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9日 星期五

各界齊聚台北賓館,聲援三鶯抗爭到底

今天早上十點,三鶯部落的原住民朋友們聚集在台北賓館前,高喊著「抗爭到底」的口號,抗議政府與建商推出的一連串土地開發案,逼得三鶯部落的居民流離失所、無處為家。現場並舉行落髮儀式,十數位到場聲援三鶯的朋友,用落髮來表達他們控訴政府、聲援弱勢的決心。

落髮儀式完成後,三鶯居民們隨即動身前往總統府,打算遞送陳情書。但是途中遭到警方人牆攔阻,不得已只有派出兩位代表前往遞送陳情書,等待府方的回應。顧問江一豪表示:無論府方如何拖延,到下週二答案勢必就會揭曉,屆時若有警力或怪手送到三鶯部落,居民們一定會捍衛自己的家園,抗爭到底。

到場聲援的,有來自社會各界的知名人物,包括導演侯孝賢、林靖傑、作家朱天心、陳雪、演員馬志翔、農運先鋒楊儒門。其中侯導更毅然接受落髮儀式,表達最沉痛的控訴。此外還有許多社運團體,也都到場聲援,昨晚接獲消息後緊急動員的野草苺,也聚集了包括攝影、轉播等十數位同學,到場聲援三鶯部落的朋友。

到場的野草苺同學表示,今天呼的口號當中有兩句:「求求馬總統,把我當人看」。但如果所謂的「當人看」意味著要「照台北的規矩來玩」,「照台北的規矩來玩」就意味著底層弱勢流離失所,政客財團呼風喚雨,那這種人不當也罷。還不如當個堅忍不拔,勇於捍衛自己權益和家園的原住民。

遞送陳情書之後,三鶯居民安排了兩位朋友,派駐在二二八公園輪班靜坐,就此結束今天的陳情。最後呼籲公民朋友,下週二就是強制拆遷的工程預定日,歡迎支持的朋友到場,聲援居民捍衛家園的決心;同時提醒政府,倘若政府一意孤行,枉顧居民的基本人權,勢必引發更高規模的衝突。

6 則留言:

c.s.ong 提到...

侯孝賢、朱天心以往被歸為「泛藍人士」,一度因為「紅衫軍」而受到綠營的圍剿,但是從今天的情況看來,侯導還是有些 Guts,也有一個高度,讓人對他的「色彩」重新評估。如果有更多以往的所謂「泛藍人士」肯站出來為台灣的人權問題發聲,我相信族群的對立會得到相當的融解。怕的是馬政府繼續在清算和煽動,電視台再鼓吹對立,那問題會越搞越大。

從野草莓聲援三鶯部落和侯導等人出面匯合,可以看到野草莓是不分黨派為「人權」盡力的,因此之前的抹黑可以休矣。

野草莓的成立「工作室」,有為台灣的人權議題長期奮鬥的用心,這一點很令人感動。未來只要有侵犯人權的狀況發生,野草莓可以立即站在第一線上,與其他人權團體運籌帷幄,共同為維護人道、人權而努力。個人也盼望許多以往站在「紅衫軍」的場合慷慨激昂強調人權、自由的人士,也能基於同樣的標準,勇於出面抨擊不義,而不是畏於政黨的意識和利益,採取選擇性正義。換了立場就換了腦袋的事,在我們這個社會常常發生,我們也可以藉這些機會檢視各種雙重標準的人士,讓大家看清楚他們的真面目。

人權議題是不分黨派和顏色的,讓我們一起共同努力。

空行 提到...

洪秀柱開罵,馬英九的腦袋有問題!變成二百五了……。

是不是也跟侯孝賢一樣:「有些 Guts,也有一個高度,讓人對他的『色彩』重新評估。」?

c.s.ong 提到...

侯孝賢當然不會突然之間變成「綠人」(我們也沒有這種要求),但是在「人權」這個標準上,他至少肯站出來,值得稱許。新世代並不想陷在二元對立的老框架裡不可自拔,我相信野草莓有他們自己的一套世代的架構,若能因此把台灣帶向一個比較進步的時空,個人也樂觀其成。

空行 提到...

侯孝賢只是在「人權」這個值得稱許的標準上站出來?

c.s.ong 提到...

你覺得呢?

c.s.ong 提到...

當然,我也要提出質疑,為什麼聲援三鶯部落的人,卻沒有出來聲援馬政府鎮壓民眾的抗議活動?

我但願紅衫軍、樂生院、三鶯部落、六四、零八憲章、圖博人權、陳雲林來台事件...等等攸關人權爭取的參與者,能秉持一貫的人權自由觀念,不畏權勢,不因黨派、意識型態而自我設限,用一種放諸四海皆準的標準來看待所有的人權議題,而不是在紅衫軍、三鶯部落、樂生院的時候說一種話,到了中國打壓、馬政府鎮壓的時候又說另一種話,或擺出另一種態度,那就不必了。

我們會檢視所有的人權活動場合,看看哪些人是始終如一,哪些人又是選擇性正義,時間久了,我們就會知道哪些人是玩真的,哪些人是玩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