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4日 星期日

野莓之家 感恩午餐會

在靜坐廣場的這段時間,野草莓運動這把微微火苗受到了許多市民朋友的細心呵護。現在野莓之家落成,台北野草莓將有一個實體空間。為了感謝近兩個月來照顧、支持學生的市民朋友們,我們將在實體空間舉辦感恩餐會,晚上於自由廣場也將舉行感恩晚會。歡迎關心野草莓的市民朋友們蒞臨野莓之家共襄盛舉,每人可攜帶一道拿手菜!

地點:台北市中正區
同安街28巷7 弄 9 號
時間:一月四日 感恩午餐會—11:00-14:00
感恩晚會—19:00-22:00

18 則留言:

ㄚ倫子 提到...

怎覺得這個下一步,跟當初紅杉軍很像。
當然,肯持續的運作很值得支持。
對媒體的無奈,似乎是最重要的因素!
野草莓的訴求已經淡化,媒體的壟斷,才是禍源。
找出解決之道才有辦法吧。

黃蟬 提到...

學運初期,學生們的熱血以及天真,的的確確玩出了以往少見的抗議模式!
但是,後期莫名奇妙的作法,以及決策核心空洞化!
使得支持的民眾心灰意冷,甚至在收場時,與長期支持的群眾發生口角對立!
問題就出在學生們過於天真的自以為是!

1.民眾不是支持你們野草苺三個字,更甚者對你們的訴權與理念也是多所怨言!
但是還是一樣的默默幫助你們支持你們,不斷捐款援助物資!
是因為看到你們野草苺在廣場上,風吹日曬淋雨受凍,卻還是堅持留在廣場上!
如今,卻要拿著從廣場上所募得的捐款,退回辦公室玩社團遊戲!
民眾的捐款是要你們無後顧之憂的在廣場堅持,不是讓你們在辦公室玩你們感興趣的議題!

2.長期在廣場上,我聽聞民眾經常抱怨!
學生不斷的稱呼來支持的民眾為"公民朋友"
這是什麼心態?難道學生不是公民嗎?
還是以為多一個學生身分就跟在外面支持的民眾有所不同嗎?
不能稱呼叔叔.伯伯.阿姨.大哥.大姐嗎?或是支持我們的朋友嗎?
口角結束時,聽到主播台傳出一句要維持學生的主體性!
既然要與民眾切割,那為何又要接受民眾捐砍?為何要接受物資?
用你們的零用錢.打工所得,有辦法撐到現在嗎?

3.到最後這段時間,學生所剩不多,我能理解維持廣場靜坐有其難度!
但是既然廣場上都已人手不足時,為何還有餘力去做其他與你們主軸不相干的公共議題?
12/12幾個人拿支旗子跟其他團體到立法院聲援公視叫做串聯?
12/19幾個人拿支旗子跟其他團體到凱道聲援三鶯部落叫做串聯?
12/23幾個人拿支旗子跟勞工團體到勞委會僅僅只把棋子插在宣傳車上這次連發言的機會都沒有叫做串聯?

不要天真的以為,你們要做你們想做的事,既然已經收下民眾的捐款跟物資!
你們就有責任跟義務,去面對民眾對你們的期待!

TOM99TW 提到...

TO: 樓上的黃蟬

1. 捐款是個人對學運對人權的支持,是心甘情願的行為.你不應該拿捐款來批判,想左右學生.你有資格代表所有的捐款朋友嗎?
2. 野草莓能撐至今天,他們的犧牲是為公眾議題,我非常佩服.你應該對違反人權, 棄民不顧的當權者發火,不要本末倒置,只因個人的不滿就苛責別人吧!

黃蟬 提到...

我長期以來一直待在廣場上,也認識許多堅守在廣場上的同學跟民眾!
雖然不敢說我為了野草莓這個活動做出多大的犧牲!
但我也跟幾位常在廣場上的民眾一樣,盡可能的協助學生能安心的待在廣場!
當然!我一個人無法代表眾多的捐款民眾!
就如同目前十幾位堅持退回辦公室的同學,是否有權把百餘萬的剩餘捐款!
用在他們自認為有效率,可以持續發展的地方?或是感興趣的議題?

不曉得昨晚結束時你是否在場!?當晚最明確表達不滿的民眾!
卻是長期以來最支持野草苺,不斷提供物資以及幫學生守夜的民眾!

再次重申,心甘情願的捐款是因為學生們待在廣場上!而不是在辦公室!
不必再跟我玩文字遊戲般的辯論,事實可以等待一兩個月後!
看看野莓之家還能募到多少捐款?還有多少民眾願意過去?
但是我自己是對一兩個月後沒多大興趣!
我現在比較有興趣的是,昨晚民眾開始打電話連絡串聯!
要收集捐款收據,向躲回辦公室的同學要求退還捐款!
如果只是我一個人這麼做,那的確是個人的不滿!
但是長期支持野草苺的民眾這麼做,那就代表著一定數量的民意!

今天上班時,跟幾位之前被我慫恿去廣場支持學生也一直在關注野苺的同事!
聊到野苺退出廣場,轉進辦公室的話題!
得到的回應不外乎,要在辦公室搞論壇搞網頁搞節目!
回家搞就好了嘛!回學校搞社團較好了嘛!
學生撐不下去散掉還免強能接受!
何必把辛辛苦苦賺來的錢,捐給學生在辦公室裡搞!
明天我不曉得可以收集到幾張收據!?過幾天!長期支持野草苺的民眾要聚餐時!不曉得可以收集到幾張收據!?
錢是小事,感覺受到欺騙是大事!

我的部落格已經把有關野草莓的紀錄除了1106.1107之外全數隱藏!
我很佩服坐在行政院前的數百位同學!
我很佩服為了一支雨傘帶隊去中正一分局抗議的同學!
我很佩服12/24那晚,用身體去阻擋警察搶奪小木屋的同學!
但是我不希望那些為了幾張罰單,堅持撤除廣場退回辦公室的同學!
影響我對野草莓同學的佩服與感動!

最後!今天下午有位阿姨打電話給我!
說昨晚同學宣布今天下午要在廣場集合!
去法院聲援那三位提告的女生!希望民眾能一起來支持!
但是,怎麼都沒人???
的確!民眾都不再來了!只有阿姨路過去看看!
那!承諾會再回到廣場的學生呢?該不會又再次晃點民眾吧???

CKL 提到...

留在廣場就能達到訴求了嗎?都坐了兩個月,若是真的有效早就有效了。既然靜坐無法向政府施壓(對於這麼傲慢的政府,也不知道什麼方式可以),進入辦公室經營運動的人脈,等到唐樹備來台時繼續監督政府的行為應該是最好的吧。紅杉軍退居辦公室後泡沫化是因為他們沒有繼續關心他們當初關心的貪腐議題,顯得整個運動現在回想起來好像是純粹反扁似的。野草莓一定要警惕,必須持續關心人權議題,用大型活動繼續串聯支持民眾的心,才不會被人認為只是玩玩倒馬的戲碼而已。

Industrial Doctor(工業醫生) 提到...

行政院靜坐,學生被抬走.我剛好在場.
我很動容, 四處奔告" 國家還有希望..."
野草莓拆篷, 撤出自由廣場, 我也在場.
有些感傷, 有些無奈, 但是,只能尊重!

為什麼會走到這個地步?
為什麼當初在行政院靜坐的學生不見了?
為什麼野草莓對國民黨政權的漠視束手無策?
為什麼幾張交通罰單就摧毀了野草莓的鬥志?

學生的資產就是衝勁和熱情!
學生的不足就是經驗和智慧!
經驗需要積累, 智慧是經驗的消化轉換.
當學生的衝勁和熱情流失, 學生剩下的只是無知和不懂事.

學生想當家作主, 很好!
事實上, 學生和老師的經驗不夠, 能力也不足.
國家現在的危機是什麼?
有什麼解決方法?
人民要如何和政府談判?
要怎樣做? 政府才會聽話, 不再沉淪為!

越來越多的失業,怎麼辦?
有沒有方法創造工作機會, 解決失業?

野草莓是有機會轉化成公民論壇, 開創更大格局, 扭轉歷史.
只是, 他們選擇自我埋葬!

Leoncio S.K. 提到...

黃蟬您好:

我就是當時結束感恩會的時候,受不了民眾的怒罵與不斷質疑聲浪,而站出來高聲回應的同學。

我想問一下黃大哥,我不能理解的是,為什麼24小時的靜坐結束,一切就都結束了?為什麼當我們還在努力的為自己的理想打拚的時候,卻有一群人說這並不是我想要的,他x的這群學生都給我亂搞,那是我最感到難過的地方。

為什麼學生也關切著許許多多的公共議題,那些議題不比集遊法修改、執政者負責這樣的事情來的更少急迫性,做學生的卻只能在廣場乾巴巴的看著,而不做任何的參與以及付出?而且我們努力了半天,當然有人說沒什麼成效也好、搞不清處狀況也罷,我們在廣場的時候也被非常多的主流媒體這樣罵過了。我現在很難過的原因就是這樣(也很抱歉,前天晚上在廣場瀕臨崩潰的原因也是這樣)

要爭學校、爭廣場、爭什麼都好說,但為什麼我們確定不能夠廿四小時靜坐了,大家忽然開始挑一些奇奇怪怪的毛病,而在毛病發生的時候卻一句話都不說,難道這群人只想看這樣無法聚集起人氣來的活動繼續的萎靡下去嗎?

要聚集起人氣來已經不是光燒錢辦活動就可以了呀!要重新的站穩腳步,重新思考許多社會議題的定位,並且不斷的宣傳,不是嗎?

廣場上的活動已經不是一個有效的運作模式,那在坐下去我們能夠得到什麼?
你說在地方法院沒有人嗎?其實不然,我那天和野草莓四位同學到了那邊,也在記錄、也在討論

為什麼靜坐結束學生的力量就結束了?

以上是第一點

第二點是,我不願意看到單一的學生被警察惡搞。叔叔伯伯們,你知道警察開單要求學生把事務驅離的對象是誰嗎?是叔叔伯伯們嗎?不是、是我這個已經逐漸在做後援的同學嗎?不是,是跟警察持續不斷在廣場周旋的三位同學。你說要打官司,跟警察耗下去,那可是為什麼壓力要轉嫁到他們身上?而且我更不同意的是,如果官司打輸了,罰單要用大家的捐款來繳嗎?那為什麼要用捐款來繳罰款,而不去做更有意義的事情?明明知道廣場上夠燒錢了(發電機、便當、一些活動要租借的器材等等開銷,是數以萬計的)憑什麼還要讓這種本益比不高的抗爭方式再繼續下去。所以我贊成結束廿四小時的靜坐,這些都是有決策過程的,叔叔你也可以在網路上看到這些會議記錄。

不過說這些都沒有用,我想怎麼說都會有一群人覺得學生背叛了他們。

如果有人想發動其他的靜坐,我很歡迎來發動,現在的野草莓幹部們一定會把剩下的物資借給他。

我只是想表達自己不想靜坐了,這樣的活動形式太空、太長而到現在都沒有結果(不知道是不是大部分的學生都這樣,我只表達自己的意見),但不代表我不想重視公共議題,就這樣。

dorekea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c.s.ong 提到...

我覺得野草莓之所以轉進「工作室」,主因是外在未再發生衝突性的事件,這一點一方面可以解釋野草莓的持續抗議發生作用,也可以說明馬政府已經從各界的憤怒、不滿當中得到警示。另一方面也因為唐書備等等中國官員將來台的「觸媒」尚未出現,所以一時之間官民雙方還處在觀望的狀態。

「野莓之家」成立的用意便是成為一種監督機制,長期對馬政府的人權作為進行監控,一旦再度出現違反人權的國家暴力,野草莓可以機動性地立即反應,並與世界各國的人權組織團體取得聯繫,擴大抗議與聲援,這一點我覺得是野草莓與野百合最不相同的地方,也是野草莓與現下的政治狀態應對的必然發展,我個人對它的功能性寄予厚望。當然,如今的國民黨與馬政府已非昔日的國府,它已經從過去的下野過程學到教訓,因而操縱國家暴力的手法比以前更加細膩,通過御用媒體與打手交相運用的手腕也更是多面而複雜,這方面野草莓與其他人權團體需要有所警覺,不可掉以輕心。

由於一黨獨大與自身對國家認同的歧異,馬政府七個多月來的政治作為有一意孤行的傾向,它會為了逕行統一的親中路線而忽略其餘,將人權等等民主自由的要項擺在此一路線的順位之後,必要時寧可犧牲,這可以說明陳雲林事件背後的組成因素。它與中國方面是否正在遂行已經談妥的條件,值得細密觀察。個人以為,野草莓除了監督人權議題之外,也要密切注意國共之間的明暗發展,畢竟台灣目前新的人權困境最大的肇生因素即來自於國共的「交合」,不論是刻意輕忽或無意地漠視,都會偏離問題的焦點。台灣目前的人權困境即來自於馬政府藉「發展經濟」以犧牲主權、人權等等的違逆操作而生 --- 若不聚焦於此,便無法洞悉整個政治狀態下的癥結。

目前的短暫「平和」也許是未來更大的引爆之前的假象,野草莓與關心台灣人權事務的朋友應該要警戒以待。

dorekea 提到...

首先我可以理解野草莓決定結束24小時的靜坐,然後要做組織向校園發展.

因為野草莓面臨靜坐人數不足與警察認為帳棚是障礙物所開的罰單等壓力.

但是我建議野草莓可考慮於期末考結束後定時定點的發動靜坐,

而且是在不會跟警察正面衝突的情況下,也就是警察一出面,我們就避開!
如此一來便可解決以上兩點問題.


如今的政府如此傲慢獨裁! 我們不能把希望寄望於任何一個團體,

各位民眾與學生我們每個人都應該要自發性的站出來向政府抗議!

持續的抗爭讓政府有壓力不敢妄為!

所以民眾與學生可每天晚上6-9點自發性的帶著"抗議政府濫權"的標語到自由廣場靜坐!

而我將於2009/1/8晚上7點左右,至自由廣場與群眾一起靜坐.


歡迎加入MSN群組做討論:
MSN群組: group128944@msnzone.cn (直接加入好友即可!)

如有疑問歡迎來信: doreke@xuite.net

黃蟬 提到...

胖胖您好!從你的回答,我更可以確定!
真正經常留守廣場的同學!真正常與民眾溝通的同學!
他們的聲音,似乎無法傳進決心要退回辦公室的決策核心耳裡!

先額外提個小插曲!
12/12那天,十幾個NGO,有些小有名氣有些聽都沒聽過!
集結在群賢樓對面,準備過去立法院抗議政黨介入公視預算!
當天包含你在內大約也有幾個野草苺成員過去!
短短的遊行過程,十幾支不同的NGO團體旗幟飄揚也包含野苺旗!
然後人數呢??僅僅約五十人上下!
在立法院旁的人行道上,大家搖搖旗輪流出來說幾句話!
最後繞立法院走幾圈後,散會!大家回辦公室等下次的活動!?
回家以後看著新聞,那場活動只被當作小插曲的隨意播送!
關注這個議題的民眾有多少?會記得這個議題或活動的民眾有多少?
多少NGO針對單一議題抗爭多少年?多少NGO背後有其他組織在撐腰?
但是多來下來,大多一事無成!僅有極少數的成功範例!
而野苺殘存想轉型NGO的幾十位同學(說不定接下來會更少)
卻想對多種議題做深耕,做串連,做探討!
抱歉!不要自欺欺人,或是想公然欺騙支持的民眾!

民眾沒有要你們死守廣場不許撤退,民眾只希望你們再多撐一點時間!
民眾甚至留下電話串聯排班要幫學生固守廣場!
跟學生談要上課的回去上課!要考試的去考試!
只要求學生有空就盡量來廣場,
只要把那支代表24小時長期抗爭精神的旗子留下就好!
因為實際上,學生早已沒在靜坐跟宣傳,發傳單跟介紹幾乎都是民眾在做!
(至於學生再做什麼我暫時先不想說的太難聽)
圖博人已經抗爭的那麼久都無法得到政府回應,卻僅在廣場上抗爭數天便得到回應!
他們可以拿到居留文件的條件就是撤離廣場!
但是在桃園暫居的工廠只提供20天的居住!之後又不知何去何從!
時間如此巧合!因為1/13號自由之家訪台!
警察開罰單與學生決定撤離的時間也真巧合?
難怪民眾會不爽!

白頭髮的教授帶一位日本人去過你們野苺之家!
那位日本人將在1月底!帶日本幾個團體以及國會議員要拜訪台灣!
期間會挪出時間拜訪"廣場上的學生"!現在是誰賞了教授一巴掌?
民眾只要求你們撐到有機會再度躍上國際媒體!
透過反從國外傳回來的新聞,洗淨你們被統媒醜化的汙名!
之後你們要怎麼玩,要退回辦公室!大家都沒意見!
因為不只你們累了,民眾也早就累了!
你們晚上睡在帳篷裡的時候!是誰在幫你們守夜?
今天我跟幾位民眾去拜訪另外一對晚上常來關心你們的夫妻!
他們是開店做生意的,所以白天都無法去廣場!
但是卻整個白天開著螢幕看著你們現場的視訊!
關店之後還犧牲睡眠時間,去廣場上幫你們加油打氣!
用心良苦!卻被說成反客為主!

今天我不想說太多,以免之前的提問被模糊焦點!
請不要出現"您"先生式的答非所問!
好好把民眾對你們的不滿一一解釋清楚!

有幾位同學給民眾的印象跟觀感很好!很盡心在做事,大家都看在眼裡!
所以我被交待來這裡開砲時!一開始不要說的太難聽!
但這個期限只有三天!今天正好是第三天!
希望明天晚上我回來時,同學能給民眾們一個答覆!

東吳-中寧 提到...

我只能以個人身份回應黃蟬大哥
首先,原本的計畫是會稱到1/15號
但是我們問了公民不服從組,或所謂的廣場組有多少同學可以留到那時候
已經沒有人了,就算我晚上可去
但是白天要綁誰在那裡?
其中的關鍵因素是,當我們說場子不撤,大家都有戰下去的心理支撐
但一決定要撤場,至少對於我來說,那個動力就完全消失了,當撤退已成定局,我無力留下去多戰一天。說難聽一點,這就是兵敗如山倒...

2.
我必須承認後期的宣傳跟介紹和守夜都是民眾在做,學生在做什麼,很多時候是在睡......
我不否認。這卻也正是我認為不該撐下去的理由。
雖然一直留在廣場上,但是其實我的力量在1207前就已經耗盡了,剩下的只有無力感
也因為都是民眾在做,所以我才覺得不該這樣下去
或許,只要能夠休息的兩天我就可以再戰
但就是由於廣場的人力稀少,導致連充電的時間都沒有
在廣場我也質疑著:
我們的傳單究竟能夠增加多少認同?
而我們的靜坐又能引發多少支持?
只是眼看著認識的人一個個的不再來到廣場
新聞記者也說,你們其實已經沒有新聞價值了
這樣的挫折感,我想也是撤離的原因之一
那是種無窮無盡的倦怠感
不知道會達成什麼,也不知道何時停止
當我們不明白自己靜坐的意義跟功能的時候
廣場上只會是一群懶散無力的人
所以我想要在聖誕節送禮
所以在元旦升旗的時候會潛到最前面去看會不會被打
做這些事的理由一部份來自對「靜坐形式」的不相信.......
但很矛盾的
我必須一方面堅守和平理性的形式
卻又意識到升高衝突的必要性
但我卻找不到這之間的平衡點
而在這方面,常被誤認為教授的謝昇佑已經盡了最大的苦心,我想他已經在這兩者間找出了最妥且的辦法
3.
至於國際媒體,我真的沒有那麼大的信心
希臘、孟買、泰國、以巴,每一個地方的事件都比野草莓更引人注目,野草莓既使能躍上國際媒體
在台灣長期不關注國際新聞的情況下,我們是否真的能藉此「洗清污名」?
我不那麼樂觀,畢竟媒體分眾化,已經是個成型的政治現象,在公視遊行那天,還會看到T台跟中天的記者,這都已經讓我很訝異了
「原來不是反泛藍,你們就不報阿」
所以我才說,我們現在必須用最原始的形式,一步一步的去影響身邊的人
我們坐了兩個月,而這兩個月累積的影像與文字將是後續打戰的彈藥
我們看到警察荒謬的用路霸來管制集會遊行扼殺言論自由
我們看到國家對一張面具感到緊張萬分
我們看到公權力不准人民在自由廣場撐雨傘
這一些些以警察的嚴肅面孔演出的荒謬劇,將是後續作戰的資產
4.
至於民眾的聲音,我們也聽見
但會讓我困擾的是
民眾本身的聲音在許多層面不一致,事實上各種論述與聲音紛雜的情形反而讓我無法適從
甚至爆發過幾次民眾間的衝突
而我也必須很坦白的說,在民眾之間也存在著相互的不信任與派系,
他們都對學生存有善意
但卻彼此不合,我不知道在我們不在的期間會發生什麼樣的事
其中也有一些人是不懷好意的,比方說有一位曾經當著警察打另一位民眾的人讓我十分憂慮。而這一位在晚會後也有跑出來發言,我該聽他的嗎?
但一直到最後一天,我卻無法區分敵友,這也是會讓我感到憂慮的點
我並不介意讓某些民眾Hold場,但是我卻不能夠確定,在我們不在場的其間,會不會讓那些不懷好意的人有可趁之機。
5.
公民朋友的講法,並不是刻意的,而是某一次有人提出後,就沿用下來,而我也確實不知你們會介意,那我想還是必須跟你們致歉。
6.
您對辦公室的疑慮我也清楚,我也不同意串連多種議題而沒有一個明確的目標做為自身的依據,但就像子頡講的,現在還有動力的學生需要關起門來談一談,我想所謂的談一談會是是大吵一架,吵出一個共識來。因為這群學生就是來自不同背景、學校、黨派。唯一的共同點就是世代與目前在北部生活。那如何凝聚出一個更有深度的宗旨跟目標,尤其很多學生沒有理論背景的情況下,如何去做這件事,將是一個耗費時間的痛苦工作,我還是只能說,我們需要時間。
以上


東吳大學政治學系 陳中寧

黃蟬 提到...

中寧您好!其他部分我還是比較期待野苺方面以官方正式回應的方式處裡!
針對第四點作個簡單回應!
如果你經常有跟長期有跟阿嘉(那位幾乎整天留守在廣場幫你們守夜的民眾)溝通!
你應該就可以清楚了解,我們早就掌握好是真心來幫忙你們的民眾名單!

你說有一位曾經當著警察打另一位民眾的人.
如果不是指1/1日那天的事!
應該是指12/20前後晚上所發生的那件事吧!?
我一開始也不喜歡那個騎腳踏車,微胖短髮帶藍帽子的那位激進民眾!
因為他的外型還真的有點"不善"或者說是流氓味吧!?
但是後來我跟阿嘉以及其他看起來激進派的民眾聊過之後!
才發現,原來大家早就注意到那個"被打的民眾"
我們常來廣場的民眾,都有默契不要跟學生混在一起,以免讓路過的民眾誤會!
那個長髮會簡單綁馬尾外型約四十歲上下常穿紅色外套的民眾!
久久來廣場一次,但是每次一來就直接坐到學生團體的旁邊聽學生再說什麼!
12/24小木屋衝突那天,學生要偷襲坐上計程車.
他卻突然的在喊叫,所以才吸引警察過來擋學生上車!
陰謀論的東西,因為沒有掌握實證,所以我就提到這裡為止!

你知道旁邊那攤原本是野羅漢後來變成地下電台的攤子是哪來的嗎?
那是原本一直在旁邊關心你們,但是自知形象不好的激進派!
也許他們有些人還陶醉於幾十年前的街頭衝突,以至於很多事情還想依賴暴力解決!
但是怕影響到民眾對你們的觀感,所以自己去旁邊弄一攤!
他們的目標是對的,但是作法絕對是錯誤的!
正如同現在的你們,目標是對的!但是作法,也是對的嗎?

撤離的當晚,發言的民眾中!
除了白頭髮的教授.跟幾位較為熟識的民眾,
以及最後幾乎等於在嗆聲的矮矮的民眾之外!
有多少人根本只是來找舞台的?有多少人只是來吃東西的?
很多人再提一些毫不相干的話題,卻能暢所欲言!
而真正長期在與學生溝通幫忙學生的民眾,則早就氣的到旁邊在開罵了!

民眾早就對學生許多地方有所怨言!
但是一方面知道學生沒有經驗令一方面體諒學生真的累了!
所以不想給學生更多壓力,而是默默的再偷偷運作!
12/29前後,有一晚阿嘉叫你們學生不要訂便當!
說那晚有民眾要請客!其實那晚根本不是要請客!
那是我跟阿姨要去趕走幾個專門來吃便當的民眾!
所以那晚仔細清點學生數量跟兩個真的是來關心你們的阿姨之後!
訂來的便當交由阿嘉,一個一個去分!這樣做才好不容易趕走兩個專門來吃便當的民眾!
你們真的分不出來!哪些民眾真的來關心你們幫忙你們?
哪些民眾是來吃東西吃便當的?哪些民眾是來這裡找舞台來盡情發言的?
哪些民眾是根本假意幫忙學生,但是實際上是在偷物資走的?

東吳-中寧 提到...

這就是我所謂敵友難辨的地方

我相信阿嘉,但是卻還是會有人拉著我說阿嘉的壞話
相對的跟阿嘉看來比較不熟的人裡面
也有些人幫我們守夜過好幾次

綁馬尾的那位,之前釘木屋跟蓋塔的時候出過不少力1/1號也有跟我們去拆木屋

「提一些毫不相干的話題」的那位,他也是從1106就出現到現在。他發言一向跳Tone
但你要說他有惡意嗎?看來也不是

我知道阿嘉有進行組織
林教授、幾位阿媽、資源回收的阿伯跟其他幾位也是我可以信任的
但還有很多人我不知道
像是「微胖短髮帶藍帽子」坦白說我對他戒心很重

有位很熱心的民眾,卻也有人告訴我們說在贓物市場看過他

各種耳語相當的混亂而不一致
所以我也只能說我真的分不出來

黃蟬 提到...

了解!我想應該是學生們還未有足夠的社會歷練吧!?
其實來的民眾裡面,除了一些純粹只來這裡找舞台愛發表意見的之外!
是有不少其實很有問題,有四.五個是專門來吃便當應該原本是遊民之類的!
至少有兩個手腳不太乾淨會拿學生的物資走,另外還有兩個應該不是作正當工作的!
但是至少他們沒在這裡做的太明顯被抓到,所以大家也多少維持著和平的假象!

只是多做溝通,多聊天,多了解!我想慢慢的,
應該就可以明白到哪些人的想法是有益的!偏激的!甚至是怪怪!
但是,學生待在廣場上的時間,大多是兩三個同學自己坐在最裡面聊天!
不出來說出自己的想法,或是多了解民眾的聲音!
無法讓更多人知道你的訴求或理念,那野草苺的意義何在?

Industrial Doctor(工業醫生) 提到...

一個建議:
期末考過後,在自由廣場,發展"平民論壇"
1. 揭發政府弊端
2. 分析政策背後的不法
3. 提供解決方案

為什麼叫"平民論壇" ?
這是人民自覺的公共論壇, 發表意見的人,
人人平等!

為什麼要"平民論壇" ?
台灣人好騙難教,平民論壇是相互教育學習, 目的是凝聚共識和團結力量.
目的是解決台灣面臨的危機!

做法:
道具:腳蹬,麥克風,喇叭
主持:學生輪流
演講者: 公開徵求義工
時間: 7:00pm~10:00pm
當時機成熟, 某議題形成共識,
集體連署, 要求行政部門限期改善!
如果無法得到善意回應,
立即號召行動大隊,
以實際行動 集體告發不法, 嚴格監督公僕!

為台灣, 為自己, 為家人, 你我都不能置之度外!
老天只幫助願意幫助自己的人!!

ngo 提到...

test

ngo 提到...

從疑惑 到踏入 支持 到深入  到興奮
到心痛 至破滅 短短三個月 卻足以顛覆我所有對政府的認知 是野草莓的力量嗎??
讓我支持 沉醉 離開了半個憂鬱 讓我有許多朋友 可是現在呢??卻發現我什麼都帶不走 陷入痛苦之中~喔 親愛的野莓及公民們
請不要帶我出走 又狠狠將我拋下(你妳留下或是我跟你妳走)但永遠不要說"抱歉"~~這將是最殘酷的刑罰 雖然我是主所愛的n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