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0日 星期一

[聲援文]野草莓世代的理想主義 by 張鐵志

11月六日,我在行政院前看著身旁的學生一個個被警察抬上警備車,他們許多人都是第一次被警察驅離,但他們堅定而誠摯地高喊著他們所堅持的「和平」與「人權」口號。有人流著眼淚,但那不是害怕的淚,而是情緒的激動,一如在旁邊陪著他們的我。

然後學生轉往自由廣場,持續靜坐。從行政院前超過攝氏三十度、靜坐超過三十小時的日曬,到自由廣場前的大雨傾盆;從一開始的組織的稍嫌混亂,到逐漸井然有序,這場野草莓學運無疑會在歷史上留下他們美麗身影。

這倒不是因為訴求多特別,因為修改集遊法,是許多人權和社運團體長久的主張。但是,這場運動的的確確召喚出青年世代潛藏已久但巨大的理想主義,並且開展出一種全新的動員模式。
眾所周知,這是一場主要由網路上發起的自發運動,而且隨時都有網路現場即時轉播。這個動員模式決定了參與者的性質。

首先,大部分參與者都是第一次參與抗議,更不要說如此長期靜坐。許多學生確實是因為深深不滿陳雲林剛到台灣第一天時,警方執法過當、侵害人權,因此希望台灣的人權與民主不能倒退。也有一些學生不一定對廢除集遊法訴求很了解,但他們知道這是一個人權運動,而他們願意來廣場學習、傾聽。也有人是覺得終於等到這個世代的大規模學運,而他們不能錯過歷史,因為他們心中有滿滿理想主義早就等著燃燒!

這些理想主義表現在學生被警察驅離時堅毅的臉孔,也表現在現場的具體狀況。例如,學生們在廣場上實驗各種直接民主,這造成某些時刻決策的無效率,但卻是學生對於民主信念的執著。此外,從第一天開始,任何志工的號召,不論是糾察隊、抬便當,絕對不乏志願者。到了自由廣場後,大家更是積極投入各種現場行政工作,包括垃圾分類都做的極為徹底。誰還能說學生是冷漠自私的?
至於某些媒體,如趙少康先生的節目,要把學生惡意抹綠,說這是民進黨動員或是有很多民進黨青年軍,則是對學生最大的侮辱。學生們事實上有高度政治潔癖,拒絕任何政治掛勾。包括民進黨曾經願意提供帳篷之類的物資,他們都一概拒絕。許多教授和NGO人權團體也是從第一天開始就在旁邊關心與協助,可是他們也完全尊重學生自主性。

當然,這場運動有不少可以檢討的地方,他們要如何收場也令人擔心。但是,正如此刻這場滂沱大雨澆不熄學生的熱情,這些小小瑕疵也掩蓋不了這場野草莓運動作為這個世代理想主義的集結。正如參與的年輕朋友Nell為這個運動所作的歌「野莓之聲」所唱的:

我學不會你們虛偽的臉孔 只會、真實、面對、自我
我們有屬於我們的夢 我們有我們的話想說
在你們背叛自己以後 不要連我們一起出售
我們有屬於我們的夢 我們有我們的話想說
在你丟棄了信念以後 灰燼裡我們選擇出走
安靜不代表認同 和平不代表承受
你的傲慢再一次燙傷了我
這一次我不會沈默

活動官網,包括野莓之聲
http://action1106.blogspot.com/

5 則留言:

student 提到...

民主自由需要大家的共識,需要聽見不同的聲音,以下網頁供所有正反方投票,每人一票,投下你們的意見,標題:"您接受以自由民主之名行言論及行為暴力之實嗎?",投票網址:http://www.polldaddy.com/poll.aspx?p=1093289歡迎大家踴躍投票,發表心聲!!

Ching-Lieh 提到...

[聲援文] 野草莓,值得堅持下去!

淡江大學、李慶烈

我首先為各位加油,這次的集遊法修改的訴求一定會達陣的,你們一定要有信心,這可不是隨便說說的,其道理容我稍後再稟明。

其實願意站出來與來到集會現場的人,都是很有民主素養的公民,這點不用懷疑,容我再向各位表達我的尊敬與感佩之意。

中午去到現場時聽到主持的同學高喊著台中加油、新竹加油、台南加油、高雄加油…,心裡頗為感慨,其實更需要加油的是台灣人民啊 — 台灣人民加油!當然現場的人民就不用了,相信能/願來到現場者,其油料都已經很充足了,對吧!

你們有提到野百合與野草莓沒有必然與不必然的關係,其實野百合發聲在離解嚴不久的年代,對於其訴求能否達成是沒有十足的信心的,因此,他們得十分堅持才行;至於野草莓在這個民主開放的年代發聲,台灣社會經過20年的微量民主洗禮之後,我個人相信野草莓的訴求最後一定會達成的,因為你們背後會有很廣大的人民之支持,即使如此,你們也必須十分堅持才行!

野百合世代在當時站了出來,決定了他們之後20年的台灣未來,才能讓他們自己以及其所處的台灣社會享受了20年的民主開放。但民主是會倒退的,威權會以各種面貌重新回來,大選前就有人一再的表達疑慮,現在大家都已感受到威權回來,民主倒退了。

現在,我們再一次站在歷史的轉捩點上,是要急轉直下,還是要破浪繼續前進,就看當前這野草莓世代的意志了,你們將決定你們自己以及你們所處的台灣社會的未來20年:是繼續走向民主開放,還是走回開明專制。

那些躲在螢幕後面敲打出來的正義是不會自動得到落實的,除非你自己站出來,民主制度的運作過程基本上是人民與政治人物之間的權力對抗,當你退縮,政治人物就贏了,People’s power是指人民你要自己站出來—來要回你的power啊!

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必須確保集遊法是一個維護人民隨時可以站出來主張其power、讓執政者看到人民的power之法律,而不是讓政客用來限縮人民發聲的法律,一如公民投票法一樣。

當然只是發聲讓執政者聽到是不夠的,政府可以不理你、輕易敷衍你—通常也是如此,重點是在發聲之後,會有更多數的人民聽到這些人的訴求聲音,接下來他們會想知道的就是這些和我們一起生活的人民同不同意,而不只是執政者同不同意,因此在集會遊行之後,第二階段我們需要的是公民投票法— 一個可以輕易被實施的公投法,而不是現在這個被戲稱關在鳥籠的公投法,這點我不知道決策小組有沒有討論到,容我就點到為止了。

身為一個教授,我一直很關心這次學生們的訴求,訴求集遊法改為報備制在當前的台灣社會是有保障人民言論自由的正當性,但我仍懷疑你們柿子是挑軟的吃,因為這樣的目標一定會達成(只要你們堅持下去,當然我還是得非常謝謝你們),不用懷疑!

果真如此嗎?就讓我們來回顧過去集遊法報備制的修改歷史吧:在扁政府執政的紅衫軍運動時期,立法院曾經有92票的泛綠立委反對報備制,但可輕易過半的泛藍立委則曾有高達107票支持修改為報備制,當然當時的國民黨也沒有要力推要使其通過(要不,當然也是輕而易舉)!

現在的立法院的綠營立委在野後反過來贊成報備制了,問題是曾經極力主張報備制並列為其競選政見的馬英九總統現在執政了,換了位置的他是否換了腦袋—開始退縮?我們要拭目以待!

無論如何,若相對於野百合的時代,野草莓所面對的情勢實在太好了,因為不管是過去的在野國民黨,還是現在的在野民進黨等兩大黨,都在最近及不久前極力主張報備制,因此,你們一定可以輕易達陣的,對吧!值得堅持下去!

student 提到...

民主自由需要大家的共識,需要聽見不同的聲音,以下網頁供所有正反方投票,每人一票,投下你們的意見,標題:"您接受以自由民主之名行言論及行為暴力之實嗎?",投票網址:http://www.polldaddy.com/poll.aspx?p=1093289歡迎大家踴躍投票,發表心聲!!

Taiwan go 提到...

很多藍營說這些學生是綠營的,為什麼對你們做法有意見而提出抗議,就是綠營的,你有聽到過學生講的話嗎,他們藍綠都批評,還有在紅衫軍時綠營反對遊行法,但藍營都支持阿,那現在一黨獨大,怎麼反而反對呢,且還反對陽光法案等,占國會3/4,緊管民進黨反對,也可以通過阿,還有那時紅衫軍已違規,在台北車站24小時,但阿扁有派鎮暴部對嗎?那時馬英九還送早餐還說遊行可報備,還說要通過陽光法案,已講很多年,但這次陳雲林來,不能穿台灣字樣,不能拿國旗,最愛拿國旗的藍營,最該拿的時間不拿,我们只是走在路上,就被警察很嚴格盤查還被打,還有上揚唱片行,播個音樂也不行,遊行到北美館,本來很詳和,突然被不明人士衝撞,那警察有權打人嗎,看到警察瘋狂打人,他們捉罪犯有這麼努力就好了,警察穿頭盔,穿防彈衣拿木棍,民眾手無寸鐵,請問是誰打誰痛,還有只是告訴馬英九你所簽的合約不同意及你下屬警察執情不當,只是陳雲林來就浪費多少納稅錢,繳稅養警察,還被打,這是怎樣,那紅衫軍時遊行占據台北車站多久,如果那時有鎮暴警察用打的方式驅離,大家一樣罵,但警察把紅衫軍當上賓,只因理念不合,但那時陳水扁執政,有像戒嚴一樣嗎,但現馬英九執政,一方面說自由, 一方面警察打更兇,已到戒嚴時候,跟他想法不對,就對待像白色恐怖,還有陳水扁如有貪污, 那就通過陽光法案,有罪就捉去關阿,還有只處理綠營縣市處理以前綠營大官,請問藍營縣市及大官也一起辦阿,不要兩套標準,還有這些學生走自己的路去提出訴求,不要抹黑他們,還有這些學生不要被這種不值得尊重的媒體及一些人所干擾,做自己,為自己的正確 理念而努力,加油

vini 提到...

其實事情並不嚴重,警察為何要請唱片行關掉歌曲?因為當時有人帶頭不斷叫囂.推擠,民眾已是非常激動狀態,而旁邊卻又大聲響起"激奮人心"的歌,為避免造成更大傷害,所以請唱片行先關掉而已,讓人民能安靜下來…就像造勢時,若有音樂或打鼓就可”煽動”人心…哪有嚴重到變成防害言論自由?!只是降温的動作而已,也是保護人民防止發生更大衝突的方法之一,要放音樂平時就可放,別在這時火上加油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