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0日 星期一

[轉載] 社運團體反集遊課稅新聞稿(11/10)

人權倒退嚕、窮人不能說!

集會遊行若課稅,言論自由倒退嚕!

陳雲林來台期間警方執法過當,引發學生靜坐要求修改集會遊行法,正當全國輿論焦點在於集遊法放寬的程度,部分台北市議員竟主張對集會遊行課稅、並提高集會遊行保證金,台北市長郝龍斌也「樂觀其成」。民間團體一行數十人,於十日上午於台北市議會大門口,抗議「言論自由倒退嚕」,高唱改編歌曲的「人權倒退嚕」與「窮人不能說」,並在嘴巴貼上兩張千元大鈔,抗議以金錢限制言論自由

台北市申請使用道路集會要點規定,須至新工處繳納保證金新台幣三萬元。綠黨秘書長潘翰聲表示,集會遊行是窮人的媒體,保證金制度已經不合理,更不應該提高,對集會遊行課稅更是匪夷所思,乾脆宣佈財團治國算了。財團動輒花大錢登萬言書廣告,還可能以廣告主的壓力逼迫編輯台抽稿,將公民團體的努力消音;如推動松菸公園保留都市綠地的運動,就曾有專題報導播出前臨時被取消。集會遊行是社會弱勢團體唯一的發聲管道,提高保證金與課集會遊行稅,將使小市民被迫封嘴他抨擊提出集會遊行課稅的新黨市議員侯冠群,「宣稱為小市民發聲的新黨,難道只為『有錢』的小市民發聲嗎?」

松菸公園催生聯盟潘翰疆也分享自身經驗,他們曾在國父紀念館門口辦連署,警員便以涉嫌違反集遊法過來干涉;在捷運口發傳單,也有警察在旁緊盯蒐證,令一些民眾不敢拿。在華納威秀宣傳全球抗暖化遊行,不僅保全過來干涉,警察也揚言要舉牌,要求撤掉看板。集會遊行法顯然賦予警察過高裁量權,限制人民言論自由,在自由廣場靜坐的學生要求修改集遊法極有道理,台北市府會竟欲聯手限縮人民集會遊行自由,與社會期待完全相反。

台灣原住民族政策協會林淑雅指出,由於台北市是中央部會所在地的首都,是集會遊行頻度最高的地區,若是台北市政府限縮人民集會遊行的權利,將是全台灣言論自由與人權的大倒退,違逆全球民主化的潮流

針對台北市政府要求靜坐學生依法申請集會,公民團體認同學生不申請集會遊行的決議,因為「這是一場實行公民不服從的運動」,也就是希望透過對集會遊行法的衝撞、以突顯其荒謬性。戒嚴時期所訂定的集遊法,早就一條一條被宣告違憲卻未徹底修改,在其規範下,警察的執法,是「球員兼裁判」,不是對人民言論及表達自由的保障,而是管制。

共同行動團體:集遊惡法修法聯盟、綠黨、台灣人權促進會、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台灣原住民族政策協會、台灣環境行動網協會、綠色陣線協會、婦女新知基金會、青年勞動九五聯盟、媒體改造學社、全國教師會、大澳山愛鄉聯盟、看守土城愛綠聯盟、松菸公園催生聯盟、台灣青年公民論壇協會、人民火大聯盟…等

7 則留言:

dinosaur 提到...

Peopo公民新聞:
風雨中的自由(自由廣場學生靜坐1108)
http://www.peopo.org/portal.php?op=viewPost&articleId=26133
清晨中的自由(自由廣場學生靜坐1110)
http://www.peopo.org/portal.php?op=viewPost&articleId=26215

student 提到...

自由時報提出:
修改集會遊行法? 王金平:有提案就討論 【12:45】
〔中央社〕外界關注是否要修改集會遊行法,立法院長王金平今天表示,若認為有必要就可提案,大家共同討論、議決,這件事當然可討論。

王金平上午在立法院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若有人在立法院提案就討論,大家都希望維持秩序與安全,要怎樣修法,就由大家共同討論。

王金平表示,若認為遊行事前申請約一週太久,該怎麼修或是否改採事後報備制,一定也有很多人不能接受,但其他人也可提出意見,大家共同討論。
=========
你們真的有試過用和平的方式提案解決問題了嗎??
你們真的找過藍綠立委或無黨立委提案,而他們不理你們嗎???為了自由就可以扭曲事實,不接受反方意見,修正自己的方向嗎???現在不是老蔣時代,不是李登輝時代,也不是陳水扁時代,現在是馬英九時代,時代在變,觀念卻還停留在以前,沒有向前進步,是受誰的影響可想而知,然而這卻是你所堅信的正義!!對只想向前進而不想向後退的多數台灣人民來說,你們的正當性當然受到嚴峻的考驗!!

Paul 提到...

集遊法始末

student 提到...

野草苺學運 鄭瑞城:肯定學子用心 但應以合法途徑表達
更新日期:2008/11/10 11:45
為了抗議「集會遊行法」,部分學生日前開始在自由廣場前集結靜坐,並將這次學生運動命名為「野草苺學運」。對此,教育部長鄭瑞城10日在立法院表示,教育部已經派人前往關切,至於他本人也將往前探視這些學生。鄭瑞城肯定學生關懷社會國家的行為,但他也呼籲,這一定要透過合法的途徑。
部分學生從上星期開始集結在自由廣場,抗議「集會遊行法」違憲,違反言論自由,甚至已經展開全台大串連,而且就將這次運動命名為「野草苺學運」,而部分藍營立委除了對此表示關切之外,也希望教育部長鄭瑞城能夠前往探視。

對此,教育部長鄭瑞城則是表示,教育部已經在上星期六派中正紀念堂管理處處長前往關切,並且回應了學生的訴求,送出了一百多件的雨衣。至於他是否會前往探視,目前則還在規劃中,時間還沒有確定,而雖然他認為,任何年輕人關心關懷社會國家的事情是值得肯定,但他也呼籲一定要透過合法的途徑表達意見。他說:『當然我們也給他們一個訊息,任何年輕人關心關懷社會國家的事情是值得肯定,但一定要透過合法的途徑。』

不過,也有立委質疑,學運的名字叫野草苺,就是要連結到野百合學運,讓人直接就聯想到了民進黨,而這些學生如果真的被政黨利用了,那是不是太可憐了,因此除了呼籲學生能透過合法的管道表達自己的想法,也要求鄭瑞城能進一步了解,千萬不要讓這次學運演變成了晶華事件第二。對此,鄭瑞城則是表示,目前他並沒有掌握相關的資訊,也絕對會會做進一步了解,但無論如何,除了希望學生能保重身體之外,也希望學生能了解合法也是很重要的。

本則新聞由中央廣播電台提供 2008/11/10

student 提到...

still laughing...still eating...吃,喝,玩,樂,年輕人們,尊重自己,這個地方這個視訊,全世界都看到了,解釋,澄清,有用嗎?

LeTian 提到...

Hello, 請問各位同學,

(1) 關於集遊法

你們有沒有 survey 一下,
其他歐美民主成熟國家對"集會遊行"的處理規範呢? 難到他們可以自由到不經申請,隨時就可以佔街封路遊行?

我隨意找了一則以前CNN的新聞:

http://edition.cnn.com/2004/ALLPOLITICS/08/26/rnc.protests/index.html

有一段話:
The New York City Police Department (NYPD) and ... have agreed on a site for a protest rally this weekend.
裡面有 NYPD "agreed" 的敘述.

是否在紐約遊行也要警局的許可?
如此, NYPD 應該就會有 Protest Rules or Regulations 之類的條文.

我並未很仔細的逐字閱讀,
不過還是請你們多多例證歐美對"集會遊行"
的處理方式, 來完備/說服 民眾(and me)
認同你們的訴求.


(2) 關於警察執法過當

我同意有些方面(如拉下國旗)是太過.
但某方面,對"現行犯"的處裡,警察是太客氣了.

一様有個想法:
把下面台灣的錄影帶帶到歐美警察機關(NYPD or LAPD)作專訪,
看他們警察會如何處理, 再來客觀比較台灣警察是否執法過當.
(a)晶華抗議事件
(b)抗議人士跳上他人(參訪人員)轎車車頂.
(c)酒駕人拒絕酒測,在地上耍賴打滾.
(d)飆車族在街頭呼嘯而過,無視於員警的執法公權.

( 映像中,在美國當 警察對現行犯喊"Freeze"時,
如果現行犯繼續跑動, 美警通常是毫不考慮就開槍的.
==> 或許是電影看太多了? )

Yang 提到...

我從沒參加過任何政黨的任何遊行跟選舉造勢,「秋鬥」(工運)是我參加的第一場集會遊行。以及「反核四」跟環保團體「反高山纜車」。集會遊行如果要課稅,那「弱勢團體」的聲音就更不被社會大眾聽到!那些提議徵稅的市議員,真是該被人民唾棄!!

看了侯冠群部落格提出的主張(http://www.wretch.cc/blog/guanqunhou/8508338)他將政黨與社運團體作分隔,他認為﹕「針對之前曾有"前科"紀錄的政黨,在其申請集會遊行時徵收累進加倍的保證金及比例增加的集遊稅。」
請問要不要明訂是「民進黨」呢??

看到Helen同學回應「公民不服從」的文章﹕出自http://action1106.blogspot.com/2008/11/blog-post_7726.html
她寫道﹕......堅稱紅衫軍是和平的人,請到Youtobe看看,同樣也是汽油彈等等五花八門的武器齊發
http://tw.youtube.com/watch?v=bNbVemnBrw0&feature=related
也有圍毆、追打、砸店等事件層出不窮,只是很多畫面被新聞台剪掉罷了....
(我點進去看了,時間是寫2004.4.10,不是紅衫軍,而是總統大選「套句蔣友柏所說﹕選輸不服」的泛藍政黨群眾~他們不也是算「有前科」紀錄的嗎??)

以下也是Helen所寫的﹕
人民對政府或掌權者發出怒吼總是會有失序的情況發生
像是在義大利熱內亞八大工業國高峰會議,或是在西雅圖舉辦的世界貿易談判
就曾引發示威抗議者大規模的暴動,甚至在警民衝突中喪生
然而世界各大報或輿論,絕不會因為抗議活動走樣就將這些示威者稱為暴民
要看示威抗議的本質是什麼?為什麼有人被逼得不得不上街流血衝突?
這才是輿論探討的本質,也是民主可貴的地方!
國外各大媒體多是用 “Protester”、”Demonstrator”,亦即抗議、示威者來形容這些群眾,
並解釋群眾因為對馬政府的作為深感不安而不得不上街遊行
所以,人民走上街頭,難道執政者沒有責任調整自己的方針、跟人民展開對話嗎?
如果還認為一切都是發起遊行的人要負責,
這跟阿扁當初那一句「阿就選上了,不然要怎樣?」的傲慢心態有何不同?
更何況,馬總統別忘了,當初自己也認為遊行法是惡法?應該要改成報備制
我們也衷心希望,馬總統可別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了!

最後,我認為﹕如果要課稅的話﹕藍綠政客的錢通通要拿來給那些使用暴力的底層群眾,因為是你們逼得他們不得不走上絕路!!!!!

我們只有你們這些爛到無比的藍綠政黨政客可以選擇~身為「中華民國的台灣人」真是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