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2日 星期三

對近日府院黨釋出消息之簡短回應

1112 上午1015

為自己所被賦與的權力負責、為自己做錯的事負責

政治問題不能只用法律來解決

最近府院黨把焦點放在集會遊行法的修改上,以為在集會遊行法的修改上,釋出善意,學生們就會自動解散。但是,對於是否要公開道歉,以及是否懲處相關警政國安首長,始終沒有做出回應。修法是法律問題,但府院黨應該負的政治責任卻不願承擔。府院黨不應該以部份的暴力事件提供自己過度執法的正當性,早在114日和5日期間,就很明顯有維安過當的情形,密集地超越了勤務執行的界線及比例原則。

我們再次強調,馬總統與劉院長應該公開道歉,因為他們是政府之中掌握最大權力的人,他們要對自己的權力負責。馬總統和劉院長的權力是人民所賦予的,他們應該要為權力的濫用公開向人民道歉,而警政署長王卓鈞和國安局長蔡朝明也應該接受懲處,立刻下台。要為自己做錯的事情負責,這不是很簡單的道理嗎?

我們也在和國外媒體積極聯絡,哈佛法學院已經完成支持我們的連署了。我們昨天已經聲明過一次,劉院長卻始終不願回應,我們認為劉院長依舊展現非常傲慢的態度。劉院長認為這些抗議聲浪只要忍受兩天就夠過去了,但是,「道歉」和「下台」,如果這兩點訴求沒有任何具體的回應,我想,我們只好讓劉院長多忍耐一陣子了。

請立院兩黨黨團提出修法時間表,做出明確承諾

我們樂見集會遊行法的修改在立法院已經展開,但我們仍希望有一個修法的承諾。現在立法院允諾的只有公聽會,但我們不希望透過公聽會進行樣板民主,收編我們的抗議行動。我們希望兩黨黨團能夠對我們的訴求做出明確承諾,包括「自願報備制」、「取消禁制區」、「改行政刑罰為行政罰」、「廢除解散命令」等四大修法方向。

        我們認為,國民兩黨內部對於集遊法的態度並不明確。例如對於報備制的修改就不是那麼有共識。更何況,昨日馬總統才說,重點不在報備,而在暴力。顯現出他仍然站在在維護社會秩序的保守立場,而忽略集遊法應該積極維護言論自由的任務。暴力行為可用的現有法律來處罰,不需要只是為了預防可能的暴力,就採行一個限制人民集會權利的集會遊行法。

8 則留言:

巴布 提到...

重點不在(人民)暴力, 而在國家暴力.
人民暴力早有各種法律可以制裁, 至於國家暴力, 嘿嘿... ,在過去的幾十年以及過去的幾天我們都已經領教過了, 人民只有一再遭殃的份.

student 提到...

照你巴布的言論,那麼人民的暴力是可被許可的嗎!!
人民的暴力是可被忽視不見的!!
那要國家做什麼,要警察做什麼,要法律做什麼,要公平正義做什麼???
請你給我一個合理解釋,也請野草苺們給個合理的解釋!
為什麼只反對片面暴力,其它暴力卻視而不見?!
暴力還有分輕點和重點的嗎?
暴力不該受到完全的指責嗎?
請審慎回答這個問題!!

student 提到...

反對不中立野草苺運動:

暴力沒有人喜歡,暴力是無法被片面許可的!
所有的暴力都是不被許可的!
所有的暴力都該被譴責及負上責任
野草苺運動片面反對暴力,並要求負責任,是不合理的
只單方面要求政府和警察負責是不合理的
片面反對暴力是代表默認其它暴力的合理性
如此一來修法有何意義?!
要反對就要反對所有的暴力!
政府的暴力該死,警察的暴力該死
相對的
人民的暴力也該死,政黨的暴力也該死
言論的暴力也該死,任何其它形態的暴力也該死
如此一來才是公平才是正義!!

反暴力民主投票網站http://www.polldaddy.com/poll.aspx?p=1093289,一人一票;
反對不中立的野草苺連署網:http://campaign.tw-npo.org/200811823154900/index.php?serial=200811823154900

巴布 提到...

.
回student,

有誰說人民的暴力是可被許可的?
我的短文中不是寫清楚了:人民暴力早有各種法律可以制裁.
誰說人民的暴力是可被許可的?
連幾行的短文都看不懂了, 多說無益!
.

Winkai.H 提到...

倒數第二段有漏字

Jay 提到...

轉貼 Taiwaner在外獨會的發文:
我1960年生, 從小天資不錯,因此當時國中畢業之後的聯考,我參加北部聯招考入師大附中,我對歷史特別有興趣,幾乎有過目不望的能力,因此每次考試我的歷史幾乎都是背下 來去應考,常常都是最高分,但是最後我還是加入理工組,當時師大附中非常自由,學校有許\多社團,可以好好的玩三年,高二那年發生中壢事件,我的室友住桃 園,他有跟我轉述一些報紙看到報導,好像是市長選舉國民黨買票,中壢因此發生暴動,許\信良選上並被開除黨籍,後來我有在書店看到許\寫的書"風雨之 聲",裡面旁敲側擊不敢正面抨擊國民黨,只是闡述體制的種種缺失.
高中三年級時需要準備聯考,有一天在圖書館唸書時我的室友告訴我晚上要去國際學舍旁抗議黨外人士的演講,並且給我一個雞蛋,說要聽命行事,當晚 到了演講現場,我看到是當時的台大教授陳鼓應跟他的學生陳婉真的演講,好像是要競選議員,當時陳鼓應說台灣要解除戒嚴,我是一張白紙,聽他說的頭頭是道, 雖然說的有道理,但是我滿腦子都是黨國思想,台獨市共匪同路人的先入為主觀念,因此我們一群人在台下大聲噓他,當時我週遭有許\多聽演講的人像是大學生, 又一些人非常冷靜,目不轉睛一點也不理會我們這些毛頭的鼓譟,讓我留下深刻印象.
高三那又發生了美麗島高雄暴力事件,我們學生沒有電視,只有每天買中國時報看,記得當時的頭版新聞裡有一張照片,憲兵用手拉成封鎖線,夜暗中鎂 光燈照到有伊些人用石塊木棍攻擊憲兵,憲兵被命令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有的憲兵已經血流滿面,旁邊有一個婦人跪在地上,央求暴徒停手,畫面非常聳動,這是 一張真實的照片,我們學生看了都非常憤慨,每晚買中國時報看,學校有人發起連署用血寫下請願書,呈請中央政府懲治不法. 因為當時太激動,我們院子住了6個學生結果需要房東太太出面制止,她是一個外省人,她說知道我們關心國家大事,但學生的本分是唸書,還告訴我們大陸之所以 丟掉是因為共產黨煽惑學生發起學潮,導致山河變色一發不可收拾. 這個事件讓黨外所謂民主人士一網成擒,據說主導鎮壓的王昇,準備把所有的人判死刑,整件事件的前因後果在台灣民主化之後才真相大白,這是當時專制政府的一 項陰謀,那也已經是10年後的事了,因為這個事件陳水扁,謝長廷及蘇貞昌因而躍上台灣民主的舞台.
考上大學後因為理工科的課業比高中還忙,又因為學校偏遠保守,因此幾乎不關心國家大事,只記得當時系裡有一個學生影響力非常大,是國民黨的學生領袖,他身材高大,不苟言笑,有時候看起來比老師還威嚴,
記得當時校園很流行校園民歌,每個週末都有演唱會在校園舉行,因為題材清新旋律優美,因此每個人都非常喜愛聽,記得當龍的傳人流行不久之後聽說作曲者侯德健投共,因此被禁唱.
畢業之後當兵成為軍官服義務役,去軍官學校受訓,再蔣介石大陸失敗的教訓下,蔣介石擬定3分軍事7分政治的政策,因此學校的教育也都是思想訓練, 我們從小被洗腦,到軍事學校又再加深磨練思想一次,我當時已經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革命青年,軍隊兩年之後曾想留下來繼續效忠國家,終生奉獻給革命事業,但 因為女朋友的召喚,又感到軍中的黑暗,因此沒有簽下去,在軍中我們除了有每週的莒光日教學政治教育外,定期軍官還要參加三民主義講習班,當你退伍時你真的 是一標準的革命青年了.軍中又有專門的青年戰士報, 國民黨對於思想言論的掌控真的是仿如天羅地網.
退伍之後不久蔣經國死了,他同時開放大陸探親和解除戒嚴,李登輝繼任,台灣民眾因為戒嚴40年所造成的不公不義迫害,許\多人走上街頭抗爭,當 時的抗爭是拿性命去衝撞,不像現在是嘉年華會式的,台北街頭每到架入就癱瘓,那是一段經濟最繁榮,也同時政治最活躍的時期,我記得當時民進黨一步步提出改 革的議題,而李登輝也陷入主流跟非主流的派系鬥爭中, 當時台灣正在興起改革萬年國會的運動,我們家是訂中國時報,我發現因為解除戒嚴,言論自由的關係,我看到許\多不同的看法,原先我不贊成國會改選,理由很 奇怪:就是怕法統不見了,台獨會做亂,共產黨會趁虛而入,但是有了各種不同言論並陳之後,我三個月就改變我的看法.
當時台灣有一部電影叫悲情城市,在台灣被禁演,卻得了威尼斯影展的金熊獎,受到國際肯定因此不得不讓在國內上映,很多人去看,但是電影敘事手法很隱誨,一般人看不懂,只知道最後只有梁朝偉演的啞巴沒有被殺,我的同事去看過之後出來第一句話說:被國民騙了20年.
此時我必須把過去20年被國民黨灌進去的洗腦廢物吐出來,那是一個痛苦的過程,因為我曾經辱罵民主人士,跟朋友辯論過民主,當你發現自己是一個曾 被洗腦的人之後,真是又羞愧\又憤怒. 我喜歡閱\讀歷史,但是當知道歷史教育是一場騙局,老師是騙子之後那種憤怒跟無奈,重新建立自己的判斷力已經是一個另外10年的過程.
試試看想想一般人,即使只有初中學歷,接受那一套黨國思想,出社會之後進入工廠,工作時聽的中廣聯播網,回家看的是中國時報,加上電視是中國電視公司,你會有機會逃得過國民黨的謊言世界嗎?

Jay 提到...

轉貼 Taiwaner在外獨會的發文:
我1960年生, 從小天資不錯,因此當時國中畢業之後的聯考,我參加北部聯招考入師大附中,我對歷史特別有興趣,幾乎有過目不望的能力,因此每次考試我的歷史幾乎都是背下 來去應考,常常都是最高分,但是最後我還是加入理工組,當時師大附中非常自由,學校有許\多社團,可以好好的玩三年,高二那年發生中壢事件,我的室友住桃 園,他有跟我轉述一些報紙看到報導,好像是縣長選舉國民黨買票,中壢因此發生暴動,許\信良選上並被開除黨籍,後來我有在書店看到許\寫的書"風雨之 聲",裡面旁敲側擊不敢正面抨擊國民黨,只是闡述體制的種種缺失.
高中三年級時需要準備聯考,有一天在圖書館唸書時我的室友告訴我晚上要去國際學舍旁抗議黨外人士的演講,並且給我一個雞蛋,說要聽命行事,當晚 到了演講現場,我看到是當時的台大教授陳鼓應跟他的學生陳婉真的演講,好像是要競選議員,當時陳鼓應說台灣要解除戒嚴,我是一張白紙,聽他說的頭頭是道, 雖然說的有道理,但是我滿腦子都是黨國思想,台獨是共匪同路人的先入為主觀念,因此我們一群人在台下大聲噓他,當時我週遭有許\多聽演講的人像是大學生, 又一些人非常冷靜,目不轉睛一點也不理會我們這些毛頭的鼓譟,讓我留下深刻印象.
高三那又發生了美麗島高雄暴力事件,我們學生沒有電視,只有每天買中國時報看,記得當時的頭版新聞裡有一張照片,憲兵用手拉成封鎖線,夜暗中鎂 光燈照到有伊些人用石塊木棍攻擊憲兵,憲兵被命令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有的憲兵已經血流滿面,旁邊有一個婦人跪在地上,央求暴徒停手,畫面非常聳動,這是 一張真實的照片,我們學生看了都非常憤慨,每晚買中國時報看,學校有人發起連署用血寫下請願書,呈請中央政府懲治不法. 因為當時太激動,我們院子住了6個學生結果需要房東太太出面制止,她是一個外省人,她說知道我們關心國家大事,但學生的本分是唸書,還告訴我們大陸之所以 丟掉是因為共產黨煽惑學生發起學潮,導致山河變色一發不可收拾. 這個事件讓黨外所謂民主人士一網成擒,據說主導鎮壓的王昇,準備把所有的人判死刑,整件事件的前因後果在台灣民主化之後才真相大白,這是當時專制政府的一 項陰謀,那也已經是10年後的事了,因為這個事件陳水扁,謝長廷及蘇貞昌因而躍上台灣民主的舞台.
考上大學後因為理工科的課業比高中還忙,又因為學校偏遠保守,因此幾乎不關心國家大事,只記得當時系裡有一個學生影響力非常大,是國民黨的學生領袖,他身材高大,不苟言笑,有時候看起來比老師還威嚴,
記得當時校園很流行校園民歌,每個週末都有演唱會在校園舉行,因為題材清新旋律優美,因此每個人都非常喜愛聽,記得當龍的傳人流行不久之後聽說作曲者侯德健投共,因此被禁唱.
畢業之後當兵成為軍官服義務役,去軍官學校受訓,再蔣介石大陸失敗的教訓下,蔣介石擬定3分軍事7分政治的政策,因此學校的教育也都是思想訓練, 我們從小被洗腦,到軍事學校又再加深磨練思想一次,我當時已經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革命青年,軍隊兩年之後曾想留下來繼續效忠國家,終生奉獻給革命事業,但 因為女朋友的召喚,又感到軍中的黑暗,因此沒有簽下去,在軍中我們除了有每週的莒光日教學政治教育外,定期軍官還要參加三民主義講習班,當你退伍時你真的 是一標準的革命青年了.軍中又有專門的青年戰士報, 國民黨對於思想言論的掌控真的是仿如天羅地網.
退伍之後不久蔣經國死了,他同時開放大陸探親和解除戒嚴,李登輝繼任,台灣民眾因為戒嚴40年所造成的不公不義迫害,許\多人走上街頭抗爭,當 時的抗爭是拿性命去衝撞,不像現在是嘉年華會式的,台北街頭每到架入就癱瘓,那是一段經濟最繁榮,也同時政治最活躍的時期,我記得當時民進黨一步步提出改 革的議題,而李登輝也陷入主流跟非主流的派系鬥爭中, 當時台灣正在興起改革萬年國會的運動,我們家是訂中國時報,我發現因為解除戒嚴,言論自由的關係,我看到許\多不同的看法,原先我不贊成國會改選,理由很 奇怪:就是怕法統不見了,台獨會做亂,共產黨會趁虛而入,但是有了各種不同言論並陳之後,我三個月就改變我的看法.
當時台灣有一部電影叫悲情城市,在台灣被禁演,卻得了威尼斯影展的金熊獎,受到國際肯定因此不得不讓在國內上映,很多人去看,但是電影敘事手法很隱誨,一般人看不懂,只知道最後只有梁朝偉演的啞巴沒有被殺,我的同事去看過之後出來第一句話說:被國民騙了20年.
此時我必須把過去20年被國民黨灌進去的洗腦廢物吐出來,那是一個痛苦的過程,因為我曾經辱罵民主人士,跟朋友辯論過民主,當你發現自己是一個曾 被洗腦的人之後,真是又羞愧\又憤怒. 我喜歡閱\讀歷史,但是當知道歷史教育是一場騙局,老師是騙子之後那種憤怒跟無奈,重新建立自己的判斷力已經是一個另外10年的過程.
試試看想想一般人,即使只有初中學歷,接受那一套黨國思想,出社會之後進入工廠,工作時聽的中廣聯播網,回家看的是中國時報,加上電視是中國電視公司,你會有機會逃得過國民黨的謊言世界嗎?

mail670102 提到...

我同意劉院長做的不好因為他的內閣所表現出來的成效與人民的期待有距離這點我同意
可是今天你們的活動我有點意見耶 可以問你們幾個問題點嗎??? 陳雲林來台台灣人用這樣的包圍行動如果不用警察人員,你們誰可以擔保他人的人生安全有人可以回答我嗎??例如他出了什麼問題你們這些學生可以擔這一些後應效果嗎??
在民進黨集會遊行誰先動手 你們心裡清楚警察沒被打嗎??他們只是圍牆並沒動手可是集會人員呢??
在來現在的景氣夠不好了 為什麼台灣人沒工作?你們有去思考過嗎? 為什麼那些台灣的大
老闆會外移 為什麼 好奇怪吼 沒有所謂的管道交流 光是台灣 你們覺的會好起來嗎??
拜託你們 你們有想過現在是你們正年輕的時候等你們出社會 面對社會是希望這樣的景氣嗎??想看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