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0日 星期一

請民眾暫時不用再送來食物

感謝各界熱心於寒流中送來熱騰騰的食物與禦寒衣物,
目前我的物資已經完全足夠,
請民眾暫時不用再送來食物,
以避免資源過剩造成浪費。

請認同我們訴求的民眾若有已準備好的食物,
可與各地社會局聯絡,
將有保存期限的食物儘速送到最需要的弱勢者手中。

13 則留言:

coo 提到...

也許以下的文章內容並不代表所有警察眷屬的心聲!但如果您的親人中,有人是在抗暴現場的話,我相信∼您必然心有戚戚焉!

感謝作者幫我講出心聲∼悶很久了!紅衫軍如果亦是如此暴民行為的話,那麼警察受傷會更嚴重,才剛覺得臺灣人的民主素養提高了而已,怎又會倒退的如此像近20年前的520事件的暴民一樣呢?

我很同意作者的看法-"不打來使","陳先生"他來了又怎樣?抗議中國、愛臺灣只是藉口,真正的目的就是尋找選舉展現的舞台,難道被打的警察就是不愛臺灣、不抗議中國的黑心貨嗎?每個警察都是父母生的,有必要承受讓暴民丟擲石塊、汽油彈嗎?別人的孩子死不完,心裡真的很"幹譙"!沒能像某些人那麼會A錢、住豪宅、鉅款會國外,還稱如此叫"分散風險!",我也真希望有錢能匯存國外,感受一下什麼叫"分散風險"的滋味!為什麼警察總是被拿來當表演的工具(配角)呢?我想"愛台灣"就以我們這種窮老百姓"沒錢的人"、無法移民死守台灣的人莫此為甚,因為,也只剩下這塊土地讓我們過活了。

男兒當自強∼我相信警察絕對是大部分民眾安心的寄託。英勇的警察弟兄們∼加油!

本文如下:

晶華外警察一句請記者不要拍我的臉,深深的揪著我的心,原因是他已經是頭上湧著紅色的鮮血,他所表達的不是他的痛OR他的憤怒,而是擔心他的母親看到電視畫面時會擔心他而難過,為了他不想讓母親看到他受傷的畫面,而在流著血的情況下,央求記者不要拍他,免得母親看到。你說,這樣的對白,做為員警的無奈,做為眷屬的更為感慨。昨天想了一夜,難到還是給民進黨當總統才比較平靜嗎,給他當了八年的總統直到紅衫軍抗爭員警才比較忙祿,看到立委問警察,你們是我們人民納稅養的,你們還替共匪做事?我想請問,你們執政時,他們就不是你們繳的稅嗎,你們碰到紅衫軍時難到不是他們出面保護總統府,驅離滋事份子嗎,如今你們換了位子也換了頭腦了嗎,民主的抗爭是必然的,但要用理性的態度,而非只有用暴力的行為,我女兒念中班,看電視上好多的警察他說怎麼那麼多人?那些人拿瓶子丟警察,那他們會受傷A,那些壞人為什麼這樣,老師說不可以亂打人呀,那爸爸會不會受傷?他的童言童語道盡了眷屬坐在電視前的擔憂,連在新竹的老父和姐姐整天叮著電視,深怕看到熟悉的背影。一個禮拜我女兒已經沒見到他爸爸了,上學時還會跟他同學說我爸爸好幾天都沒有回家了,他賺錢好辛苦喔,連他都為爸爸感到心疼。

這次陳來台我覺得他有展現他的風度了,人心是肉做了,任誰看了都會為這些員警感到擔憂。盧溝橋事變是怎麼發生的?是日本謊稱說他們的士兵被殺害,為了尋這名走失的士兵而藉機攻打,才展開了八年抗戰。想請問,二國相戰,不打來使,你們的訴求他有聽到了,要求中共道歉,他們也有了回應,難到你們要把陳打死OR打到受傷,讓他們的人回國有機會讓中共對我們開戰嗎?當年藺相如到秦國去遊說,非但和氏璧沒被秦國拿走,前去談叛時也沒被殺害,還把和氏璧完璧歸趙,然而秦王也大可把他殺了然後取走和氏璧,這個小國也無可奈何。但秦國這個強國到底是沒有這樣做呀。以前嗆陳水扁時,紅衫軍是到處嗆沒錯,但在合理的範圍中是被尊重的,但這次的行為變了調,還是要有人流血流汗的完成,最後受傷的是這些疲累的員警跟擔憂的家屬。這幾天我每天都不敢主動打電話給我老公,因為我怕他們在鎮暴時甘擾他們,也怕打給他們時他們正在補眠,每天都是他醒了時打電話回來,心理才會被心。每天我都跟他說要小心一點,昨天他說了一句,我都當了十幾年的警察了,又不是第一次出勤,沒見過大場面,但對我來說你的每一次出勤我都視為你第一次出勤般一樣的擔心你,也許這樣說是為了讓我放心吧,於是我要求他打回去給南部的婆婆,告知媽媽他們守的是圓山飯店內部,跟外面的衝突沒有關系,我不要婆婆也是和我新竹的老爸一樣已經八十歲了還守在電視前看電視,心情起伏隨著他們鼓噪而上下鎮盪。

大家會說警察一個月拿這麼多薪水,請你們想一想,他們是用時間換取金錢的,他們要花12個小時上班,這是加了加班費才多了一萬多元,班好上時是連著12小時,不好的班時是中間空個四小時,綁著你的時間,縮短了在家的時間,加上有六七成的人都是南部OR東部來的,他們休假時是趕回南部看父母的,對於我們這些眷屬是沒有生活品質而言,他們下了班需要睡眠,需要為明天的班而休息保持體力,拿我女兒來說,之前爸爸支援台北市,早9晚9的班,我女兒出門上學時我爸剛好起床,我老公下班時,我女兒準備睡覺,早上跟晚上見面時交談沒有一個小時,老公放假時又是非假日,所以我們要回娘家OR回婆家都是各自行動,有時我趕在星期五女兒下課後帶他坐車回南部看婆婆,有時回新竹看爸媽,他則是非假日時才自已搭車回去看母親,所以相處時是短暫的,悠閒時後是少的,你說有7-8成的警察需要值深夜勤,那個員警不是平日補充肝藥來維持身体長期不堪負荷,他們犧牲時間及精神還有背負生命危險的可能,想請問你這樣的辛薪水是多了多少?有機會加班的話你的加班薪水是否也很高?科技新貴加個班一年是幾百萬的股票紅利的發,他們沒有智慧的頭腦,只有勞力的付出及犧牲與家人的時間換來的薪水,這樣算過份嗎?請給他們一點掌聲吧,他們不管誰來做總統都一樣要拿他的盾牌來對抗非理性的民眾,十年二十年依然會如此,何不給幾萬名員警的家屬一點安全感及保障?他們並不會因為換了總統就能換了主子而放棄自已的工作,他為他的工作而努力,做為員警眷屬的我們該學會更勇敢,更獨立,雖然有1-2成的員警並非專情於家庭,但大部份是好的。清大也有王水事件,但你能說清大不好嗎?錯,有時後只是少數的人破壞了整体的形像,所以有九成九的清大學生是超級水準的,但王水的事件的她也並非壞人只是一時為愛迷昏了頭做了不理性的行為,所以有絕大多數的員警是優秀的,只有一些少數的被外婆OR金錢誘惑,有一天他們也會發現只有家裡的人最好。說了這麼多,只想跟老公說你辛苦了,我會學習勇敢跟你努力維持這個屬於我們建立的家庭,婚姻中非能盡如人意,但需要我們一起努力,最後跟你說我愛你也愛這個家!!

student 提到...

自由時報提出:
修改集會遊行法? 王金平:有提案就討論 【12:45】
〔中央社〕外界關注是否要修改集會遊行法,立法院長王金平今天表示,若認為有必要就可提案,大家共同討論、議決,這件事當然可討論。

王金平上午在立法院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若有人在立法院提案就討論,大家都希望維持秩序與安全,要怎樣修法,就由大家共同討論。

王金平表示,若認為遊行事前申請約一週太久,該怎麼修或是否改採事後報備制,一定也有很多人不能接受,但其他人也可提出意見,大家共同討論。
=========
你們真的有試過用和平的方式提案解決問題了嗎??
你們真的找過藍綠立委或無黨立委提案,而他們不理你們嗎???為了自由就可以扭曲事實,不接受反方意見,修正自己的方向嗎???現在不是老蔣時代,不是李登輝時代,也不是陳水扁時代,現在是馬英九時代,時代在變,觀念卻還停留在以前,沒有向前進步,是受誰的影響可想而知,然而這卻是你所堅信的正義!!對只想向前進而不想向後退的多數台灣人民來說,你們的正當性當然受到嚴峻的考驗!!

Tsai 提到...

有一句來自Howard Zinn的話想
送給您們:“Protest beyond the law is not a departure from
democracy; it is absolutely essential to it.”

昨天,他擔任SUNY Binghamton(紐約州立大學賓漢頓分校),War and Social Justice Conference的Keynote Speaker,他在演講中說:民主不是制度,不是三權分立,不是兩院,不是代
議制度(當然,這是在美國的脈絡下)。Democracy=social
movement=people。

有件事您們可能誤解了,這些人並不是今日才在反集遊法,這些人也沒有
肯定阿扁政府過去八年來對集遊法修正的態度。

就如同罷工一樣,如果需要報備,需要審核,那運動的效果根本大打折
扣。雇主可以另用調班或是外包或是利誘勞工,將social solidarity個
別擊破。同樣,政府可以抽調警力,或是以其他名義,將社會運動試圖表
達的聲音某種程度上contain住。

通常,在社會運動中,群眾是手無寸鐵的,唯一擁有武力的是國家的公權
力:警察、鎮暴部隊。在武力極端不對等的狀況下,一旦以警力介入控
制,頭破血流的往往是人民。通常媒體只能捕捉到警察被攻擊,但很難捕
捉到警察打人。原因很簡單,民眾能丟東西,通常是雙方對峙的時候,場
面相對穩定,等到開始驅散或鎮壓,一團混亂下,媒體是無從拍攝的。

社會運動本來就有別於代議制度的間接民主,而是訴求於直接民主。如果做為國家公權力,就可以正當化成為對付直接民主的武器,那這種國家公權力,當然必須被修正。

student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student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student 提到...

就如同罷工一樣,如果需要報備,需要審核,那運動的效果根本大打折
扣。
雇主可以另用調班或是外包或是利誘勞工,將social solidarity個
別擊破。同樣,政府可以抽調警力,或是以其他名義,將社會運動試圖表
達的聲音某種程度上contain住。

===>ans:是的,但那不表示可以亂來?!報備是保護真正想發聲的人,而不是暴民!

通常,在社會運動中,群眾是手無寸鐵的,唯一擁有武力的是國家的公權
力:警察、鎮暴部隊。在武力極端不對等的狀況下,一旦以警力介入控
制,頭破血流的往往是人民。通常媒體只能捕捉到警察被攻擊,但很難捕
捉到警察打人。原因很簡單,民眾能丟東西,通常是雙方對峙的時候,場
面相對穩定,等到開始驅散或鎮壓,一團混亂下,媒體是無從拍攝的。
ans:你真的有看新聞的話不會說這樣子的話,我看到人民流血,也看到警察流血,這麼單一評論並不公正!!我看到的是100次的人民向警方丟東西,對比不到十次的警方強力上前抓人,100:10,你卻說頭破血流的往往是人民,再者,媒體拍的還不夠清楚嗎?難道還有什麼內幕沒拍到?丟汽油彈的人嗎?因為沒拍到他,所以就有這樣的認定...有失公平...


社會運動本來就有別於代議制度的間接民主,而是訴求於直接民主。如果做為國家公權力,就可以正當化成為對付直接民主的武器,那這種國家公權力,當然必須被修正。
ans:修正請從正常管道,不要說沒用,因為你們並沒有試,沒有試過的事情請不要輕易的說沒用!!還有,不要把暴力正當化,這不是直接民主,這是妨礙他人人權的犯罪行為,和自由民主無關!!

dobe 提到...

對於coo的感受,我個人深感同情,不過您的觀點或許有點偏頗,不知道您在這裡發言的用意何在?
在這次衝突當中,媒體與執政黨一直聚焦在民進黨暴力,暴力固然不可取,但有沒探討過究竟是什麼原因造成人民如此憤怒的?我一直都相信台灣警察是守護大家的人民褓母,問題就出在領導者,他們的無理命令不僅剝奪我們人民的自由,也剝奪警察在人民心目中的形象與地位,不能放歌?不能拿國旗?還有一連串粗魯的舉動深深動搖人民的心,怪誰呢?警察和人民都是無辜的,真正要負責的就是領導者,他們才是真正的害群之『馬』!

不吐不快 提到...

在一個民主成熟的國家.人民的抗議.通常是政府的政策違反了人民基本的權益或褔址.
而由人民或由"有口碑"的民間團體自然串聯而形成的活動.
但從此次陳雲林的抗議.似乎完全違反了以上原則.
第一:執政黨對於簽署的內容.沒有對全國國民廣為宣傳說清楚.
很多人對於簽署的內容只在最後時刻才知道簽署標題.對於簽署的內容會帶來什麼好處或壞處完全不知道.
這不是我隨便唬爛.我在抗議現場問了幾十位抗議民眾."他們簽署的內容是什麼.得到的回答普遍是"不知道.
只就是要抗議阿共啦".
第二:抗議活動完全是由在野黨策劃主導.看不出民眾的自主性.
第三:抗議主旨完全看不出與簽署內容有任何訴求.
整個抗議活動完全變成政黨間的利益鬥爭.變質為民祽運動.
更可笑的是媒體在簽署當天.只疲勞式連續報導.兩會用是什麼筆簽.簽了幾次.用了多少分鐘.封面是什麼顏色.
對於簽署內容.一句末提.完全沒有媒體該有的專業水準.
另外執行公權力的人民保母.居然在現場淚流滿面.在時機上非常不恰當.嚴重損害了警察執行公權力的勇敢形象.
而後續的學生靜坐.訴求內容更偏離主題.似乎勉強找了個完全引不起共鳴的一個理由.修改遊行法.
悲~~~
台灣真正的民主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

Peace 提到...

I used to live in the USA for 20 years. For a Taiwanese It is really hard to imagine how powerful the American policemen are !

In front of a policeman, what a American citizen can do is just to listen to his/her instruction, otherwise you'll get caught.

It is really a pity for Taiwanese policemen, not only people live in Taiwan do not have respect for them , the law do not protect them either.

Please have mercy for Taiwan, the people living here and the beautiful land. If anyone says they love Taiwan, please say good words, do something good to love Taiwan, not fighting or tear the society apart.

Students, this world is globalized, pretending yourself stanging on the top of the globe and look at yourself now, I hope you have the answer for yourself.

As a mother, I wish each of you go back to the classroom, study hard, get well prepared for the future. This is a long journy, but this the way to get yourself ready for the futue responsiblity.

Peace, peace always at heart.

yang 提到...

Reply to 郁琳 and Peace

在歐美高度自由民主國家發生這種事~警察是可以直接射殺的= =
## I have been living in USA for over 23 years. Most of peole DON'T LIKE Police but people generally respect police's position anyway. I disagree with Ms. Peace, I believe that you are misleading people by talking about US policemen. Police can not do anything to you without having a good reason, and even if they have a good reason they still need to face laws and society's pressure. They can not just beat you or stop you for anything, they will have to face consequence. Example #1, there was 2152 cases of citizen filed allegations of police excessive force during 1986 to 1990. Example 2, Mac Arthur Park May 2, 2007, Los Angeles Police used excessive force on protesters. and Example 3, Rodney King was beaten by Los Angeles Policemen on May 1, 1992. All these countless cases had consequences on these abusived policemen. Yes, there are good cops and there are abusive cops. But, THERE IS NO COPS CAN BEAT ANYONE WITHOUT PAYING THE PRICE. So, I say to those who like to use the name of American cops, PLEASE STOP LYING AND STOP BEING ONE SIDED...

I am proud of these students, you shall learn not only in the classroom and also during this process.

elaine 提到...

集遊法不是這6個月才有的,除了要現任官員道歉外,是不是這10年來所有從官從民意代表的全都該一併要求,因為大家都沒做到,不該只針對警政人員或現任官員,必竟上任六個月來要面面俱到太難了,人民最需要的是先共同面對金融海嘯,輕重緩急有分,又修法草案送要立法院還要立委投票,過去六年的立委真正為民有多少,法案過不了關是因為我們投票選的立委錯了。假如今天有人看不慣你們的行動而去對你們動粗,請問警察要不要把打你們的人抓起來?過程中難免有抓傷或跌倒是不是又是警察的錯呢?

elaine 提到...

若你們真是為表逹意見,除靜座外,有嘗試過其他方式嗎?曾經送逹修改意見書給行政或立法機關嗎?另外,若你們真是不分黨派,請不要接受來自”非學生”以外的任何援助!

dora 提到...

原本應該和平的集會,若能各守本份在封鎖線的二邊,又怎會起衝突?若有人超越、動粗,警察卻因為是警察而不能自我防衛也太可憐了!
民主的可貴在於人人可有不同的聲音,而國家的責任在於保護人民,集遊法可改,但若有恐怖份子要隨時製造動亂時,人民的安全要如何保障?請先想好對策,而不是為反對而反對!
任何法令都應有完整規劃及配套,若因為靜座而草草立法,不是人民之福,在自由及法制之間要如何才算平衡?國家如何才會安定?不是三言兩語就可決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