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11日 星期四

夜間最新消息:警方突擊自由廣場

06:07
警方目前收隊中,廣場上的撤離動作,將交由抵達廣場的環保局人員接手。而稍早被強制驅離帶往台大正門的同學與師長們,也正在回廣場的途中。

05:45
學生全數驅離完畢,共計動用三輛警備車。目前集結於廣場上的警方,正嘗試將野草莓所搭建的木屋拖離,並徹底清除現場物資。

05:30
現場學生已經上了警備車。

05:08
學生都還在,未上警備車。
警方對廣場學生舉牌兩次,但並未表明任何執法依據,已開始清除現場物資。

04:41
在不到一小時的時間,警方已將圖博朋友驅離現場。目前超過兩百名的警力,以方陣將約莫40名學生包圍;學生靜坐在地,而已有兩、三名記者接到通知,趕往現場。

04:11
警方於夜間三點多,帶著兩輛警備車與大批警力來到自由廣場,準備驅離聚集在自由廣場上的圖博朋友與野草莓們目前警備車已增加到四輛,並以優勢的警力,帶走三車圖博人士。
請能至現場的朋友們,儘速趕過去,現場需要我們的支援!

10 則留言:

Chen 提到...

加油, 野草莓們!

他們可以拘禁我們的軀體,他們禁錮不了我們的靈魂;

執政者懼怕,由於我們和平的訴求;
執政者驚慌,由於我們理性的靜默;

公理與正義,不再是我們向執政者乞討的憐憫;
人權與民主,是人民不再棄守的最後堡壘.

"...I praise such courage. I need such courage. Because, in this cause, I, too, am prepared to die. But, my friends, there is no call for which I am prepared to kill. Whatever they do to us, we will attack no one, kill no one, but we will not give up...not one of us.

They will imprison us, fine us, they will seize our possessions. But they can not take away our self-respect if we do not give it to them...

I am asking you to fight. To fight against the anger, not to provoke it. We will not strike a blow, but we will receive them. And through our pain, we will make them see their injustice and it will hurt, as all fighting hurts.

But we cannot lose. We cannot.

They may torture my body, break my bones, even kill me. Then, they will have my dead body. Not my obedience." -- Gandhi, India

從今天開始,我不再承認這個與人民對立的傲慢政權.

從今天開始,我將要求我的朋友們,一起採取和平的"不合作主義".

補眠 提到...

恩,您們慢慢玩

wild.strawberry1106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wild.strawberry1106 提到...

進入「野草莓學運聯盟」的方法如下:

請於各大搜尋網站搜尋"google論壇",
到了"google論壇"的網站後,
再搜尋"wild-strawberry1106"按下[搜尋群組],
然後請點選第一個"野草莓學運聯盟"。


有任何意見歡迎寄到電子信箱:
wild-strawberry1106@googlegroups.com


"野草莓學運聯盟"針對此篇文章做出回應如下:


1.
野草莓遭警強制驅離我們感到很遺憾!

2.
野草莓本來就不應該在遊行後撤離自由廣場,因為訴求尚未完成!

3.
這次警方的強制驅離提醒了野草莓當初靜坐的原因! 以後請不要再討論是否離開自由廣場!
3項訴求完成後野草莓才會離開!

4.
只有在不能靜坐時才會知道靜坐的可貴!
人權、民主、自由也是要等消失後才知道珍惜!


進入「野草莓學運聯盟」的方法如下:

請於各大搜尋網站搜尋"google論壇",
然後請點選第一個"google論壇",
到了"google論壇"的網站後,
再搜尋"wild-strawberry1106"按下[搜尋群組],
然後請點選第一個"野草莓學運聯盟"。


有任何意見歡迎寄到電子信箱:
wild-strawberry1106@googlegroups.com

Chen 提到...

To: 補眠...

是的,我們會慢慢玩。
然後,你們就會慢慢完,慢慢完。

來看看甘地的一段演講:

Gandhi's Speech 甘地的不合作主義演說(電影片段)

補眠 提到...

雖說甘地是個典範。不過老實說這跟目前的狀態相比之下只能說是張飛打飛,這玩笑開也就開大了。


如果您不這麼認為,其實也沒差。
也不必評斷甚麼事情,更不必急著預言玩完什麼的。


因為未來並不是你我能夠預測的,如果您因為認為這樣不好而為了改變它揠苗助長,那麼我想您也就太過於低估"人民"了!


真正的民意,誰真懂呢?


我想大家都很清楚這件事。那就是事實上,不管是什麼樣的預言能夠證明的人也只有下一個世代的人。從來沒有一本史書是當代評定當代,古今受到不公平的對待總有人替他平反,反之亦然。


也許您已經看過,因此會讓我有種野人獻曝的感覺,但還是很想推薦您兩本好書,自己看過後覺得很棒,相信您看了也會對世界史觀有不同觀感:

第一本書是英國的道金斯寫的,中文名字叫做"自私的基因"是一本有關生物的一本好書。(雖說是薄薄一本但邏輯嚴謹程度也是常常得前後查閱)

第二本書推薦的是美國的賈德戴蒙寫的,中文書名叫做"槍砲、病菌與鋼鐵"是一本有關人類社會的一本史觀書(個人認為)。(邏輯嚴謹雖不如前一本書,不過其公正程度真的是十分中肯)


還是一句話,您們慢慢玩。

ㄚ倫子 提到...

To 補眠
既然您都認為下一代將會對現在做出評價。您又何必如此看待這群學生的勇氣,使用如此刻薄的字詞呢?

網路上有各種資源,台灣政府目前也尚未箝制訊息如同中國一般(金盾),您也可搜尋一下網路上各種這段時間的紀錄與事實。
如果永遠您只會站在執政者的一方,當哪天,執政者跟你站不同方時,是否也會接受這樣的對待?

協和專案逮捕了不少滋事份子,相信您也很高興執法者的魄力吧!
我也很認同警方逮捕滋事份子!
但是在同時,您在網路上搜尋到的照片或影片紀錄。
執法者的行為不應該被檢視嗎?
執法者可以任意無限上綱所謂的禁制區管制區嗎?
不少與您同樣理念的人提到外國執法者對待違法的抗議群眾,會使用更加激烈的手段。
但是,他們都有規劃限制區,或者是管制區。台灣有嗎?警察有嗎?
完全的禁止,不是禁止,是專制。
完全的封鎖,不是封鎖,是獨裁。
完全的手段,不是執法,是暴力。
如果人民違法要被警方逮捕,警察違法卻可以平步青雲。
這是哪一個國家可以允許的?
最後~
希望您永遠與執政者站在同一方,千萬不要走錯...

ryan 提到...

野草莓同學們 請加油 加油 加油!!!

你們是"當今"被迫害者的希望燈塔 也是我們"明天"不再害怕會被執政者欺壓的一線曙光~

從今天開始,我也不再承認這個與人民對立的傲慢政權.

從今天開始,我也將要求我的朋友們,一起採取和平的"不合作主義".

Chen: 我跟隨著你 也要感謝你~

Chen 提到...

To: 補眠...

The Selfish Genes 這本書我是讀過的,而且讀過三遍.

我見過Richard Dawkins本人一次,這是2006年10月他接受美國 National Public Radio Talk of the Nation 的訪談錄音Fundamentalist Religion and Science.

我很喜歡他的科學辯證的的方法,也讓我對宗教的看法有了一番審視的機會:"行善",原來不是"神"的教化,而是物競天擇下的必然發展.透過自然淘汰的機制,生物的行為(如母愛,結社,利他,愛國...等等)漸漸形成.不會維護後代的物種,不會結社保衛眾人(同時保護自己)的物種,會被消滅殆盡.最後,這些留下來的,是基因裡含有這些天性的物種.虎毒不食子,烏鴉反哺,羊鹿結群自衛,都可以在這個"自私的基因"這本書裡得到答案.同樣地,慈悲,互助,公義,和平,也是深植在我們與天俱來的基因中.

沒有這些"利他"基因的,是比較可能被消滅的.

同樣地,"利他"的這些意涵被證明是一個物種求生的必要特性.這些特性,在今日世界裡,叫作"普世價值", 如合理公平的法律,人權,和平等等.它構成一個文明社會發展所需要的基礎,也是現代政府受人民付託予權力的理論基礎.

自私的基因,造就今日一個利他的文明社會.這個"他",可能是我們自己,也可能是我們的下一代.

所以,你可以看到甘地放棄他的律師"高級"生活,為印度人民站出來要求人權.你可以看到他寧可犧牲自己的身軀性命,為的昰下一代的文明印度,一個融合不同種姓,階級,膚色,宗教的和諧社會.

從野草莓的身上,難道你看不到那種堅定的態度,和平非暴力的挺身而出,寧可餐風露宿,遭警察驅趕,抬上警備車,所為何來?

難道只為綠,不為藍?

從野草莓的身上,難道你看不到那種"脆弱"的"草莓族",一如瘦小的甘地,他們自私的基因正在為你,我,下一代建構一個人權,民主,文明,和諧的社會?

我們的社會,需要的昰理性,和平的conversation. Conversation 需要的昰"傾聽".在宗教裡,受苦的眾生,都渴望他們的祈願可以"上達諸佛聽";在現實生活裡,那種利他的微弱脈搏,人民的公僕們聽到了嗎?

觀世音菩薩受人景仰膜拜,因為"菩薩即時觀其音聲,眾生皆得解脫。"

就如達爾文,道金斯等人,改變世界的聲音從來都不是震耳欲聾,也不是人多勢眾的.野草莓的音聲,源自於勇氣.這就是爲甚麼我用了甘地這段話開場:"...I praise such courage. I need such courage."

In fact, we all need such courage.

以上的回應,其實是我真正在一個字一個字慢慢玩的.遠在美國的我們,所求無它,只希望大家"造好我們的家園"(李遠哲語),這大概也是那個"自私的基因"在作祟吧.

至於賈德戴蒙寫的"槍砲、病菌與鋼鐵"尚未讀過,待讀過再說吧.先謝過了.

草此

張飛 :-)

補眠 提到...

其實可以見到本人很令人羨慕,真的!
其實Dawkins的書我並沒有全部讀完
僅僅只有看過"自私的基因"與"盲眼鐘錶匠"兩本而已。
讀書時其字裡行間有條不紊的縝密邏輯,可以簡單的把話題內容形容到位又能輕鬆的把話題帶出,在科普書之少見,實在是讓人佩服。

因此,我想您一定也會很喜歡另一本書。

儘管如此,我認為是有不妥的地方,
舉我們都有看過的書中之例(當然不是叫我們只能傻傻的遵守這例子,這例子我也不能認為是定則,只是回想起小時候的歷史故事書,總是能找出個部分解,所以我也不能否定它),文中提到了所謂的ESS(evolutionary stable strategy)的觀念。
不訪再度玩味這觀念,今天當然不是說社會已經停止進化,但我們不能否認當今社會已經是個非常龐大的群體,那麼我們也許可以認為這個群體中似乎是有了某種策略,我想這部分其實已經很足夠解釋全部的事情了,至於道理每個人看都有自己的解囉。(這就是生命的變數吧!)...Orz

再來這邊不是在批評,也不是在事後諸葛、馬後砲什麼的
但是如果是我的話,有堅定的信念、有站的穩論點,我不認為有必要用目前的方式,事事與目前法律規範相對,儘管他們認為再實行訴求,畢竟總有激而不烈之感,是一種事倍功半的行為。
為什麼說是事半功倍,我想光是惹到目前遵守法律的人就已不知凡幾,然而他們不正是希望人們接受他們的理念嗎?
這樣是否很矛盾?


然而世界上這種事倍功半的事情,我也能稍微提供個經驗,大約2月多時我跟朋友一起騎單車本來想要爬三橫,當時已經有過一次環島經驗的自己便不想再準備馬鞍帶,不準備也就算了,還挑在冬天上山,背上的登山背包硬是塞到了12~14公斤(加睡袋與水),然而背背包不就是要求簡便嗎?
這也造就了之後痛苦的行程,更因為如此而有幸嘗到了生平第一次中橫大禹嶺夜騎(而且還是一個人,那時朋友早已在宜蘭先閃)的滋味,我知道應該會被說很蠢,不過所有我想說的事情僅僅是如果有理想,眼光還是要放的長遠一些較好!


有為社會服務的大愛,那麼為什麼不能說動大家而變成到目前漸漸越來越不能溝通了呢?如果因為說不動大家便不說了那為什麼又要叫做"學生"運動呢?




為何不利用機會以公正的角度,好好剖析自己與別人呢?


PS:那兩段影片實在是有點.....算了未來自有公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