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6日 星期六

1207,讓我們演練一次自願報備制的遊行

野草莓最終戰役
讓我們演練一次自願報備制的遊行


將集遊法之中的許可制改為自願報備制,一直是野草莓最重要的訴求之一。也是這一點,引起很多人的懷疑:真的有這麼簡單嗎?不需通過許可,難道不會發生混亂嗎?不會造成暴力衝突嗎?

這一次,我們要作給大家看,我們將以自願報備制的精神來完成這一次遊行。對於1207的遊行,我們並沒有向中正一分局提出集會遊行申請。但是,這一兩個星期以來,我們不斷地和警察機關協調,一方面向警方保證我們會努力作到遊行過程的和平與安全,另一方面希望由警方協助必要的交通管制。

我們願意和警察充分協商,告知我們所有的遊行資訊,包括活動時間、人數預估、遊行路線、定點活動等等。我們認為一個成功的遊行應該是由示威者和警察共同合作完成的,警察不應該是站在示威者的對立面,兩者應該處於不斷溝通甚至是合作的關係之中。

這是我們不願意提出集會遊行申請,卻願意和警方保持善意聯繫的原因。

再者,這次遊行的目的,除了野草莓長期間持的三點訴求之外,我們更是要示範一次遊行,讓藍綠兩黨看看,這次由學生自發組織的遊行可以如此高度自律且意志堅定。

如果你認同我們的訴求,認同這個遊行的方式,也請你平靜得,有尊嚴得,加入我們的行伍,這會是野草莓最盛大的一場戰役。

也許政治不是那麼清明,也許局勢未曾變好,也許曾經我們堅持的生活方式是如此不堪一擊,請加入隊伍之中,讓我們一起完成這次的人權大遊行,共同慰藉,共同砥礪,共同前進,共同營造一股能夠穩定社會的力量。

8 則留言:

希望 提到...

各位,如果對於集會遊行有這麼高度的期待,希望請你們以更高度的去約束申請人的自制力,例如,在活動進行中參與活動人群中有人滋事(舉凡攻擊路人,辱罵,攻擊警方規範等)其行為,爾等如何應應與面對呢?如果這也要推給政府而汝等只會兩手一攤說民眾都是自發來的,活動主辦單位只會口頭說感到遺憾,或推說日後作相關處置,那就跟誰一樣我們心知肚明,現行法令既已讓你們感到嚴苛剝奪你們的自由,那再者修改得更寬鬆,又由誰來保障無辜者的自由,本人不材,可否提供意見修法如下:申請人如何報備大家來個原則上都同意,當與活動有關所發生的鬥毆,辱罵,攻擊,暴動等所有不法情事,主辦單位如無法提供證明與該主辦單位動員的群眾無關,如果有關則為處罰方式一,如果無關則該回動主辦單位與主辦人須以媒體以一定版面公告此當事人無關該活動主辦單位(否則怎會出現在你們的活動場合中),併發表道歉聲明,如為完成則為處罰方式二。罰方式一:滋事者以現行法令之罰則規範加重二分之一裁決,主辦單位以相關連坐方式負擔相關刑責,最高為滋事者犯行之全部刑責,連坐最低之刑責為滋事犯行之二分之一。處罰方式二:撤銷主辦單位協辦單位等與所有聯絡人,最高十年最低三年的集會遊行申請資格。相較確認身份為非集會遊行之人員有人滋事(舉凡攻擊路人,辱罵,攻擊警方規範等)罰則仍依刑法加重其二分之一為最高。

或許各位辛苦的學生會認為這樣對你們很不合理,可我覺得這如果法條立院通過,不管藍綠連阿貓阿狗要集會遊行有都會受規範,或許有人怕會獨厚執政黨,什麼法院是國民黨開的,那請他下次選上總統,因為台灣已經政黨輪替兩次,三級貧戶都可以當總統台灣沒什麼不可能,再不然請他搬去他可以開法院的國家去移民,只要他不犯法人民有行動的自由。

說這麼多可能有人會以為我偏激,可我卻認為重罰之下才會有安寧的社會,如果還有人執意一定要去作,我覺得這是他的自由,因為他會成為烈士、偉人,不自由,毋寧死,不是嗎?

最後,不要只想著去遊行的人受迫害,還有那些有些已經殘廢的警察先生們,和真正經過受到無故波及的群眾們(有些是他們為了顧三餐而非得經過的)請大家體諒他們一下。

我無意指明說誰是暴民,可如照著我的愚見去規範的話,良民無阻,而暴民如現會立即得到懲罰,而該負責的人也會有警惕,還要再集會的人也會更有效率的規劃,減少對立,衝突,應該是多贏的局面,因為在相同事件(陳雲林事件)中,舉辦單位沒受到嚴厲的懲罰,而是一再推諉,如果正想修改的集遊法是傾向姑息此類的人,那是助紂為虐,不管主辦單位是藍是綠或是其他人修完的法對這種人沒有制裁,那國家會大亂,我身覺得這麼亂的時候,至少我覺得藍綠現在對立是相當嚴重的時候,亂世用重典,等到是謂大同的時候(禮運大同篇),這個法也不用修,也不用廢,因為人們已經無視他的存在了。在我認為自由與安全我傾向犧牲少少的自由而獲得大大的安全。而且這些在他們有意造成嚴重對立份子的眼中才是影響到他們全部的自由。

新加坡是我很不喜歡舉的例子。抱歉,喻詞如有不悅請多多包含。

也有人指稱暴政再現,希望您能謹慎用詞,焚書坑儒,文化大革命,宵禁,還是您發這些文章被人行動騷擾,還是被警總請去問話,如您雖然都沒有,可是這個政府你還是認為他是暴政那也行,您可以移民,如果您沒錢移民,請您移尊駕發起革命,不然請您等三年半,那您如果也等不下去,不然就去出家那是與世無爭的,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那我可以介紹心理諮商師,因為我深深認為活在暴政中很痛苦更甚死。至少我希望大家都是快樂的。

而你們的標題"1207,讓我們演練一次自願報備制的遊行"看在人民的眼中,自願報備制你們沒有做到因為你們的自願報備並無視主管機關的核可,在我周遭的人(除少數深綠支持者以外)他們認為這些學生舉動是少數字以為學運經找曝光點的草莓,而被有心的政治人物所操弄造成了跨越11-12月的台史鬧劇。

鱷魚 提到...

記得在蔣中正時期, 反對意見在堅守一段時間不散後, 總會遭到不明人士的攻擊, 而警方也總是會漠視。
事後證明, 那些不明人士皆為情治單位派來的黑道份子, 而警方也莫可耐何, 野草莓們, 你們人數太少, 還是快快解散吧, 現在已明顯地時不我予了!!!

請保重身體, 日後的民主人權, 還是要靠你們這群人了......


台北大會師前夕,嘉義野草苺遭砸場! 希望這是你們最後一戰了! 保重身體啊, 民主戰士們...

raining 提到...

我只能說一樓完全沒脫離戒嚴時期的心態啊

什麼叫做重罰之下才有安寧的社會, 你有沒有聽過暴政才會帶來流血衝突? 如果所有人生活過的很好,人民幹麻選擇上街頭? 一個執政無能的政府卻握有統治的權力,我們該做的是監督它而不是要它把大家管好,消滅異議的聲音。

我強烈覺得你完全不了解台灣民主化過程裡,反對者付出的心血和代價,所以你完全不認為該去珍惜民主社會的某些價值。如果你這麼喜歡戒嚴這種紀律森嚴的社會氛圍,那你就必須放棄現在在網頁上發表高論的這種權利喔 以後你要是不幸被裁員也不能上街頭抗議喔 到時候你還要幫統治者講話嗎?

你要知道你現在擁有的這些權利,是那些你看不起的人幫你爭取來的。

希望 提到...

RE: raining 提到...
我只能說一樓完全沒脫離戒嚴時期的心態啊...

你有沒有聽過暴政<==你跟某些人一樣認為現在的政府暴政,那民進黨也是囉,只是我想知道你所謂的暴政,對於你造成什麼不便,是12年國教?擴大內需?開放陸客來台?三通?
還是消費券?
什麼叫戒嚴呢?真是把一條牛跟一根毛來比,所謂的草莓,戒嚴末段才剛出生,然而我才強烈的確定你的戒嚴絕不是你親身經歷而來,網路大家有的是權利指稱別人的不是,可是當你對於別人的背景一無所悉的時候,請將指責保守,我經歷過戒嚴,我也曾是貨真價實的民進黨員,那時我是一個滿懷熱忱和抱負的思想青年,但在陳總統執政之後就不是了,雖然"伊是我們的寶貝"又把我感動回去了,牽了手之後,隔一年他真的讓我徹底絕望了,我的周遭很多人這樣絕望,目前的執政團隊(執政黨)下部的人其實也不好,可至少也是我們一個希望,真的不好,四年後換掉,然立院各地方首長亦同,這就是你口中民主的結果。

關於被裁員的抗議,那是大家為了工作權,而向資方抗議,如果這樣也像政府抗議,那我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可您如有在規模的公司上班,都會有工作契約,上面會載明本契約未盡事宜依勞基法辦理,公司的資遣解散都會有一定的辦法的,而這是你來上班就認同的,我同情並聲援那些被惡性倒閉的員工,去對那寫可以依法領到保障的還來xx而嗤之以鼻。然則甚選好的工作環境是自己的責任,有些人娶了相當滿意的老婆,疑為前途從此一路平坦,沒兩年老婆跑了,而在自怨自艾,怪盡天下所有的人,而不知改進自己,力圖向上,尋找另一個人生,畢竟危機意識本來是要自己去恆量的,每個人的感受認知不同,所以解決的方法也不同,抱歉,喻詞如有不悅請多多包含。

最後回答你我現在擁有的一小部份權利爭取來的成員,我是其中一個螺絲釘。

spear 提到...

從民主起源看野草莓
矛木 (中國流亡作家)

美國自然主義作家愛德華艾比(Edward Abbey)曾說:「為了保衛國家,愛國者必須隨時準備對抗政府。」所以筆者原本樂觀其成,想觀察一群年輕人如何關心社會,為爭取言論自由犧牲奉獻。然而在這個過程中,看到他們的溫和訴求方式,BBS打嘴砲的軟弱調性,錯誤判斷局勢與民主代價,落得即將草草退場,筆者深表遺憾。

一個過去執政超過半世紀的獨裁政黨可以做到的殘酷、冷血與人性操控,是沒有其執政經驗記憶的這一代難以理解的。所以這些天真無邪的學生,幻想著台灣有成熟的民主價值、人們有理性可以不分藍綠,演著連媒體都無心拍攝的行動劇,談論著要走入校園宣傳理念、辦座談會、整理照片和論述將來要出書。號稱學運,結果卻看似學校社團活動,令人感到一陣錯亂迷惘。網路帶大的這一代,以為網路的虛幻世界可以在真實生活中實現,以為台灣大部分坐在電腦前的人會為網路現場直播而感動、而行動;殊不知反因為果,這些人就是因為不會感動或無行動力,才會坐在電腦前面。而對中國國民黨來說,選舉、文化抗爭、甚至遊行、靜坐、絕食,都已太溫和懦弱,他們根本有恃無恐。夢幻的野草莓注定終究失敗潰散的命運,悄悄收場。

自從前民進黨政府不敢強勢改革台灣,然後馬英九在台灣政壇被扶植起來,台灣就漸漸走到這個許多現今民主進步國家(如美國、英國、法國)在近代民主史程中都曾面臨的分岔路口:一,安靜過日子、然後失去民主自由、成為霸權(中國)的一部分;二,人民激烈地對抗政府(無論是民進黨或國民黨執政),直到政體或政權轉換、成為完全新民主國家(當然,還得繼續面對中國的威脅)。就歷史的角度而言,若要有真正的民主和言論自由,終極手段就是師法那些國家當時轉換政體的方式。兩百年前的這「一群少數人」(借用來訪中國官員、台灣官員的用詞),行事計畫過程雖理性冷靜,但實踐方式卻是用迅速累積起來、然後瞬間爆發的強迫和激烈的力量,瓦解現有體制,來展現對民主體制的強烈追求和渴望。這在歷史上是有其正當性的,也是一再發生的,最近的泰國抗爭也是這樣一個充滿能量的趨勢。因此,學生那種戴口罩靜坐或是在網站上提出改革要求的虛弱發聲,根本就無法對抗中國國民黨累積了長達三十八年的戒嚴執政經驗與現今台灣過半數的支持民意,甚至讓他們再度確認台灣人的能耐也不過如此。

野草莓的溫和理念與運作,雖然美好,但因為得不到擁馬和擁中者的認同,軟弱無力的身段也難脫草莓族魔咒,終將被殘酷地遺忘,成為另一個供人消磨時間而點閱的部落格或網路相簿。兩百年前的美國、英國、法國(亦或九十七年前的中國)轉換政體的方式雖然很難在台灣重現,但有志之士若要有所為,應思考用更強而有力的戰鬥信念、組織和方式,才能更有號召力,捍衛他們對台灣民主自由的信念。

jingle 提到...

根據美國官方統計,除了鄰國墨西哥,移
民美國者最多的是遠在東半球的中國人。
苛政猛於虎,在現代中國,苛政猛於太平
洋。

寧願待在有虎傷人的地方,也不願活在苛
政裡。渡海來台灣的先民也是如此,移民
情結,我們不可能不同情了解。
只是難得出頭天了,為什麼又要低頭向苛
政的水準看齊?為什麼又要回頭和苛政之
國統一?

為了避免戰爭?

支持統一的人,希望兩岸休兵生活安定,
有家有業,誰不如此。然而,兩岸統一,
台灣就沒戰爭了?你不犯人,人就不犯你,
現實是這樣的?

伊拉克是聯合國會員國,美國也是,美國
照打伊拉克。資源爭奪無時不有,台灣海
峽就是美日的資源之路,一旦給中國控制
了,能不和中國槓上?

兩岸統一,一樣戰爭。
中台之戰換成中美之戰而已。

中美之戰一開打,誰輸誰贏不用問,先問
台灣人要不要當兵?
你孩子台灣人不當兵,山東、湖南、陜西、
河北.....各省同胞不抗議?
香港特區當然是個樣板,做給還沒放進口
袋裡的台灣看的。一旦台灣到手中國統一,
還需要什麼特區?

不論民生和政治,急於統一,等於急於不
幸。
讓列強都需要你,平衡點上的你才安全,
才有真正穩固的和平。

馬英九心急的做法,等於是為了和平犧牲
和平,為了安全犧牲安全,何況他並不真
為了這些 。
那些國民黨高唱統一的政要高官多已擁有
美國居留權,已無後顧之憂,便不會深思
熟慮台灣百姓真正的安全和幸福。

人民會不顧這些而選擇馬英九,主要不在
遙不可及的統獨問題,而是近在眼前的民
生問題讓人急於改變現狀。
要拿過半數的民意自以為是硬要統一,是
強詞奪理更是強暴民意。

政府有能,人民有權。如果政府無能,人
民有權導正政府,現在不救民權,以後誰
救兒孫的未來?
包括今日直選總統的權利,便是當年抗議
的吶喊者爭取來的。馬英九急著想把我國
和苛政之國的水準扯平,不只民主,第一
個受到影響的就是民生,除了軍公教,各
行各業怎禁得起低價競爭不受打擊?

面對這樣嚴峻的情勢,老師學生們挺身而
出便有如警鈴,突破了無救的愚蠢、無恥
的沉默。
警鈴怎麼可能只響一聲,成功怎麼可能在
這一時,警鈴不會救火也不必救火,為什
麼最後會因此救火成功?這便是野草莓的
貴重。

有的人不喜歡噪音,喜歡他想要的「和諧
安寧」,現在正想把所有的警鈴拆光。即
使辦到了,安寧了,那...安全呢?

巴布 提到...

這次野草莓要親自示範演練其所主張的「自願報備制」,對整個台灣社會將會是非常良好的示範。

這次野草莓野的好。

有考慮偶爾要再出來野一野嗎?好不好--?!

皓文 提到...

jingle 提到...
根據美國官方統計,除了鄰國墨西哥,移
民美國者最多的是遠在東半球的中國人....

"寧願待在有虎傷人的地方,也不願活在苛
政裡"

這個邏輯根本狗屁不通 美國的各項條件 都比華人世界強 不管是社會福利 醫療 經濟科技各方面 所以才可以吸引這麼多新移民
畢竟人都是往高處爬的多 都想要有更好的發展要
假設現在是中國跟美國的立場對調 中國強美國弱 而仍然有那麼多人要往 "比中國差的美國去" 那你才可以說苛政猛于虎
懂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