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3日 星期四

[聲援] 拒絕沉默,捍衛表達自由─藝文工作者聲援野草莓

身為民主社會的成員,我們珍惜並捍衛各種表達的自由,尤其是表達「異議」的權利,包括語言、文字、音樂、影像、身體行動。

陳雲林來台期間,戒備森嚴,許多街道變成禁區:女子遠在陳雲林數公里之遙,因為揮舞國旗被警察折斷手指。紀錄片工作者在圓山飯店外手執DV,被扭送警局。機車懸掛支持藏獨的「雪山獅子旗」,被強行制止帶回警局。學生在中山北路攜帶國旗,被強行沒收。營業四十一年的「上揚唱片」播送「台灣之歌」,遭警察闖入要求禁聲,並拉下鐵門。

身為文藝工作者,我們對這種系統性的國家暴力,對人民表達自由的壓制,感到憤怒與憂心。

那幾天,人民的聲音與非暴力的行動,一律遭到警察的暴力驅趕。憤怒的人民轉而衝撞國家暴力,不幸發生流血衝突。然而在衝突過後,我們只見到主流論述單向譴責「暴民」,卻合理化國家暴力的行使,將流血的訊息扭曲放大,操作「示威抗議=衝突失控=法治淪喪」的等式,弱化集會遊行的正當性。

身為文藝工作者,我們對這種粗暴的推論、及其反動的政治暗示,予以嚴厲的譴責。

為了捍衛言論與表達的自由,學生與教授於1105深夜透過網路動員,自1106上午靜坐至今。我們對這場自發性的「野草莓運動」,表達敬意與支持。身為創作者,我們珍惜言論與表達的自由,並且深刻體認,一個失去言論自由的社會,無論表相再怎麼和平、物質再怎麼豐裕,都將失去靈魂與尊嚴,失去文化與創造的自主性。

我們選擇發聲,拒絕沉默。因為表達的自由,是人權的底線,是人性的底線。今天若選擇沉默,明天就連保持沉默的自由,都將失去。

發起人
吳音寧 陳 雪 胡淑雯 張鐵志 房慧真(運詩人)

連署人

文學界
馮光遠 鍾文音 駱以軍 郝譽翔 劉克襄 廖鴻基 許悔之 張娟芬
顏忠賢 童偉格 伊格言 鴻 鴻 隱 匿 凃妙沂 楊佳嫻 丁允恭
利格拉樂.阿烏 夏曼.藍波安 瓦歷斯.諾幹 劉虹風 夏 夏
米 果 傅紀鋼 果子離 吳 晟 李 昂 廖輝英 楊 翠 陳思嫻
向 陽 李敏勇 路寒袖 張良澤 吳錦發 許麗雯 王宗仁 李 喬
詹正德(686) 李魁賢 胡慧玲 林世煜 張吉米 廖怡君 謝鴻文
陳 列 石芳瑜 宋澤萊 阿 盛 李志薔 應鳳凰 曾貴海 凌 煙
利玉芳 黃樹根 林宗源 陳坤崙 鄭炯明 莊金國 彭瑞金 錦 連
蔡奇蘭 張德本 李昌憲 蔡秀菊 岩 上 謝碧修 黃瑞田 呂興昌
黃耀寬 陳玉珠 陳 顏 陳瀅州 陳 板 賴明珠 呂自揚 洪家琪
陳豐偉 楊曉憶 吳易叡 瞇 許 赫 劉哲廷 黃崇雄 陳豔秋
王小美 李長青 林文義 江文瑜 李智良 洛 謀 陳 寧 陳志華

音樂界
林生祥 巴 奈 蕭青陽 鍾適芳 馬世芳 達卡鬧 陳明章 王昭華
張睿銓 黃惠琪 劉丁妹 陳昭誠 李哲藝 農村武裝青年

繪畫界
邱若龍 陳義仁 杜福安 歐陽文 鄭自才 林耀堂 陳 亮 李欽賢
何文杞 陳世憲 童錦茂 陳武鎮 施並錫

電影、戲劇、現代藝術
戴立忍 唐美雲 萬 仁 周美玲 林靖傑 謝念祖 姚瑞中 崔愫欣
謝春德 簡偉斯 黃明川 李啟源 耿一偉 陳文彬 吳思鋒 林志儒
寶 島 簡麗芬 劉秋兒 陳麗貴 劉芸后 洪隆邦 阿道.巴辣夫
蔡佳展 張世倫 王信豐 李泳泉 郭珍弟 劉榮凱 謝一麟 許綺玲
李道明 陳育青 白文鏡 黃麗云 張弘瑜 吳嘉凌 許子潔 賴孚妮
林于竝 林盛豐 吳米森 柯淑卿 鄭志忠 石婉舜 吳俊輝 黃思農
張照堂 吳洛纓 賀照緹 蔡晏珊 傅裕惠 許逸亭 高玉倩 藍貝芝

文化工作者
黃美英 游源鏘 吳密察 郭紀舟 曾文邦 曹欽榮 李楨祥 劉璐娜
蔡宏明 陳銘城 Mayaw Kilang Valis王馥禎 歐海巴奈 巫旻臻
馬昀甄 董美妹 楊政賢 林宜妙 陳怡君 高永謀 陳彥斌 林茂賢
阮愛惠 盧春雄 施如芳 吳建誼 賴奕璇 陳明秀 葉翠玲 劉維真
陳碧林 陳郁真 謝曉榕 楊秀芬 余國信 蔡芳青 胡文青 林會承

獨立書店
有河BOOK 小小書店 洪雅書房 草葉集概念書店

8 則留言:

quanmovie 提到...

從第一天開始我幾乎天天都有去
雖然因為是上班族所以只能下班以後過去表示一下支持
有一天你們請了一些律師來回答有關集遊法的問題
我覺得受益良多
畢竟我不是念法律的
即使模糊的知道你們的訴求
卻無法清楚的轉述給身邊的人聽

和朋友討論後想建議你們是不是有可能舉辦一些公開辯論的活動
針對特定的議題
讓贊成與反對的聲音都可以一起出來討論
否則我們也不清楚一般人對於此次學運的想法
更有很多惡意批評的人沒道理的亂罵

就算只是多一點點也好
讓多點人去思考人權與言論自由的重要
無論最後該道歉的人該下台的人有沒有勇氣出來負責
只要讓多一個人更在意公平正義,都應該會是件美好的事

I Lien Ho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I Lien Ho 提到...

馬英九指導教授Jorome Cohen挺野草莓

https://www.blogger.com/comment.g?blogID=1610521560786107032&postID=5587694189022450427

student 提到...

野火燒"不淨",春風吹民生

野火行動緣起:

陳雲林先生訪台前後,發生多起警民衝突,產生公權力伸張不及,及伸張過度事件.
陳雲林先生離台後,一切看似重上軌道,但政黨暴力的出現,人民暴力的出現,公權力未正確伸張的情況,
令台灣社會再次陷入對立及暴力的陰影之中,人心惶恐.
此時野草苺運動的出現,被認為是社會道德和公正指標!
然而,隨著時間過去,野草苺的訴求漸漸受到社會大眾的質疑,訴求的不合理及不中立性也漸漸被發現!
後來野草苺運動的訴求一度經過修正,但仍然不合理及不中立!
看到這麼多人的反對聲音之後,野草苺卻仍我行我素!
因此,我們決定發起「反對不中立野草莓運動」,並命名為「野火運動」!

野火運動行動目標:

1.我們不煽動族群對立,只反對所有的暴力,我們的訴求:

(1)反對政府及公權力的暴力
(2)反對政黨的暴力
(3)反對人民的暴力
(4)反對言論的暴力
(5)反對任何其它形態的暴力

2.根據上述訴求,野火運動的宗旨在燒遍所有的暴力:

(1)要求政府及警政國安單位應對於無法有效執行公權力及過度行使公權力的行為,提出名單懲處並公開向社會大眾道歉!
(2)要求煽動暴力及煽動遊行之政黨,以及負責人,對你們過度的行為,及造成的暴力與過度付出的社會成本,向社會大眾道歉並負法律責任!
(3)要求陳雲林先生訪台前後,所有施行暴力之民眾,向警方自首,為你們的暴力行為負責,並向社會大眾道歉!
(4)要求媒體,學者,名嘴,野草苺運動發起學生群,為你們不公正的報導,不中立的言論,所造成的社會分裂及對立,向社會大眾道歉並立刻停止相關言論暴力行為!
(5)要求其它形態的暴力行為,應立刻停止,還給這個社會和平的生活.

3.所有的野火行動應以合法為基礎的情況下執行:

(1)不參加野草莓運動的任何靜坐抗議活動,以各種和平合法的方式告訴野草莓運動的不中立性,理性勸導正確民主觀念!
(2)請認識學生家長的人,主動告知學生家長其子女參與野草苺運動的情形,並請家長們主動關心學生們的安全及就學情形!
(3)網路世界無奇不有,但不正確的學運觀念將使國際誤解台灣的民主立場及公正性,故在此呼籲網友們,停止所有網路直播,停止多國翻譯,以免被國際誤會!
(4)請支持有夢想的學生,讓他們完成學業,並支持他們進入政壇,為民主真正注入清流,從根本改變台灣社會的對立和暴力!

4.野火行動不會消失,也不會改名,未來有任何相同或類似情況發生時,野火行動都會再次出現,並再次燒遍所有的不合理,不中立的暴力行為!

”請支持野火運動,燒遍所有不合理,不中立的暴力行為!”

反暴力民主投票網站:
http://www.polldaddy.com/poll.aspx?p=1093289
反對不中立的野草苺連署網:
http://campaign.tw-npo.org/200811823154900/index.php?serial=200811823154900

育禎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第三工作室 提到...

感動呀

http://tw.myblog.yahoo.com/atelier3rd-atelier3rd/article?mid=1963&prev=1970&next=1951

在第131小時
所見

chu's 提到...

是不是需要更新這個連署名單
不只有這些人

chu's 提到...

to student你好

野火的行動目標,我都非常同意
也欣見看到有不同的人發起運動來反對暴力
你們這個行動如果繼續進行,可能還會碰觸到人民或者政府在面臨"暴力印象的操作"的問題等等。

但以你們的行動目標來看,你們似乎需要研討運動的名稱,應為「反對暴力運動」,或是「補正野草莓運動」
因為這些行動目標也是野草莓所希望的
他們的訴求不是支持暴力,所以你們針對他們反對暴力,似乎還蠻奇怪的。

又,如果你們是要「反對不中立野草莓運動」,那似乎行動聲明要整個改掉才符合你們這個運動的命名。

我認同你們的行動目標,但對於你們建議的執行內容,抱持懷疑。

有理想的人不一定只有從政才能在社會上發揮影響力吧。如果企圖改變國家需要改進的體制,都得靠從政才能進行鬆動,似乎也不太妙。

如果你們真心覺得野草莓的訴求不合理,麻煩請針對他們的訴求與說明提出理由,而不是使用標籤式的論斷。

對於支持野莓的我來說,我也需要知道我所支持的是不是仍能保持我的認同。

謝謝

祝 中華民國(or 台灣) 國運昌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