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2日 星期三

[轉貼] PTT2網友合力製作野草莓運動Q&A

感謝PTT2網友協力製作Q&A,
我們對於所有質疑的正式回應與Q&A將儘速上網。

今天大家會出來靜坐的原因為何?

政府他的政治或意識形態的判斷,凌駕於行政權可依靠的法條之上,因此造成了許多警方執法不當的事件,他們所依賴的法條:社會秩序維護法並不能在一個沒有明文規定的限制區的地方,對表達言論的人進行思想審查進而施加暴力。

你們在自由廣場的活動為什麼不申請集會遊行許可?

不申請集會遊行許可,正為了要突顯集會遊行法之荒謬。

我們的活動訴求,是在質疑、挑戰現行集會遊行法的不合理之處。我們認為集會遊行法危害了人民自由集會的權力。我們的立場,一向是拒絕承認現行集會遊行法的正當性,但願意接受在現行法令、體制下可能會導致的後果。因此我們不願、也不會為這次的行動申請許可。

集遊法之荒謬無理:
台灣人權促進會蔡季勳發言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29787

修改集遊法為報備制會不會鼓勵民眾暴力遊行?

不論是否有集會遊行法,暴力都是不被鼓勵的,而且也有相關的行政法令可以管,改為報備制是在保障人民有集會結社的自由,更讓弱勢團體有發聲的管道,然而遊行中,一但侵害到他人權利,甚或傷害他人,警察還是會依法加以制止。

馬英九表示,集會遊行法要改成報備制絕對沒有問題,因為, 問題不在報備,而是暴力 。「所以要改成報備制沒有問題,因為問題不在報備,問題在暴力。只要沒有暴力哪個制度都可以,如果有暴力,哪個制度都不可以,這才是一個民主國家、法治國家應該有的做法。」

你們對於警方的驅離行動態度為何?

從11月6日開始的活動過程自始至終都相當平和,現場學生與員警的關係也很和緩。在活動期間,我們始終堅持「不合作」和「非暴力」的原則;在驅散行動展開時,我們高呼「和平」、「人權」的口號。雖然當時有一些推擠狀況,但絕無激烈的肢體暴力衝突。

你們為什麼拒絕接受與行政院薛香川秘書長的溝通結果?

我們認為,11月7日薛秘書長與學生的溝通會面,顯示目前政府當局仍不願意收受我們的訴求,或者給予我們任何正面的回應。薛秘書長不願承諾我們修正集會遊行法的時間表,也不願意針對警方在過去幾天的違法侵犯人權行為表達歉意。我們對此深感遺憾,也更加相信我們應當繼續抗爭下去。

你們為什麼質問行政院薛香川秘書長”是不是人”?

這個描述並未反映現場的實況。

該名同學在當時對薛秘書長說的下一句話是:”我是人,秘書長也是人……是人的話,就應該要有人權……” 這並不是對薛秘書長進行人身攻擊的用語。該名同學事後也已經在網路上澄清他完整的論述。關於我們發言失當的部分一直持續在檢討,也希望藉由我們的澄清消弭大家對我們的誤會。

附錄:「是不是人」的完整影片檔
http://www.wretch.cc/blog/okborn/5406514

員警受傷已經很可憐了,為什麼還要譴責他們?

我們從未譴責任何一位員警個人。然而當員警在執行國家權力的時候,所代表的就是國家的權力。我們的立場,是在譴責國家權力的不當使用。在行政院前靜坐時,我們送花給員警、為辛苦值勤的警察鼓勵、打氣,在在證明我們對於警察個人毫無惡意。

你們為什麼不譴責圓山飯店暴民的行為?

圓山飯店暴民行為發生時間比我們發起行動晚了20個小時,我們在1106早上就坐在行政院門口了;我們在發起行動前所看到的,是許多人只是拿著國旗、只是對警察拍照、只是在管制區外,便遭受完全沒有理由與法律依據的驅逐與暴力對待。我們的行動與警察和平理性地共處,這就是對暴力行為最大的譴責與不屑,行動比言語還要更加有力。我們的訴求對象就是現在的政府。我們堅決守護、支持人民表達意見的權利,但是也堅決反對任何暴力的手段。

你們有任何特定黨派的傾向或立場嗎?

我們完全是自主、自發所形成的團體。我們來自不同的學校、不同的社團,老師也只是作為我們的代表發言。大家只是出於對我們三大訴求的認同才聚集於此;三大訴求就是我們的最大公約數。我們當中的成員有著各種各樣的政治立場,但我們一致反對任何對於人權、自由的侵犯,也一致主張應當修改集會遊行法。

為何是1106這個時間點你們站出來?太敏感。

當國家機器以及行政機構對其人民行思想審查或施之暴力的時候,人民必須「立即」反制政府的暴力,否則政府會以一些美其名的藉口來合理化他的鎮壓,例如:為了國家的利益、社會的和諧等等。自由爭取起來萬分艱辛,要失去它卻只是簡單的對國家暴力的不抵抗就成了。

行政院長說:「這些學生不符合目前主流民意,因此政府不需要道歉。」

行政院長也是經由人民由憲法賦予他行政的權力,因此他要對憲法保護的所以人民負責而非所謂把票投給他或是民調投給他的「多數」「主流」民意;因為憲法在民主國家為了防止少數人被多數人的意見凌駕,才特別更要保護少數人。

你們不合法,也未循其他管道就出來抗議,何謂公民不服從?

因為經由其他管道要求修改集遊法需要許多時間跟行政過程,但因為陳雲林來台發生的這些國家機器的暴力,是一種緊急狀況,這個狀況緊急到集遊法裡面的特例「若緊急狀況2天前可申請」都無法解決,因此公民不服從的概念在這裡不僅是爭取時間,而且還突顯集遊法本身違憲的狀況。

行政權違法行使可由:1.人民 2.立法院 3.監察院 來進行監督。除了人民之外,其他兩個體制其實也都在國家之下的機構,需要很多時間才能展開監督行政權的違法行使光靠一個修改集遊法,是不夠的。

為什麼你們的訴求在這幾天變成只有第三點集遊法,會不會失焦?

1106當天,發生了許多事情,也包括了大規模的警民衝突等。社會輿論對於警察的同情以及對於暴民的譴責淹沒了我們。 (而我們也是同情警察的 我們譴責的是行政濫權)我們為了搏取更廣大的支持所以把第三點訴求提前。

但在媒體報導又漸漸轉為較為客觀友善的這幾天,卻也面臨了一個問題:光是主打訴求修改集會遊行法真的是一個最有力的做法嗎?然後接著就是新的訴求口號的討論了。

我們大家一起討論著,雖然很沒效率,很多意見,但是我們正經歷著民主,不是四年一次拿著選票卻茫然的民主,而是積極參與的場域。

沒有一場運動是完美的,也請大家給野草莓具體的建議,讓我們成長得更快。

7 則留言:

student 提到...

反對不中立野草苺運動:

暴力沒有人喜歡,暴力是無法被片面許可的!
所有的暴力都是不被許可的!
所有的暴力都該被譴責及負上責任
野草苺運動片面反對暴力,並要求負責任,是不合理的
只單方面要求政府和警察負責是不合理的
片面反對暴力是代表默認其它暴力的合理性
如此一來修法有何意義?!
要反對就要反對所有的暴力!
政府的暴力該死,警察的暴力該死
相對的
人民的暴力也該死,政黨的暴力也該死
言論的暴力也該死,任何其它形態的暴力也該死
如此一來才是公平才是正義!!

反暴力民主投票網站http://www.polldaddy.com/poll.aspx?p=1093289,一人一票;
反對不中立的野草苺連署網:http://campaign.tw-npo.org/200811823154900/index.php?serial=200811823154900

taurusman 提到...

昨天看到網路上影片 名嘴董先生追問許仁碩 "你可以舉有哪一個老師是偏藍的嗎 舉一個就好" 許稱"我們不會去檢查老師的政黨傾向"
這是什麼名嘴? 這完全是文革是的語言!! 說:你是不是走資派? 不是嗎? 過去民進黨基本教義就是:說 你愛不愛台灣?你是不是台灣人? 而這位長期為藍營辯護的人 說:你舉一個就好 如果一個都沒有 妳們就是偏綠的!!
這兩種語言在過去八年已經徹底撕裂了這個國家社會 許多人價值混亂 現在有人"試圖"打開這僵局 而成人世界幽靈卻緊追不放
藍營的人為何不想想 前兩年不也是有號稱反扁的學生到廣場靜坐嗎? 請問那時候響應他的學生 可有今日百分之ㄧ? 很多人一直(利用文革式的語言)追問:妳們是不是偏綠的?是不是? 所有的質疑與文革式語言 這二十幾年來都完全沒有變!!
是的 很多人是偏綠的(包括我) 那又怎樣!! (我舉的例子不好)當白人同情黑人時 她的白人同胞可以一直追問他說:你還是不是白人?你是不是共產主義? 這些一值質疑學生的人怎麼都不反省:兩年前那個要反扁的學生怎麼都號召不到小貓?為什麼二十幾年來每次聲援民主自由理念的活動的學生老師 就那麼"巧"都是偏綠的? 為什麼被認為有理想的老師學生那麼"巧"都很少是偏藍的?
這次運動如果真的可以在兩種意識形態中前進哪怕僅僅是百分之ㄧ 民進黨生存價值猶如面對冬天刺骨挑戰 而國民黨呢 恐怕將是整個核心價值的崩潰 或許到時候台灣就真的需要另一個第三勢力了 為藍營辯護的人 要多想想能從這次運動中學到什麼進步的思想 畢竟鐵達尼號要沉前一刻時 船艙內舉目所見無不是笙歌滿目 戲終時確是白茫茫一片真乾淨

Paul 提到...

立場質疑

1.為何接受莊國榮..?
2.發起人李明璁公開宣稱無政黨傾向,請野草莓背書
3.紅杉軍全台遊行時,多次被群眾暴力被主管機關打壓,你們有發起類似靜坐抗議嗎?
4.集遊法含警察法六七條皆為民進黨啟動起擬的,八年中民進黨多次阻擾修法,八年中你們有發起類似靜坐抗議嗎?
5.謝長廷在紅杉軍被打壓時稱集遊法是惡法也是法,你們有發起類似靜坐抗議嗎?

Paul 提到...

白草莓? 藍草莓? 綠草莓?

Paul 提到...

既然開了Q&A就要儘速回覆..

Paul 提到...

還有,請PTT或許仁碩轉告你們的geosheep(NTU地理系)..
怎麼我(test網名)在他網站講沒兩天話他就封了我,還刪掉我的文(我沒出髒或亂貼)..

這是他或你們草莓聲稱的言論自由嗎..?

Paul 提到...

geoshee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