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31日 星期三

第三次組際會議暨廣場會議 會議記錄

第三次組際會議暨廣場會議 會議議程暨紀錄
一、時間:97年12月30日(星期二)19:00
二、地點:自由廣場野草莓靜坐區
三、應出席:許崇銘(刊物論述組、發動會議者)
各組代表
公民不服從行動-郭凌峰、
刊物論述-妖西、
立院遊說-小辜、
地院觀察-莊韻親、
社運派遣-奉君山、
校際串連-蕭函青、
國際事務-湛昆峰、
主播-神行
四、列席:吳致緯(公民不服從)、戴猷(公民不服從)、
  陳怡臻(公民不服從)、吳東流(公民不服從)、
  陳中寧(公民不服從)、李懷農(財務)、
  李怡潔(公民不服從)、林永強(公民不服從)、
  陳乃瑜(公民不服從)、張子爵(公民不服從)、
  吳冠圻(跨年晚會組)、鄭琬蓉(跨年晚會組)、
  簡婕妤(跨年晚會組)、小P主播(主播組)
五、請假:小辜
六、主席:許崇銘
七、記錄:上官(公民不服從)
八、各組工作報告
九、提案討論
案一:確認組際會議存在及其權力義務案。
說明:由於現在野草莓的戰場已經延伸到三個以上的區域,分別是以自由廣場為第一戰場,各校園串連說明為第二戰場,野莓之家支援刊物、地院觀察、NGO串連等組織活動為第三戰場。這三個戰場的彼此支援與協同溝通,實有必要有更快速以及清楚的權責單位。在新的組織化的概念形成之前,組際會議做為具有效能且已執行運作,而實質上跨戰場的合議制責任單位。實有必要跟各個戰場的同學報告且獲得普遍的認同。以此,可以避免組織實體出現之前,尋求所謂集體決策,實則集體無責任,以及快速的反應行政變動,並進行回應。
決議:
1. 確認組際會議存在,且代表及負責野草莓之決議。
2. 組際會議之決議乃採共識決(凡決議需得全員同意)。
3. 組際會議之成員以20081230第三次組際會議及廣場會議討論議程上既有各組代表為當然成員,每組採一至五人為組代表。
4. 組代表之產生需由既有之組代表認可,本日各組代表為現有組際會議之各組代表。
5. 組際會議為臨時之組織,野草莓需儘速成立完備之組織方案。
無異議通過。
十、臨時動議

十一、散會

劉伯煙老先生的悼文--劉老師!慢走。/治喪委員會敬悼 黃怡偉執筆

劉老師以櫻花壯烈離枝般的離開他以生命所祝福的土地—『臺灣』。

劉老師一九二九年生於南投市永豐里,是道地的土生土長臺灣人,在那個知識及教育都很落後的時代,劉老師青年時期就讀台中高農,是那個時代的高級知識份子,因著知識的啟蒙,劉老師從學生時期就已熱愛臺灣為其一生的價值與理念,劉老師個性謙和自牧但對人確有著無比的熱情及愛心,我們從劉老師無怨無悔的在仁愛高農執教三十年就可明白劉老師的一生職志,在那個物質缺乏的時代,劉老師以微少薪資養活一家六口人,在偏遠山區—『霧社』教育著無數的原住民學生,劉老師以對臺灣的愛更擴及到原住民的學生,劉老施用愛為原住民學生啟開一條人生的道路。

數十年的歲月劉老師就是如此以對臺灣的愛和其教育理念,在平凡中更顯明偉大。

二〇〇〇年政黨輪替,臺灣人當家作主,劉老師內心激動無比,但從未曾在其面容顯露一二,愛臺灣應該從內心而出,絕非激烈的雨言,誇張的表情所能相比,劉老師謙沖內和溫文儒雅的性格正是其一生的寫照,劉老師總是用行對為其語言之表達,以和平貫徹一生對臺灣無私的愛。

然而劉老師的理想及願景—『以生為臺灣人為榮』,『對臺灣只有愛再無其他形容詞』的偉大情操,竟然在新的執政者上台後一步一步的把台灣推向毀滅,劉老師無言。

任誰都無法明白,當陳雲林來台時執政者竟然用非民主的手段,把拿國家旗子的老百姓當成暴民對待,除了對中國陳雲林卑躬屈膝外,對自己人民又是極盡刻薄的態度,臺灣人的主權以及人權受到自己政府無情的壓迫,劉老師從電視上一幕幕看到。劉老師驚覺臺灣被出賣了,在無地可訴痛心不已的情景下,劉老師做出了驚天動地的壯烈行為——『以死明志』,『雖千萬人吾往矣』,十一月十一日在自由廣場自焚,以這種無比激烈的方式,他想要勸諫執政當局,劉老施用自焚方式是大多數想想可以,要做不可能。僅僅短短的幾拾秒時間,劉老師以身體為祭壇,把對臺灣的愛還諸友情天地。

劉老師我們懷念您,更被您的精神感動不已,劉老師請您慢走,放心的把您要做的事交棒給我們,我們這些晚輩一定會努力的接棒,更會把您的精神延續下去。

劉老師您用偉大的生命書寫臺灣歷史,您讓大多數人無比動容。劉老師!我們很想念您。老師!慢走。


治喪委員會敬悼 黃怡偉執筆 二〇〇八年十二月十五日


劉柏煙老先生的告別式,在於明年1月3日在中興厚德殯儀館舉行,訃文全部內容請參考以下圖檔,內有告別式場地交通圖可供下載。

請到http://picasaweb.google.com.tw/1106action/HdxWdB?feat=directlink觀看相關照片

劉老先生訃文相關照片

跨年後台北場將有之異動

首先,順應日前在廣場討論的結果,自由廣場上的靜坐現場,會在跨年活動之後重新調整。大前提有兩項:一是停止二十四小時靜坐,二是維持與關心的學生及公民朋友互動的平台。在此兩大前提指導下,靜坐現場將縮小規模,採取機動性較高的小型配置。
其次,廣場外的實體空間──野苺之家(名稱暫定),將在1月2日正式啟用,也將在野苺之家現址前舉行記者會正式公佈。將來有心參與、關切的學生及公民朋友,可以移駕到野苺之家。目前初步規劃開放時間為早上九點至晚間十點,全週無休。我們也將在近期,邀請NGO、學界以及公民朋友,舉行更大規模的啟用儀式。

2008年12月30日 星期二

歲末反思:野草莓回顧2008

2008年,對野草莓來說,有面對霸權的憤怒,有學運的初試啼聲,與難得的政治啟蒙。年初總統大選,多數選民用選票懲罰「不知長進」的民進黨,以經濟為神主牌的國民黨重新取得政權。「二次政黨輪替」被當作「民主成熟」的神話,然而不過半年,神話表象逐一戳破,馬政府執政成績單滿江紅,政見跳票、失業率創五年新高、民間企業大放無薪假,國民黨自認擅長的經濟議題,除舉債發放消費券外,幾無振奮人心的成果。

景氣一片慘澹,民主價值、弱勢人權、媒體自由等議題更臨寒冬。陳雲林來台期間,政府以不合比例原則的維安規格侵害人權,之後,樂生院與三鶯、溪洲部落的迫遷、傷害公共媒體的獨立運作等,在在破壞人民對政府的信任,使弱勢者更受壓迫。這種執政無能再度證明,國民黨在野八年亦「不知長進為何物」。

在嚴峻的政治情勢誕生的野草莓學運,有其時代意義。野草莓學生拋磚引玉投身運動,其重要性在以實踐突破社會既有藩籬。台灣縱然有常態化的民主政治選舉,但公民責任、人權、社會正義等理念仍有待進一步推廣與實現。這股方興未艾的學運風潮,並非只是一群不食人間煙火的學生「吃飽閒閒」。我們明白,大選後的台灣,遭逢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機,但民主、自由、人權的實踐不該因時空條件的差異而被忽視。

學運出現,意味著有理想的時代青年並未退卻,學生的熱情與純真並未因遭逢政經寒冬而凍結,我們不是一群坐享民主果實、自私冷漠、麻木不仁的草莓族,我們相信「今天的少數,可能是明天的多數」、「當代的異端,也許是改革的先鋒」。民主能否在台灣真的生根落地,踏實成長?這需要年輕人勇於發聲。這是機遇,也是使命。野草莓在網路上成軍,歷經行政院與自由廣場的鎮暴驅離,我們從一群未曾走上街頭、未曾參與過運動的青澀模樣蛻變,雖然身體遭到警察驅離、行動接獲違反集遊法的起訴書,但靈魂未曾被禁錮!我們以肉身體驗什麼是國家暴力、行政濫權,那是躲在學院埋首苦讀也聞不到的腐臭陳窠。歷經運動的洗禮,我們才能親炙政治運作,瞭解握有權力者慣以多數暴力的選舉邏輯進行政治判斷,這些判斷缺乏對理想社會的想像,只是將人民當國家機器的螺絲釘,稍違背這台機器的運作就必須「除蟲」—這正是媚俗政權的特質,同時也是脆弱民主容易遭遇的困境。

野草莓不願見到民主只是學術殿堂裡照本宣科的概念堆砌,不願待在安逸的溫室與真實社會隔離,成為權力擺弄的盆栽,只任權力者灌溉所需的養分。我們在自由的空氣裡成長,生命早已遠離威權與戒嚴,對任何破壞民主、人權的政治舉措感到不安,所以有話要說。

野草莓回顧台灣社會選後的紛擾,在一年之初,對執政者有著更深切的期望,我們誠心呼籲政府,不要再製造經濟人權、秩序自由不能並存的假對立。全力拼經濟不應放棄對人權的追求;維繫社會秩序也不該犧牲社會少數的發言權。畢竟,罔顧人權與正義,就算富裕與安定那也只是淪為腐敗墮落的遮羞布,無法讓台灣在世界舞台上光榮地立足。

在漫漫的民主長路上,野草莓將秉持不畏權威、勇於批判的精神,持續為人權發聲,並由衷盼望執政者放下倨傲,在新的一年裡,與野草莓共同為台灣未來開拓一片希望的天空。

2008年12月29日 星期一

劉柏煙老先生12/31台北追思會

野草莓運動期間,劉柏煙先生於11月11日在自由廣場引火自焚,導致重度燒傷。歷經 1個多月的治療,仍於12月14日凌晨不幸過世。2009年1月3日,家屬將在南投舉行劉柏煙老先生的告別式。
前晚接到劉柏煙老先生之子劉豐盛先生的電話,告知野草苺的同學:12月31日中午十二點,民進黨黨團及本土社團將在立法院旁的濟南路上,舉辦追思會。
劉先生知道有許多同學都很關心劉老先生,但不是所有人都能到南投參加公祭。所以歡迎各位同學來參加這場在台北舉行的追思會,不分藍綠,一同表達對劉老先生的悼念之情。

2008年12月28日 星期日

野草莓跨年活動預告

跨年high個屁※人權low到底:跨年夜,在自由廣場等你
(12/31 晚上20:00 自由廣場)

地點:自由廣場
時間:12/31 20:00開始
活動內容:音樂表演、2008年回顧影片播放、預告來年計畫。

我們的人權年:參與元旦凱道升旗活動
(1/1 上午5:00自由廣場集合)
5:00於自由廣場集合,出發至凱道。
6:00升旗時,戴起陳雲林面具。呼喊中華民國萬歲時,舉起人權標語。全程保持肅穆安靜。

人權嘜走:用馬英九最喜歡的慢跑,幫馬英九宣導政令
(1/1 上午7:00 國父紀念館仁愛路出口)
活動時間:2008年1月1日 7:00集合,8:00起跑。
起跑集合地點:國父紀念館仁愛路出口集合報到。

野草莓財務組回應財務問題

  十二月二十七日,野草莓的財務組同學得知網路上有同學對野草莓的財務狀況有所關注,因此特別在此向大家說明一下野草莓目前的財務處理狀況。

  首先是關於眾所關注的財務報表的部分。在財務報表的部分上,因為帳目還有持續的進出,所以財務組的同學們一直無法徹底的將帳務做完整的呈現。然而,目前同學所聽聞的傳言中的四百萬、五百萬甚至更多現金捐款的部分都屬於謠言。初步性的概略估計,野草莓學運所獲得之捐款並未達到四百萬。但究竟是多少現金?這個答案,野草莓財務組同學會請教專業的會計師,並請專業會計師做見證和審核,最慢會在一月底的時候公布所有的詳細資料。

  另外,由於之前1207遊行時,野草莓承諾會負擔中南部上來參與遊行的野草莓同學的一些費用。這些費用包含車資、便當等細項,但至今有許多中南部的同學(含新竹台東等地區)尚未將發票或收據交到野草莓財務組同學的手上,也因此使得1207(含當日)的支出款項始終無法明確結算。因而在此,野草莓財務組同學也呼籲所有台灣各地的野草莓同學,請將1207遊行當天以及之前的支出所開立的收據、發票等申請單據,於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前交至野草莓財務組同學的手上,逾期可能就要請同學們自行負擔這些費用。

  最後,由於野草莓學運尚在進行中,所以明年一月底前會公布的財務報表將會是1207遊行(含當天)的所有金錢流向、使用方式和當時的結算現金。之後的收支,財務組同學會再討論一個較為周延的公開方式,希望各界關心野草莓的朋友們可以多給野草莓一點處理帳務的時間。而野草莓也在此呼籲其他尚未將1207遊行(含當天)之前的帳款結算的同學,請儘快於十二月三十一日之前將各位的收據、發票等交給財務組同學。逾期的話,恐怕會由要公開帳務的問題,往後恕難受理。另外,財務組同學特別提醒各位要拿收據、發票結帳的同學們,要注意發票和收據的規格和要件,以免還需要多奔波一趟去退換發票或收據。

  再次謝謝各界朋友的關注,我們會儘快處理所有的財務事宜,謝謝大家。

2008年12月27日 星期六

人權嘜走:用馬英九最喜歡的慢跑,幫馬英九宣導政令



新的一年到了,也是我們回顧過去,展望未來的重要時刻。馬英九總統與蕭萬長副總統於競選總統期間,提出一份「馬蕭人權政策」,這份人權政策雖不盡完美,也有許多值得商量之處,但其中許多政策若能如實兌現,也是好事一件。

今年元旦,讓我們一起參加市政府的路跑活動,一起來協助「政令宣導」,宣傳馬蕭的人權政策,期待這些政策早日實現。

野草莓製作了「人權嘜走」,以及五張「政令宣導」的A4宣導標語,歡迎下載取用,自行列印裁剪。或者上網觀看馬蕭人權政策,挑選自己關心的議題,擷取創作。

請把「人權嘜走」別在胸前,「政令宣導」則貼在背後。

讓我們一起用跑步追求人權,一起迎接新的一年。

活動時間:2008年1月1日 7:00集合,8:00起跑。
起跑集合地點:國父紀念館仁愛路出口集合報到。
活動距離: 全程約3公里。
活動路線: 臺北市政府廣場->仁愛路4段->安和路(折返)->仁愛路4段->臺北市政府廣場


點選縮圖下載PDF檔。





下載連結:1 2 3 4 5 6 (因PDF與Google Doc支援度不完全 僅可以用IE下載)
其他瀏覽器請到Badongo下載壓縮檔

2008年12月24日 星期三

野草莓送禮受阻事件

  今日(十二月二十四日)下午六時左右,野草莓至中正一分局領回十二月十一日時被沒收的裝置藝術小屋,並欲將小屋贈送給總統。在行經中正二分局轄區時,中正二分局的警方強制沒收裝置藝術小屋,並且在沒收的過程裡,致使四名阻止警方沒收裝置藝術小屋的野草莓的同學受到輕重程度不一的傷害。目前野草莓的同學正在律師的陪同下,在中正二分局報案和做筆錄。

  同時段稍早,野草莓的同學已經和中正一分局的警方以及總統府方面進行聯繫,並且取得兩方的同意,認定野草莓所贈送的裝置藝術小屋並無不妥,府方也願意先收下小屋,拍照後請示總統應如何收受。但是在野草莓的同學行經中正二分局轄區時,卻遭到二分局的員警阻攔,並且在野草莓同學尚與警方說明的過程中,派出約二十名警員強制移走裝置藝術小屋。

  在此過程中,警方涉嫌違法奪走野草莓的裝置藝術小屋,並且因其行為,致使今日下午送禮物的十位野草莓同學中,有四位同學受傷。目前受傷的四位同學正在驗傷,並且開具驗傷單作為法律證據。其餘同學在律師陪同之下,目前仍在中正二分局報案和進行筆錄中。

2008年12月23日 星期二

針對1224內政委員會審議集會遊行法之聲明

正視公民團體對於集遊法修改的四點訴求

2006年底,由台灣人權促進會、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綠黨、中華電信工會、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等十多個民間團體組成的「集遊惡法修法聯盟(簡稱集盟)」,針對集遊法的修改,提出了四點訴求,包括:

1、解除禁制區
2、廢除解散命令
3、集會遊行除罪化(刪除罰則,回歸普通刑法)
4、許可制改自願報備制

朱鳳芝版本就是集盟的版本,也就是野草莓倡議的版本

以四大訴求為基礎的集會遊行法修正草案,卻在上屆立委因政黨惡鬥而被擱置。在本次會期,由於修改集遊法為馬英九總統的競選的政見之一,國民黨籍的朱鳳芝委員也從善如流,依循民間團體的四大訴求提出了集遊法修正草案,並且在今年五月一讀通過進入內政委員會等待審查。野草莓學生也於今年11月開始針對集遊法修改發起一連串行動,要求立法院儘速通過朱鳳芝版的集遊法。

國民黨試圖通過退步的行政院版,否定朱鳳芝版

然而,在十一月初陳雲林來台後,國民黨的態度丕變,突然宣稱要以公聽會凝聚各方意見。但在公聽會之後產生的「行政院版」草案,卻又將與會學者與團體代表的意見摒除在外。究其原因,只是假蒐集名義行保守復辟之實。以集盟所提出的自願報備制為例,在11月27日由內政委員會召開的公聽會中,許多學者均表示,應由現行的許可制改為自願報備制,或者在一定人數以下之集會遊行無須報備,或可依集遊規模來分級報備義務。但是行政院版草案,卻在第九條規定:「室外集會、遊行應於舉行五日前,由負責人向主管機關提出報備書...」;第二十七條:「應報備之集會、遊行未報備...,處負責人或負責人之代理人新台幣五萬元以下罰鍰」。光是新增或提高罰鍰額度的條文就已達八條。同時也保留了解散命令、禁制區等原先就已存在的不必要規定。由此看來,號稱「完全執政完全負責」的馬政府,正朝著「完全執政,完全統治」的集權道路走去。

集會遊行是人民的基本權利

今年是世界人權宣言通過六十週年。世界人權宣言第二十條指出,人人享有和平集會和結社的自由。憲法第十四條也明文,人民有集會及結社之自由。我們認為集會遊行作為人民基本權利之一,政府的角色應是立法保障,而非立法干預。如朱鳳芝版本中第六條明載:「對於集會、遊行,主管機關應派員協助交通秩序,以確保集會、遊行活動之進行。」第三十一條要求國家賠償等條文,並刪除過多不必要的干涉行為,如禁制區、罰則、解散命令等,皆值得讚許。

在行憲紀念日前夕,我們在此呼籲立委諸公,應基於世界人權宣言以及中華民國憲法,以解除禁制區、廢除解散命令、刪除罰則、許可制改自願報備制,此四大要點為基礎,擬定並通過符合人權保障與憲法精神的集會遊行法。

2008年12月21日 星期日

今晚警方將到自由廣場「清除」野草莓

  今日下午一點,中正一分局的警員再次來到野草莓於自由廣場的現場,並且出具告示,說明野草莓違反的是「交通道路管制條例」,預定於今晚二十四時予以清除。

  事實上,野草莓是一場「集會行為」,而非如警方取締的「路霸」。在這一方面,警方也未出具野草莓為「路霸」的具體事實,未曾負擔對野草莓的舉證責任。警方似乎是曲解了「交通道路管制條例」的意思,使用了一個不正確的法條來規範野草莓的行為。目前唯一能夠宣稱野草莓「違法」的法律,就只有中華民國的「集會遊行法」而已。

  在此,野草莓的同學感到不解:為何警方需要用一個無相關的法條,來取締或清除野草莓的布條、看板等物件,卻沒有用「集會遊行法」來宣稱野草莓是「未經核可准許的集會行動」?因此,野草莓向大家呼籲:請大家於今晚二十四時,到自由廣場的現場聲援野草莓的行動,並且讓我們一起來聽聽看,警方對於他們為何使用這個法條,會做出什麼樣的解釋。

網路直播平台帳號恢復

Justin.tv已經恢復我們原來的直播頻道http://zh-tw.justin.tv/action1106。不過Justin.tv並沒有提出我們被停權的理由。

http://zh-tw.justin.tv/action1106http://zh-tw.justin.tv/anchor1106未來都將同時使用,但將會以http://zh-tw.justin.tv/action1106為主。

公民不服從組活動與現場規劃討論

各位野草莓們
今天是冬至
對抗國家機器的傲慢
與執政者的暴力
已經超過一個半月

我們做了許多
也達到了一定的成果
星期一晚上七點
讓我們討論下兩週在廣場上的活動

有意願幫忙的人請務必要來這次的會議

2008年12月19日 星期五

直播平台變更帳號

今天下午五點半起,原本的台北場直播帳號action1106遭到停權,理由是違反服務條款。至於是哪項服務條款,我們還在核確、詢問當中。
為了延續直播平台的放送,主播組緊急申請了新的帳號anchor1106,目前官網上的相關連結都已更正。如果在使用上有任何問題,歡迎來信指明,我們會盡速處理。

各界齊聚台北賓館,聲援三鶯抗爭到底

今天早上十點,三鶯部落的原住民朋友們聚集在台北賓館前,高喊著「抗爭到底」的口號,抗議政府與建商推出的一連串土地開發案,逼得三鶯部落的居民流離失所、無處為家。現場並舉行落髮儀式,十數位到場聲援三鶯的朋友,用落髮來表達他們控訴政府、聲援弱勢的決心。

落髮儀式完成後,三鶯居民們隨即動身前往總統府,打算遞送陳情書。但是途中遭到警方人牆攔阻,不得已只有派出兩位代表前往遞送陳情書,等待府方的回應。顧問江一豪表示:無論府方如何拖延,到下週二答案勢必就會揭曉,屆時若有警力或怪手送到三鶯部落,居民們一定會捍衛自己的家園,抗爭到底。

到場聲援的,有來自社會各界的知名人物,包括導演侯孝賢、林靖傑、作家朱天心、陳雪、演員馬志翔、農運先鋒楊儒門。其中侯導更毅然接受落髮儀式,表達最沉痛的控訴。此外還有許多社運團體,也都到場聲援,昨晚接獲消息後緊急動員的野草苺,也聚集了包括攝影、轉播等十數位同學,到場聲援三鶯部落的朋友。

到場的野草苺同學表示,今天呼的口號當中有兩句:「求求馬總統,把我當人看」。但如果所謂的「當人看」意味著要「照台北的規矩來玩」,「照台北的規矩來玩」就意味著底層弱勢流離失所,政客財團呼風喚雨,那這種人不當也罷。還不如當個堅忍不拔,勇於捍衛自己權益和家園的原住民。

遞送陳情書之後,三鶯居民安排了兩位朋友,派駐在二二八公園輪班靜坐,就此結束今天的陳情。最後呼籲公民朋友,下週二就是強制拆遷的工程預定日,歡迎支持的朋友到場,聲援居民捍衛家園的決心;同時提醒政府,倘若政府一意孤行,枉顧居民的基本人權,勢必引發更高規模的衝突。

12/19 林世煜與神秘紀錄片@自由廣場

12/19 (五) 19:00 將邀請著名的人權工作者林世煜先生蒞臨自由廣場與大家座談,並播放某神秘紀錄片。煩請大家告訴大家,能夠到現場參加這個活動以揭開謎底,敬請大夥兒拭目以待。

講者簡介:林世煜,畢業於政治大學政治研究所,曾經積極投入黨外運動,現在依然關注人權和民主。林世煜的身分通常是政治評論專欄作家,不過美食經驗和閱讀經驗同樣驚人的他,偶爾也會撈過界,寫無關政治的愉悅生活,寫攸關民生的蔬果百科。

時間:12/19 (五) 19:00~21:00
地點:自由廣場

[公民論壇] 12/20 擁抱自由──來自臺灣、圖博與中國的三地對話

活動緣起:
  
  聯合國於1948年12月10日通過了《世界人權宣言》,主張維護人類的各種基本權益。然而,在「世界人權日」屆滿六十年的此刻,對於台灣、圖博、中國的一些公民來說,自由卻彷彿更加地遙遠、不真實甚至幻滅。在2008年的「世界人權日」前夕,由中國303位學者、作家、律師、維權人士、基層人士所提出的一份對中國在民主、人權、法治、憲政發展等方面的建議書──《零八憲章》。

  這些對自由人權的渴望,是否僅僅是一場遙不可及夢想?而究竟是什麼樣的歷史背景、社會脈絡,使得《世界人權宣言》的種種主張滯礙難行?讓我們從台灣公民社會的角度,和中國公民社會與世界公民社會進行跨越國界的對話。

活動時間:2008/12/20,上午10:00至12:00

活動地點:自由廣場(原中正紀念堂)

2008年12月18日 星期四

1219,聲援三鶯部落

明天(12月19日)上午十點,三鶯部落的朋友們,將在台北賓館前再度落髮,要求馬政府具體實踐對原住民的補償與虧欠,立即要求台北縣政府停止迫遷三鶯部落,並明確回應三鶯部落的最終居住政策!

我們不能讓這件事成為台北縣政府送給三鶯部落的聖誕禮物!除野草莓外,預計到場聲援名單包括:侯孝賢、朱天心、楊儒門、林靖傑、人民火大聯盟、自主工聯、樂生青年聯盟、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工人立法行動委員會、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等。

時間:12/19星期五,上午10:00
地點:台北賓館前
新聞聯絡人:
江一豪(三鶯部落自救會顧問)0933-016383
洪鳳琴(三鶯部落自救會發言人)0922-004969

詳細說明,請見三鶯部落自救會採訪通知

週四機哩呱啦之學生論壇-野草莓的公民朋友

活動名稱:週四機哩呱啦之學生論壇-野草莓的公民朋友
團體討論:廣場上的民眾們
活動時間:19:00~21:00
內容:
這段時間有來到廣場的同學們,經過了最初慌亂之中糾察線的隔離,到如今圍坐在睡墊上的共處,我們對於這些終日圍繞在廣場上的民眾們,增加了許多不同的情感 與理解。一個多月了,是時候沉澱與稍微收整運動中這樣一環特殊的經驗。對於這些也許完全不像我們父母般親近且容易理解,卻選擇在抗爭線上站出來支持我們的 民眾,他們的生命究竟承載了何種經驗?我們該如何理解他們現在的這種樣子--對民主激進地各抒己見,又某種程度不那麼好對話。
這是公民學習的一課,也是運動深化人的作用。讓我們共同來討論這段時間與公民之間發生的大小事情、觸動我們的事件、百思不得其解的話語,讓我們下一次的再前進,不只為了我們自己,也帶著這些經驗。歡迎各位同學抱著心中的問題、所見、心得,來參與今晚的討論。
今晚活動除了有大家的溫馨討論,也有目前進行中的公民對話工作報告。
野草莓之(汁) 公民對話小組

12/11野草莓與圖博於自由廣場遭驅離之影片(20分鐘版本)

這三部影片是上週四(12/11)清晨野草莓與圖博於自由廣場遭驅離的影片
第一次放映為當天傍晚於自由廣場 全長20分鍾
感謝幫忙拍攝、製作與剪輯影片的朋友們


1/3


2/3


3/3

面對歷史,找尋世代出路:敬答趙剛與李丁讚

文/李立偉



李丁讚和趙剛(本文省略敬稱)日前在中時發表幾篇討論野草莓的文章。我思考很久想要了解為何我和這些我所尊敬的老師們在對於野草莓的認識上有這麼大的落差?為什麼這個運動的複雜性能夠用既有的詮釋架構不加思辨地輕易套用?我能夠理解李丁讚的苦心,但顯然趙剛的文章更令人費解。我希望在這篇文章之中能對一些觀點做出回應,就先從趙剛的文章開始。

趙剛的文章有一個主要論點,他認為,論述貧血的野百合世代—野教授們—重新在野草莓身上打造悲情惡夢與報復慾望。奉勸野草莓應該弒父,而老師們「莫作之師,莫作之父」。趙剛認為,被惡夢纏繞不醒的野教授不願面對這八年以來的社會倒退,不明白現在的主要問題是什麼。而這個時代的問題應該在於:「如何面對全球化對公義社會的挑戰、人們該如何停止妖魔化並面對那內在且外在於國人的『中國』、如何盡己之能以推己之心幫那些在野草莓旁流連不捨的中下階層中老年人找到超越歷史悲情的希望…」。難道這些問題不是野學者們苦心經營與思索的課題?難道趙剛不知道這些問題其實早就是許多青澀學子開始理解社會的起點?然而趙剛卻認為這些問題都被忽略,彷佛這八年我和趙剛是活在不同社會裡。我在2001年進入大學就讀,接著從相對保守的歷史學科跳到社會學領域,就是想要找一個更有解釋力的視野,來理解趙剛所說的全球化的挑戰或者台灣的認同難題,也都是因為這些野教授的提點,才有進一步的體會。我絕對不是要去尊崇野教授,相反的我們在這次運動之中很多時候花了很多時間在嘮叨這些野教授的不是,我相信經過這次運動,我們已經做了足夠的除魅工程,在合作與批判之間,在互不信任與取得諒解之間,在流言蜚語與誠懇溝通之間,野百合的學生們跟野百合已經可以平等地對話,野草莓運動不是一個嫡傳關係的展現,而是世代之間重新去建立一個有別與師生而是夥伴的協力關係,這是這個運動的具體成就之一。

我不是要為野教授辯護,他們比我更有能力為自己辯護。我只是要提醒趙剛,我們不能否定或簡化每個人在不同的社會情境所做的集體與自我的努力。恰恰諷刺的是,我的社會啟蒙經驗有很多時候是出現在趙剛等進步學者看不起的台灣正名的國族主義落後的場子,我們之中很多人就是在他所謂的緊脫不掉的惡夢之中奮力向前,那些歷史的恨,國族的夢,我們願意保持清明的反省但堅決概括承受。但趙剛不願理解,他也無法理解,他若想要理解這些就必須先從自己的惡夢之中醒來。

更何況,野草莓的組成份子不只是這些野教授的學生而已,許多學生甚至不太認識范雲或吳叡人是誰。這些來自各校異議性社團、社運組織或者單純是帶著樸素民主主義熱情的的學子們,很多人與藍綠政治相隔非常遠,對統獨可能也不太堅持,趙剛看到了這些人的能量,並給予深深期待,但卻把這股能量放在一個不具體存在或者被過度詮釋的牢籠之中,他認為青年人若能脫離這牢籠,則趙剛他們這一代可以「雀躍而喜」。這問題不會太難,只要趙剛拿掉自己想像的牢籠,就能看見能動性在哪裡,這股能量就會一發不可收拾。

趙剛搞不清楚或者有什麼力量逼迫他不去搞清楚的事情還有很多。例如,趙剛憂心台灣人心中的中國被妖魔化不是一天兩天,但是,這些野教授和野孩子扎實地做中國研究也不是一天兩天,而且還不是跑跑數據弄弄書面的政策分析,很多人老早就帶著一堆學生進去民工學校、工廠生產線、基層社區蹲點作田野。我必須坦白講,相較於某些台社進步知識份子們對於中國的憧憬,這些野教授們還做了更多平實的中國社會分析以及與中國公民社會連結的工作。趙剛又認為,這八年來「社運偃息」。這種說法不知道要傷了多少社運工作者的心。偃息的或許是趙剛心目中看不見的那種社運。不比80、90年代社會力沸騰時的景象是一回事,但是近年多元的社運發展我們也歷歷在目。舊的社運類型不談,這八年來(不過我不懂為何要以八年作為區隔),有機農業、社區大學、媒體改革、轉型正義、網路媒體、或者是風起雲湧的紀錄片攝制,我光講這些是因為我或者我的朋友有在參與,也有非常多的野教授參與在其中,我孤陋寡聞,實際上運動類型一定更多。不知道趙剛是覺得這都不夠自主、不夠超克藍綠,所以不算社運?

趙剛不會不知道這些事,例如,趙剛不會不知道這些野教授平時都在做些什麼事情,他搞不好還審過中國研究的論文,與其說他擔心這些野教授,不如說他擔心的是台灣民族主義。而對於台灣民族主義的憂心,使得他把所有可能的台灣民族主義分子都變成他批判的對象。是的,就是民族主義的問題。野草莓拒絕碰觸,而趙剛也不敢直接了當地講。趙剛說:「但我必須質疑那個將可能有夢的運動框箍成一個惡夢纏繞不醒的某些野教授們」、「認同問題或許經常不是重要問題,但有時是,公共知識分子必須要盡可能地誠實處理自身的認同問題」話總是沒有說完,為何趙剛同情父母親的中國情懷就是誠實處理自身的認同問題,而野教授就是被惡夢纏繞不醒?為何一個野草莓,能夠引起這麼多成見,何以當紅杉軍出面倒扁之時,趙剛認為這是自主公民運動,而野草莓則是父子宰制關係、狹義的政治訴求、沒作功課、時空錯亂。並且趙剛至少批評過野草莓兩次,認為野草莓成為既有政治鬥爭格局的一部分,加深了對立的局勢,難道紅杉軍就不是既有政治鬥爭格局的一部分?

但是,這樣子的批評對於紅杉軍和野草莓而言都是不公平的,因為每一個社會運動或政治運動都必然鑲嵌於原有的社會分類之中。由此開始可以針對李丁讚的文章一併回應。李丁讚和趙剛都出現一致的盲點。李丁讚「野草莓的世代課題」的問題是,為什麼野草莓不像野百合一樣,能夠召喚出一整個世代的熱情?他的回答是,野草莓的訴求使得自身染上綠營色彩,並且不夠進步,無法指涉一整個世代的難題,也無法喚起世代共鳴。李丁讚與趙剛在社會學的圈子,明顯是屬於不同光譜的人,但在二位在野草莓的分析上,卻呈現了某種相似性。這種相似性可以由一句簡單的話說出來:野草莓由親綠學者和親綠學子所帶領,他們的訴求無法凸顯這個時代應有的進步性,卻流連於舊日戒嚴時光,無法影響更多人。

他們批評野草莓的一個重要立基點就是野草莓的親綠色彩,李丁讚認為野草莓要脫離這個困境,就不能只批判執政黨的國家暴力,也要批判現今在野黨身為執政黨時期的國家暴力。其實野草莓的組成分子之複雜,早不是藍綠可以輕易劃分,恐怕每一個野草莓參與者,甚至核心的運動組織者都要花時間好好相互辨識彼此的政治態度。並且野草莓在運動過程之中,早就不斷告訴大家一個重點,國民黨現在對人民所做的侵害人權的事情,民進黨執政期間也做過,所以野草莓曾經要求蔡英文主席代表民進黨公開道歉。

但是,我不認為如此各打五十大板就可以宣稱野草莓的中立,事實上對於這種中立我感到十分不安。許多人把國家機器與國家暴力當作去脈絡化的抽象概念,然後說在台灣的兩個主要政黨都有可能掌握國家機器,因此要對國家暴力負起一致的責任。但是我們必須回到台灣歷史來看,去理解國家暴力在台灣的脈絡是什麼?正如同李丁讚所說的威權時代留下來的歷史遺緒,基本上台灣的治理機器和國民黨有很長一段時間是複合體,這個國家暴力的施展是在特定的治理性之中產生的,要求野草莓批藍也要批綠,可能搞錯了真正的核心問題。

我也可以理解野草莓的訴求引起了許多綠營支持者的關心,每一個社會運動都在特定的社會關係之中尋求發展,野草莓不應該站在一個歷史的制高點去切割自己和本土陣營的關係,野草莓也是這些恩怨情仇的一部分。對於學生而言,更重要的是和這些本土陣營的組織者與群眾,不斷反省、互相協助,把這股社會力帶往更好的方向,才能去衝破藍綠魔咒。所謂運動的進步性不應該建立在政治潔癖之上,而是要去積極地去面對自身所處的尷尬歷史情境。我不如李丁讚所想的那麼樂觀,認為現有的民主機制能夠解決威權的遺緒。我相信台灣的民主,但我更相信要做到民主深化,就必須進行更廣泛的社會動員,而在這個社會動員的過程,我們就必須重新重新思考自己在現有的政治版圖中的相對位置。野草莓運動集體發展出多元的社會關懷,像是樂生、三鶯部落、圖博等等,都可以視為在現有的政治位置上努力提出新的批判視野。

野草莓這陣子常被說成一個世代,與野百合世代相互比擬。趙剛如此,李丁讚也如此,姑且不論所謂主要是由野百合世代所構成的野教授們是不是同質性那麼高的一個群體,野百合確實是一個顯著的世代,但過度強調野百合的世代同質性時,其實就忽略了這個世代打造過程中的權力關係,那些在90年代被放逐的反文化主義者、或者歷經90年代的激情後,面臨人生瓶頸的基層政治工作者,不知道我們眾口紛紜或是李丁讚在文章之中所讚揚的野百合有這些人的位置嗎?正因為如此,面對這一次的野草莓運動,我們必須謹慎使用世代這個詞彙。野草莓一方面不該代表整個世代發言,另一方面,野草莓要努力去辨識運動參與者或是整個世代的差異性,重新去建立問題意識和相互協力的方式。

然而,就像年鑑學派史家布洛克喜愛的一句阿拉伯諺語:「人們像自己的時代,更勝於像自己的父親。」我們雖然不敢代表整個世代發言,但知道彼此之間多少有著共通的長相,我們需要回到台灣社會的時空縱深來理解自己的行動,我們這個世代確實有自己的問題要去面對,但是一分鐘會接著下一分鐘,世代之間也不是決然斷裂,不是殺了父親就能成就自己,建立問題的方式不是以新的問題取代舊的問題。每一個運動都要能繼承現有的歷史遺緒,才能知道那個「進步性」是什麼。對野草莓而言,唯有如此,也才能對世代之名有所交代。


延伸閱讀:

趙剛:呼喚野草莓的青春之歌

李丁讚:野草莓的世代課題

野草莓靜坐滿一千小時

  十二月十八日凌晨三點,野草莓的靜坐就要滿一千個小時了!現在還在網路上的朋友們,謝謝各位陪伴野草莓度過了漫長的四十二天。

  這段時間裡,野草莓經歷了許多的事情:從最初的行政院驅離,到野草莓提出三點訴求,卻始終得不到國家政府的正面回應……等。而在遊行之後,野草莓的同學和支持野草莓的朋友們都在廣場上,直接的面對國家暴力的騷擾和威脅。實際上這是一件令人感傷的事情:即使野草莓在廣場上,以靜坐面對整個國家對人權的侵犯,我們仍然得不到國家政府的正面回應。

  在這第一千個小時即將來臨的時刻,希望這個時候還在網路上的朋友們可以到自由廣場的現場,與野草莓一起度過第一千個小時。這一千個小時證明野草莓並不是「撐兩天就會過去的事情」:政府也許漠視野草莓對人權的渴求,但是野草莓還在,也不會輕易放棄我們對人權的渴望。

2008年12月17日 星期三

野草莓再次受到警方的夜間騷擾

  十二月十七日凌晨一點,警方派出警員十五人在自由廣場進行勸導。警方宣稱自己有執行公權力的正當性,意圖拆除現場野草莓因避雨所搭設的棚架。之後,警方對野草莓開出勸導單,並且將於十二月十七日凌晨三點對野草莓的避雨棚進行拆除。經由野草莓同學的求證,根據全國法歸資料庫中的行政執行法第五條:「行政執行不得於夜間、星期日或他休息日為之。」。因此,我們完全合理而且合法的行使了我們「公民不服從」的行動。

  由於勸導單不具備任何法律效力,野草莓現場的同學決定繼續執行我們的「公民不服從」行動。面對警方的非法驅離行動,在現場執勤的警員無法具體出具他們的執勤動機(緊急事由),而也未徵得在場同學的任何同意,便逕行拆除野草莓的遮雨棚。

  這個不合法的拆除行動並不是第一次在野草莓的現場發生。在十二月十一日凌晨,警方也曾經進行過同樣的違法拆除行動,並且無法出具任何一種具體說明,而就在今日,在FAPA連署支持野草莓行動後,這種不合理的違法拆除行動又再次上演。

  如何面對警方的國家暴力?什麼樣的行動是「公民不服從」?本週五在自由廣場現場將舉辦一場相關的討論。而野草莓也將繼續堅持我們的訴求,繼續進行我們的抗議。

2008年12月16日 星期二

野草莓對FAPA聲援連署之聲明

  對於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APA)於今日(十二月十五日)的聲明稿,野草莓的同學們將與FAPA同聲譴責十二月十日的違法驅離,同時將繼續堅持野草莓的三點訴求:第一、總統、院長道歉;第二、國安、警政署長下台;第三、修改集會遊行惡法。

  目前野草莓的同學將持續在自由廣場進行靜坐抗議,並且一起討論如何擴大野草莓的力量,使得野草莓學運能夠更具體的發揮對社會的影響力,與社會上的進步力量一起捍衛人權。

2008年12月15日 星期一

關於1213自由廣場上偷竊事件的說明

  十二月十三日上午九點左右,一名參與野草莓活動的賴同學遺失了一台筆記型電腦。在現場的野草莓工作人員徵得在場所有人士的同意後,在大家的面前檢視大家的私人物品。後來在一名自稱是輔大中文所同學的男子的外套下,發現了賴同學的筆記型電腦。
  基於無罪推定的原則,野草莓的同學先請該名男子解釋為何賴同學的筆記型電腦在他手上,然而該名男子言詞閃爍,無法給出合理交代。因此,野草莓的同學於同日上午九點半左右,尋求在場警員的協助,向警方舉報這起事件。之後,警方在查閱該男子證件時,發現該男子留給現場野草莓的個人資料全部為假,而且也不是輔大中文所的學生。

  針對這起事件,我們一如往常以「理性、和平、非暴力」作為整個學運的訴求和主軸,並且拒絕任何未審先判的粗暴言論。但是這起事件卻在部分媒體上,以一種「野草莓集體暴力、企圖掩蓋是非」的形態呈現。另外,在場的同學以及當事者都表示並沒有任何媒體對他們進行採訪,因此這樣片面而且不正確的資訊也使當事同學感到困擾和疑惑。也因此,在場的野草莓同學深感震驚並且難過,我們對這樣的誤解感到遺憾,同時,也對於媒體將野草莓對「無罪推定原則」的堅持視為文過飾非的解釋感到不滿。

  目前這起事件已進入司法調查的程序,當事者往後也不再對此事件進行評論。

野草莓運動通訊平台成立

[野草莓媒體組公告]

野草莓已經設置官方的 google group,以野草莓官方 email : 建立。有鑒於將來各項訊息的宣達管道將由自由廣場轉移到網路,google group的服務將成為很重要的通訊平台,如果想獲知野草莓最新的活動訊息以及運動進展,請大家主動加入野草莓運動通訊平台。我們也將匯集手邊收集到的通訊名單,邀請曾經表達關心的各位加入這個通訊平台。

針對野草莓學運聯盟,我們歡迎任何支持者自主發動串連,擴大影響層面。只是要提醒所有自主串連的朋友,要記得即時更新活動訊息,以免錯失了動員時機。當人們加入群組,就代表信任這個群組的資訊正確性,管理者就有提供即時資訊的責任,希望大家都能不負所托。

2008年12月14日 星期日

我們沒有使用 google group

[野草莓媒體組公告]

  野草莓目前為止沒有設置 google group 或任何代表野草莓運動的討論群組,若未來有建制相關討論群組,將以野草莓官方 email : 建立。

   關於最近在 google group 上由 wild-strawberry1106 建立的「野草莓學運聯盟」,並不是官方google group,不能代表野草莓運動立場及發言。至於該網站是否為有心人士或熱心支持者設置,動機為何,我們無從判斷,請各位小心保護個人資訊。

  特此公告,請各位網友審慎選擇加入與否。

2008年12月13日 星期六

圖博人士加入靜坐比較危險?

圖博人士加入靜坐比較危險?

驅離下的圖博人(上)

驅離下的圖博人(下)


現行集會遊行法第9條規定集會遊行應事先申請,但不申請就違法嗎?依據集會遊行法規定,違反第9條所規定的義務時,法律效果為第25條「主管機關得予警告、制止或命令解散」;同時第26條也規定「集會遊行之不予許可、限制或命令解散,應公平合理考量人民集會、遊行權利與其他法益間之均衡維護,以適當之方法為之,不得逾越所欲達成目的之必要限度。」也就是說,主管機關對於未申請的集會遊行擁有裁量權,當集會遊行已經明顯嚴重侵害到「其他法益」時,主管機關就可以逕行認定集會遊行為違法行為,在實務上來說,也就是可以開始舉牌警告。截至12月10日為止,警方依事實認定野草莓運動在自由廣場的靜坐尚未嚴重侵害他人法益或公眾秩序,因此裁量上不認定野草莓的在自由廣場的靜坐為違法行為,不舉牌警告也不命令解散,因此野草莓運動並非違法的集會。這樣的裁量,正如馬英九總統當年在台北市長任內對於紅衫軍未經許可的集會遊行不命令解散,以及今年對於泰北孤軍後裔爭取國民資格未申請集會遊行仍不命令解散,是一樣的裁量權行使,我們認為這樣的裁量是合乎公共秩序及基本人權之間利益權衡的。

但是,就在在臺圖博人進入自由廣場開始以和平靜坐的方式向政府陳情之後,在12月11日凌晨三、四點左右,警方卻直接認定在自由廣場的集會已經有「嚴重侵害其他法益的情形」,因此以違反集會遊行法命令解散,並用強制力驅離。我們不禁懷疑,多了幾個人靜坐,就代表已經有「嚴重侵害其他法益的情形」?廣場上的所有人都是和平理性的集會者,並不會去侵害他人;而廣場本身則因有公共論壇(public forum)的性質,本來就理所當然的是公民們表達對公共事務關心的集結之處,所以集會對於公共秩序也不造成危害。依照大法官釋字445號解釋,國家原本應該擔任「為保障人民之集會自由,應提供適當集會場所,並保護集會、遊行之安全,使其得以順利進行」的角色,在今天卻成為了「為限制人民之集會自由,不應提供任何適當集會場所,並應掃除任何和平集會、遊行之可能」的角色。試問,圖博人的加入,到底多帶來哪些「他人法益及公共秩序的危害」?主管機關這麼做,對得起我們的共同信仰「自由民主憲政秩序」嗎?世界人權宣言第二十條指出「人人有權享有和平集會和結社的自由」的普世價值,野草莓和圖博人士和平集會卻被強制驅離,這樣違反世界人權概念的舉動,對照馬英九總統之言「台灣是集會遊行最自由的國家」,豈不自打嘴巴?

[轉錄] 街頭紀錄者問警察,為什麼不可以?



這是苦勞網在12月10日,發起的採訪警政署的行動。
影片由公民行動影音資料庫記者郭安家拍攝製作

請問署長:為什麼不可以?
街頭紀錄者集體採訪行動


行動提要:

1. 這是一場「集體採訪行動」,我們不是記者,但是我們要知道、要提問、要紀錄。
2. 不是要爭取任何媒體或者記者的採訪權,而是要捍衛每一個人都應該有的權利,我不需要告訴你我是記者,我才可以拍攝。
3. 請參與的人帶著各種採訪設備,DV、照像機、MP3、webcam、筆記本…王卓鈞不出來,我們就「採訪」現場的警察。
4. 我們是去「採訪」的,所以不需要別人來「採訪」我們,所以不對主流媒體記者發採訪通知,如果有認識個別友善的記者可以請他們來、請他們一起採訪警察。
5. 有兩個後續的行動:第一、製作「公民採訪教戰手冊」,演練警察的行為模式及可以有的反應;第二、製作「警方行為影音紀錄資料庫」,收集各種警方在處理集會遊行不當的行為、做系統的整理。

集體採訪行動

■時間:12/10(三)下午2:00
■地點:內政部警政署(台北市忠孝東路一段7號)

12月10號是世界人權日,但是,長久以來,台灣的警方在群眾請願、示威的場合,執行公權力的界線,卻越來越無所忌憚,視「法治精神」如無物,不要說陳情者會遊行的權利遭到剝奪,就連沒有參與群眾活動、在一旁默默紀錄報導的人,也遭到同樣的威脅。

去年3月11日,樂生蘇貞昌官邸陳情,大安分局以現場攝影、紀錄的人都是「假記者」為由,把包括苦勞網特約記者徐沛然、黃詩凱在內的所有的人一起逮捕、今年11月4日,紀錄片工作者陳育青遭到警方逮捕、扣留;12月3日,在西華飯店外,當天遭到驅離的樂生保存運動陳情者,遭到驅趕,同時,苦勞網實習記者、當時執行「公民影音行動紀錄資料庫」工作的EM,遭到警方搶奪機器設備、與苦勞網特約記者蕭立峻一同遭到驅離;同一場合「影子政府網站」記者,也遭到自稱「松山分局分局長」的男子,與自稱「警察」的女子驅離。

除前述各種毫無正常理由的驅離之外,警方常在集會陳情現場,以要求身份證明或言語威脅方式對待紀錄採訪者,或者逕自隨意以現場員警的主觀認定,劃定「禁區」,粗暴要求現場紀錄採訪者離開。我們認為,前述作法十分不當,集會陳情現場的禁區設定,不應由警方以自由心證方式進行主觀判斷,否則將無限上綱限制人民關心紀錄公共事務的基本自由。

對於樂生院在沒有獲得古蹟指定、院民續住問題沒有妥善解決之前,台北縣政府就粗暴地動用公權力進行迫遷,我們認為,這是台灣政府重大的人權汙點,從同樣支持樂生保存運動與弱勢人權的立場來說,我們不認為我們比其他的人更有不被打壓的權利,與抗爭者一同被捕,我們甘之如飴;但是警方不問青紅皂白地對待在現場並沒有進行陳情動作的紀錄者,也採取相同的手段,莫非警方在公權力的行使上,拒絕接受任何的監督?

我們是一群在國家和主流媒體的定義下的「假記者」、「非記者」,但是今天來到警政署,我們要採訪警政署長王卓均,以下是我們的「採訪大綱」:

1.為什麼不能拍?哪一條法律規定,不是記者就不可以有了解、紀錄公共事務的權利?
2.在西華飯店外,驅離樂生陳情者、採訪者所依據的法條是什麼?
3.當天有未穿著制服、自稱「警察」、「分局長」的人員,執行驅離的動作,他們是誰?
4.站在西華飯店門外拿著攝影機拍攝,有什麼「危害」,必須遭到驅離?
5.警方對於「比例原則」的看法是什麼?
6.警方是否拒絕在行使公權力時,人民在旁紀錄、監督?

徵求剪片高手

目前野草莓有六十多捲dv帶需要高手剪片記錄
徵求大家幫忙 有意願的朋友請洽: 0919-548-699

2008年12月12日 星期五

政府扛起責任 給基層員警一個交代

陳雲林來台期間警察執法過當的事件,已經有很多已經進入司法程序,今天是這一連串案件中的第一件開庭(準備庭)。

在晶華酒店前,被警察粗暴押到牆上的三位女生,勇敢得向國家提出控訴。針對這個案件,由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發起一場抗議活動,譴責國家暴力,希望司法能夠還給人民一個公道。台灣人權促進會、綠黨、台灣勞工陣線、台灣客社、鄭南榕基金會等多個社運團體以及野草莓學生也一同參與,互相聲援。

下午三點,野草莓學生、社運團體及民眾一起聚集在自由廣場,觀看這三位受害者被警方推打的影片,並演出行動劇,分別扮演基層員警、替代役、分局長、馬總統、陳雲林等多個角色,諷刺執政黨不願承擔、不願負責,還要看中國臉色行事。隨後並手持「我控訴國家暴力」等標語,前往台北地方法院前抗議。整場活動參與人數約有一百人,幾乎變成了一個小型遊行,野草莓為了維護大家的安全,臨時組成糾察隊。而隨後野草莓也有四名同學偕同司改會進入法庭旁聽。

野草莓認為,今天是一個重要的日子,是野草莓人權觀察團的第一仗,馬總統之前說過,這些都是個案,但野草莓強調這不是個案,而是警政國安、甚至總統府高層為了陳雲林的來訪,計劃性地擴張警政國安單位的執法尺度,對人民的自由權利造成非常大的限制。這種「個案說」,無疑把責任推給基層員警扛,讓基層員警去面對可能的司法責任,對這些聽命於上級指示的員警來說,十分不公平。

野草莓認為,馬總統、劉院長以及國安警政主管應該把責任扛下來,公開道歉接受懲處,以消民怨,也給這些辛苦的基層員警一個交代。

以執法之名行暴力之實!學生將尋求法律救濟!

1212野草莓新聞稿-以執法之名行暴力之實!學生將尋求法律救濟!

   針對昨天凌晨(12/11)警方出動優勢警力強制拆除自由廣場上的草莓塔及木屋,並派出拖車及環保車清除所有物資,並以學生違反集遊法之名強制驅離,野草莓學生在經過簡易法律諮商後,認為當天警方執法有四點重大爭議:

    第一點,北市府警局在11日凌晨零時十分送來「勸導書」(附一),按照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八十二條第二項,要求廣場學生「立即」清除物資。根據此點,我們提出質疑,勸導書上的公文格式原本是「(限行為人)於__年__月__日前清除」,這一行卻被警方槓去,改填上「立即清除」而學生看到立即清除的字眼,已立刻調集人力趕往廣場清點及搬運物資,既然學生都在行動上配合警方,照理應等待學生自行將廣場上物資清除,並找尋適當地點擺放。但不到四個小時,即有三百名警力出現在廣場,並派出拖車強制拆除廣場上的木屋及草莓塔。警方不待學生自行清除卻強制拆除,這樣的執法已明顯過當,違背比例原則。

    第二點,按照行政執行法第五條的規定,「行政執行不得於夜間、星期日或其他休息日為之。但執行機關認為情況急迫或徵得義務人同意者,不在此限。」警方於凌晨四點執行公務,卻提不出任何書面公文說明此為急迫情況,此舉已經明顯違反行政執行法,警方知法犯法還態度強硬,現場學生大多無法律背景只能任由警方粗暴對待。

    第三點,警方當天執勤時,現場學生曾依據警察職權行使法第二十九條(附二),表示異議,根據該條規定,警方應立即停止執行行為,或將異議理由製作紀錄交付,然而警方毫不理會學生要求。

    第四點,也是野草莓學生最為不解之處,警方一開始出示的是按照交通管理處罰條例開出的勸導書,執勤理應由交通警察及環保單位到場即可,現場竟然出現了一百多名刑警及鎮暴警察,請問為什麼需要派出這麼多優勢警力,甚至出動盾牌及警棍將學生包圍?而執勤重大矛盾最不合理之處在於,警方先以盾牌將現場學生從前、後、左、右側以方陣包圍,擋住其出路,隨後又依違反集會遊行法命其解散,學生提出異議表示學生已被包圍如何解散時,警方也毫無回應。再者,學生當夜並非於自由廣場進行集會,而是必須待在現場清點財產及迅速搬離物資,學生質疑,警方在限制學生的人身自由後,難道還想進一步侵害其財產權?

    根據這四點,我們認為警方執法已有過當違法之情事,將去函請警方敘明當天值勤的法條依據,必要時將對相關單位提出訴願或行政訴訟。學生對國家暴警感到無比憤怒,但將循正當法律途徑救濟,也請這個不講理、執勤沒有法律根據的政府,勿躲藏於執法黑幕後繼續伸出國家暴力的髒手,否則這麼顢頇粗暴的民主政權已與白色恐怖時代動輒將人於夜間帶走的威權幾無二致。

    最後,野草莓學生強烈質疑,昨夜一連串協同警察局、環保局、消防局的行政動作,全在凌晨一個半小時內完成,且按照現場的維安警力及規模,顯然是早有預謀的政治操作,勸導書恐怕只是掩人耳目的藉口,學生想問,下達這項指令的高官究竟是誰?是台北市長郝龍斌?還是高層另有其人?我們不願輕易揣測這項命令背後的政治動機,但希望最好不要是與野草莓學生援助一旁的圖博(西藏)難民物資有關,否則只是更加證明,政府害怕人民力量集結,所以佈此重陣,大舉掃蕩異議。野草莓學生雖經昨日的憤怒,但抗爭的意念與決心不會改變,也請執政者不要抱著姑息警方知法犯法的心態,否則星星之火足以燎原!


附一:勸導書的圖檔,已連同新聞稿一併附上
_DSC0043N 警察凌晨來開勸導書


附二:警察職權行使法第二十九條規定如下

    義務人或利害關係人對警察依本法行使職權之方法、應遵守之程序或其他
侵害利益之情事,得於警察行使職權時,當場陳述理由,表示異議。
    前項異議,警察認為有理由者,應立即停止或更正執行行為;認為無理由
者,得繼續執行,經義務人或利害關係人請求時,應將異議之理由製作紀
錄交付之。

    義務人或利害關係人因警察行使職權有違法或不當情事,致損害其權益者
,得依法提起訴願及行政訴訟。

2008年12月11日 星期四

[影音]20081211凌晨警察張貼勸導書

[影音]野草莓及圖博靜坐人士凌晨遭警方強制驅離

雖遭驅離,野莓仍要繼續前行

雖遭驅離,野莓仍要繼續前行

  今天(12/11)凌晨四點,自由廣場上的野草莓學生和靜坐陳情的圖博人同時遭到三百名鎮暴警察以優勢警力驅離。

  今天晚上七點,請來廣場與我們一起了解今天發生的事,以及將來的行動。

  我們將說明今天凌晨野草莓被驅離的事件,並放映驅離當時錄下的影片。將警察驅離學生時的態度與行徑,完整的告訴大家。

  在野草莓被驅離的同時,廣場另一側靜坐的圖博人也遭警察以警備車載到偏遠地區,他們不諳中文、不知自己身在何處,卻遭到國家暴力如此對待。今天晚上將會有NGO團體說明圖博人今晨被驅離的過程,以及他們為何在廣場靜坐,他們的訴求為何。

  在遊行過後,以及發生今晨被驅離的事之後,野草莓仍要堅持繼續守護人權,明天將是我們的第一個行動,我們將組成法院觀察團,聲援在晶華酒店外遭到警察暴力對待的數名女子提起的自訴案,並檢視法官如何審理該案。

  今天晚上將對明天的行動有詳細說明,請大家踴躍出席,並且站出來參與明天的行動。

天未破曉,野草莓遭警強制驅離

草莓將在今早九點

於廣場召開記者會

「國際人權日後最大的諷刺」

 

在馬英九總統宣示捍衛人權並且說出:台灣是全世界集會遊行最自由的國」,不到24小時,在1211日凌晨三點,警方利用優勢警力及四輛警備車包圍自由廣場,將野草莓同學,以及在一旁陳情的圖博民眾,強迫搬上警備車驅離。

 

請問,在野草莓努力展現出理性與和平的遊行,打算撤離廣場,並與警方密切溝通的同時,為何警方要採取如此大的動作來驅散野草莓?新上任的中正一分局局長陳銘政顯然不如前任局長,能夠信任野草莓會自行離開自由廣場,非得要在凌晨三點同學正在睡覺,媒體也都都收班的時候,前來進行驅離的大動作,我們想問,台灣是否真的如馬英九總統所說,是集會遊行最自由的國家?馬政府對於學生抗議他的容忍度,只能撐到一個月?是否,驅離學生,就是馬英九總統與劉兆玄院長對野草莓學生的最好回應?

 

警方於今夜夜間三點多,帶著兩輛警備車與大批警力來到自由廣場,準備驅離聚集在自由廣場上抗議的圖博人士與野草莓們。不到一小時,警備車已增加到四輛,並以優勢的警力強制帶走111位圖博人士。夜間四點半,超過兩百名的警力,以方陣之勢,將約40名學生包圍;學生們靜坐在地,而趕往現場的台大社會系助理教授李明璁與警方協調無效後,警方開始強制撤離學生物資。在強迫驅離學生的過程當中,一名野草莓男同學被警方踹傷背部,有一名同學爬上野草莓塔與警方對峙,情況危及。五點二十,警方在三次舉牌後,開始強制將學生抬上警備車,驅離現場。

 

現場學生指出,警方對廣場學生舉牌,但並未表明任何執法依據,便開始清除現場物資。而稍早在進行對圖博人士的驅離時,警方曾向野草莓學生表示,不滿野草莓援助物資予同在自由廣場抗議的圖博人士,在今天驅離前警方威脅如果不是你們(指野草莓)幫助他們,我們也不會去抬他們(指圖博人士)!」。警方對於野草莓援助弱勢團體的打壓,正顯示了國家暴力害怕人民團結、互相扶持的威權態度。相較於歐美國家對於自由人權的保障以及對於圖博人士的人道援助,馬政府強力搬離圖博民眾、強力驅離野草莓的做法,對於強調會在適當時機邀請達賴來台的馬英九,無異是自打嘴巴,說一套做一套,到底,日久見人心,說要在適當時間歡迎達賴來台的馬英九,為什麼對圖博人以及幫助他們的野草莓,在今天強力驅離?

 

野草莓嚴正抗議警方執行違憲的集會遊行法,以及警方對待圖博人士之不平等態度。警方將野草莓同學分三車載至台大校園放下,但卻將對台北路況不熟的圖博人半夜遺棄在大湖公園以及關渡。被搬離的圖博人沒有抵抗,只有懂中文的人喊著「馬英九救救西藏」。野草莓依「警察職權行使法」第29條,於警察行使職權時,當場陳述理由表示異議。野草莓表示,將繼續依此法條,要求警方將今夜突擊現場之驅離過程,製作完整記錄。

夜間最新消息:警方突擊自由廣場

06:07
警方目前收隊中,廣場上的撤離動作,將交由抵達廣場的環保局人員接手。而稍早被強制驅離帶往台大正門的同學與師長們,也正在回廣場的途中。

05:45
學生全數驅離完畢,共計動用三輛警備車。目前集結於廣場上的警方,正嘗試將野草莓所搭建的木屋拖離,並徹底清除現場物資。

05:30
現場學生已經上了警備車。

05:08
學生都還在,未上警備車。
警方對廣場學生舉牌兩次,但並未表明任何執法依據,已開始清除現場物資。

04:41
在不到一小時的時間,警方已將圖博朋友驅離現場。目前超過兩百名的警力,以方陣將約莫40名學生包圍;學生靜坐在地,而已有兩、三名記者接到通知,趕往現場。

04:11
警方於夜間三點多,帶著兩輛警備車與大批警力來到自由廣場,準備驅離聚集在自由廣場上的圖博朋友與野草莓們目前警備車已增加到四輛,並以優勢的警力,帶走三車圖博人士。
請能至現場的朋友們,儘速趕過去,現場需要我們的支援!

現在,自由廣場可能被驅離!

野草莓場地目前相當危急。

2008年12月10日 星期三

週五將聲援晶華酒店事件民眾遭警方推擠受傷之自訴案

針對11/5晶華酒店民眾遭警方推擠受傷之自訴案,將於週(12/12) 第一次開庭,司改會將發動第一次法庭觀察,而台野草莓也將全力聲援本次活動,此次為大遊行後第一次動員請關心此案的同學務必到場聲援。
儘管馬總統日前接受某家電視台專訪時,仍宣稱警察執法沒有過當,但野草莓認為馬政府對於行政濫權警察暴力的政治任遲遲未追究,我們唯有勇敢站出來爭取權益,才可能避免灣再遭惡警回到戒嚴時代,野草莓將與司改會共同監督司法維護人權,12/12(週五)2:00pm 將於自由廣場集結,召開者會,隨後前往台北地方法院聲援3:30開庭。
根據司改會所提供之自訴狀,該案件主要控告對象為晶華店警察維安指揮官前松山分局分局長黃嘉祿,受害民眾指出時只是坐在晶華酒店對面騎樓,並未對警察叫囂,亦未持任旗幟標語,卻遭大陣仗警力推擠壓迫,導致指骨骨折、頭部傷及多處擦傷、損傷,因此控告黃嘉祿之不當指揮涉及刑法害罪、妨礙行動自由罪及強制罪。
當天事件影片請看:http://tw.youtube.com/watch?v=s6ZY01snKpo
這次的動員將是台北野草莓遊行後第一次大動員,野草莓有結束,野草莓還在廣場持續為人權發聲,請大家踴躍到場 與,別讓大遊行後全台野草莓的團結力量曇花一現!!

12/10-12 人權日相關活動 草莓野沒停

12月10日星期三下午五點 世界人權演進大事紀

2008年12月10日,是世界人權宣言的第六十年,這天的野莓希望透過大聲宣讀世界人權史上幾個重大事件的簡單始末,向廣場上的公民傳播世界各個角落是如何奮鬥、爭取人權。

12月11日星期四晚上七點 野草莓彌月回顧

滿月了,野草莓滿月了。讓我們回到這裡,看看這一個月來我們從哪裡走怎麼地走過來、我們為什麼這麼地走來。也許,我們對彼此會更加肯定;也許,我們會對未來更加肯定。

12月12日星期五下午兩點 讓我們聲援起訴警察暴力的朋友

還記得三位被警察強力推擠最終導致其中一位手骨折的女孩嗎?12月12日在台北地方法院將審理此案件,讓我們相約自由廣場,一同前往台北地方法院,和NGO們一同聲援這些朋友吧。

12月12日星期五晚上七點 談談行政院版本的集會遊行法

我們因為國家暴力、集遊法違憲站出來,一個月以來讓我們重新探討國家暴力與行政院最新版本的集會遊行法。行政院版的集遊法出爐一段時間了,對於此版本集遊法諸多人批評,但我們從未仔細了解其中如何對人民不利,讓我們聽幾位學者、NGO談談最新版本的集會遊行法,了解我們的集會遊行法到底更進步還是更保守了。

野草莓1209聲明

野草莓1209聲明

針對野草莓運動台北場去留問題,由於有諸多媒體報導,資訊不一。野草莓特此提出完整聲明,以消各界疑慮。

在1207全台野草莓成功演練自願報備制遊行之後,野草莓台北場同學認為此舉已達成階段性的使命與任務,亦即樹立新的街頭運動典範。而遊行和平落幕,也是以行動消弭外界對放寬集遊法將衝擊社會秩序之質疑。因此,經過台北野草莓同學審慎地討論與思考後,台北野草莓決定轉進組織,目前正積極尋求一個實體空間可以長期穩定運作,並努力與各社運團體結盟,提出更有效的策略,強化先前的訴求,繼續為人權發聲,包括近來重要的樂生議題及弱勢人權。

另外,針對陳雲林來台期間所發生的警方維安過當事件,目前已進入法律訴訟程序,預計將於本週五台北地方法院開庭。野草莓也將成立法庭觀察團持續關注此一議題。

至於廣場上的靜坐形式,鑒於廣場上已動員靜坐一個月,但馬政府仍不聞不問,可見靜坐並不是最有效、最能夠向政府施壓的方式,因此台北場已決議,廣場上的靜坐區規模將縮減,在此以組織轉進的過渡時期,台北野草莓仍將保留自由廣場作為運動基地,當然,也非常歡迎關心野草莓議題的同學與公民繼續前來廣場靜坐聲援。

2008年12月9日 星期二

人權無邊線※音樂無國界:超越國音樂祭

時間: 12/09 (二) 19:00 ~ 22:45
地點: 自由廣場

19:00 Kobayashi 小林隆二郎 + Kanda 神田優作
19:40 Speeches 思想傳達
20:00 Native Space 迷幻部落
21:00 Speeches while Rising Hedons 思想傳達
21:15 Rising Hedons 上升振動
22:00 Speeches while Strawberry Jam 思想傳達
22:15 Strawberry Jam (open jam) 野莓公共開唱
22:45 World Map without Borders 人權無邊線‧音樂無國界

2008年12月8日 星期一

野草莓台北場會議紀錄(12/08)

以下為野草莓台北場12/08會議記錄,請關心的朋友自行參考。

週三將於晚間七時於自由廣場召開大會,討論野草苺未來--(1)理念的目標-我們要走到哪裡(2)活動的目標-每一個活動想要達到什麼(3)組織的目標-如何組成如何決策。歡迎有想法的朋友一同加入。

[轉]中區野草莓官方網站平臺遭無故停權

中區野草莓官方訊息平臺,自1109中部野草莓於市民廣場靜坐該日晚間向「Google協作平台」申請架設,今日下午遭無故且無警訊的強制停權,對外網路資訊系統中斷,造成關心野草莓活動的民眾和夥伴恐慌、疑慮,在此作以下聲明。

今日(12/08)下午Google 未經告知,將中區野草莓官方網站無故停權,撤除網頁前到現在,尚未收到任何通知,只在網站上顯示google協作平台告知因違反服務條款,使中區野草莓官方網站遭到停權之訊息。然經查驗,在此三十天內中區野草莓官方網站並無任何違反條款之行為,在網站中也無任何裸露、色情、商業、暴力等侵犯行跡。

Google此無故將中區野草莓網站停權之舉動,已經是「1124台南野草莓官方網站無故停用事件」、「1202嘉義野草莓官方網站無故停用事件」後的第三次無故停權動作。我方也已確認 Google Sites 的服務條款,且在官方網頁中沒有任何違規的地方,中區野草莓資傳組以「Google協作平台」第十一條 台端對內容之授權條款和「Google協作平台政策」(http://www.google.com/sites/help/intl/zh_TW/program_policy.html)公佈之條款作為依據,認定「Google協作平台」無故停權和停用此網站,已違反其服務條款,並以向Google協作平台提出提用錯誤之反應,希望給予回覆和道歉。

中區野草莓並已緊急架設臨時訊息網站http://tcwildberry.twgogo.org/和新的部落格。在此再次聲明,中部野草莓轉型進入校園運動後,所有組織和活動皆正常運作和舉辦,並對於本次官方網路平臺無故遭停權,造成網路媒介言論自由之迫害事件,表達嚴厲的抗議。

中區野草莓資傳組 12.08

我們相信1207野草莓遊行會在歷史上留下驕傲的紀錄

1207野草莓遊行共有七千至一萬人參與,當第一大隊沿著中山南路抵達立法院時,最後一大隊才正要從自由廣場出來。依照遊行現場評估,以及統計事先報名與現場報名的名單,才作出這個遊行人數的概算。但野草莓始終強調,人數多寡並非運動成功的關鍵,重點在於這個運動所呈現的意義。

自願報備制才符合社會需要

野草莓將自願報備制的精神和原則落實在1207的遊行之中,我們不願意提出許可申請,但我們事先備妥計劃書向警方提出報備,希望警方協助必要的交通管制。一個多星期以來,野草莓每天都與警方進行誠意的溝通與協調。

依照自願報備制的原則,抗議者可以視需要向警方提出報備,由警方提供必要的交通管制協助。雖然,此次遊行,絕大部分路段警方都沒有提供交通管制的協助,由野草莓已經事先順練糾察人員與交管人員,有能力可以自行指揮交通,控制遊行動線,學生與市民嚴守秩序,順利完成一個近萬人的遊行,證明了自願報備制在台灣絕對可行。

野草莓重申,堅決反對行政院版本的集會遊行法修法草案,台灣是個有著多元意見的社會,公民上街抗議的權利不應該被限制,該草案的「偽報備制」不符合社會需要,也低估了公民自我管理的能力。

野草莓感謝公民相挺

這次遊行得以圓滿完成,是仰賴許多公民朋友的支持。參與遊行的公民願意和學生相互合作,讓遊行順利進行,證明台灣的公民是高度自律的,野草莓向所有參與遊行的公民朋友表達最高的敬意與謝意。我們一起完成這個驕傲的歷史紀錄,這是人民的歷史!

野草莓認為,一個成功的遊行應該建立在遊行舉辦者、參與者與警察三方互信合作的關係之中,現有的集會遊行法很明顯地違反了這個信任關係,把集會遊行視為動亂的根源,把走上街頭的民眾視為國家的敵人,是一個過時的、威權的想法。

運動不會結束 和更多社會力量串連

野草莓強調,運動短期內不會結束,長期也不會結束。轉換運動的形式與活動空間並不是運動的結束,而是新一波運動的開始。野草莓未來無論是留在廣場上或者用新的方式進行運動,能否將更多的社會力捲納進來,是我們評估運動形式的重要原則。

秉持野草莓的直接民主精神,未來運動的方案目前在還討論中,約一至二天後會正式公佈,歡迎關心野草莓,想要為野草莓付出的同學,可以在今日晚間七點至廣場進行討論。

2008年12月7日 星期日

1207,樹立集遊自願報備制新典範

今天由野草莓所舉辦的「1207野給你看」遊行,從早上開始,自由廣場就擠滿了民眾,遊覽車也陸陸續續抵達,載來更多更多支持野草莓的學生、社團與民眾。中午十二時在自由廣場集合,參與人數高達上萬。在經過半個小時的整隊後,野草莓學生帶領群眾,一起唱著李雙澤的《老鼓手》、《美麗島》……等歌曲,以及由高雄野草莓學生改編的《野莓戰歌》。在唱歌的同時,野草莓也不停提醒現場群眾,強調今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遊行原則。

一時一刻左右,學生們上演了一齣關於陳雲林來台期間所發生事件的行動劇,諷刺警方執法的荒謬。此行動劇引起在場學生、群眾們的熱烈反應。野草莓媒體組表示,反覆地陳述這些事實其實是痛苦的,但這一個月以來,卻不見政府對十一月初的暴警與失當維安做任何回應。政府如此傲慢,我們更加咬牙忍著痛反覆陳述這些事實。野草莓想提醒健忘的社會,「如果你也曾經憤怒,請到廣場來!」

劇後,野草莓學生搬出事前所擬之「護人權切結書」,向在場群眾宣讀。而此切結書,也將於稍後送至相關政府機關。

於下午一點半,廣場上進行最後一次的「非暴力遊行活動」行前教學,說明安全注意事項,並帶領參與遊行的學生、民眾及團體,宣誓遊行將遵守和平非暴力之守則。本次遊行野草莓主張並貫徹自願報備制之理念,於遊行前向台北市中正一分局預先說明遊行路線與行程,並主動做出「和平理性非暴力,自願報備守秩序」之宣言,希望藉此樹立良好的自願報備制之集會遊行典範。學生以和平、理性的方式舉行遊行,希望讓大家看到,現行的「集會遊行『扼殺』法」,究竟是如何荒謬地、錯誤地把人民集會遊行的權利妖魔化;讓政府理解,人民不是政府的敵人!

兩點,遊行隊伍順利啟程,共分三大隊,由學生隊伍領頭前進。隊伍沿中山南路往忠孝東路方向前行遊行長度由立法院延伸到自由廣場門口。三點,自由廣場現場的報到處,民眾仍絡繹不絕地前來報名參加。

「護人權切結書」

今日(12/7)下午,野草莓於「1207野給你看」全台串聯大遊行出發前,宣讀一份「護人權切結書」,再次強調學生捍衛人權的決心未曾改變,要求總統、行政院長、立法院長、國安局長、警政署長、台北市警察局各分局、全台各地方政府,以及國民、民進兩大黨……等機關團體,簽署「護人權切結書」,承諾並宣示其共同改善台灣人權環境之決心。

切結書內容包括:一、不得重演日前嚴重限制人民自由與侵害人權之情事。二、針對陳雲林來台期間之維安爭議,成立專責調查委員會。三、立院公開允諾本會期完成集遊法修改,落實對於人民自由權利的保障。四、設立獨立運作之國家人權委員會,改善台灣日趨惡化之人權環境。五、強化公民教育,鼓勵學生參與社會實踐。

遊行隊伍將在抵達凱達格蘭大道後,再次簡單宣讀切結書內容,由學生推派代表遞交進入總統府。

美聖地牙哥聲援1207串連大遊行

1. San Diego Berries is broadcasting from http://www.justin.tv/taiwancenter [is live now].

2. San Diego TV station (Fox , channel 6) is going to broadcasting TACC-SD candle light rally to support of WSM. The TV camera crew will be starting at 8 PM ( Taipei time 12 noon) at TACC (Taiwanese American Community Center), following interview Prof Chris Fan. San Deigo want to spread out the WSM as much as they can.

2008年12月6日 星期六

Dr. Leigh 教授寫給野莓同學們的公開信

這是一位很關心野草莓學運的美國密蘇里大學名譽教授寫給野莓同學們的公開信。當野草莓1106 在台北成立時,Dr. Leigh 剛好在嘉義參加一場國際學術研討會。隨著台灣網站媒體與友人所傳登的種種訊息,得知正在國內發生的學運。他雖未能目賭嘉義場1112 的成立前即返美,但這一長段將近一個月的時間裏,仍隔空關注著有關野莓學運的發展。

在美國的感恩節前後,他在朋友邀請下,持著對學運學生的關懷寫下文字,和同學們分享。他希望這封信能被自由但完整地讀放給同學們聽,或是刊載在網站上,期能以這封信祈福野莓學運與台灣的發展,並鼓勵同學們在保衛人權、自由、民主上的堅定,與過程中對不同聲音的和融。

James Leigh 教授寫給野莓同學們的公開信

林建隆 教授來函贈詩

謝謝林建隆教授的鼓勵。
原詩文如下:

每個世代都自認是堅果類
無法被敲開
更不可能被摧毀
即使不是尊榮的椰子
也稱得上核桃或栗子
就算淪為開心果或落花生
好歹也都是硬裡子

我們還來不及成長
便被烙上草莓的印記
外無硬殼,內缺果仁
通體紅潤,軟弱可欺
只能宅在舒適的棚架裡
接受除草和施肥
不識淒風苦雨的滋味

那天我們親眼看見堅果類
被霜雪棒打威脅
我們終於了解
唯有告別溫室,走向草野
唯有帶著一身蒼白的種籽
找回比堅果更強韌的自己
才能消除內心的恐懼
唯有加入戰天的行列
才能迫使寒冬繳械
我們的綠葉其實貴為公爵
我們是頭戴王冠的野草莓


林建隆 2008/11/15

[轉]公視獨立特派員:以野草莓之名



[轉]公視獨立特派員:黑色之怒



1207,讓我們演練一次自願報備制的遊行

野草莓最終戰役
讓我們演練一次自願報備制的遊行


將集遊法之中的許可制改為自願報備制,一直是野草莓最重要的訴求之一。也是這一點,引起很多人的懷疑:真的有這麼簡單嗎?不需通過許可,難道不會發生混亂嗎?不會造成暴力衝突嗎?

這一次,我們要作給大家看,我們將以自願報備制的精神來完成這一次遊行。對於1207的遊行,我們並沒有向中正一分局提出集會遊行申請。但是,這一兩個星期以來,我們不斷地和警察機關協調,一方面向警方保證我們會努力作到遊行過程的和平與安全,另一方面希望由警方協助必要的交通管制。

我們願意和警察充分協商,告知我們所有的遊行資訊,包括活動時間、人數預估、遊行路線、定點活動等等。我們認為一個成功的遊行應該是由示威者和警察共同合作完成的,警察不應該是站在示威者的對立面,兩者應該處於不斷溝通甚至是合作的關係之中。

這是我們不願意提出集會遊行申請,卻願意和警方保持善意聯繫的原因。

再者,這次遊行的目的,除了野草莓長期間持的三點訴求之外,我們更是要示範一次遊行,讓藍綠兩黨看看,這次由學生自發組織的遊行可以如此高度自律且意志堅定。

如果你認同我們的訴求,認同這個遊行的方式,也請你平靜得,有尊嚴得,加入我們的行伍,這會是野草莓最盛大的一場戰役。

也許政治不是那麼清明,也許局勢未曾變好,也許曾經我們堅持的生活方式是如此不堪一擊,請加入隊伍之中,讓我們一起完成這次的人權大遊行,共同慰藉,共同砥礪,共同前進,共同營造一股能夠穩定社會的力量。

2008年12月5日 星期五

台北大會師前夕,嘉義野草苺遭砸場

學生無恙但自發守護民眾遭打傷 學生譴責暴力堅持原地靜坐顧人權

  就在台北大會師前夕,嘉義野草苺場地凌晨遭數名不明人士闖入施暴,現場自發守護民眾為阻止對方侵入遭打傷胸部及推倒在地,已由學生送至醫院後返家療養。

  嘉義野草苺場地留守同學表示:「在12/5凌晨約4點多,過夜留守同學被民眾叫醒,表示有數名不明人士企圖闖入並聽到守護民眾勸告對方:「不要衝動,有話好好說。」並發現民眾守護區桌椅遭破壞,現場凌亂不堪,發現有守護民眾被攻擊受傷,隨即聯絡相關同學支援並報警處理。」

  據活動代表周同學表示:「嘉義野草苺靜坐活動受到暴力攻擊,現場學生雖然受到驚嚇但並不懼怕,嚴厲譴責不明人士本次暴力行為,並對為此而受傷的民眾表達深深的歉意與感謝。靜坐活動邁向第24天,雖然受到少部分不認同民眾言語嗆聲,但我們還是第一次受到暴力攻擊,對方企圖打壓恐嚇靜坐活動,我們不會因為這次暴力事件就改變要求總統院長道歉、國安警政首長下台、修改集遊法,三大訴求,更將持續進行和平理性的活動。」

  現場民眾紛紛到場關心並為學生加油打氣,有人質疑在台北大會師前夕發生暴力行為,對方企圖阻止活動進行恐嚇意味濃厚,也為被打的民眾報不平,呼籲警方嚴辦不法將暴力份子找出來給大家一個交代。

呼籲警方與野草苺共同創造民主社會遊行典範

由於預計在12月7日舉辦「1207野給你看」全台串連大遊行,今天(12/5)野草莓上午十點前往中正第一分局,提出遊行報備書給警方,請求警方於遊行當天協助交通秩序的維護,中正第一分局局長出面與野草莓同學交涉,局長拒絕收下野草莓同學所提出的報備書,並表示對於違法的遊行勢必依法處理,對此野草莓認為主管機關似乎還沒有能力處理集會遊行法即將修法通過的「報備制」,也還沒清楚到底該如何落實馬政府的「把街頭還給人民」。侵害人權的不只是違憲的法律,執意執行違憲法令的警察機關,在陳雲林來台的時候無限擴權的狀況是不是會再重演? 更讓人民恐懼。

野草莓在此重申,不能認同現行的集會遊行惡法,更不認同以國家力量來箝制人民的基本人權和自由。因此,針對12月7號的大遊行,野草莓在今天主動製作並提供一份完整的路線規劃和活動計畫書給警方,讓中正一分局方便提供交通管制的協助,落實公權力保護人民行使憲法賦予的集會遊行基本人權的職責,但遺憾地,中正一分局並不想從野草莓提供的資料來掌握最精確的遊行訊息。

遊行當天,野草莓將會負責維持群眾遊行過程的秩序,以和平理性的方式表達野草莓的訴求。我們期待,這次的大遊行,不僅是透過實際行動表現「自願報備制」的精神,另一方面,更呼籲警方以人民保姆的角色,針對實際狀況與野草莓建立互信和合作的關係,立下群眾高度自律、警民合作一家親的集會遊行典範,這樣,也才是真正落實昨天行政院新聞稿中提及總統馬英九之「將街頭還給人民的高瞻遠矚」。

儘管野草莓對警方不願意收下報備書感到無奈並遺憾,但野草莓1207人權向前進的遊行活動,仍會如期舉行。在此,野草莓將盡一切力量維持遊行秩序與所有群眾的安全,最後,再一次懇請全國的學生與認同野草莓訴求的人民一起站出來,一起參與這次和平理性的遊行,展現公民自律的力量,遊行當天的基本守則是嚴肅安靜的,請各位民眾不要攜帶任何政黨旗幟或是與人權無關之標語,不要攜帶汽笛與會發出吵鬧音效的樂器或音響,理性和平地走完全程,作為台灣自願報備制的里程碑,讓政府知道,群眾運動並不可怕,而且是值得尊敬的社會力展現,也希望警察不要再製造國家暴力,製造國家與群眾的對立。

[轉]台灣學界守護民主平台對12月7日野草莓遊行活動之聲明

2008-12-04
原文詳見: http://twdemocracy.blogspot.com/2008/12/127.html

十二月七日「野給您看---國家不暴力、人權向前進」,是由和平靜坐已達一個月的野草莓學生為修改集會遊行法所規劃的行動。希望藉由和平與非暴力的遊行,彰顯自願報備制的合理性。由聲援靜坐學生的學界連署人所組成的守護民主平台,在此呼籲主動參與的各政黨人士、社團成員、一般民眾,充分尊重學生的自主性,遵從學生主辦團體的指揮,不攜帶任何個別團體的旗幟、標章,以免模糊本次運動的訴求,並自我約束,避免引發衝突。我們也呼籲警方理解學生遊行的和平與非暴力性質,協助疏導交通,避免不當干預,並制止任何對遊行群眾的暴力挑釁。最後我們嚴正呼籲政府正視野草莓學生的三項訴求並儘速回應。守護民主平台的教師秉持尊重學生自主性的原則,積極協助本次活動的第二線工作,其中包括糾察隊訓練、法律支援等工作。當天活動,教師也將以一般公民身份參與。守護民主平台日前提出維護校園基本人權等四項訴求,平台成員已開始推動,將持續投入人力和資源,以便及早達成追究相關單位行政與法律責任,並完成集會遊行法修正。

星期六活動公告

有意願參加「1207野給你看」野草莓全台串聯大遊行的同學,請儘可能於12月6日晚上七點,也就是遊行前一天的晚上,於自由廣場集合。現場除了說明遊行路線、進行行前訓練之外,亦會講解遊行須知等重要事項

另外,有意願擔任「糾察隊」的同學,請於12月6日晚上六點集合。糾察同學將會沿著隔天遊行的路線進行狀況演練,並且象徵野草莓行動滿月紀念的尋根之旅。
  • 18:00 糾察組集合,進行行前訓練
  • 19:00 遊行者集合,講解遊行須知

2008年12月4日 星期四

國際特赦組織 公開聲明: 警察應避免過度使用暴力

2008年12月3日 台灣:警察應避免過度使用暴力

國際特赦組織文件編號: ASA 38/001/2008
中文出處: http://www.amnesty.tw/?p=597#more-597
英文出處: http://www.amnestyusa.org/document.php?lang=e&id=ENGASA380012008
[編按:以下翻譯來自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尊重原文精神野草莓並無修改,然而,文中提及野草莓因為政府遲遲未修法而遊行,野草莓必須重申我們的三項訴求沒有改變: (總統馬英九及行政院長劉兆玄道歉、警政署長王卓鈞與國安局長蔡朝明下台,修改集遊法為自願報備制)。]

國際特赦組織(AI)已敦促台灣警方,在處理將於12月7日(星期日)舉行的學生抗議活動時,相關警力運用和群眾管制應遵守國際標準。

該組織同時呼籲台灣的監察院,本於憲法所賦予的監督行政機關之職責,針對警方在處理11月間各項抗議活動時涉及過度使用暴力的報導,展開獨立調查。

「野草莓學生運動」從11月6日起發動靜坐抗議迄今,是因為他們認為警方在處理中國海峽兩岸關係協會會長陳雲林訪台期間的群眾抗議活動中,過度使用暴力。台灣的公民社會團體正針對民眾在抗議過程中遭警察打傷頭部和折斷手指等事件進行調查。

據台灣的公民社會團體表示,警方經常濫用〈集會遊行法〉壓制與政府不同的意見。學生運動發言人說,他們將不會依照現行法律向警方申請遊行許可,但會根據學生所主張的修法原則向警方「報備」。

野草莓學運正在組織12月7日的抗議行動,以抗議政府遲不修改〈集會遊行法〉。

國際特赦組織表示,台灣的監察院應正視由台灣公民社會團體所提出的嚴重關切,而政府則應停止利用集遊法箝制人民的集會自由,並應允許人民以和平方式從事抗議行動。


背景

2008年11月3日至7日,中國海峽兩岸關係協會會長陳雲林率領一個60人代表團訪問台灣,並會見馬英九總統。

根據國際特赦組織(AI)所得到的資訊,警方在陳雲林行經路線沿途阻擋持有台灣和西藏國旗或反中國標語的抗議群眾,並沒收或毀損某些前述物品。在陳雲林與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舉行晚宴的飯店附近,警方還強制一家高聲播放「台灣之歌」專輯歌曲的唱片行關掉音樂並拉下鐵門。

還有其他警方任意拘留和濫用暴力的報導,但根據警方的說法,警方的某些強勢作為是為壓制抗議群眾的暴力行為。

根據警方11月8日發表的一項報告,陳雲林訪台期間動員了近1萬7千人次的警力;共計149位警員與200到300位民眾受傷;18人被逮捕。

陳雲林訪台結束後,學生開始在行政院門口靜坐,後來遭警方以非法集會為由驅離。學生們隨即轉往台灣民主紀念館(自由廣場)繼續靜坐,公民社會團體則發起每天例行的靜走行動,要求立即修改集會遊行法、總統及行政院長道歉、警政署長及國安局長下台。

台北市警察局於11月18日公佈66位涉嫌向警察投擲汽油彈和石塊以及向台中市長吐口水的「滋事者」名單。也有報導指稱,警方向媒體記者及主管施壓,要求他們提供錄影畫面,以供警方辨識涉嫌參與暴力行為的抗議人士。〔新聞稿全文完〕


AMNESTY INTERNATIONAL PUBLIC STATEMENT

AI Index: ASA 38/001/2008
3 December 2008

Taiwan: Police should avoid using excessive force at upcoming protests

Amnesty International has urged Taiwan's police force to comply with international guidelines on the use of force and crowd control at the planned student protests on Sunday 7 December.

The organization also joins calls for the Control Yuan, the body mandated by the Taiwan Constitution with supervisory power over the Executive branch, to conduct an independent inquiry into alleged excessive police force during November's protests.

The Wild Strawberry Student Movement has staged sit-ins since 6 November to protest against what they consider the use of excessive force during the Taiwan visit of Chen Yunlin, chairman of the China-based Association for Relations Across the Taiwan Strait. Civil society groups in Taiwan are investigating multiple claims that individuals suffered head injuries and broken fingers at the hands of police during the protests.

According to police reports on 8 November, approximately 10,000 police officers had been deployed during Chen's visit; 149 police officers and 200-300 individuals were injured; 18 were arrested.

Taiwanese civil society groups claim that police have applied the Assembly and Parade Law arbitrarily to silence dissent. According to the students' spokesperson, they will not seek police approval, as required by the law, but will only "report" their plans to law enforcement authorities, in line with amendments advocated by the Movement.

The Movement is organizing the protest on Sunday 7 December to criticize the government's failure to amend the Assembly and Parade Law.

Amnesty International said Taiwan's Control Yuan should address the
serious concerns raised by civil society in Taiwan and the government
should cease the practice of using the Assembly and Parade Law to deny
freedom of assembly and allow individuals to protest peacefully.
Amnesty International also called on Taiwanese police and judicial
authorities to ensure that they investigate any protesters accused of
engaging in violence in a fair, transparent, and timely manner in
compliance with international standards.

Background

On 3-7 November 2008, Chen Yunlin, chairman of the Association for
Relations Across the Taiwan Straits, led a 60-member delegation from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to visit Taiwan and meet with President
Ma Ying-jeou.

The police barred protesters displaying Taiwanese and Tibetan flags
and anti-China slogans along the routes taken by the envoy and
confiscated or damaged some of these items. The police also closed a
shop near the hotel where Chen Yunlin had dinner with Kuomintang
honorary chairman Lien Chan when the shop loudly broadcast music from
an album titled 'Songs of Taiwan'.

There were additional reports of arbitrary detention and police brutality, some of which, according to the police, were in response to the violence of protesters.

Following the visit, hundreds of students have staged sit-ins across Taiwan protesting the police's handling of the protests and demanding amendments to the Assembly and Parade Law, which has been misused to prevent protests.

On 6 November the students started their sit-ins outside the offices of the Executive Yuan, where they were eventually removed by police on the grounds of illegal assembly. They continued the sit-ins at the National Taiwan Democracy Memorial Hall and organized a daily demonstration calling for immediate amendments to the Assembly and Parade Law, apologies from the president and head of government and the resignations of the heads of the police and national security.

On 18 November Taipei police announced a list of 66 "troublemakers", who had allegedly thrown gas bombs and stones at the police and spat at the Taichung mayor. There were also reports that the police had pressured journalists and their supervisors to hand over video tapes to identify suspects who allegedly took part in the violence.

END/
Public Document

冏冏新聞局,耳聾馬英九。

新聞局長史亞平二日回應美國人權團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自由之家」建議,成立調查小組調查陳雲林來台期間所發生的警民衝突事件表示不以為然,僅同意台灣警方的訓練需要加強。於此,野草莓質疑,新聞局的談話顯然承認員警有疏失,但為何只是輕描淡寫的說要加強訓練而不肯道歉?所謂警方訓練的協和專案,請問是要加強甚麼?驅離媒體和對民眾噴水的速度與技巧嗎?野草莓對於馬政府這種玩文字遊戲敷衍塞責,予以強烈譴責。


由此回應內容可見,馬政府至今仍絲毫不願誠實面對一個月以前發生的警察濫權事件,還在左閃右躲,迴避身為人民公僕應負的政治責任,並將事因完全歸咎於陳雲林來訪最後一夜少數的民眾暴力與員警過當執法,甚至以由於張銘清事件,以及部分民進黨人士表示要付獎金給以雞蛋擊中陳雲林的人,作為合理化警察濫權的藉口,這種只知道慰問警察和企業家,對平凡老百姓的心情完全視若無睹的政府,令野草莓倍感痛心。


迄今,野草苺仍舊堅持三個訴求,總統馬英九與行政院長劉兆玄,必須為警民衝突道歉,警政署長王卓鈞以及國安局長蔡朝明下台,以及修改集會遊行法為自願報備制。野草莓,堅持我們的政府要為陳雲林來台期間發生的警察濫權,壓迫人權事件負起責任。台灣人民在憲法保障下的表意自由,不應讓政府以任何理由、任何”貴賓來訪的面子問題”所箝制。


史亞平表示,陳雲林來台期間遭驅離或沒收旗幟的民眾,為硬闖禁制區所致,與是否攜帶旗幟無關,並非刻意不讓陳雲林看見這些抗議的舉動。然我們看到的事實是,身上沒有攜帶旗幟的民眾,可以自由出入那些進行管制的場合;為什麼被驅離者問警察執法依據時,警方往往無言以對?這種無限制跨大警察職權的做法,恐怕連執行的警察自己理由都說得很心虛。


試問馬政府,這是取締非法,抑或是非法執勤?我們認為,這些警方濫權的舉動,若非中央命令授意,不會具有如此的組織與規模。套句年輕世代的話,新聞局對於「自由之家」建議的回應,實在很冏又心虛,馬政府對於眾多國際人權團體的呼籲與列入觀察名單相應不理,對國內即將屆滿一個月的野草苺學運運動訴求也大玩文字遊戲,印證了這個壓迫人權的權力中心,把員警當打手,把記者當蒐證人員差遣,實在玷汙了民選政府中,人民才是國家主人的民主制度。忙著發三千六消費卷賄絡大眾的馬英九劉兆玄,你們的氣度在哪裡?

修法倒退嚕 行政院欺世盜名 毫無修法誠意

針對行政院今日公佈集遊法修正草案,野草莓在傍晚收到修正草案總說明之後,沈痛地表示:行政院不只毫無修法誠意,還意圖提出一個更退步的集遊法。野草莓學生認為,行政院人前人後釋放修法的善意,根本是欺世盜名。
政院版本報備制就是許可制
野草莓學生認為,行政院版本雖然將許可制的名稱改為報備制,卻要求民眾要五日內提出申請,並保留主管單位自由心證的裁量權力,可以禁止遊行的舉行。草案第十一條等賦予警察機關限制及變更遊行路線、場所、時間的高度權限,甚至還可以禁止集會遊行的發生,分明就是換湯不換藥,以「報備制」之名,行「許可制」之實。野草莓學生認為,行政院版本的報備制,就是許可制,依然是一個違憲的法令。
安全距離就是禁制區
至於禁制區的規定方面,行政院版本也以一個中性的「安全距離」的名稱,來取代舊的「禁制區」的規定。政院版本中明定,內政部可以會商有關機關,針對特定區域,劃定安全距離。野草莓學生認為,禁制區並沒有取消,安全距離就是禁制區的翻版,行政院明顯在玩弄文字遊戲,欺騙社會大眾。學生們也擔心,舊有禁制區甚至還有五十至三百公尺的距離上限,未來內政部將劃定的安全距離劃分恐怕比現有禁制區還嚴格。
戒嚴傳統,全新感受
除此之外,政院版本雖然表明限縮了警察解散命令權,但其實還是保留了執法人員解散集會遊行的權力,只是將三次舉牌具體明文化而已。另外,雖然針對集遊過程的違法行為回歸普通刑法來約束,卻新增了一堆相當嚴苛的罰緩,欺負經濟狀況不佳的弱勢團體抗議的權利,並且,針對違規行為的界定非常曖昧,可以讓執法人員任意處置集會遊行。另外,新草案中還提高了遊行的保證金。野草莓學生認為,這讓無權無勢的人更沒有辦法出來集會遊行。行政院的新版本,比起舊有的集會遊行法,都是「集會遊行扼殺法」,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真得是「戒嚴傳統,全新感受」。
「和諧社會」不遠了
昨日樂生聲援者想要靠近馬總統,抗議政府強拆樂生院,警察護主心切,將學生阻擋在外。野草莓學生認為,對照今日政院所提出的集遊法的修正草案,執政黨根本不在乎人民的集會與言論自由,一再壓制人民正常表達自己意見,如此下去,馬總統想見那種「和諧社會」大概也不遠了。

以下附上行政院針對此事所發佈的新聞稿

2008年12月3日 星期三

[徵求人力器材]1207<野給你看 國家不暴力 人權向前進>遊行之錄影及攝影人力器材

vu8 徵求平面攝影人力以及錄影人力或錄影器材!

由於1207的遊行活動 目前有報名的至少已經有五百人
大會這邊會需要錄影以及攝影的部分協助
以防有衝突事件發生時 可以做一些記錄
其中錄影需要比較多人力以及器材 也希望各位朋友願意出人出力

請有意願協助的朋友和紅冠聯絡(helapiz@gmail.com)
請在週五晚上八點之前提供您的大名 可以協助的部分(平面攝影 錄影器材或人力) 大名/id 手機 Email Album
這邊將會提供活動的詳細資料 以及提醒一些注意事項

平面攝影的部分比較簡單 請幫忙拍照 拍完照之後將照片設為CC授權
請上傳到相關的Flickr內的相關群組
或者提供您的相簿連結給(寄給紅冠或者mailto:1106actino@gmail.com)

此外 當日上午在flickr上相關的群組也想辦一個小型聚會 內容如後


##當日聚會##

時間:12/07早上十點 於自由廣場
地點:往自由廣場方向左邊數來第二道門下
報名:請向紅冠報名 提供各位的姓名 ID 相簿 Email 手機 (mailto:helapiz@gmail.com)
形式:利用現場的電源以及電腦 大家選最多20-30張左右的精選照片來分享

##照片分類方式##

請參考這篇大事記 把一些重要事件的照片放到這些相關群組裡面
另外 也希望能夠提供下列的照片 之後會做照片回顧整理
[蓋塔 造屋 草莓相關圖騰 1106/1107靜坐 各週末大型活動...etc]


感謝大家的幫忙!

--
台北場媒體組紅冠
Email:helapiz@gmail.com

[CNN iReport] Taiwan Wild Strawberries Movement

原文連結:http://www.ireport.com/docs/DOC-156557


2008年12月2日 星期二

[聲明] 暫時移除「你聽見人民憤怒的聲音嗎?」一文

經論述組、媒體組反應,
本文在刊登前審稿程序並未完成,
貿然登上官網顯有疏失。

因此暫時將原文自網頁刪除,
待審稿完成後再行發表。

在此為可能造成的誤解,
向各位關心的朋友致歉。

[12/07 遊行報名] 野給你看--國家不暴力、人權向前進(12/02修正版)

活動聲明請點我

活動細節(12/02修正版)
12:00 - 13:00 自由廣場集結
13:00 - 18:00 遊行 (自由廣場--中山南路--忠孝東路--林森南路--濟南路--中山南路--凱道--自由廣場晚會)

報名方式(12/02更改)
(1)民眾僅接受現場報名:請至自由廣場野草莓詢問處報名
(2)
NGO團體僅接受網路報名:請提供:負責人姓名及電話、Email以及單位名稱及人數
(3)學生接受現場及網路報名:請提供:姓名、電話、Email、校系(校名)

網路報名方式:請將以上資料寄到
marchdec07@gmail.com在標題註明:[參加遊行] 姓名/NGO/團體名

注意事項:

  • 現場會準備遊行所需的布條與標語。
  • 遊行當天請勿穿著或攜帶任何政黨的相關符號、標語及物品。
  • 請配合遊行總召集人當天的指揮,行動一致。
  • 請統一穿著黑上衣,服裝及個人物品儘量以輕便為主。現場會提供緊急醫療服務


野草莓大事記(11/3-12/1)

Nov. 3-5, 2008
  外賓訪台,與政府高層進行攸關台灣前途的會談。政府予以高規格維安保護,但警方維安卻屢屢出現於法不合的侵害人權與意見自由行徑,且有針對特定意見表達而施行公權力的狀況。警民衝突持續升溫,終至引發流血事件。

Nov. 5
  憂心台灣人權、民主倒退,對行政、執法機關濫用公權力感到憤慨的多所大專院校師生,當晚透過網路串連,決意次日在行政院前以靜坐方式向政府和平抗議。

Nov. 6
  自早上十一時起,五百多位大專院校師生身著黑衣、戴上口罩,在行政院大門前靜坐抗議,要求「馬英九總統、劉兆玄院長道歉」、「國安局長、警政署長下台」、「修改集遊惡法」;警方四度舉牌警告。行政院先後欲派出二組參議及處長級官員接見師生代表,靜坐師生全體否決。隊伍周圍拉開糾察線以資保護,但歡迎所有公民在去除一切政黨標語、旗幟後加入靜坐。
  同日,民進黨發動圍城遊行,抗議馬陳會面。警方第四度舉牌後,民進黨方面曾派人表達關切,建議學生轉移到立院旁合法申請的場地,但為全體師生否決。晚間,圍城隊伍在圓山與警方爆發衝突,午夜前遭強力鎮壓。靜坐師生做好被驅離的心理準備,決議於自由廣場二度集結。

Nov. 7

  早上10:50,行政院秘書長薛香川逕行前來接見靜坐師生,對話將近一小時毫無交集而退。學生對秘書長之提問遭媒體掐頭去尾,渲染成「嗆聲『不是人』」。
  下午四時起,警方完成集結,對靜坐師生展開驅離,一一抬上警備車,載往台大(部分載往內湖)。老師們則與警方僵持到晚間七時。學生自傍晚六時起於自由廣場重新集結,多達八百人。老師們晚上八時在拱門下舉行記者會說明宗旨,但運動主導權此時已完全交付現場學生。決議「繼續靜坐」、「不申請集會遊行」,並定調為「以學生為主體的公民不服從運動」。

Nov. 8

台南學生開始在成大校門口靜坐聲援。
天降大雨,自由廣場架起雨棚,提供睡袋。
馬英九總統慰問外賓訪台維安期間受傷的員警。

Nov. 9
  中部學生於台中市民廣場靜坐響應。
  經北、中、南連線表決,正式定名為「野草莓學運」。

Nov. 10
  訴求聚焦於「修改集遊法」,口號「集遊法違憲、人權變不見」。
  484位大專院校教授、中研院研究員連署聲援野草莓。
  劉兆玄院長接受東森專訪,表示要求道歉「與主流民意脫節」,會舉行公聽會致力修改集遊法,但卻意外脫口而出「這種事挺兩天就過去了」。
  新竹學生於清大小吃部前靜坐響應野草莓。
  高雄學生開始於城市光廊靜坐聲援野草莓。
  教育部長鄭瑞城傍晚前來探視學生。部分媒體以學生不識部長挖苦諷刺。
  自由廣場每晚開始播放紀錄片、舉辦講座,傳達民主與人權、關懷弱勢理念。

Nov. 11

  中午,80歲的劉柏煙老先生於廣場自焚,抗議外賓來訪期間政府種種作為,經送醫急救,目前仍住院治療。野草莓除表示慰問,並與台灣人權促進會一同為劉老先生舉行募款。國民黨方面則稱劉老先生並未重新登記入黨,且平日收看綠營政論節目,因此不會前往探視。
  十六個社運團體自本日傍晚六時開始,每日於現場「靜走」一小時聲援野草莓。
  馬英九總統表示,「問題不在報備制,而是在暴力」。

Nov. 12
  野草莓公布外賓訪台期間警方執法過當影帶,並由受害者現身說法。
  嘉義學生開始於二二八公園靜坐響應。

Nov. 13
  立法院國民黨團召開集會遊行法修法公聽會,野草莓未收到訊息、未獲邀請。
  兩百多位文藝工作者發表「拒絕沉默,捍衛表達自由」連署,並到現場聲援野草莓。
  晚間,自由廣場召開大會決定運動走向,最終決議週六之後持續抗爭。同時決定週六大會師活動形式,由現場同學各自承辦。

Nov. 14
  上揚唱片代表,台大土木系張學孔老師到場與同學座談,揭露事件真相,並呼籲政府公開承認錯誤。
  二十多位香港學生於香港理工大學靜坐,並與自由廣場連線,聲援野草莓。
  在台圖博人代表前來聲援,並向同學獻上哈達。
  政大研學會在中午舉辦野草莓學運校內說明會。

Nov. 15

  全台野草莓及學界、民間團體代表於自由廣場大會師,靜坐、演說及表演行動劇。三位同學代表下午三時進入籠內,自囚二十四小時。同時舉辦公民論壇。共有五百多位學生參與。
  傍晚,兩名蒙面女生高舉海報,指控靜坐學生募款自肥,並站在場內不發一語,引起圍觀群眾激憤,最後在野草莓工作人員保護下離去。
  另一批自稱「小藍莓」的嗆聲者於晚間八時前來,但不敢進入場內,退往景福門給媒體拍照後散去。
  馬總統在台中接受電台訪問,表示「台灣學生在高中前競爭力很強,上大學就稍弱」。

Nov. 16

  三位自囚同學獲釋,公開呼籲馬總統與學生對話,彼此辯論主張。
  決定於下週日正式成立不受國家暴力介入的「草莓樂園」,並展開各項營建計畫。
  三位高雄野草莓學生欲在馬總統訪問高雄時當面陳情,卻遭警方人員阻攔、追逐、並出言恐嚇。
  自由廣場同學傍晚前往台北車站發傳單,行經博愛特區周邊遭警方舉牌攔阻。

Nov. 17

  立院國民黨團內部公聽會,贊成集遊法改報備制。
  晚間,自由廣場臨時召開大會,針對運動走向及組織編制問題爆發激烈辯論。

Nov. 18

  警政署檢討「協和演習」維安工作,認為「已圓滿完成『維護代表團安全』及『確保會談順利進行』二項主軸任務,執法過程應無不當,少數同仁之急切作為將以加強教育訓練「精進執行技巧」。
  警方要求媒體提供圍城當日滋事份子照片及影像檔,台灣新聞記者協會表示「拒當警方抓耙子」,前往警政署陳情,但未獲回應。

Nov. 19

  立院內政委員會審查集遊法草案,行政部門版本仍規定須三天前報備,並保留禁制區、主管機關禁止、解散權等機制,野草莓及公民團體強烈反對,主張改採「自願報備制」。
  台北藝術大學音樂系顏綠芬老師率領多位音樂家前往自由廣場,舉辦小型音樂會聲援學生。
  「人權靈堂」完工,週四起開放各界拈香祭弔。
  台大說明會晚間於社會系館舉行。

Nov. 20

  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在自由廣場舉行記者會,成立「控訴暴警律師團」,針對警方執法濫權展開第二波提告行動,並呼籲馬總統別再視而不見。
  野草莓「台灣人權治喪委員會」向總統府、行政院、國安局、警政署及國、民兩黨發出週日「人權公祭」訃聞,邀請參加。
  指揮關閉上揚唱片鐵門的北投分局長李漢卿接受台北市議會質詢,否認一切執法過當的指控。

Nov. 21

  立院內政委員會召委吳育昇親赴自由廣場,將11/27公聽會邀請函交給學生。學生於晚間開會決定派代表出席。
  法務部頒訂規則,要求學校等機關自行遴選政風人員,引起戒嚴時代「人二」復活的質疑。

Nov. 22

  著名學者Ronald Dworkin拜訪自由廣場,了解情況。
  晚間,學生手持白燭為台灣人權守靈。
  高雄場舉行「翻滾馬囧」活動,以行動劇諷刺馬總統,要求總統翻滾思想。

Nov. 23

  上午舉行人權公祭,民間團體到場致意,場面肅穆哀淒。原訂的出殯因缺少葬儀業者支援,改為停靈。
  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抵達自由廣場向人權拈香,參與行動藝術,並為執政期間未修集遊法公開道歉。
  野草莓「埋鍋造飯,長期抗戰」,正式成立草莓樂園,立起高塔、啟用四間組合屋(主播台、廚房、影像陳列室、放映室),並且表演行動劇。北藝大顏綠芬老師發起「音樂界聲援野草莓」音樂會,眾多音樂家、作曲家熱情支持演出。

Nov. 24

  美國人權救援工作者梅心怡(Lynn Miles)到場關心,願協助爭取國際支持。
  學界及民間團體代表前往監察院檢舉國安、警政首長,由監委黃煌雄收下陳情案。教授與民間團體在晚間向現場同學回報社會串連進度。
  台南野草莓官網一度遭受無預警關閉,經反映後於隔日恢復。
  台大高層通令「校園中立,不涉政治,野草莓不能進校園」,拒絕學生借用器材播放紀錄片。

Nov. 25

  原訂在台科大舉辦的說明會因校方不願出借場地,多位老師表達關切而被迫取消。
  指揮協和勤務的所有分局長全部由警政署拔擢升官。

Nov. 26

  高雄野草莓代表北上,向自由廣場同學報告近況,傳遞各地野草莓的祝福與勉勵,並教唱「野草莓戰歌」,氣氛熱烈。
  靜坐同學重新以五到七人為單位分組,以加強認同感及組織性。
  野草莓重返行政院,以兩人為一組每日靜坐一小時。

Nov. 27

  立院內政委員會舉行集遊法修法公聽會,野草莓派代表出席。與會代表意見分歧,立院方面宣示本會期完成修法,野草莓仍堅持自願報備制。
  下午,樂生自救會前往行政院抗議政府限期拆遷、違背承諾,野草莓學生亦到場聲援。
  長庚大學野草莓說明會於晚間舉行。

Nov. 28

  中午,野草莓學生在台大校園舉辦遊行,號召同學起來「打抱不平護人權」。
  中部野草莓決定自明日起停止靜坐,轉進校園宣傳,深耕民主與人權。

Nov. 29

  社運前輩簡錫堦在自由廣場解說非暴力抗爭,為1207野草莓大遊行預作準備。
  播放樂生保留運動紀錄片,召喚同學關心、支援隨時可能遭拆遷的樂生院。

Nov. 30

  「野草莓音樂祭」自早上十點開始盛大舉行,表兒、濁水溪公社、88顆芭樂籽、929、巴奈、朱約信……等獨立音樂圈頂尖樂團、音樂人齊集自由廣場,以音樂力量聲援學生,關懷社會。
  高雄野草莓發起「傀儡馬遊愛河」遊行,批判威權復辟、人權受壓迫。

Dec. 1

  上午八時半,兩位野草莓學生躺在行政院大門車道,覆蓋標語,抗議政府漠視學生訴求,警方以違反社會秩序維護法為由將兩人帶回派出所偵辦。


※感謝William Tsai辛苦的整理

[通告] 遊行報名信箱更動

報名遊行的朋友、同學們,請將資料寄到以下信箱:
marchdec07@gmail.com

==

首先感謝各位朋友們踴躍支持,徵文活動已圓滿告一段落。

但基於事務處理考量,使用既有的官方信箱報名,
顯然不足以應付需求,並且可能增加錯誤與混淆的機率。

因此請各位有意參與遊行的朋友,
從現在起將遊行報名表改寄以下信箱:
marchdec07@gmail.com
並請仍在標題註明:[參加遊行] 姓名/NGO/團體名

我們也將在最新出版的文宣裡同步更新報名信箱。

再次感謝大家的熱情支持與踴躍參與,
讓我們相約1207!!


                      野草莓媒體組

2008年12月1日 星期一

野莓開唱爭議性性言論野莓立場聲明

  部分參與野草莓之支持者,對於1130野莓開唱過程中之部分言論表達不滿的意見。據不滿者言,諸如「娘砲」、「馬英九是gay」、「開查某」、「丟汽油彈」等言論,有性別歧視或鼓動暴力等疑慮,讓一些支持者聽了不是很舒服。另一方面,參與野莓開唱的樂團的部分成員則表示,這樣的言論應該被視為是一種「反串」或「反諷」,不應該就字面意義解讀為性別歧視或鼓動暴力的言論。
  對此,我們鄭重聲明,對於讓部分支持者感到不愉快,我們表達歉意並進行反省。另一方面,我們也對於野草莓開唱當天,部分台上樂團成員的即興言論的再詮釋空間表示的尊重。
  在此最需要團結的時候,我們希望秉持野草莓一貫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基調,避免可能的衝突。

傲慢官員與集遊惡法_弱勢者如何發聲?



今日(12/ 01)下午三點,樂生自救會與青年樂生聯盟的成員來到行政院衛生署大門口,為保存樂生院而抗議,要求作為主管機關的衛生署必須立刻將樂生院提報古蹟,並承諾撤除保留區內的圍籬,以保護院區文化、空間的存續,就在樂生青年與樂生院民和平的靜坐在衛生署前等待署長葉金川出面給予承諾時,同樣的戲碼再度上演:「一次舉牌」、「警備車來」、「兩次舉牌」、「應該出面的長官的下屬出面、被噓、回家」、「三次舉牌」、「請立刻解散」、「警力包圍開始抬」。
傲慢、不願面對人民的官員與集會遊行惡法,再次綁架弱勢者。
六十位的樂生院民與樂生青年,集結在衛生署門口靜坐,喊著「葉金川提報樂生古蹟」、「法律保障樂生安全」,要求葉金川給出一個承諾,他們激情,但沒有暴力,他們憤怒,但維持和平,官員們為什麼可以在辦公室不願出面,而守候多時的警察成為他們的打手,面無血色的抬著和平抗爭的院民與青年。
難道,這就是我們要的民主政府?上週樂生已經到行政院、總統府表達抗議與陳情,今天則來到衛生署要求署長立刻做出回應,領納稅人薪水的官員,難道連傾聽人民的聲音的姿態都不肯做出來? 面對樂生、面對弱勢、面對野草莓,馬英九政府的官員採取的都是聽不見看不見,以拖待變的策略? 現在,他們更多了警察打手,人民的聲音原來這樣卑微。
憤怒使野草莓更強大,「全國的弱勢者,勇敢地站出來」,面對國家暴力恣意的撕裂人民,野草莓全力支持樂生訴求,今日樂生抗議現場也有幾位野草莓靜坐同學到場聲援,野草莓站在對抗集遊惡法的陣營,站在對抗行政濫權的陣營,站在維護人權的陣營。夜深了,但被刻意載到士林官邸才放人的樂生青年與院民們,重新回到野草莓的家—自由廣場來集結,重新為明天的奮鬥凝聚士氣,野草莓期待著,政府能夠彎腰傾聽,朝野盡速修改集遊惡法,使這樣抗議、舉牌、驅離的戲碼,不會在台灣持續上演。

[新聞稿] 政府無恥-請走後門


今天(12/01)兩位野草莓靜坐同學,以最和平卻也是最沈重的方式表達對於政府遲遲不予回應的控訴,兩位同學鄭哲修(台大數學系)、蘇竑融(師大心輔系)認為:「拒絕承擔陳雲林先生來台期間危害人權、箝制言論的政治責任的人,不配從正門進出。」今天上午8點30分在行政院大門口「靜躺」抗議,兩位同學認為行政院拒絕聆聽人民的聲音,不能為陳雲林先生來台期間所做的違法濫權事項做出妥善完整的說明負起責任,兩位同學只得用「靜躺」來表達心中的憤怒。
野草莓運動至始都秉持著和平、理性、非暴力,今天兩位同學的行動正是非武力抗爭的最佳實踐,面對政府對於人權侵害情事的視而不見,鄭哲修與蘇紘融只好積極地作為,要政府看見。
然而在兩位同學剛開始「靜躺」不到五分鐘內,立刻有警察出面警告,在兩次的警告後,兩位同學在喊著「政府無恥,請走後門」、「政府違法不道歉、人權陳屍行政院」後被抬上警車,在20多位的警察包圍下,送往警局偵訊,整個抗議過程不到十分鐘就被強迫結束。
野草莓同學知悉兩位同學被帶往警局偵訊後,立刻通知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林峰正律師,請求協助,偵訊過程中,警察表示兩位同學違反了社會秩序維護法第68條第2款,兩位同學則保持緘默,並不願意配合警方的訊問,並拒絕在警員所製作之筆錄簽名,而後在林峰正律師的陪同下,同學離開中正一分局。
野草莓認為兩位同學本著非暴力抗爭的決心,勇敢面對可能的國家暴力,勇氣十足的表現,野草莓絕對支持,而對於警察的執法,野草莓亦予以尊重,兩位同學早已願意承擔可能面臨的法律責任,然而警察以違反社會秩序維護法第68條第2款「藉端滋擾住戶、工廠、公司行號、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者」為由,然而行政院得出入之門口不只一個,而且兩位同學也沒有阻擋整個車道,也未阻礙車輛通行,試問是怎樣「滋擾」了行政院大門口的和氣?
古時候也有攔轎陳情的故事,為什麼在民主社會的台灣,我們連兩個人在行政院門口抗議發聲都沒有機會?為了對付野草莓的兩個同學,行政院居然派出二三十個警察包圍並強行將他們抬走?是否,這就是劉兆玄校長的學者風範?把人民視如草芥的政府,有一天終將被人民唾棄。

只送不賣 ! 野草莓新推出週邊文宣品



[最新週邊文宣品:人權戰隊]


應網友要求, 台南野草莓小組製作了超酷的官員跪牌迷你版!!

直接下載檔案列印就可以DIY一組屬於自己的"人權戰隊" !