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2日 星期二

野草莓大事記(11/3-12/1)

Nov. 3-5, 2008
  外賓訪台,與政府高層進行攸關台灣前途的會談。政府予以高規格維安保護,但警方維安卻屢屢出現於法不合的侵害人權與意見自由行徑,且有針對特定意見表達而施行公權力的狀況。警民衝突持續升溫,終至引發流血事件。

Nov. 5
  憂心台灣人權、民主倒退,對行政、執法機關濫用公權力感到憤慨的多所大專院校師生,當晚透過網路串連,決意次日在行政院前以靜坐方式向政府和平抗議。

Nov. 6
  自早上十一時起,五百多位大專院校師生身著黑衣、戴上口罩,在行政院大門前靜坐抗議,要求「馬英九總統、劉兆玄院長道歉」、「國安局長、警政署長下台」、「修改集遊惡法」;警方四度舉牌警告。行政院先後欲派出二組參議及處長級官員接見師生代表,靜坐師生全體否決。隊伍周圍拉開糾察線以資保護,但歡迎所有公民在去除一切政黨標語、旗幟後加入靜坐。
  同日,民進黨發動圍城遊行,抗議馬陳會面。警方第四度舉牌後,民進黨方面曾派人表達關切,建議學生轉移到立院旁合法申請的場地,但為全體師生否決。晚間,圍城隊伍在圓山與警方爆發衝突,午夜前遭強力鎮壓。靜坐師生做好被驅離的心理準備,決議於自由廣場二度集結。

Nov. 7

  早上10:50,行政院秘書長薛香川逕行前來接見靜坐師生,對話將近一小時毫無交集而退。學生對秘書長之提問遭媒體掐頭去尾,渲染成「嗆聲『不是人』」。
  下午四時起,警方完成集結,對靜坐師生展開驅離,一一抬上警備車,載往台大(部分載往內湖)。老師們則與警方僵持到晚間七時。學生自傍晚六時起於自由廣場重新集結,多達八百人。老師們晚上八時在拱門下舉行記者會說明宗旨,但運動主導權此時已完全交付現場學生。決議「繼續靜坐」、「不申請集會遊行」,並定調為「以學生為主體的公民不服從運動」。

Nov. 8

台南學生開始在成大校門口靜坐聲援。
天降大雨,自由廣場架起雨棚,提供睡袋。
馬英九總統慰問外賓訪台維安期間受傷的員警。

Nov. 9
  中部學生於台中市民廣場靜坐響應。
  經北、中、南連線表決,正式定名為「野草莓學運」。

Nov. 10
  訴求聚焦於「修改集遊法」,口號「集遊法違憲、人權變不見」。
  484位大專院校教授、中研院研究員連署聲援野草莓。
  劉兆玄院長接受東森專訪,表示要求道歉「與主流民意脫節」,會舉行公聽會致力修改集遊法,但卻意外脫口而出「這種事挺兩天就過去了」。
  新竹學生於清大小吃部前靜坐響應野草莓。
  高雄學生開始於城市光廊靜坐聲援野草莓。
  教育部長鄭瑞城傍晚前來探視學生。部分媒體以學生不識部長挖苦諷刺。
  自由廣場每晚開始播放紀錄片、舉辦講座,傳達民主與人權、關懷弱勢理念。

Nov. 11

  中午,80歲的劉柏煙老先生於廣場自焚,抗議外賓來訪期間政府種種作為,經送醫急救,目前仍住院治療。野草莓除表示慰問,並與台灣人權促進會一同為劉老先生舉行募款。國民黨方面則稱劉老先生並未重新登記入黨,且平日收看綠營政論節目,因此不會前往探視。
  十六個社運團體自本日傍晚六時開始,每日於現場「靜走」一小時聲援野草莓。
  馬英九總統表示,「問題不在報備制,而是在暴力」。

Nov. 12
  野草莓公布外賓訪台期間警方執法過當影帶,並由受害者現身說法。
  嘉義學生開始於二二八公園靜坐響應。

Nov. 13
  立法院國民黨團召開集會遊行法修法公聽會,野草莓未收到訊息、未獲邀請。
  兩百多位文藝工作者發表「拒絕沉默,捍衛表達自由」連署,並到現場聲援野草莓。
  晚間,自由廣場召開大會決定運動走向,最終決議週六之後持續抗爭。同時決定週六大會師活動形式,由現場同學各自承辦。

Nov. 14
  上揚唱片代表,台大土木系張學孔老師到場與同學座談,揭露事件真相,並呼籲政府公開承認錯誤。
  二十多位香港學生於香港理工大學靜坐,並與自由廣場連線,聲援野草莓。
  在台圖博人代表前來聲援,並向同學獻上哈達。
  政大研學會在中午舉辦野草莓學運校內說明會。

Nov. 15

  全台野草莓及學界、民間團體代表於自由廣場大會師,靜坐、演說及表演行動劇。三位同學代表下午三時進入籠內,自囚二十四小時。同時舉辦公民論壇。共有五百多位學生參與。
  傍晚,兩名蒙面女生高舉海報,指控靜坐學生募款自肥,並站在場內不發一語,引起圍觀群眾激憤,最後在野草莓工作人員保護下離去。
  另一批自稱「小藍莓」的嗆聲者於晚間八時前來,但不敢進入場內,退往景福門給媒體拍照後散去。
  馬總統在台中接受電台訪問,表示「台灣學生在高中前競爭力很強,上大學就稍弱」。

Nov. 16

  三位自囚同學獲釋,公開呼籲馬總統與學生對話,彼此辯論主張。
  決定於下週日正式成立不受國家暴力介入的「草莓樂園」,並展開各項營建計畫。
  三位高雄野草莓學生欲在馬總統訪問高雄時當面陳情,卻遭警方人員阻攔、追逐、並出言恐嚇。
  自由廣場同學傍晚前往台北車站發傳單,行經博愛特區周邊遭警方舉牌攔阻。

Nov. 17

  立院國民黨團內部公聽會,贊成集遊法改報備制。
  晚間,自由廣場臨時召開大會,針對運動走向及組織編制問題爆發激烈辯論。

Nov. 18

  警政署檢討「協和演習」維安工作,認為「已圓滿完成『維護代表團安全』及『確保會談順利進行』二項主軸任務,執法過程應無不當,少數同仁之急切作為將以加強教育訓練「精進執行技巧」。
  警方要求媒體提供圍城當日滋事份子照片及影像檔,台灣新聞記者協會表示「拒當警方抓耙子」,前往警政署陳情,但未獲回應。

Nov. 19

  立院內政委員會審查集遊法草案,行政部門版本仍規定須三天前報備,並保留禁制區、主管機關禁止、解散權等機制,野草莓及公民團體強烈反對,主張改採「自願報備制」。
  台北藝術大學音樂系顏綠芬老師率領多位音樂家前往自由廣場,舉辦小型音樂會聲援學生。
  「人權靈堂」完工,週四起開放各界拈香祭弔。
  台大說明會晚間於社會系館舉行。

Nov. 20

  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在自由廣場舉行記者會,成立「控訴暴警律師團」,針對警方執法濫權展開第二波提告行動,並呼籲馬總統別再視而不見。
  野草莓「台灣人權治喪委員會」向總統府、行政院、國安局、警政署及國、民兩黨發出週日「人權公祭」訃聞,邀請參加。
  指揮關閉上揚唱片鐵門的北投分局長李漢卿接受台北市議會質詢,否認一切執法過當的指控。

Nov. 21

  立院內政委員會召委吳育昇親赴自由廣場,將11/27公聽會邀請函交給學生。學生於晚間開會決定派代表出席。
  法務部頒訂規則,要求學校等機關自行遴選政風人員,引起戒嚴時代「人二」復活的質疑。

Nov. 22

  著名學者Ronald Dworkin拜訪自由廣場,了解情況。
  晚間,學生手持白燭為台灣人權守靈。
  高雄場舉行「翻滾馬囧」活動,以行動劇諷刺馬總統,要求總統翻滾思想。

Nov. 23

  上午舉行人權公祭,民間團體到場致意,場面肅穆哀淒。原訂的出殯因缺少葬儀業者支援,改為停靈。
  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抵達自由廣場向人權拈香,參與行動藝術,並為執政期間未修集遊法公開道歉。
  野草莓「埋鍋造飯,長期抗戰」,正式成立草莓樂園,立起高塔、啟用四間組合屋(主播台、廚房、影像陳列室、放映室),並且表演行動劇。北藝大顏綠芬老師發起「音樂界聲援野草莓」音樂會,眾多音樂家、作曲家熱情支持演出。

Nov. 24

  美國人權救援工作者梅心怡(Lynn Miles)到場關心,願協助爭取國際支持。
  學界及民間團體代表前往監察院檢舉國安、警政首長,由監委黃煌雄收下陳情案。教授與民間團體在晚間向現場同學回報社會串連進度。
  台南野草莓官網一度遭受無預警關閉,經反映後於隔日恢復。
  台大高層通令「校園中立,不涉政治,野草莓不能進校園」,拒絕學生借用器材播放紀錄片。

Nov. 25

  原訂在台科大舉辦的說明會因校方不願出借場地,多位老師表達關切而被迫取消。
  指揮協和勤務的所有分局長全部由警政署拔擢升官。

Nov. 26

  高雄野草莓代表北上,向自由廣場同學報告近況,傳遞各地野草莓的祝福與勉勵,並教唱「野草莓戰歌」,氣氛熱烈。
  靜坐同學重新以五到七人為單位分組,以加強認同感及組織性。
  野草莓重返行政院,以兩人為一組每日靜坐一小時。

Nov. 27

  立院內政委員會舉行集遊法修法公聽會,野草莓派代表出席。與會代表意見分歧,立院方面宣示本會期完成修法,野草莓仍堅持自願報備制。
  下午,樂生自救會前往行政院抗議政府限期拆遷、違背承諾,野草莓學生亦到場聲援。
  長庚大學野草莓說明會於晚間舉行。

Nov. 28

  中午,野草莓學生在台大校園舉辦遊行,號召同學起來「打抱不平護人權」。
  中部野草莓決定自明日起停止靜坐,轉進校園宣傳,深耕民主與人權。

Nov. 29

  社運前輩簡錫堦在自由廣場解說非暴力抗爭,為1207野草莓大遊行預作準備。
  播放樂生保留運動紀錄片,召喚同學關心、支援隨時可能遭拆遷的樂生院。

Nov. 30

  「野草莓音樂祭」自早上十點開始盛大舉行,表兒、濁水溪公社、88顆芭樂籽、929、巴奈、朱約信……等獨立音樂圈頂尖樂團、音樂人齊集自由廣場,以音樂力量聲援學生,關懷社會。
  高雄野草莓發起「傀儡馬遊愛河」遊行,批判威權復辟、人權受壓迫。

Dec. 1

  上午八時半,兩位野草莓學生躺在行政院大門車道,覆蓋標語,抗議政府漠視學生訴求,警方以違反社會秩序維護法為由將兩人帶回派出所偵辦。


※感謝William Tsai辛苦的整理

1 則留言:

文妮 提到...

您好,我發現政治大學黃厚銘老師某日晚間辦的說明會,以及上周六賴青松先生的演講並未放入大事紀,為顧及這些師長的默默付出,是否可以增列?
另外,不知道有沒有其他未放入的事項,也希望大家回覆,協力讓這個大事紀更完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