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3日 星期四

[論述] 法治下的警察行為

十一月四日,陳育青女士於圓山飯店被圓山派出所警員要求查證身份,並以其不出示證件為由強制帶回警局,過程粗暴根本把他當現行犯對待,我們要問:警方可以這樣做嗎?

憲法第8條第1項前段明文:「人民身體之自由應予保障。除現行犯之逮捕由法律另定外,非經司法或警察機關依法定程序,不得逮捕拘禁。」條文所稱「逮捕」,不限於以刑事程序名義之逮捕,不論國家以何種名義拘束人民之人身自由,皆須依法定程序為之,若無法律明確授權或踰越法律授權皆屬違法。

在刑事訴訟法,有通緝犯逮捕及現行犯逮捕,在警察職權行使法,警方得基於查證身份目的攔停人民(屬於臨檢的一種)。必須注意的是,如果警方之行為已踰越查證身份必要或其他行政目的必要,其對人民所為人身自由拘束應認為已屬於刑事訴訟法中之逮捕,使警方行為受刑事訴訟法較嚴密之規範,方合於憲法第八條保障人民自由之精神。

本事件中,警方盤查身份之行為,可能依據警察職權行使法第6條第1項第6款。該款所稱公共場所、路段及管制站,依同條第2項在「防止犯罪、處理重大公共安全或社會秩序有必要」之前提下,警察機關主管長官得指定一定區域,對於進入該區域之人得查證其身份。因此警方盤查身份之合法性,須先檢視該區域之設置是否合法。

按,該管制區之劃界屬行政程序法第92條第2項之一般處分,其發生效力依該法第100條第2項應經公告、或刊登政府公報或新聞紙代替之,當事人謂並無這類警示標語,故該管制區之指定有違法可能。又管制區之劃界雖是行政機關裁量權行使,但仍應受比例原則之限制(手段有助於目的達成、須為可選擇手段中侵害最小者、手段侵害者與目的有益者合比例);其是否符合比例原則,則應考慮管制區劃界的範圍(例如以圓山飯店為中心之一定距離的固定式管制區,或是以行進路線周邊一定距離的流動式管制區)是否在必要範圍內確保防止犯罪、處理重大公安與社會秩序。

縱使認為該管制區之設置,在保護陳雲林先生之安全目的下得以通過比例原則之檢驗,但也僅是接下來警方對於身份查證的程序合法要件。以本事件所涉攔停為例,在警察職權行使法第7條第1項第1款規範下,警察形式上得對進入管制區之人攔停作身份查證,人民有配合及容忍義務。同條第2項復規定,令出示身份證明文件而拒絕者,因無法查證其身份而得將該人民在三小時內帶往勤務處所(即警察局),且非遇抵抗不得使用強制力。

據當事人所述,在進入圓山管制區內業已經歷兩次路檢攔停,復又經警方盤查。首先,對於已經攔檢確認進入管制區之人再次作身份查證,有無再次查證必要?換言之,對於由外而內業已經歷一次身份盤查之人施加第二次身份盤查,這個不利益的歸屬不應該由人民所承受,蓋人民並無重複配合忍受攔停身份查證之義務。其次,DV難以稱得上是警察職權行使法第7條第1項第4款所規範類型之危險物品,警方禁止其使用依據為何?更重要的是,按大法官釋字535號意旨,執行臨檢勤務應限於存在已發生危害或依客觀、合理判斷易生危害之可能,當事人僅是以隨身DV錄影,難謂有進行臨檢的合理懷疑。最後,雖然警方對於拒絕出示身份證件之人得帶回警局,但仍應受到比例原則之限制,倘無警察實施臨檢作業規定第四點,「有相當理由足認行為構成或即將發生危害」,相較於強行帶回警局,應採取勸離才會是干預人民權利最小之手段,從而警方強行將其帶回警局不合於警察職權行使法規範。

警方在踰越行政必要拘束人民人身自由,實質上強度已等同於刑事訴訟法中之逮捕,依首開說明,即必須有合於刑事訴訟法規定之依據,否則其行為即屬違法。本案當事人既非通緝犯,也不是現行犯,警方之規定不合於刑事訴訟法規範,其行為並非依法定程序所為,侵害當事人憲法第8條所保障之人身自由。

政府武力遠優於人民,如果政府行為不依法定程序為之,人民自由、權利將蕩然無存。

7 則留言:

家業欣 提到...

感謝各位同學的摰著,由於你們的堅持,才能阻止國家機器以各種理由奪走本來就屬於公民的權利。
在此個人也提出一個現象,請各位探究一下是否也侵犯了公民的權利。
為了維護國家大員的安全而配備維安人員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這些大員在路上通行時為什麼享有優先通過的權利,而公民們卻只能在苦等由他們親手選出的「公僕」大員通過才能行進。
我的問題是:大員們不是公民選出來的公僕嗎?他們已經有了維安人員的保護,為什麼還需要比其他公民享有優先路權。

William 提到...

多謝 此篇詳述 為大家釐清更專業的憲法 法律 問題 讓大家清楚 到底是誰不依法行政 是誰不守法~ 不然可能一堆人會覺得 是不是陳育青小姐不肯配合盤查身份 被帶回也是理所當然
呼籲並邀請法界的朋友 幫助我們讓公平正義更加凸顯

翔敦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student 提到...

反對不中立野草苺運動:

暴力沒有人喜歡,暴力是無法被片面許可的!
所有的暴力都是不被許可的!
所有的暴力都該被譴責及負上責任
野草苺運動片面反對暴力,並要求負責任,是不合理的
只單方面要求政府和警察負責是不合理的
片面反對暴力是代表默認其它暴力的合理性
如此一來修法有何意義?!
要反對就要反對所有的暴力!
政府的暴力該死,警察的暴力該死
相對的
人民的暴力也該死,政黨的暴力也該死
言論的暴力也該死,任何其它形態的暴力也該死
如此一來才是公平才是正義!!

反暴力民主投票網站http://www.polldaddy.com/poll.aspx?p=1093289,一人一票;
反對不中立的野草苺連署網:http://campaign.tw-npo.org/200811823154900/index.php?serial=200811823154900

student 提到...

野火燒"不淨",春風吹民生

野火行動緣起:

陳雲林先生訪台前後,發生多起警民衝突,產生公權力伸張不及,及伸張過度事件.
陳雲林先生離台後,一切看似重上軌道,但政黨暴力的出現,人民暴力的出現,公權力未正確伸張的情況,
令台灣社會再次陷入對立及暴力的陰影之中,人心惶恐.
此時野草苺運動的出現,被認為是社會道德和公正指標!
然而,隨著時間過去,野草苺的訴求漸漸受到社會大眾的質疑,訴求的不合理及不中立性也漸漸被發現!
後來野草苺運動的訴求一度經過修正,但仍然不合理及不中立!
看到這麼多人的反對聲音之後,野草苺卻仍我行我素!
因此,我們決定發起「反對不中立野草莓運動」,並命名為「野火運動」!

野火運動行動目標:

1.我們不煽動族群對立,只反對所有的暴力,我們的訴求:

(1)反對政府及公權力的暴力
(2)反對政黨的暴力
(3)反對人民的暴力
(4)反對言論的暴力
(5)反對任何其它形態的暴力

2.根據上述訴求,野火運動的宗旨在燒遍所有的暴力:

(1)要求政府及警政國安單位應對於無法有效執行公權力及過度行使公權力的行為,提出名單懲處並公開向社會大眾道歉!
(2)要求煽動暴力及煽動遊行之政黨,以及負責人,對你們過度的行為,及造成的暴力與過度付出的社會成本,向社會大眾道歉並負法律責任!
(3)要求陳雲林先生訪台前後,所有施行暴力之民眾,向警方自首,為你們的暴力行為負責,並向社會大眾道歉!
(4)要求媒體,學者,名嘴,野草苺運動發起學生群,為你們不公正的報導,不中立的言論,所造成的社會分裂及對立,向社會大眾道歉並立刻停止相關言論暴力行為!
(5)要求其它形態的暴力行為,應立刻停止,還給這個社會和平的生活.

3.所有的野火行動應以合法為基礎的情況下執行:

(1)不參加野草莓運動的任何靜坐抗議活動,以各種和平合法的方式告訴野草莓運動的不中立性,理性勸導正確民主觀念!
(2)請認識學生家長的人,主動告知學生家長其子女參與野草苺運動的情形,並請家長們主動關心學生們的安全及就學情形!
(3)網路世界無奇不有,但不正確的學運觀念將使國際誤解台灣的民主立場及公正性,故在此呼籲網友們,停止所有網路直播,停止多國翻譯,以免被國際誤會!
(4)請支持有夢想的學生,讓他們完成學業,並支持他們進入政壇,為民主真正注入清流,從根本改變台灣社會的對立和暴力!

4.野火行動不會消失,也不會改名,未來有任何相同或類似情況發生時,野火行動都會再次出現,並再次燒遍所有的不合理,不中立的暴力行為!

”請支持野火運動,燒遍所有不合理,不中立的暴力行為!”

反暴力民主投票網站:
http://www.polldaddy.com/poll.aspx?p=1093289
反對不中立的野草苺連署網:
http://campaign.tw-npo.org/200811823154900/index.php?serial=200811823154900

宏寓 提到...

奇怪! 野草莓運動應該不分藍綠, 但是網站上面卻可以看到綠營質詢的新聞連結, 難道忘記中立的原則, 還是現出原形了, 呵呵...

drtoy 提到...

奇怪,既然是不分藍綠,為什麼看到所謂的『綠營質詢的新聞連結』就受不了?!只要言之有理、言之有物,皆可引用不是嗎?還是有人只要看到綠營的人就抓狂了?!也許有的人只要看到別人出來挺野草莓,就自動將之歸類為綠營。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們只好承認真的遍地都綠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