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8日 星期一

我們相信1207野草莓遊行會在歷史上留下驕傲的紀錄

1207野草莓遊行共有七千至一萬人參與,當第一大隊沿著中山南路抵達立法院時,最後一大隊才正要從自由廣場出來。依照遊行現場評估,以及統計事先報名與現場報名的名單,才作出這個遊行人數的概算。但野草莓始終強調,人數多寡並非運動成功的關鍵,重點在於這個運動所呈現的意義。

自願報備制才符合社會需要

野草莓將自願報備制的精神和原則落實在1207的遊行之中,我們不願意提出許可申請,但我們事先備妥計劃書向警方提出報備,希望警方協助必要的交通管制。一個多星期以來,野草莓每天都與警方進行誠意的溝通與協調。

依照自願報備制的原則,抗議者可以視需要向警方提出報備,由警方提供必要的交通管制協助。雖然,此次遊行,絕大部分路段警方都沒有提供交通管制的協助,由野草莓已經事先順練糾察人員與交管人員,有能力可以自行指揮交通,控制遊行動線,學生與市民嚴守秩序,順利完成一個近萬人的遊行,證明了自願報備制在台灣絕對可行。

野草莓重申,堅決反對行政院版本的集會遊行法修法草案,台灣是個有著多元意見的社會,公民上街抗議的權利不應該被限制,該草案的「偽報備制」不符合社會需要,也低估了公民自我管理的能力。

野草莓感謝公民相挺

這次遊行得以圓滿完成,是仰賴許多公民朋友的支持。參與遊行的公民願意和學生相互合作,讓遊行順利進行,證明台灣的公民是高度自律的,野草莓向所有參與遊行的公民朋友表達最高的敬意與謝意。我們一起完成這個驕傲的歷史紀錄,這是人民的歷史!

野草莓認為,一個成功的遊行應該建立在遊行舉辦者、參與者與警察三方互信合作的關係之中,現有的集會遊行法很明顯地違反了這個信任關係,把集會遊行視為動亂的根源,把走上街頭的民眾視為國家的敵人,是一個過時的、威權的想法。

運動不會結束 和更多社會力量串連

野草莓強調,運動短期內不會結束,長期也不會結束。轉換運動的形式與活動空間並不是運動的結束,而是新一波運動的開始。野草莓未來無論是留在廣場上或者用新的方式進行運動,能否將更多的社會力捲納進來,是我們評估運動形式的重要原則。

秉持野草莓的直接民主精神,未來運動的方案目前在還討論中,約一至二天後會正式公佈,歡迎關心野草莓,想要為野草莓付出的同學,可以在今日晚間七點至廣場進行討論。

38 則留言:

網發家 提到...

1.
此篇文章說要"和更多社會力量串連",
那麼請問在這裡的留言是否會被回覆?
好的意見是否會被採納?

2.
之前兩次以上的會議都認為"是否離開自由廣場",
不應該是由現場公民進行表決,
想要離開自由廣場的學生可以自行離開!

自由廣場是野草莓運動的精神支柱,
支柱不在了,樹倒猢猻散!
現在就離開自由廣場象徵野草莓運動的堅持力不夠!
你們可曾想過自由廣場後還能展開新一波的運動以新的方式進行運動嗎?
最壞的情況是什麼?


野草莓從頭到尾都說堅持三項訴求,
這樣就放棄了還算堅持嗎?

如果要離開自由廣場當初院長劉兆玄說: "拖過兩、三天就沒事。",
那時候我們就應該要離開自由廣場了!
因為野草莓就像他說的"堅持力"不夠!

3.
最後請問野草莓們:

1.當初為什麼要靜坐?
2.靜坐的效果是什麼?
3.當初靜坐的理由消失了嗎?


謝謝大家!

NINI 提到...

用想的就知道...

草霉一開始在「理」上就說服不理人、沒啥人支持、靜坐不認真,現場幾乎沒啥人、劃地為王、外圍一堆暴力老人守護他們、一昧的喊警察暴力,卻不喊暴民打警、無緣無故亂叫人下台道歉的行為等都使人討厭,繼續下去也只會讓大眾更厭惡,只好靠這次遊行來劃下句點。

但是草霉有一點非常不要臉,明明只有1千人的違法遊行卻一直說有萬人,號稱學運的遊行,卻來了10分之8的老人,我不懂耶!就像號稱老人會的團體,來的卻是一堆大學生一樣的道理!

草霉們,不要繼續活在自己的世界裡了,只有1千人參加遊行啊(10分之8的老人),你們如果還繼續吹牛,只會讓別人看不起你們!

當草莓就算了,卻是一顆發霉的草霉!

adfadfadsfasdfsadfas 提到...

7千至一萬, 哈哈哈中間差了3000個人... 3000個人很多阿.... 不要拗了... 明明就1-2千個人... 不要在那邊把當天去中正紀念堂旅遊觀光的人, 和再布條上簽名但是沒去遊行的人算進去.... 有膽拿出證據來阿.... 一萬人.... 哈哈...給我看照片. 好拉... 就算一萬人好了... 臺灣還是有至少2997萬人do not give a damn about u!!!趕快離開大中至正.... (欺騙人民的野草莓"堅持") 所謂堅持就是靜坐一個月, 等到真的很冷了, 就放棄了. 就好像陳先生, 肚子餓了就會吃飯.

dlanoronald 提到...

我當日的心得﹙我當時的心境…﹚:
  遊行當天,你們,真的深深打入我的心;即使你們「不完美」﹙我的心裡有數,可能跟其他人有相同想法…﹚;但是,我問我自己,今天你們站出來、你們發起…;我想想,有哪些「年長的人」有這個「精神」;任何看到你們「精神」的人,都感受自己再受教育了…!
  夕陽斜照,大批陣仗…;有「本事」的年輕人在領導車上一而在三的指揮、陳述訴求…;抬棺的人,他們的身影,斜映著前方美麗、和煦的太陽…。
  這個影像,看到青出於藍、充滿希望,讓人滿溢的感動、喜悅…。原來民主,「可能」真的是,「人」走出來的…;我有這個感觸。
  當下,我還以為,可能只有我有這樣感動。當下轉頭,看到一位老阿伯,臉上映著橘色的陽光,充滿喜悅的表情…。事實上,有些警察的臉上,也掛著微笑…。
  眼見,一個街區之遠的總統府,好像沒有任何扭曲、變形…?我當下有這個想法︰「對於一個系統的運作來說,人員,只要沒有危險,系統還是按照原樣的活動。讓我不經想到,任何的行政機關旁邊,也許應該劃設『抗議區』;機關本身,並要當面馬上對抗議訴求,開始進行處理…,並且牽涉整個政府系統,關於處理的事務,完全『透明』。這樣思考…,其實,所有的政府運作,應該透明的部份,都必要透明。當系統本身,與『大眾』有些許隔閡,會易於附含人制、專制…的傾向。理想說來,政府系統是『公營』的;那麼,猜測,國家事實上是大眾提供資源,並含有『私營』傾向;這樣看來…,對『我』來說有很多不合理之處…」。

心得二:
  沒看到「精神」的人,也可能忘了人有「心」。像紅衫軍,…同樣的地方,當時人普遍的心境是如何?今天又如何?看事,不是只有一「部分」,要看整體;例如,就好像說「鬼神不科學」,…等到測量得到它們時,不得不說「鬼神是科學」。
  有的人注意「人數」、愛「人數」;但是,我認為「道理」不完全…。那麼…,人心呢?

後記:
  爸跟我說,現在當兵改一年。我在想,當兵的意義是什麼…。也許更有意義的部分,是以「國家」的角度來想。所以,我問爸,當兵對國家有什意義?結果,爸說,「都要投降了,哪有什麼意義﹙不代表我個人言論,只是此邏輯很有趣﹚。」

Norman 提到...

當年戒嚴時代,
學生有所謂的髮禁,
男生一律理平頭,
女生一律髮長不得過耳,
學生們對這種限制當然很不以為然,
也發起一些護髮運動,
當時社會上對護髮運動的評語大多是:
1. 當學生就該好好唸書
2. 學生髮型容易整理 不會浪費時間
3. 學生髮型可以讓人輕易認出身分
4. 學生頭皮下的東西比頭皮上的東西更重要
........
當然這一切說法在今天看來是很可笑的,
但是如果沒有學生當年的護髮運動,
今天我們也看不到五花八門的學生髮型了.

野草莓學運爭取的
也是學生們認為是自己的權益
不應該受到侵犯
這些運動在社會上也有很多人批評
就跟當然批評學生護髮運動一樣
有一天
社會會認為
當年批評野草莓的人
就跟當年批評護髮的人一樣
是多麼可笑

ryan 提到...

敬佩與感謝野草莓運動的付出 為爭取台灣人權留下了歷史驕傲的紀錄。

對那些雖不贊同野草莓精神 卻還一直來吐草的人 也要謝謝他們對野草莓那種不平凡又很激情的關心。

野草同學們是我和其他"老人們"深感佩服的偶像 在此再次謝謝野草莓的同學。

Kaito Liew 提到...

作爲一個外國人,作爲一個大學生,一個月從網絡見證臺灣大學生不畏懼當權者而堅持捍衛自由和人權,不禁感到感動。成果有沒有達到是其次,最重要還是那個過程。

dlanoronald 提到...

  啊,我忘記講了…:當天的遊行,「超級」有秩序!隊伍一點也不亂,…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另一點,在「凱道」上的「兩列警察」,也十分輕鬆,對在旁走動的人流也豪不在意;雖然我不能完全解釋如此和平、有序、理性的情形,但是氣氛的感受確實如此…,好像就是現實!
  除此之外,現場附近,有一些老外和日本人…,不知道可能是什麼身分…。

NINI 提到...

TO Norman,

髮禁是真的違反人權,這個議題是受到大眾關注且有很強的理去說服大眾贊同支持的,而且解除髮禁不會影響他人的生活!

不像草霉只見警察暴力,卻不見暴民,沒有理去說服大眾,最後的違法遊行還得靠欺騙大眾說有1萬人支持,可以說是非常失敗的學運,不對,應該是老人會!

TO ryan,

草霉的付出?精神?過程?

只喊國家暴力,無視警察被打、拿人捐款物資野餐聯誼、不認真靜坐,靜坐現場幾乎都沒啥人、劃地為王,不顧他人的使用權、搭起有礙觀瞻的遮雨遮風遮陽棚、製造大型的垃圾...等,這就是草霉的付出!精神!過程!

還有啊,大家只是來訴說反對意見,不用吐草霉、不用嗆草霉,草霉也自知理虧,因為實在沒啥人支持了、沒版面了、沒新聞價值了,所以才要趕快回家。

TO dlanoronald,

如果警察當下制止一定又會被說是暴力,然後草霉又會亂放焦點,把焦點全放在警察暴力,而不先檢討自己是否違法!

TO 草霉主導人,

恭喜草霉又有話題可以上報跟新聞了!

『分局長表示雖然遊行很平和,但礙於法令,沒提出遊行申請,警方還是會依法辦理主導活動的學生。』(民視新聞網)

希望你們做錯事敢做敢當,不要被法辦了,還裝可憐無辜甚至亂放焦點 ^_^

dlanoronald 提到...

TO NINI
嗯,你說的很好;事情全貌真的有很多面(比 "拇指"!)…

c.s.ong 提到...

我認同7000~10000人的估算,連《自由時報》的5000人都算低估了,遑論其他官方的統計?

不過我也不覺得人數是最大的關鍵,今天野草莓如果要拼人數,只要製造一兩場衝突事件,馬上可以拉抬數倍的人數。瞭解台灣目前社會潛伏民情的人皆知,鬱悶得快要爆炸的民眾,恨不得此時有個大衝突可以讓他們發洩,但野草莓沒有利用這個情勢,值得嘉許。

當然,個人認為所謂的「街頭暴力」也非全是官方註解的那種解釋,「官逼民反」與霸權的壓迫,都會使弱勢者揭竿而起,「暴力」在某種層面是有其正當性的。譬如我們看蓋達組織與賓拉登、巴解與阿拉法特,已經脫離傳統的暴民解讀。美國有不少名家在911之後並非站在國家的立場一味譴責暴力,而是從更深層長遠的歷史去看待這樣的悲劇。宋塔格和薩伊德是其中的顯例,其他還有無數的學者專家也站在這樣的陣營,可見多元的美國還是有許多種層次的觀點,這才是造就「偉大美國」的根本原因,因為始終有人道公義之士站在自省的角度正視問題,發抒識見,才讓美國不致陷在報復輪迴的深淵不可自拔。反觀台灣,多的是見利忘義、朝秦暮楚的文棍、名嘴,以致永遠只有兩種對立的聲音,兩相對調,最後只剩下一種聲音,便是仇恨。

其實深入看待「暴力事件」,公平、同理地去挖掘、評判,不但不會鼓勵暴力,反而會讓暴力逐漸消彌。只有一味地打壓、扭曲、醜化弱勢者,才會激怒暴力的使用者,讓仇恨更加擴大和延長。尤其國家暴力的行使者,不但不知悔悟,反而變本加厲,動用媒體粉飾太平,歪曲事實,如此只會惡性循環,讓「以暴制暴」得勢,使國家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陳雲林來台事件」是國家暴力的最佳演繹,不但引發國內外的撻伐,還用獎賞施暴者的方式鼓勵未來的暴力循環,主政者既無任何反省,官警也志得意滿,這樣的仇恨續結下去,台灣將來不會安靖。

野草莓的「和平」手段,為「野百合」作了再詮釋,雖然規模不如野百合(「規模」的定義很難說,因為野百合時代沒有電腦網路),但精神是延續的。不過從民間反映的聲音,有一股不同於「野草莓」的澎湃困仇其實已經快要無法壓抑,只等著某一日出現關鍵時機,必然像洪水潰堤一般猛然爆炸。有許多人雖然讚賞野草莓的「和平理性」,但私下認為這樣的「乖巧」並無助於社會憤怒的抒解,唯有期待更大規模的街頭運動,才能得到抒發。野草莓只是這股巨大力量其中的一支,未來如何彼此彙整,結合各方的力量,才是關鍵所在。

一個月的「野草莓運動」歷經各種寒雨酷陽的考驗和24小時的接力,的確考驗台灣學生的意志力,不過如今已經撐過來了,值得讚賞,也值得敬佩。既然類似「陳雲林事件」的版本未來不會從台灣消失,那麼「野草莓意識」也不該輕言退卻。它需要進行另一場更綿長的意志力競賽,需要擴充種子,以未來可能出現的國家暴力事件為對象,進行縝密的演練。國家暴力因為警官高昇而預埋了未來勢必引爆的地雷,野草莓應該就此思考,並且因應這項考驗。不過「野草莓」絕不會孤單,1207的遊行雖然只有近萬人,卻不表示支持野草莓的人只有這些人,他們潛伏在台灣島上的個個角落,隨時在為你們祝禱加油,必要的時候也會以驚人的規模出現在世人的眼前。讓我們拭目以待!

dlanoronald 提到...

  啊,又忘了講了。「棺木」是包裹著一大面國旗;這個做法,在我看來,對之前的「事件」有諷刺的效果,另外,可能也帶給看見景象的人,感受到了感動、崇高……等等的感覺。
  另外,關於我支持活動的前提,是在於我「猜測」的活動本質等等,和我心中的理想相關;所以,建立於上述的前提下,我對於本活動的主張「贊同」,意即我「認同」此活動關於「違法」的邏輯。﹙此段任何引號,須注意涵義﹚

HY 提到...

你們學習到了學校學不到的經驗
這經驗將與你們共度此生, 最美好的回憶
人生沒有空白
congrates!

淡藍水月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淡藍水月 提到...

從NINI大的回應來看

(引用)
不像草霉只見警察暴力,卻不見暴民

所以NINI大也看到警察暴力的真實存在

------------
野草莓有它訴求的方向
野草莓一路上都堅持所看到
在11/2-4號~警察對於無辜人民的暴力
在11/5號早上發起運動
野草莓的訴求就是這三點

也無須多加什麼訴求
因為這可以由其他人提出
像是之前student大提出的"野火運動"一樣
student大也有提出公權力濫用的部份

NINI大~您筆下
關於野草莓為何不去抗議"暴民"的訴求
NINI大~您可以去發起運動
~~~~~~~~
那麼像是突然修改時間~
言而無信的態度造成民眾憤怒的小原因
都可以一並追究到
而事情的引爆點也能經由訴求
還原事情的始末

從NINI大的回應來看
您是用非常公正的態度在評論野草莓
所以必定有個能讓"所有民眾"心服口服
公正且客觀的結果產生

當然NINI大要如何訴求~是您的權利
要用什麼方式 ~ 是您的創意與智慧

但如果受到像是2-3-4號
這樣不公正的警察暴力
相信野草莓們也會挺聲而出

chu's 提到...

野苺們
你們很棒~!!!
又一次實際行動的推進
加油~!!!!

LIFEinMIND 提到...

To NINI & 其他熱心的建議者︰
1. 如果你們想對症下藥,請先看清楚野草莓這三個字。
2. 該死!我是這一輩的人!

NINI 提到...

TO 淡藍水月,

我知道我絕對是公正的!但是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是說“【草霉】只見警察暴力”,不是說我!

而且我純粹是想要提出我不一樣的聲音、反對意見跟理由,既然他們要搞學運(後來變調成老人會),一定會有超級多不同的意見,難道你也要那些反對的人也出來搞個厭惡的老人會嗎?今天某人當上了總統,我對他的政見有意見,你也要叫我自己也去選總統?

還有我並沒有要跟草霉一樣,我可沒有金主資助我野餐聯誼搭一堆有礙觀瞻的垃圾建築、我也不想為了劃地為王而影響到他人、我並沒有一堆暴力老人在靜坐現場外圍守護我、我也不是那種沒有證據就無緣無故要人下台道歉的人、我可不想做出讓2千多萬名民眾厭惡的事情!

相信我不用跟草霉一樣,台灣2千多萬名的民眾(除了遊行當天的1千人)都知道當天出現的是暴民還是暴警,看看草霉號稱的學運就知道了,根本沒啥人參與靜坐,違法遊行還得靠老人撐場面,甚至對外騙說有一萬人,如果真的那麼多人支持,怎麼回響能夠那麼小???參加遊行的幾乎都是一堆容易被操弄又搞不清楚事情的老人,我就不相信那些老人懂你們想要改的集遊法,但是第一、第二訴求他們一定很懂!


TO LIFEinMIND,

草霉無藥可救,所以才會做出讓2千多萬名民眾厭惡的事情!

felicia 提到...

很訝異有人可以知道兩千多萬民眾在想什麼, 並且代替兩千多萬民眾發言, 如果夫妻, 父子, 朋友之間都能夠彼此了解, 那這社會的糾紛應該會少得多

我只敢代表我自己, 我發表的意見也是我個人的意見, 大家可以同意或者不同意, 我不會說反對我意見的人是被操弄或頭腦不清楚, 我也不會說贊成我意見的人是社會的良知, 因為這是對共同生活在這個社會裡的人基本的尊重, 大家不同的生長背景和生活經驗造成大家對事情有不同的判斷,沒有哪一個族群優於其他的族群, 大家都有共同發表意見的權利, 我希望這是大家在這個社會裡所共同追求的基本人權價值

MINI說"草霉無藥可救,所以才會做出讓2千多萬名民眾厭惡的事情!"

我了解MINI想要代表2千多萬民眾發言的苦心, 我只是想要表達, 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意見, 通常自己的意見並無法外推到其他人的意見, 我沒有參加靜坐, 也沒有參加遊行, 但是我並不屬於MINI所謂的"2千多萬厭惡野草莓的民眾"之一

NINI 提到...

TO felicia,

草霉都可以對社會大眾號稱遊行有萬人了,
你怎麼不說草莓呢???不懂不懂我不懂!
有經驗的警察都預估1千人(老人佔10分之8),
當初野百合五六千人才擠爆自由廣場,
草霉根本都沒擠爆,人散的要死空間還剩很大,
好意思說1萬?真的好意思?我真的不懂!
請你不要雙重標準,等你先批草霉再來批我吧 ^_^

felicia 提到...

To NINI

謝謝指教!

我只是為了澄清您之前說法中的"除了遊行當天的1千人以外的台灣2千多萬名的民眾"並不包括我, 如果野草莓說我也是參加遊行的一員之一, 或是說台灣全部的民眾都認同他們的活動, 我也會提出指正, 因為我的確沒有參加遊行, 事實上也不是"全部"的民眾都認同他們的活動, 我想您就是不認同的人之一

我覺得您或野草莓並沒有辦法代為發表我個人的意見, 野草莓發表的是他們的訴求, 我也歡迎您發表自己的意見, 可是請不要認為您代表包含我在內的所謂"民眾"的意見

這只是一個相當簡單的小小請求, 就是尊重個體差異, 如此而已, 謝謝!

Hf 提到...

有個人的留言把自己的個人意見強加在自認為的兩千多萬人身上,還好意思說自己最公正,噁不噁心、知不知臉長啊。

adfadfadsfasdfsadfas 提到...

好拉... 無論多少人, 反對的人總比支持的的人多. 好了吧. 為了個數字吵來吵去. 支持野草莓的人多喔? 區區幾千人說的萬人參加, 你就好意思說是為臺灣民主而發聲... 幾千人算什麼? 嗆人家之前先看看自己. 遊行中侮辱中華民國國旗還有膽在哪邊喊... 中華民國上畫納粹標誌就是侮辱.

NINI 提到...

TO Hf,

是別人先說我公正的唷,

請你用你的手往上拉,用你的眼慢慢看 ^^

我只是同意他的說法而已!

看錯還亂罵人,噁不噁心?知不知臉長?

c.s.ong 提到...

我要追述一點,我認同1207當日有7000~10000人,是因為我當天也在場,我不只在場,而且還同時在場內、場外(街道和人行道,站高和立遠)聚精會神地觀察。

其實我在參加前也對人數不抱太大寄望,因為真正的目的並不在此,但是到了現場之後反而驚訝人數比我預想的多。

遊行的人數估計始終有彈性,是因為遊行的參與者不乏「來來去去者」,有些人並沒有從頭跟到底,有些人則在中途插入,所以要計入這些彈性因素。若以最後集結在凱道前的人數計算,保守觀察應在五、六千人之譜,若再算入中途離開或站坐在對街的人,其數與野草莓估算的已很接近。警方認為的「一千人」明顯是刻意壓低,你只要站在中山南路上等完人群全部到齊,便知幾千人跑不掉,我起碼站在路旁等了半個小時才看到隊伍的終點。我還居高臨下對著幾位老先生說:「人不少耶...」他們笑開來,回我說:「還不算多,今天是來幫年輕人打氣,以後還有很多很多...」顯然大家都知道人數不是此次的重點,但也相當欣慰沒有經過「動員」也來了這麼多人。

人數之外,最大的特色是此次參與的人來自各領域,書卷氣重、好氣質的人佔了不少。衣著高雅、樸素的人各居其半,男女老幼也分佈得很平均,來自中南部的阿公阿媽固然不少,中產階級的中青代也有很多。此外,外籍人士也有相當數量。我在回程路經台北車站時,也在站內與剛剛離開遊行現場的外籍女士和她綁著野草莓黃色布條的稚齡小兒相遇,我們相視且會心一笑。

其實不論何黨何派的政治人物,只要口出:「我代表兩千三百萬人...」即知是政治語言,不足信也。我相信綠色選民的版圖不會比謝長廷得票的五百四十萬少,它應該算基本盤。而馬英九目前是否還擁有七百多萬票實力,我想大概連藍營的自己也沒有把握吧?所以兩邊切算一下,國、民兩黨目前的支持度應該不相上下,中間地帶大約兩百萬票。野草莓喊出的「不分藍綠」如果先算上綠營的死忠票,再加「挺人權」的中間人士,有多少默默的認同者,應該算得出來。它絕對不是1207那7000~10000人而已,而有可能超越馬英九的大選得票數,這一點不知道你相不相信?「野草莓」訴求的最大公約數在此,而不是幾千、一萬人,這一點可能要請反對的人認清一下。1207只是個象徵而已。

「人權」是此次野草莓運動所訴求的最大主題。如果不是智商太差的人,應該理解支持「人權價值」的人在全台灣有多少?保守而挺威權的人可能跟著馬政府食髓知味,還耽溺在警察打人的畫面中洋洋自得,但是民意是會反挫的,如果台灣人的民主信仰不變,公平選舉的制度沒有被顛覆,進步的人權價值還是會在未來成為政黨成敗的決定性因素,沒有跟上這波「進步」腳步的人,可能要留意自己已經落後的步伐。耽溺於威權,或為威權的政府撐腰的人,應該記取二十年前的教訓,瞭解歷史還是會重演的。既然洋洋得意的威權已經重演,那麼教訓威權的戲碼也一樣會重演,人類世界不會放任一群志得意滿而不公義的人快樂太久。

ryan 提到...

雖然我很贊同c.s.主要的內文 但我認為還是不要以藍綠的板塊觀念來看待野草莓運動帶給台灣人民的影響力.
我是認為 當今 不管藍綠雙方 基本教育派畢竟只是少數 會讓一般人民誤認台灣還在搞藍綠對抗的 其實來自媒體 尤其是那些政論電視節目和那些有"利益"源源湧來的名嘴.
野草莓運動帶給我們一股中間清流與普世價值的人權正義力量 絕對是受到廣大的人民支持的 由執政者都不敢強行鎮壓 反對黨也不便正面支援 而可見! 當然一時....硬幹或和平對話 只有天威難測的馬先生能決定過程 但最終 還要台灣多數人民的意識才能決定!
喔 重點...要感謝野草莓運動給我的精神支援與帶領 謝謝野草莓同學們~:))

NINI 提到...

TO c.s.ong,

拜託,當天的違法遊行人數你當然可以自己掰自己爽啊,我告訴你啦...

其實我也在辦野菊花遊行,訴求是無理草霉退散,還給大家乾淨無污染的自由廣場!

恆春、屏東、高雄、台南、雲林、彰化、台中、苗栗、新竹、桃園、台北,都有我的足跡,

很多支持我的人都以在我身旁來來去去的方式參與我的遊行,甚至還以其他的方式參與我的遊行...

在我1公里範圍內走著坐著站著躺著的、看過我一眼的,以眼神鼓勵我的、遊行走在我前後左右中途離場的、看熱鬧的,這些保守估計超過1千萬人,

支持我的有老師、教授、OL、學生、警察、軍人、修女、神父、和尚、尼姑、記者、冥視、三粒、主播、律師、醫生、家庭主婦、藝人、政治人物...等各式各樣職業、不分黨派、年齡層0歲到100歲,

很訝異的是有很多外國朋友也以在我身旁來來去去的方式參與我的遊行,有日本、非洲、美國、英國、俄國、義大利、香港、韓國、菲律賓、印尼、越南、泰國、新加坡、馬來西亞、阿拉伯...等,

我訴求合理,不像草霉隨便要人下台道歉甚至,提出的修法根本就是侵犯其他多數人的人權,

我不搞網路連署或是簽名連署,因為都是可以灌水自己亂簽的,

我不搞靜坐,我覺得畢竟要生活工作,要坐就認真坐,不要說要坐卻沒啥人坐,

我不會打著靜坐名義接受人家物資吃吃喝喝野餐聯誼,

我也不會搭一些垃圾建築破壞環境有礙觀瞻且佔地為王,

我不會為了報紙版面、新聞畫面而搞一堆有的沒的花招,

我不會搞學運卻還靠老人幫忙,甚至把參與人數增加十倍,

支持我的雖然超過千萬人了,但是我和支持者很低調,我默默做事、他們默默支持,

在此感謝反草霉的千萬朵野菊花!!!

ken 提到...

不論有無許可的遊行,都是在用人權之名,實踐踏他人之用路權, 何況這還是未經許可的活動。

用路人的人權 有人去關心?
罷佔中正紀念堂(自由廣場) 就不是濫權?

台北的市民們才是最大的受害者!

dlanoronald 提到...

我再補充一些當天的細節:
  在凱道上,隊伍要迴轉時,遊行群眾給予「辛苦的警察」「掌聲」。此細節,之前的文,我忘記敘述…。
  另外,當時我在現場;對於人數的估算,考慮人群的緊密度…;隊伍在凱道上時,隊伍寬約半個凱道寬;隊伍長,約「中山南路」到「公園路」間的街區長再長一些;長多少,沒有看清楚…。若以五十人一叢的佔地面積來估算,並考慮印象中人群的緊密程度;當時在凱道上的總人數,保守估計為五千人左右。
  另外一點,我要為他們澄清。以「目前」的報紙、電視新聞…等訊息而言,對於訊息接收者來說,不容易臆測「實際情況」;當時我在場,並有在外側觀察遊行;關於當時在凱道上的總人數肯定超過一千…;若「三千」,也為合理的數字…。
  另外也別忘了;對於我所提供的訊息,以「接收者」來說,也是「間接」訊息。
  通常,要實際走過,才易體驗,所謂訊息「落差」…。

c.s.ong 提到...

拜託啊,從頭到尾腳連指頭都沒沾上自由廣場的人,還敢在這兒說三道四,真佩服你的臉皮。我實在懶得提你的名字,拍寫啊。

adfadfadsfasdfsadfas 提到...

當天我有去自由廣場, 要不要我把中華民國國旗被納粹黨的標誌給侮辱的照片寄給你? 讓你看看野草莓有多愛國?

Nonsense 提到...

我想要看,麻煩貼一下

c.s.ong 提到...

虧你還敢提「中華民國旗」,好好笑~

Nonsense 提到...

台灣是民主自由的國家,國旗有什麼不敢提的?又有什麼好笑?

你倒是說出個道理來看看。

希望 提到...

中華民國國旗,代表中華民國,而中華民國正座落在我生長的土地上,正有因為這國家的執政,大家才有能力在廣場上抗議什麼人權以死。
藉以人權以死之名去影響用路人(騎摩托車的人都快騎上分隔島了,如果他發生交通意外真的就變成人權的烈士了。)
用國旗覆棺?到底褒揚令是誰發的?活動主辦人發的?他有什麼權利發?棺木裡面是躺著誰?人權?我想躺著應該是被你們影響的用路人和想去自由廣場上自由活動的人的人權和國家的尊嚴吧!而我,為那面覆棺的國旗感到難過,因為他被違法濫用完全失去國旗的尊嚴。
人數不是重點?我個人卻認為人數才是最關鍵的重點,零零散散的或聚或離在自由廣場門前佔據了這麼久,最後才得到所謂你們說得(目前說法最多)1萬人的參與,遊行人數表達了中華民國人民對訴求重視的程度,"和更多社會力量串連"?當初林佳龍去關心被拒絕,後來又一直"歡迎"政治人物去"關心",最後來個歡迎各政黨支持者去參加你們的遊行,卻沒有一個政治人物去參與,這就表示他們認為你們搞的已經不是他們的"菜",你們的訴求如果這麼重要到一定會被廣泛人們所重視的話,對支持這個運動的說聲抱歉了,請各位比較一下舒跑盃和什麼ing安泰的路跑。
我個人認為很多政治人物or政黨希望這個社會亂,這個國家亂,甚至這個世界亂,因為有很多人or政黨可以從中獲得利益,政治利益?金錢利益?權勢利益?而我可以很認真的說,野草莓只是他們認為失敗的作品,而你們要爭取的歷史定位,有個很簡單印證的方法,就是再半年後各位google搜尋野草莓運動,看看所有部落格對這個運動的看法。

陳志忠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陳志忠 提到...

不是說12/07活動後一週撤離自由廣場,今天已經12/20了還是佔據著大門,當個食言而肥的草莓也許是不錯,但霸占近40多天的廣場大門,可以還給納稅人休閒使用嗎?

midooid 提到...

爛草莓竟然持續霸占公地,劃地為王!!!甚至影響到交通安全,我看他們真正的企圖是釀造車禍事故吧!真是該死呀~而且看這兩個月的回文內容,根本就同個人開分身嘛,這麼87的戰術還敢在這邊自欺欺人,Q!回文內容就三種模式:

 1.簡單回覆:爛草莓我支持你!!!
 2.香蕉回覆:作爲一個外國人,我個人是支持爛草莓的。
 3.裝懂回覆:使用一堆引號來支持爛草莓。

另外最不可思議的是,想不到出席成員幾乎都是可憐又容易被騙的老人家,搞不好發個便當給他就跟你一天哩~真該死呀!作賤自己就算了,還要欺騙無辜可憐的老人家。

To NINI:
對於這些自欺欺人,把自私當公益的爛草莓我們可以說什麼呢?我已經不想說了,讓牠們自生自滅吧!不要浪費我們的時間了,一天24小時,光工作就吃掉一半時間了。但如果心情不爽想幹譙一下,來這邊教訓一下這些被公幹的東西也不錯啦XD

唉唉~爛草莓真是害人不淺呀~對台灣沒貢獻就算了,還害人害己、違法犯紀,真是不知羞恥的最高境界呀!你們生存的價值就只有被公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