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8日 星期六

[轉錄] 致靜坐者們

作者 piawfu (抱玉) 看板 camduck
標題 [conj] 致靜坐者們
時間 Fri Nov 7 15:05:23 2008
───────────────────────────────────────

致靜坐者們:

你們大多不認識我。要認識身為大學生的你們,我年紀太大;要認識身為教
授的你們,我年紀太小。有些人可能認識我,而在這些人之中,有些人僅僅
認識日常生活中的我,有些人可能只是覺得這個id眼熟。於是,我想我應該
稍微自我介紹一下。我可能是你們的同學、或者是你們的學長。我可能是你
們的學生,或者讀過、甚至引用過你們的著作。對於只認識我的id、不認識
我的人,我也有可能是你們在網路上的論敵。無論我是誰,我此刻應該在你
們之中坐著,跟少數自己認識的人打招呼,但我不行。我現在在太平洋的另
一頭。

我的人生跟你們之中的一些人可能很類似:我唸過台大和清大、也走過很多
其它的、你們可能就讀的校園。我參加過台大大陸社,而在後來幾年的一些
活動中,你們可能在清大的布條後面看過我。但跟你們最類似的,可能是另
外一些事情:跟多數此刻正在靜坐的學生一樣,我有記憶以來,台灣已經有
兩個主要政黨;我開始意識到何謂政治時,集會遊行已經是競選期間主要的
活動;我上大學的時候,我可以接觸到各種政治與社會訴求,並且我可以選
擇為他們走上街頭。

這一切的一切,都曾經給予我們,或者很可能只有我,一個台灣已經夠民主
、夠自由、夠開放、夠重視人民基本權利的幻象。

幻象不意味著純粹的欺騙或虛假,幻象有其社會生活變遷的實存基礎。的確
,在我成長的過程中,以集會遊行的形式表達意見,比在我父祖輩大半的人
生中都容易得多。這是真的。然而,這樣的變化仍然只是朝向那些它所允諾
的社會之進程的一部份,而不是足以證實那個社會已經到來的最終成果。

我們可以上街遊行,但是必須經過申請、等待權力者的核准。

警察不會因為我們上街就抓我們,但是很多時候,警察執法並不需要具體事
證或法條——如果那樣還可以被稱為「執法」。

警察不會對我們開槍,但是可以沒有任何理由地將我們帶到警局做筆錄,或
是帶到山上、野地、公墓,叫我們自行回家。如果我們不遵從這種沒有證據
支持及法條規範的拘捕,他們會觸碰我們的身體,把我們拖走;如果我們觸
碰他們的身體,那他們可以說我們妨礙公務。

是的,這一切都總比今天那個來訪的政權好。在那個政權之下,槍仍然可以
開、新聞仍然可以封鎖、因為畏懼死亡而放棄表達意見,仍然是個異議者必
須面對的選項。

但是,除非我們把標準放得那麼低,否則我們仍然會在許多時候,對台灣已
經「民主、法治、自由、重視人權」的幻象感到懷疑。

我們可能無法理解,為什麼在一個民主國家,人民表達意見的集會必須經過
被選舉者的核准。

我們可能無法理解,為什麼在一個法治國家,警察要把你帶走時,可以沒有
法條與事證,僅僅說「你跟我們走就對了」。

我們可能無法理解,為什麼在一個保障人權的國家,警察動手抬人、推人不
叫做暴力,而因為不願意被抬走而與警察有肢體衝突,就叫做暴力、妨礙公
務。

我們可能無法理解,為什麼在一個自由的國家,警察可以未經舉證就把你從
路邊攔下,告訴你你不能去某個地方。

有很多人試圖教導我們,說這些都是對的。他們可能會說,集會遊行可能導
致暴力衝突,所以必須經過核准——可是,警察應該防範的,好像應該是暴
力衝突本身,而不是集會遊行。

他們可能會說,如果警察只能在有事證和法條支持時才能抓人,他們可能抓
不到所有該抓的人——可是,如果警察不需要事證和法條就可以動手,他們
可以抓很多不該抓的人。

他們可能會說,你們本來就不該去躺在那個要被拆除的建築前面、你們本來
就不該去參加那場遊行、你們本來就不該靠近某些地方。他們可能會說,你
自己要去那邊給警察抓、給警察打,那要怪誰?他們可能會說,學生的本分
就是唸書。他們可能會說,不要上街頭,因為可能會被政黨利用。

這些都不能解釋為什麼警察可以做那些事。他們只是在說,知道警察會做那
些事,就躲開吧。他們叫我們不要反抗,甚至叫我們不要譴責。他們會說,
「好吧好吧警察那樣可能不對,但你們怎麼會那麼不成熟,要去做那麼危險
的事呢?」

甚至還有些人,會說自己很支持「民主、法治、自由、人權」。當他們自己
喜歡的政黨或者訴求走上街頭、跟警察發生肢體衝突時,他們說:「怎麼可
以這樣!台灣是民主自由講人權的國家!」;當他們不喜歡的政黨或訴求上
街頭發生肢體衝突時,他們說:「怎麼可以這樣!台灣是法治國家!」。如
果你跟他們爭辯,他們可能會開始告訴你「但是遊行群眾的訴求是錯的!」

而我們的疑惑明明就不在哪個訴求更對或更錯、對我們個人來講更討喜或更
討厭。我們只是疑惑,為什麼一個號稱「自由、民主、法治、人權」的國家
,沒有一套保障基本人權的法律,限制政府的權力,維護人們對民選政府表
達不滿的自由。

我們終究必須自己找答案。我們有一套老舊的集會遊行法,用意是規範、而
非保障集會結社。它告訴我們「在怎樣的情況下我們才被容許集會」、「如
何取得權力者的核准來集會」、它規範了「集會中警察可以怎樣使用暴力」
,卻不規範「警察不能做什麼」。

而即便它規範了,那也不一定有用。因為我們還有一個前現代的警察機構。
警察可以在沒有具體事實及法條的情況下抓人,回到警察局再開始討價還價
要你做筆錄。他們可以在把你弄傷以後告訴你,留下資料就讓你就醫,講得
像是他們的便民措施。他們可能記姓不好,忘了你是被他們弄傷的,也忘了
打從一開始他們就沒有任何權力把你帶進警局。他們可能會圍著你,坐在桌
前,開始查集會遊行法或是社會秩序維護法,開始找他們在限制你人身自由
前就應該提出的法條。警察是個職業,而他們的確知道怎樣配著槍、戴著警
棍,在任何一個生平第一次進警局的年輕人身上榨取出業績。

我們還有不管發生什麼事,總是第一個將遊行者(尤其是跟自己不同意見的
遊行者)指稱為暴民的社會大眾。而不這麼做的人,也可能用犬儒的心態告
訴你,乖乖待在家裡就什麼事都沒有了。甚至那些在肢體衝突事件後批判警
察的人,也可能將警察視為「扁政府的警察」或是「馬政府的警察」,然後
在批判某個政府之餘,忘了警察一直都是那樣子——而僅僅批判某個政府鎮
壓群眾,即使是必要的,也仍然不足以帶我們回頭解決那部法律和警察的問
題。

更重要的是,這些東西都有久遠的歷史,我們父祖輩的許多人,在這樣的歷
史裡獲得了他們理解社會的方式。對許多人來講,這些東西都被自然化成不
需被質疑的社會現實。傳承自威權時代的這些體制和意識型態,並未獲得跟
「威權」兩個字一樣多的批評與反省——也因為這樣,對「威權」的批評與
反省也絕不是已經完成的。

我們在面對的不是馬政府,不是中國政府,而是一個更古老的政府,或至少
是那個政府留給我們的遺產。對人民權利的縮限、警察機關的非理性、對社
會表面和諧的盲信、對多元觀點的冷漠以及對社會力量的恐懼,都是這個遺
產的一部份,遺傳自那個我們之中大多數人沒有參與的年代。以前有人走上
街頭,讓這個社會走出那個年代,但那個年代還寄居在這個社會裡。

在這個時候,你們坐下來了。要一個道歉,要一個下台、要一個法律被修改
。更重要的是,你們提醒著這個政府,當國家機器裡還存在著各種制度和機
制殫壓人民的聲音,政府就不能廉價地自稱民主法治、保障人民。如果法律
和執法都延續著威權時代的邏輯,僅僅嚷嚷著「依法行政」而沒有對法律的
和執法的檢討,這樣的「依法行政」並不值得尊敬。

謹此表達我對這次靜坐的支持。



--

少年得志少年禿
中年危機中年肚

--
※ 發信站: 批踢踢兔(ptt2.cc)
◆ From: 66.74.139.225

10 則留言:

student 提到...

學生抗議的不正當性有以下幾點:
1.不熟悉集會遊行法,請熟讀並仔細研究之後再來抗議,只是由網路發起而集合在一起的烏合之眾政府為什麼要聽你們的聲音.
2.抗議時三三二二,打鬧,吃喝,一派輕鬆,對於抗議內容似乎漠不關心,只想留下青春的回憶,成何體統?
3.陳情書的遲到,代表這場抗議的幼稚和缺乏合理性,發言人更對自己所書寫的內容完全沒有堅定的信心,結結巴巴,是否從頭到尾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抗議什麼?
4.大多數為學生參加,父母所花費的心血全然枉費,不尊重自己也不尊重父母的人,有什麼立場留在號稱自由的廣場上抗議?終究只學到了把自己的自由建築在至親父母的痛苦上,情何以堪?
5.民進黨和親綠媒體以此行動大作文章,以強調街頭暴力的合理性,以及人群多就代表權力大,就代表所有人都要聽從的"順我者生逆我者亡"的偏差觀念,這難道是學生們所樂見所支持和倡導的訴求嗎?
6.當學生們對任何法律有任何意見時,不先從正常管道申訴,就直接走上街頭抗議,實在不是大學生素質的展現,如此一個行為和不懂事的小孩子有何不同?相信這樣的處理事情方法並不是家庭也不是學校所應該教導的.
7.當自己人不聽從自己的想法時,就訴諸其它人,甚至於全世界,而從不考慮想法的合理性和正當性,如果到最後你們是正確的,那就恭喜,但如果是錯誤的呢?你們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就像那些打完人吐完口水丟完汽油彈就落跑的暴民一樣,留下來的只會是整個台灣在國際上被人笑話,被人說這個以民主的訴求但卻是以民主自由為名,行言論及行動暴力為實的烏龍國家,這樣國家的人民如何取信國際?如何讓國際接受你們的正當性?
.............請深思,請熟慮,好好想想,再行動,怎樣才是民主,怎樣才是自由,你們還是學生,不管大學,碩士,甚至博士,教授,請再想想,想想自己想想他人,想清楚了,再做出合理的行動,做一個真正大家的信服的行動!!!

Jei-Hua 提到...

小弟書沒念過幾本,看到閣下文章想反駁,見笑:
1.所以說政府不準備聽他們的聲音?一定要位極人臣全身武器政府認為才值一顧?請不要抹黑政府的形象.
2.君非魚,焉知魚之樂乎?硬把自己的印象加諸他人身上只是種傲慢.
3.同上了啦,您當學生是名嘴?您想要看到什麼?豪氣干雲的開出支票然後漸漸慢慢好?
4.枉費什麼心血?學生應該學的是什麼?學校可以教到這些?您心目中的學生是未來量產型的小市民?還是叱吒風雲的大人物?比爾蓋玆乖乖坐在教室,就能創造微軟王國?希望您的孩子未來有自己的想法.
5.請教閣下年紀幾許?世界上國家政府哪個不是靠人多建立的?現在政府沒有過半選票可以當選?光講漂亮話對現實一點幫助都沒有.這點小常識應該您早就體會到了才是.
6.在這裡到想請教您大學生素質該如何展現?拙見認為法律如有不足之處應當補強修正,如同以往動員戡亂時期行政法令不合民主體認,抑或美國立法平等對待黑人地位一般.如法律規定下不允許爭取的,只有靠自己發出聲音去換取,如真不合乎民意,自然會被民主過程淘汰,您說是嗎?
7.話說戰爭非一己之事,牽涉其中的份子都有自己的正義,十字軍東征,回教信眾殉教,兩次世界大戰,都有自己的信仰和堅持,是對是錯都是由後世來評論,您在急什麼呢?

話說某不以民主為訴求,行極權專制之實,屠殺自己數以萬計人民的國家後來在國際上還是雄踞一方...

amy 提到...

我只是一個很平凡地家庭主婦.我不明白.你們到底知不知道.你們的訴求在哪裡.你們要求馬總統道歉.要求警政.內政部長下台.但是.我並不認為.這次警察執法有過當.

你們有沒有看到警察的辛苦.頭破血流.你們有沒有看到.合法地集會遊行.都有人可以帶著汽油彈.往警察丟去.然後呢.發起的政黨.才說.是黑道份子混入.不關他們的事.這樣合理嗎?這樣就是你們所說的人權嗎?

我門一向說自己是禮儀之邦.將來訪的客人.圍困在晶華8個小時.這就是待客之道嗎?有沒有想過.國際怎麼評論我們?當我們在為經濟努力的時候.你們在念書.你們學到是理論.你們有認為哪裡不公平了嗎?

有沒有想過.台灣有多少人.如果.你們認為的人權.不自由.為什麼其他台灣人不認為呢?你們所感受到的不自由.是自己地感受嗎?或是教授們課堂上的灌輸呢?

有話要說 提到...

發現昨天跟有多位跟你們的意見不同的人留言都被刪了(包括我的留言),但我是要再留第二次,刪了沒關係我會再接再厲的。
你們的訴求我抗議,
集遊法是惡法,
可當初誰反對的?
丫扁八年執政你們怎不訴求修法,
而警察就要活該被丟汽油彈、石頭、磚塊嗎?
大部分的警察都受傷了,
你們難道沒看到嗎?
為了唱片行事件,
就引起你們那麼大的反彈,
難道人命就不值錢,
這次的暴力事件,
已引起大家的恐慌,
周遭的朋友說:「太恐怖,我寧願要大陸管」
太可悲了,
讓人民恐懼,
民進黨難道沒責任嗎?
看到你們連譴責都沒有,
號召的教授綠的太綠了,
你們別說你們不是李明璁號召來的,
你們的行為已帶有政治色彩,
你們敢說你們是中立的嗎?
大多數的人並不相信你的訴求,
這個國家並不是只有你們,
還有大多數持相反意見,
台灣也並不是只有你們,
700多萬票是佔大多數,
你們不能否認,
少數服從多數是理所當,
如你們不服,
你們下次再贏回來,
到時你們要怎樣,
我沒意見。

有話要說 提到...

轉貼

警眷:抗議的學生 請你來執盾牌
2008-11-10【蕭承訓/台北報導】

一群學生透過網路號召,靜坐抗議警察執法過當,要求警政署長下台。另一端,在警政署網站的警光雜誌警眷討論區中,警眷們力挺警察,強調法治的國家,就是要靠「法律」來維持社會秩序,並大聲地向學生說:「抗議的學生,請你來執盾牌!」傳達另一種聲音。
發起話題的「一隅」指出,「抗議警察執法過當?請問你哪裡過當?今天的群眾事件,警察是最大的受害者。」他說:「親愛的學生,你們為台灣付出過什麼?你們對我們警察警眷的生活工作有多少了解?」

SAMEUL則表示,一個法治的國家,就是要靠法律來維持社會秩序,如果每個人都認為自己是對的,而為所欲為,必然會侵犯他人的自由,也許當天在圓山地區要上課的學生,因為當天的非法聚眾活動影響,等不到公車前往學校上課考試,那又影響到誰呢?

他說,警察無罪,和學生更無冤無仇,警察站在街頭維持秩序也是維護大多數人的安全,他並問學生們,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觀念大家都懂嗎?相信大家一定都懂!未經申請許可的集會遊行就屬非法,警察就是要強力取締與驅散,不然其他守法者一定也會如此脫序演出。

署名「吳仲信」的網友說,集遊法不是今天才出現的,集合一群人就想代表全民行使立法權?推翻立法院朝野立委三讀通過的法律。至於警察是否執法過當?他指出,晶華、圓山兩次完全是非法,本來警察就應該強力取締非法脫序行為,不知為何學生會以警政署長下台為訴求。

他強調,網路如此發達,學生不必閉門造車,請查一下先進國家如何處理集會遊行,相較下,台灣警察的親切會讓學生大吃一驚。

Macus 提到...

這叫學運?
好像也只有某幾間學校特別關心

why?

全台灣這麼多大學這麼多大學生怎麼只有你們

丟臉欸 如果說是學運我不懂平常你大學生會去跟人家集會遊行?
你不用上課?
然後你現在在講集會遊行法該修?
縱使 它該修 還沒修之前他也是一條法律
我覺得你們有發聲的權利
可是請注意 你們的行為已經犯法了

還要講什麼?

我也是大學生 電視看了幾天也看出個結果來
那天我一開 msn 就看到有學弟暱稱寫說"自由廣場上的學生都是白癡嗎?"
這太過於偏激我不贊成他這樣講
不過你們是無視法律而坐在那邊 為何簡簡單單去申請遊行集會不去做 偏偏要違法?
還要像洗錢家庭一樣漠視法律瘋狂請假不出庭啊?
我覺得該修的是出庭的這個法律欸你們要不要轉換一下訴求啊?
警察在那天為何強制驅離?我覺得他們做的很好啊 就算人家是共產黨的 怎麼說也是外賓
外賓來了媒體自然多了 然後想鬧事出名的人也開始做事了 人家要來早就已經規劃路線以及申請路權了 合法的路線你偏偏要來搗亂 叫人家滾回去? 欸我知道他都會看台灣新聞欸

有需要到 暴力流血衝突來正當化自己的訴求嗎?
自由民主的社會新聞也是自由的
是啊 新聞都報導民進黨趁勢幫你們出聲
然後增加自己政治利益嘛
就算他亂寫好了 網路無國界啊
別的國家看到你們的這種

無理的違法行動 包括嗆陳 以及這個很丟臉的名稱的運動 野草莓 我真的覺得根本是一大笑柄嘛

作何感想啊? 我想到就覺得丟臉

野草莓運動訴求集會遊行法改革?
我再講一次

大學生會這麼閒?一天到晚集會遊行?

有這麼迫切需要改革一項並不會讓你肚子吃飽的法律而須要讓你們以違法的活動來強化自己活動的正當性?

欸 民生問題都還沒解決耶

講太多了

總之啊

趕快回去上課吧

如果說這是翹課的藉口未免太爛

被退學是你們家的事情

改天我翹課也說我去自由廣場?

是否可以不用被記曠課哩

(集會遊行為何要修?你先報備讓政府規劃警察人員來協助保護參加民眾安全不好?台灣已經自由到亂七八糟了 堪慮啊 )

basic 提到...

1.台灣人民很多不都是這樣...阿阿~~想起來了...以往選總統時總是有政見放在連同通知ㄧ同送過來...這次怎麼好像沒有??所以大家也都有認真的看過競選文宣??思考過??然後選出總統嗎???若沒有是不是也是烏合之眾??
2.輕輕鬆鬆你們也嫌?難道要像那幾天暴力嗎??
3.請想想他們只是學生而已...
4.把自由建築在至親父母的痛苦上?這句我實在不懂...不論孩子做什麼父母都會心疼的...但是不代表這麼做就忤逆父母...難道你只要一個乖乖聽話的機器小孩?
5.一個巴掌拍不響的...造成那樣的結果是為什麼?
6.也許不是大學生的素質吧...可是有很多大人不都那樣??看看特別的綜藝新聞吧...今天他們抗議的正是執政者有權選擇你今天可不可以遊行集會抗議....
7.事情都一體兩面的...你能說出個正當正確理由說你的想法是絕對正確的?
....如同發表者所說的...既然你如此深思熟慮...怎麼不更深思熟慮的打這篇發表文呢?
而我只是不同意你的說法而回應...而且你都提到了不管大學,碩士,甚至博士,教授,請再想想,想想自己想想他人,想清楚了,再做出合理的行動.....那些政治人物是不是也更應該這麼做???你確定那些政治人物這麼做合理???你確定那些警察這麼做合理??警察真的很辛苦...不是自己的理念還得要幫上級承擔這些....所以是不是上位者要負起這樣大的責任?

神人 提到...

在各位大哥哥大姐姐為更改訴求前

我~~~將~~~洗~~~板



大家好

我神人又回來了


昨天我走了之後

還是有人回我話



而看了這麼多我得到了一個體認


在各位大哥哥大姐姐爭取人權的同時,請也爭取一下當集會遊行時,附近居民或經過的人所要有的基本人權,你們這次確實是在爭取基本人權,卻沒有提出配套措施,大大影響了附近人民的基本人權,
ex:這次1106大遊行(我沒有說哪個黨喔)
第一:影響了附近居民的生活空間,影響的附近居民的自由權
第二:也同時影響了附近東門國小與北一女學生們的受教權,難到這些就不是人權???


所以我覺得你們的標語與訴求有必要修改一下,報備制是ok,但也要嚴格規定一些配套措施,而不至於對附近居民的人權有太大的影響

最後再提醒你們一次

請修正訴求與標語

唯有足夠的配套措施,才是2300萬人願意見到的集會遊行法


我是支持你們的

但我並不支持你們目前那些不足以滿足2300萬人的訴求



而且也請你們有一定的必要開個記者會澄清你們與xx黨(沒有說是誰喔)無關
現在反彈這麼大有一半是因為他們1106遊行所造成的反彈

請務必聽進我的意見

謝謝


還有你們第一點沒有任何問題

馬總統確實要道歉,但同時也應該要蔡主席道歉,兩個人都有責任,而且蔡主席所推動的遊行在這次的事件中,我可以說他侵犯了更多人的人權,你們在這方面的訴求應該改成:蔡英文道歉,馬英九道歉

第二點完全無法苟同,他們做的錯遠比遊行來的小,頂多就是道歉,但同時民X黨也該道歉,所以你們的訴應改成:民x黨道歉,國安局道歉



你們如果無法做到將訴求改變

就算修法,認同你們訴求的也會是少數


請快改吧

Paul 提到...

請野草莓辦公聽會接受社會大眾的質疑..

野草莓媒體代表許仁碩在公視講,只針對制度所以不譴責施暴群眾的話我絕對無法接受..

還有,也請許仁碩把此宣稱有許多次同學無端被警察施暴或盤拘的照片拿出來公信..

Paul 提到...

美國的集會遊行-許可?報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