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3日 星期二

第七次組際會議 會議議程、記錄

會議議程:按此下載

第七次組際會議 會議紀錄

時間:2001年1月18日 15:00
地點:野空間(台北市同安街28巷7弄9號)

各組代表:
妖西(刊物論壇)
函青(校際串連)
昆峰(國際行動)
泰勒(主播組)
小奉(社運派遣)
公民不服從、地院觀察、立院遊說三組請假

列席:
沛辰、蘇琦、郭學典、鎮魁(校際串連)
容禎(刊物論壇)
盈萱(國際行動)
承羲、子瑄、懷農、小葵、咏恩(祕書處)

會議記錄

(一)工作報告

一、地院觀察
籌備中,但是找到的同學能支出的時間都不是那麼多。

二、立院遊說
1. 黨團協商破裂,集遊法拉長戰線延到下個會期。
2. 集遊法工作坊的訓練,可能會辦在野空間。促進對法條的認識,與界定爭取的空間,促進這些人在立院的功能。
3. 現況:介紹成員。

三、社運派遣
1. 圖博-3/14有抗暴五十週年遊行。可把圖博之後的想法跟打算,帶進校園中。
2. 加入「公民搶救公視聯盟「,評估可進行校園說明會的人。

四、刊物論壇
1. 需要官網的權限。
2. 解說目前運作狀況,PTT與電子報;可協助串連組文字支援。
3. 現況:十三人,組長一組員十二,最重要的工作是編輯,目前暫定電子報四週一期,主要的對象還是野草莓的參與者。

五、校際串連
1. 比較具體的營隊想像,詳情見附件。
2. 校園人權調查團部份,較具體的部份是開學後與社團合作;
合作模式:在各校社團的聯展擺攤,放置野草莓的東西。
3. 組內人數有縮減。
4. 下學期的開學第一個月會有七所學校做校園人權座談。

六、國際行動
1. 自由之家的行程結束,有帶資料回來;對行程作簡介。
十三號總共有三個人進去,今年自由之家的評比跟去年是一樣的,還是自由國家,但是有幾個note,有幾個上升和下降箭頭,總統大選是上升的趨勢,下降是司法獨立;另外陳雲林來台事件,包括去年自由之家有寫信給馬政府督促調查。自由之家不會看個別事件,但會看整體趨勢。
對學生運動的反應,來賓回答大概都是正面的。
十五號是閉門會議,主要是我們在講,自由之家提問。有提出警察的法律素養問題,自由之家詢問本次事件與以往有什麼差別,我們回應是這次被拿來對付一般市民而不是弱勢。
-可以做出像自由之家一樣的人權評比。>>

七、主播組
1. 沒什麼大變動,有資料請丟到主播組信箱。
2. 影片剪接吃緊,主播分作節目、跑現場、剪接上字幕、寫blog。

八、秘書處
1. 聯繫量較大的幹部與組員的手機費,過年前提出來;名單則需要姓名、電話與e-mail。
2. 希望大家能加入空間的排班,基本上期望各組一個禮拜可以認養一天。
3. 活動方面,過年前會有兩場,禮拜一晚上六點放V怪客與討論,禮拜三下午三點有自己幹文化的讀書會。
4. 託管辦法要盡快生出來。
5. 組織草案會討論與基金代管事項。

(二)提案討論:
一、校際串連組提案報告{組訓}
組織章程與組織的想像規劃,組訓會將全國各地的組織拿出來討論。從議題到組織的章程,白天多會是介紹,晚上會有更深度的討論。歡迎大家加入工作團隊
二、秘書處提案
組織章程草案0.1版,授權與秘書處全權處理,將於1/20晚間七點來討論。若週二還沒討論完,另外擇期討論。
網路組:不在現在組織,但想繼續幫忙,列出名單。
大會時間:16號開學的週末。20五、21六、22日任選一時段,統計各組最多人能參加的時段。2月1日組際會議回報。中午12點前寄到信箱。
三、下次開組際會議時間:大年初七2/1,禮拜天下午三點,這週至少會營業到1/23,放年假到初七。

(三)臨時動議:
一、網管問題:(妖西)
誰有權限po文,開放帳號密碼給論壇組PO文。
二、窗口問題:(咏恩)
咏恩:因為之前與各地串連聯絡窗口都是對各地負責人,因此希望我們可以有一個確定的對各地的單一窗口。
決議:在新的各組組長組成秘書處後,成立單一窗口。在新的秘書處成立之前由現任秘書處負責。
三、財務問題(泰勒)
在網路上被批評得很嚴重,許多人給建議和質疑。
決議:請懷農有空盡快做出詳盡回應。

(四)其他討論:
秘書處功能官網的資訊混亂功能辦公室的空間想像形成

(五) 散會

5 則留言:

visual 提到...

一個簡單的帳目問題
算了幾個月算不出來
真是讓人無言

amano 提到...

visual大大認為是個簡單的問題的話
想必以自身的能力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既然您也關心這個問題
不妨出一份力幫助這些孩子

讓他們給社會大眾一個交代如何~?
我想會有許多人感激您的

坐而言不如起而行嘛(笑)

話說這次紀錄的日期和內容怎麼有點搞笑的感覺

k 提到...

我見我思─自由廣場上的幽靈
a.. 2008-11-11
b.. 中國時報
c.. 【吳典蓉】
 野草莓昨日誕生了,對我這個曾是社運的參與者及觀察者來說,這是有點苦澀的出生,因為透過學生年輕的臉龐,很難不看到自由廣場上過去重重的疊影。(當然,重疊影­像中,自由廣場以前稱為中正廟,它有今天的名稱,必須感謝過去的幽靈。)


 第一個疊影是兩年前的紅衫軍,學生要求修改集遊法的訴求,面對的最大批評是,兩年前紅衫軍反貪倒扁、南部縣市長(除了雲林縣長蘇治芬外)下令不許紅衫軍到南部集­會遊行,那時,學生在那裡?


 我不想拿這個問題來麻煩年輕的學生,因為,比得極端一些,有點像要求現在藍營的人,為當年二二八負責一樣。


 同樣的,我也不認為,有必要急切的指責那些與學生併肩靜坐的老師;如果,自由廣場上的靜坐,能為台灣萎縮的公民論壇開出一絲空間,容我「功利」的權衡得失,這次­靜坐的利益遠大於不追究公義的損失。


 不過,我建議,如果學生們有興趣,不妨來個「思考實驗」:如果時光回到兩年前,他們應該對反貪倒扁的紅衫軍運動,採取什麼態度?


 我兩年前對學生老師輩的採訪,可以提供一些參考。我當時的問題是,既然同樣認為陳水扁應該下台,他們為何不能與紅衫軍合作?一位我很尊敬的學者開玩笑的說,「施­明德的氣質太差了」;另一位堅守反對精神的人士說,「紅衫軍不配」。野草莓們如果願意想一想這個問題,可能有不同的答案,也可能沒有答案;但是,這樣和自我內在­對話是重要的,運動的激情少了冷靜的思考,是相當危險的。


 當然,自由廣場上更巨大的疊影,就是當年野百合學運。廣場上的學生一定都看過他們的老師、李明璁在總統大選後所寫的「重返動物農莊」,這是所有感傷當年理想失落­的文章中,最令我感動的一篇。這次,他沒有因此放棄,重返自由廣場。


 但是,多數的旁觀者,無法如李明璁一樣,他們看到的是,當年的野百合運動,短短不到十年,就出現「動物農莊」結尾令人驚恐的那幕:豬抬起了前腳,開始學人走路。


 野草莓剛出生,就背負了比野百合前輩更沈重的負擔;因為,可能如李明璁所說,他們是要「在革命廢墟的瓦礫裡尋找新芽」。


 回到紅衫軍運動,很遺憾的,當年這麼瑰麗的運動,真的沒有留下太多遺跡;但是,野草莓如果夠努力,在理性思辯中前進,未必不能在惡土中開出飽滿的果實。

Zombie 提到...

我覺得華爾街的金融風暴是個簡單的問題,我也認為我自身的能力可以解決這個問題;事實上,我不只認為我有能力解決,我更關心這個問題。是的,你說對了,我正打算出一份力幫助這些銀行。

請你幫我跟Obama說一下我打算要去"無償"幫忙他了,Amano大大。(笑)

PS:喔對了,不用感激我了。

amano 提到...

我瞭解Zombie大您不求回報的心,華爾街的經濟就交給你了,您的大義小弟銘記在心。

Obama那邊就恕小弟沒辦法幫忙了,一來小弟對英文苦手、二來我跟 他真的不熟。(笑)

再者,華爾街上億的經濟空洞您一個人就能補得起來。那只能在這個平台耍嘴砲的我也沒立場跟您談經濟了嘛。(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