璁聲稱無政黨傾向..

請野草莓背書保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