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30日 星期二

歲末反思:野草莓回顧2008

2008年,對野草莓來說,有面對霸權的憤怒,有學運的初試啼聲,與難得的政治啟蒙。年初總統大選,多數選民用選票懲罰「不知長進」的民進黨,以經濟為神主牌的國民黨重新取得政權。「二次政黨輪替」被當作「民主成熟」的神話,然而不過半年,神話表象逐一戳破,馬政府執政成績單滿江紅,政見跳票、失業率創五年新高、民間企業大放無薪假,國民黨自認擅長的經濟議題,除舉債發放消費券外,幾無振奮人心的成果。

景氣一片慘澹,民主價值、弱勢人權、媒體自由等議題更臨寒冬。陳雲林來台期間,政府以不合比例原則的維安規格侵害人權,之後,樂生院與三鶯、溪洲部落的迫遷、傷害公共媒體的獨立運作等,在在破壞人民對政府的信任,使弱勢者更受壓迫。這種執政無能再度證明,國民黨在野八年亦「不知長進為何物」。

在嚴峻的政治情勢誕生的野草莓學運,有其時代意義。野草莓學生拋磚引玉投身運動,其重要性在以實踐突破社會既有藩籬。台灣縱然有常態化的民主政治選舉,但公民責任、人權、社會正義等理念仍有待進一步推廣與實現。這股方興未艾的學運風潮,並非只是一群不食人間煙火的學生「吃飽閒閒」。我們明白,大選後的台灣,遭逢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機,但民主、自由、人權的實踐不該因時空條件的差異而被忽視。

學運出現,意味著有理想的時代青年並未退卻,學生的熱情與純真並未因遭逢政經寒冬而凍結,我們不是一群坐享民主果實、自私冷漠、麻木不仁的草莓族,我們相信「今天的少數,可能是明天的多數」、「當代的異端,也許是改革的先鋒」。民主能否在台灣真的生根落地,踏實成長?這需要年輕人勇於發聲。這是機遇,也是使命。野草莓在網路上成軍,歷經行政院與自由廣場的鎮暴驅離,我們從一群未曾走上街頭、未曾參與過運動的青澀模樣蛻變,雖然身體遭到警察驅離、行動接獲違反集遊法的起訴書,但靈魂未曾被禁錮!我們以肉身體驗什麼是國家暴力、行政濫權,那是躲在學院埋首苦讀也聞不到的腐臭陳窠。歷經運動的洗禮,我們才能親炙政治運作,瞭解握有權力者慣以多數暴力的選舉邏輯進行政治判斷,這些判斷缺乏對理想社會的想像,只是將人民當國家機器的螺絲釘,稍違背這台機器的運作就必須「除蟲」—這正是媚俗政權的特質,同時也是脆弱民主容易遭遇的困境。

野草莓不願見到民主只是學術殿堂裡照本宣科的概念堆砌,不願待在安逸的溫室與真實社會隔離,成為權力擺弄的盆栽,只任權力者灌溉所需的養分。我們在自由的空氣裡成長,生命早已遠離威權與戒嚴,對任何破壞民主、人權的政治舉措感到不安,所以有話要說。

野草莓回顧台灣社會選後的紛擾,在一年之初,對執政者有著更深切的期望,我們誠心呼籲政府,不要再製造經濟人權、秩序自由不能並存的假對立。全力拼經濟不應放棄對人權的追求;維繫社會秩序也不該犧牲社會少數的發言權。畢竟,罔顧人權與正義,就算富裕與安定那也只是淪為腐敗墮落的遮羞布,無法讓台灣在世界舞台上光榮地立足。

在漫漫的民主長路上,野草莓將秉持不畏權威、勇於批判的精神,持續為人權發聲,並由衷盼望執政者放下倨傲,在新的一年裡,與野草莓共同為台灣未來開拓一片希望的天空。

3 則留言:

papaya 提到...

經濟我是不懂, 可是我知道絕不是發消費券就能改善景氣的; 稅制我是不懂, 可是我相信絕不是提高免稅額就能改善生活的!
是啦, 要發消費券給我, 要提高我的免稅額, 我當然是高興啊, 但我更希望有什麼真正有效的方法, 就算大環境不容許治本, 只要是真有效, 治標又何妨? 就像感冒是無法靠吃藥痊癒的, 但患者也會需要通鼻子的藥解除困擾以便生活能正常點, 但不要自欺欺人地認為吃香灰會好....  

awarokite 提到...

……並由衷盼望執政者放下倨傲,在新的一年裡,與野草莓共同為台灣未來開拓一片希望的天空。
由 Action1106 在 2008/12/30 的 下午 8:48 所張貼
---------------------------
我比照:由衷盼望中華人民共和國執政者放下併吞野心,在新的一年裡,與台灣的中華民國共同為世界未來開拓一片希望的天空。

啟強 提到...

孟德斯鳩曾經說過,一各政府的存在是要人民感到毫無恐懼,但可惜現在台灣很多人民還是習慣活在非民主的社會,認為只要乖乖聽話就好,這樣的人我不知道是該同情還是鄙視?而孟德斯鳩又說過,一各威權的政府,比不上民主社會人民的冷漠,很高興也草苺的學生們能夠拋開學生一貫對政治的冷漠,請繼續加油!雖然現在活動看似冷卻了下來,但並不表示無人關心,只是等待時機再奮起,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