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7日 星期一

[台中聲明] 中部地區野草莓的聲明

中部地區野草莓的聲明


集 遊法的立法精神是保障人民集會遊行與表達意見的權利,而最需要表達意見,讓民眾的關注的,往往是社會上邊緣的、弱勢的、收到欺壓的團體或人民。但是在現行 集遊法的條文中,其背後的預設是一種對於理性的不信任,視人民為非理性、暴力的對象。以一種對物種的管理心態與技術,在法條的選擇執行與警察的裁量權上, 喪失了主體性。

我們可以看到許多為弱勢發聲的運動中,都面臨了處於起訴的境況。環盟秘書長何宗勳、前會長張淑華、反貪腐運動的施明德、青年樂生聯盟的楊友仁、莊玉麟、張馨文,前往聲援的學生姚光祖、許惟豪、黃彥儒遭到逮捕,抗議高學費的楊偉中、爭取原住民權益Mayaw Kumu(馬耀.古木)等等,這些為弱勢與維護社會基本價值的運動,都在現行集遊惡法下,成為犧牲者。

   當學生從本次「陳雲林來訪」引發出來的事件中,透過各種公開或私下管道所顯示的畫面中,感受到集遊法成為國家行使暴力的工具。走出兩黨對立的氛圍,自發 性發起靜坐運動時,卻看到部份媒體報導偏袒扭曲、名嘴的肆意渲染,不斷的與色彩政治牽連在一起,奪走了我們本來的單純與熱情。近來更有部份媒體恣意去類比80年代野百合的運動,以媒體的「自我想像」來挑三檢四。野草莓就是野草莓,它有自己的生命,它有自己展現的權力。不要將不同時代背景與社會氛圍的運動拿來框架我們,也不要將我們當作那些政客們所掀起的對立、衝突、暴力當作脫罪的藉口。我們會走出我們自己的歷史。

在 台中,我們不是冷漠的面對來往行人的眼光,而是熱情的包容並一同學習成長。學生不像是觀光客般的來匆匆、去匆匆 ,它是屬於我們的 一種「流動性的社會運動」。 我們以溫馨取代憤怒;以對話取代激進 ;以我們是學生的純潔取代了只有色彩的台灣政治。靜坐的同學與篷外的民眾,雖然有著身份與空間上的隔閡,卻以一種自治的精神,互相照顧、勉勵。它讓周圍熱 情的民眾,在參與學生靜坐的各種活動中,渴望想要表達意見,但卻自制的放下手,傾聽我們的聲音,展現在追求自由的同時,也要求一種自我的克制:尊重。它也 讓篷外的叔伯阿姨們,自發地貼起了討論區的招牌,不同立場的民眾 也可以在現代「民主肥皂箱」上發表自己的意見。無論多麼的激烈,都能在「以對話取代對立」的過程中,為台灣「公民社會」作了最好的民主示範。

我 們頂住了一開始民眾的嗆聲,我們頂住了深夜寂寞、無趣的時光。我們在討論自身的遭遇時,可以樂觀以對,而在笑容中出現了堅毅的眼光。當有人看到我們的帳篷 內,有五十吋的液晶螢幕,有靠背的小椅子,有出名的熱包子,深夜還有熱騰騰的牛雜湯,叔伯阿姨們把我們當作自己孩子般的照顧時,更讓我們體會到我們在努力 什麼;我們的堅持是什麼;什麼是期待,什麼是責任。它不是野餐,它不是嬉鬧,而是在關懷中讓我們自我的學習、成長。

作為學生的我們,面對政府的冷處理時,我們能感覺到現場為我們打氣的叔叔、伯伯、阿姨們;甚至是阿嬤帶著小孫子對我們喊加油時所帶來的溫暖;更感動的是,在略帶寒意的清晨,一張張陌生的臉孔,與我們熟悉的招呼。原來冷漠不是我們符號,而是一個國家所展現出的傲慢。

民主政治的學習不僅僅是在課堂中的專利,行動使我們接觸到知識的熱情;靜坐使我們懂得感恩。當冷漠的知識開始升起溫度,唱起【野莓之聲】的同時,我們將在參與運動過程中,展現我們的創意。誰說歡笑、幽默與青春洋溢,不能成為社會運動,誰說草莓只是好看與甜美,我們將展現我們獨有的魅力, 不斷累積創意的能量,讓野草莓也能成為改革的新興力量。同學們,這裡需要你的參與,哪怕是一分、一秒,或是不同立場、意見,我們都會以熱情掌聲,歡迎你來到台中市的市民廣場。


中部地區野草莓歡迎您 2008.11.15


集 遊法的立法精神是保障人民集會遊行與表達意見的權利,而最需要表達意見,讓民眾的關注的,往往是社會上邊緣的、弱勢的、收到欺壓的團體或人民。但是在現行 集遊法的條文中,其背後的預設是一種對於理性的不信任,視人民為非理性、暴力的對象。以一種對物種的管理心態與技術,在法條的選擇執行與警察的裁量權上, 喪失了主體性。

我們可以看到許多為弱勢發聲的運動中,都面臨了處於起訴的境況。環盟秘書長何宗勳、前會長張淑華、反貪腐運動的施明德、青年樂生聯盟的楊友仁、莊玉麟、張馨文,前往聲援的學生姚光祖、許惟豪、黃彥儒遭到逮捕,抗議高學費的楊偉中、爭取原住民權益Mayaw Kumu(馬耀.古木)等等,這些為弱勢與維護社會基本價值的運動,都在現行集遊惡法下,成為犧牲者。

   當學生從本次「陳雲林來訪」引發出來的事件中,透過各種公開或私下管道所顯示的畫面中,感受到集遊法成為國家行使暴力的工具。走出兩黨對立的氛圍,自發 性發起靜坐運動時,卻看到部份媒體報導偏袒扭曲、名嘴的肆意渲染,不斷的與色彩政治牽連在一起,奪走了我們本來的單純與熱情。近來更有部份媒體恣意去類比80年代野百合的運動,以媒體的「自我想像」來挑三檢四。野草莓就是野草莓,它有自己的生命,它有自己展現的權力。不要將不同時代背景與社會氛圍的運動拿來框架我們,也不要將我們當作那些政客們所掀起的對立、衝突、暴力當作脫罪的藉口。我們會走出我們自己的歷史。

在 台中,我們不是冷漠的面對來往行人的眼光,而是熱情的包容並一同學習成長。學生不像是觀光客般的來匆匆、去匆匆 ,它是屬於我們的 一種「流動性的社會運動」。 我們以溫馨取代憤怒;以對話取代激進 ;以我們是學生的純潔取代了只有色彩的台灣政治。靜坐的同學與篷外的民眾,雖然有著身份與空間上的隔閡,卻以一種自治的精神,互相照顧、勉勵。它讓周圍熱 情的民眾,在參與學生靜坐的各種活動中,渴望想要表達意見,但卻自制的放下手,傾聽我們的聲音,展現在追求自由的同時,也要求一種自我的克制:尊重。它也 讓篷外的叔伯阿姨們,自發地貼起了討論區的招牌,不同立場的民眾 也可以在現代「民主肥皂箱」上發表自己的意見。無論多麼的激烈,都能在「以對話取代對立」的過程中,為台灣「公民社會」作了最好的民主示範。

我 們頂住了一開始民眾的嗆聲,我們頂住了深夜寂寞、無趣的時光。我們在討論自身的遭遇時,可以樂觀以對,而在笑容中出現了堅毅的眼光。當有人看到我們的帳篷 內,有五十吋的液晶螢幕,有靠背的小椅子,有出名的熱包子,深夜還有熱騰騰的牛雜湯,叔伯阿姨們把我們當作自己孩子般的照顧時,更讓我們體會到我們在努力 什麼;我們的堅持是什麼;什麼是期待,什麼是責任。它不是野餐,它不是嬉鬧,而是在關懷中讓我們自我的學習、成長。

作為學生的我們,面對政府的冷處理時,我們能感覺到現場為我們打氣的叔叔、伯伯、阿姨們;甚至是阿嬤帶著小孫子對我們喊加油時所帶來的溫暖;更感動的是,在略帶寒意的清晨,一張張陌生的臉孔,與我們熟悉的招呼。原來冷漠不是我們符號,而是一個國家所展現出的傲慢。

民主政治的學習不僅僅是在課堂中的專利,行動使我們接觸到知識的熱情;靜坐使我們懂得感恩。當冷漠的知識開始升起溫度,唱起【野莓之聲】的同時,我們將在參與運動過程中,展現我們的創意。誰說歡笑、幽默與青春洋溢,不能成為社會運動,誰說草莓只是好看與甜美,我們將展現我們獨有的魅力, 不斷累積創意的能量,讓野草莓也能成為改革的新興力量。同學們,這裡需要你的參與,哪怕是一分、一秒,或是不同立場、意見,我們都會以熱情掌聲,歡迎你來到台中市的市民廣場。


中部地區野草莓歡迎您 2008.11.15

4 則留言:

康康 提到...

可以提出罷課的具體行動嗎?進而帶動罷工等,足以撼動執政者地位之運動嗎?人民的基本權利被剝奪時,是該覺醒了,工作、學業,是否可晚些再來完成,畢竟,覆巢之下無完卵。 台中縣亞洲大學大四學生

Alt - 提到...

政府執政的權力來自人民的信託.假如一個執政者不願傾聽人民的音聲,執政就不再具有正當性.假如執政者無法實踐當初對人民的承諾,人民絕對有權利要求他們下台.

執政的傲慢與無能,絕對不該被容忍.

而我們的情況卻是,請神容易,送神難.難到我們卑微地有一點聲音,都不可得.想來可悲,我們的民主的定義是只有選舉與被選舉權.罷免既不可能,創制複決,更是緣木求魚.

人民的聲音,絕對不該被淹沒.

是謂"民權".

student 提到...

學運的權力來自人民的信託,假如一些發起者不願傾聽人民的聲音,學運就不再具有正當性,假如發起者無法實踐中立的承諾,人民絕對有權利要求修正他們訴求!!

片面的反暴力,絕對不該被容忍!

而現在的情況是,定義運動方向容易,但修改運動方向難,難到我們大眾有一些聲音,都不可取,想來可悲,我們的民主的定義是,只能為了反對而反對,為了支持而支持,只能選擇支持或反對,要野草苺修正不中立性更是緣木求魚.
人民的聲音,絕對不該被淹沒.

是謂"民權"!!

正宗 提到...

我覺的那一些同學很幼稚,集遊法的修改再怎麼修都不會完善無瑕,最重要的是國情與國民的民主修養,台灣的政治已經有夠亂了,如果給那一些政客有更大的舞台,看不爽就遊行抗議,動不動就煽動支持者走上街頭,群眾是盲目的,與警察起衝突那是個人的事,倒楣的是誰,得利的是誰;如此次圍圓山飯店陳雲林事件,始作庸者民進黨那些大人物(蔡英文等人),最先喊衝,看控住不了,那一個人留在在現場,而那些可憐脾氣不好一點的人(被警察抓的),才是痛苦的開始,不知要跑幾次法院,判了刑、罰了錢、記上一筆前科;以後找工作都不方便。這一些民進黨主席會幫助你嗎,所以集遊法的修改,只會被一些有心人所利用。社會更動蕩,我拜託那一些教授,知識不是這傳授的,想當年你們是怎麼成長的,但如今一代不如一代,那又關集遊法何甘,只能怪你們教不出優秀的學生,看一看學生競爭力,台灣在世界的排名,如果我是老師我一定羞愧死,連大陸都不如,羞、、羞、、、、、不要再騙學生了,不要再騙民眾了 你們憑什麼叫國安、警政署長下台應該是你們一些不適任老師教授早點退休,不要再誤人子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